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302、魔祖,舍身祭道法

    “啊!这就完了?”

    “别啊,先生你就在多讲一些吧。”

    一些听的正是入迷,神魂好若都随着那叶黑一同乘着九龙拉棺前往了未知的星空当中。

    此时间忽闻李桐匆匆结束,身心陡然间从那般玄异世界当中退出,却是一时有些难以割舍这般让人意绚神迷的异域光景。

    然而,却也只能是在一阵阵的不情愿当中,嘴里略微嘀咕上两句罢了。

    这么些年月过来,他们可算是明白了,这世上能让李先生会心转意的人,怕是还没出现呢。

    那些坐在他们头顶的仙神们都做不到,就更不要说他们这些小小的凡俗人了。

    去休、去休!

    一众凡俗听众面上挂着几分依依不舍,接二连三的退出了摘星楼。

    在李桐的刻意掩饰下,他最后的半句话自然只是落于那些仙神耳中,未曾让这些不通修行的凡俗人听闻。

    毕竟,这通天教主讲道,能让那些小仙小神前来听上一耳朵,便很是看在他李桐的面子上了。

    若是在让这些凡俗混在其中,那却是有些大大的不妥了。

    且先不说事关教主颜面的问题,便是在他讲道时不禁意间流露出来的一丝一毫的气势,恐怕都不是他们这些凡俗人能够承受得了的。

    为了性命起见,还是将仙凡分离的好。

    纵然心底有千般不愿,知晓现在出了这摘星楼的大门下一次再来说不定就是几月之后了,但这些凡俗人们也不敢违背李桐的意愿。

    三五成群,口中探讨着今日的故事,畅想着未来的发展脉络,很快便是尽数离去。

    此时此刻,剩下在这摘星楼当中的,有且只有仙神、大妖,以及几位暗中隐藏身份的修行人士。

    目光缓缓从那自诩为掩饰的很是巧妙的黑衣人身上收回目光,李桐站在围栏处心底暗自惊讶的同时,却也在默默腹诽。

    黑皇和那申公豹二人,果然是两个世界当中最大的祸害,而今凑到一处来那可真是如鱼得水、如虎添翼一般啊!

    别人一时间看不出这人隐藏身份的这位是谁,但在这摘星楼中拥有绝对力量的李桐有意观察之下,又能如何隐藏的了?

    他身体当中那股自迥异于洪荒仙神们清灵气机的浑浊气息,就是将其的跟脚暴露的一干二净。

    这位,不是在记载过往的岁月史书上写的明明白白的,被道祖鸿钧击杀于西方世界的魔祖罗睺,又能是谁?

    对于他没能安然寂灭死去,李桐虽然有些好奇,但却也没有太多的意外。

    毕竟这里是洪荒,想要一位秉承天地气运而生的先天神祇彻底死去,还是太过艰难了些。

    君不见,当初号称死的半点不剩,连轮回转世之机都不曾拥有的红云道人,不也是挣扎着在世上留下了一丝痕迹。

    现在在那镇元子的帮助下,亦是有了再度复苏于洪荒的契机。

    故而,这魔道头子死不干净,再复活这种事情在李桐眼中那可是再正常不过了。

    而且历史却也不一定就是如同人们口口相传的那样,说不定当初道祖鸿钧并没有能力将罗睺击杀,而是将其封印了呢?

    无数年过去,封印松动,又恰逢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挖坟挖到了封印上,一下子便将他给放出来了。

    世事奇妙,一切皆有可能。

    瞟一眼在那黑色衣袍掩盖下,似是被人捏在掌心的蠕动之物,李桐淡淡收回了目光。

    “啧,让你作死,这下子好了,魔祖的关爱套餐怕是要吃到饱了......”

    心头如此调侃一句,不过却也没有彻底放弃这个胖道士的意思,毕竟是自家好不容易将他从异域拉来,虽然眼下看起来没什么作用,但也不能就这么看着他被人玩弄就是了。

    但也不着急着救,看魔祖那个样子似乎没有要他小命的意思,且先让他吃些苦头,待教主讲完道之后,再言其它。

    心头几许思绪轮转而过,外界不过是方方过去了刹那间的功夫罢了。

    眼前忽地光影暗,一道气势近来越发变得温润的身影出现在了身前。

    “李小友,可当真舍得?”

    教主缓步上前,笑看李桐带着几分戏谑问道。

    李桐闻言顿了一下,继而便是兀自轻笑起来,这个教主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搞这一套试探的把戏。

    不过却也是他不曾知晓,这般在洪荒众仙眼中可谓是打开通往另一般全新世界的钥匙的祭道法门,在他心里并没有那么的重要。

    祭道一途最终成就,并不见得就比真正以力证道的成就的圣人强到哪里去,只不过是这方天地限制了他们而已。

    面上生出一种风轻云淡的神清,李桐注视着教主淡淡说道:

    “教主多虑了,将这般法门广传世人本就是我的心愿之一,倒是现在还要麻烦教主你替我宣讲一番了。”

    “啊,哈哈哈!”

    教主闻言,朗然大笑。

    旋而大踏步向着台前走去的同时,一道好似悠悠剑吟般的声音传来:

    “既然如此,那我便是无所顾忌了。”

    “今日过后,小友你的大名必将传颂于整个洪荒当中。”

    “无所顾忌?”

    李桐一双重瞳注视着他的挺拔若剑的背影,嘴里默念一句,继而心中笑道:

    “若真无所顾忌,就也不知是好是坏了。”

    今日过后他出不出名暂且不知道,但是教主定然是要在这洪荒群仙当中掀起一片波涛,成为当年道祖鸿钧一般人物的。

    “传道众生之恩!啧啧,好大的名头啊。”

    “不过,我却是承之不起,还是让教主来抗吧。”

    没什么兴趣和那鸿钧道祖打擂台的李桐轻轻摇头,背着双手踱步出了摘星楼。

    所谓的祭道法门他早已熟记再心,且距离用到的时候也还早,这讲道啊,现在听了用处不大,说不定还会有些反作用。

    与其自找麻烦,到还不如早早休息的好。

    这般想着,他一人走出了大门。

    身后摘星楼里,一众仙神高坐,双眼带着仿若朝圣一般的神清,注视着那个缓缓走来的身影。

    “今日我所言之事,只有一件。”

    “是为:舍身祭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