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301、落幕,教主登台

    “圣体,竟然能强大如此?”

    坐在远离一众截教门人,和自家师尊与燃灯道人凑在一处的杨戬。

    此时怔怔望着眼前那绚烂到极致的斗战光影,心头内里一片恍忽的同时,更是升起一阵阵让他措手不及的庞大惊喜之情。

    本就异于常人,甚至于超越寻常仙神的神魂力量灌注于眉心神童当中,神通勃发自观己身。

    就见那丹田气海当中,一片金灿灿的海洋荡漾,其中青莲摇曳,好不自在。

    似也是感觉到了那不知存在于虚空何处的另一方世界当中的圣体气息,无形波动开始酝酿,虚空出现了点点涟漪。

    杨戬大惊,赶忙操弄起还不是十分熟练的异域道经法门,将这般动静按压下去。

    但内心当中的惊讶与奇异,却是久久不能平息下来。

    早在之前,因为眼见不同与认知局限的原因,纵然是得到了如此一种超凡脱俗的血脉,但他仍旧处于一种对于修行的懵懂当中。

    自是自家师尊说什么便是什么,故而即便是得到了那异域修行之法,却也只是浅尝辄止并未有太过深入的研究,而是一心修持那八九玄功,倒也进展亦是不俗。

    但随着最近一段时日阐教在于截教当中的争锋失败,元始天尊身影不理教中事务,亦也无心约束门下弟子行为之后。

    他同玉鼎真人来到这摘星楼中,再度见到了可谓是改变他命运的李先生,同样的,他也再度看到了那个拥有和他相同体质的男子。

    短短时间内,杨戬内心过往陈旧的想法便是在一瞬间崩塌。

    八九玄功、圣体,何必要做取舍,他杨戬全都要!

    总有一日他要将这两者结合起来,成就他自己的法,走出一条前无古人的道路来。

    同时间,杨戬的心中也是有些小心思存在。

    因为前些时日教主的再度证道已经不是什么隐秘,而从自家师尊口中得知些许内情的他,便是第一时间在心中升起一个猜测:

    教主此番正道所行的,怕不是一直被他们阐教小瞧的异域法门!

    而他这番兼修两界之法,说不得便是走在的教主之后,众仙前列,等待这些思想陈旧的仙神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早已经不知道走出了多远。

    这,说不得便是他杨戬实现弯道超车的唯一机会。

    不然的话,他又凭什么在短短时间内超越这些仙神们无数会元修行得来的道行修为呢?

    心中思绪起伏,并且已经是暗中下了一个违背师门决定的杨戬,心中小有愧疚之下抬眸忘了一眼自家的师尊。

    却见,此刻的玉鼎真人正不知何燃灯道人在讨论着些什么,手指不时的在空中点点画画,满脸热切。

    杨戬见状,心头的那点小小愧疚顿时就消散了个一干二净。

    瞧玉鼎真人这个模样,便知道此刻的他怕不是正在研究眼前画面当中,那圣体以及北帝二人斗战当中所施展出来的于洪荒神通截然不同的法。

    这般热切的程度,可比他是要痴迷的多了,到时候即便被其发现了自家将那异域道经放在了和八九玄功同等的地位上,怕也不会多说什么。

    反而更有的能的是,还会大力鼓励,让他修出一个名堂来。

    毕竟,先前一直鼓励在阐教门人中推广这般法门的人中,可是以他玉鼎为首的啊。

    相通如此关节,杨戬便松了一口气,纵然因为之前的事情他对阐教的观感异常之差,但对于这个用心教导自己的师尊,还是很是敬重的。

    并不想因为自己的修行上的抉择,从而恶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他的想法很是多余。

    将目光从玉鼎真人身上收回,杨戬将心神全力放在了李桐的讲述当中,再度沉浸在了那方玄奇的异域世界当中。

    他要仔细的去揣摩那叶黑的斗战之法,从他的战斗当中更多的了解有关圣体的点点滴滴。

    事关自己的日后的修行大事,杨戬不敢有丝毫马虎。

    而在此时间,在众人一片的笑声当中故事又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

    一口黑葫芦当中冲出一片浓缩的古老宇宙,无尽星辰凝聚,星域闪烁,宇宙星域化成一把仙剑飞了出去。

    在无数几乎傻掉的目光当中,一下子将王腾的头颅斩了下来,并且连噼了数记,将之斩碎!

    眼见这战局当中突然出现的转变,一众凡俗听众自是在一片惊讶神色当中拍手叫好,与他们而言叶黑就是绝对的主角。

    那故事当中和主角做的人,不就都是坏人了!

    坏人该死,即便是眼前这拥有所谓大帝之姿的王腾,也逃不过这般宿命。

    只不过,就只这般结局来的快了些,还没有让他们看爽罢了。

    但一些古老的仙神们,却是眼神腾一下子亮了起来,双目散发出夺目的神光,紧紧凝实着画面当中那个小小的黑葫芦。

    心头当中一股子荒谬的情绪生出,抛去外观不谈,这宝物不就是那陆压道人的......

    “斩仙飞刀!”

    此刻身在后台当中,没有和一众仙神们拥挤在一起的陆压忽的神色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幕。

    继而一抹腰间,悬着的心方才放了下去。

    若不是此刻这宝贝还安然无恙的在他手中的话,他倒还真要是以为眼前那葫芦就是自家这葫芦换了个颜色,跑到别人手里去了。

    定下心神,仔细回味那一道剑光勃发而出的场景,作为斩仙飞刀这一先天宝物主人的陆压道人,很快的体味出几分不同来。

    纵然两者之间看似是有些联系,但却根本就不是同一种概念。

    他的葫芦更像是一种法则的具象化,言出法随,无物不斩,而那画面当中的葫芦嘛...那便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反正在他看来,倒像是将一整片星空封印其中,借助者内里星河浩荡的力量催生出无可比拟的剑气。

    虽然看似至坚至厉,但也并不是没有躲避的法子。

    陆压拍拍腰间葫芦,轻道一声:

    “我就说,你乃是天地独一,怎还跑出个兄弟来,原来是个冒牌货。”

    如此一道,再看那眼前换面时,却是变故又生。

    在无数注视当中,那王腾被砍成浆湖一般的脑袋竟然飞速愈合,并且身体在变化,非一般的躲避了出去。

    他浑身被一种金色的神芒笼罩,沐浴在圣光中,如浴火重生的凤凰一样,给人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

    “头颅都斩碎了,他怎么还能活过来,难道说是神魂先逃了出来,显化为实质了?”

    “这不可能,简直就是颠覆了常理,一个人即便在强大,元神破灭也就不复存在且已经从世间除名。”

    “是的,我刚刚看的分明,他神识都被那一剑粉碎掉了。”

    摘星楼里的观众们捂着嘴大呼不可思议,这般场景虽然刺激,但却是让他们有些无法接受。

    作为贡献出了一场精彩战斗的反派,在完成了任务之后你就暗暗静静的躺下去死就好了,大家会记住你的贡献的。

    现在这个模样,难不曾你还要抢主角的风头不曾。

    而一众还未曾从那般黑葫芦带来的疑惑中回过神来仙神们见状,虽然稍有诧异,但也没有那么惊奇。

    毕竟,洪荒当中能够做到在元神不碎的情况下,复苏肉体的神通术法、天地灵物实在是太多了。

    不过此时间,他们瞧到那异域当中无数人惊讶的目光神色,心头却是不约而同的生出一个想法来。

    或许,那方异域当中,天材地宝接近枯竭?

    不然的话,却是无法解释这样一个在他们看来平平无奇的死而复生,却会引来一众人的惊奇、骇然。

    将这个想法默默记在心底,暗示自己不可用看待黑神话世界的眼神看待这个异域,他们再度凝神看去。

    “乱古帝符!”

    有人道出了王腾神魂当中异物名字,却是昔年一位大帝遗宝,此刻救下了他的性命。

    复苏起来的他,站在虚空中,冷冷的望了过来,有些不理解。

    他的真正战力无惧天下任何人,只要那些旧时代的老古董不跳出来,他可以横行天下,几可与活化石分庭抗礼。

    然而在今日却连遭厄难,圣体以各种手段斩杀他,心中要多窝火有多窝火,大帝之路输不起,不允许他败!

    在一个人的手中一旦受损,就必要杀死这个敌手,不然永远都无法跨过心中的那道坎,帝者当无敌。

    好在,他还有一个绝对的底牌尚未漏出。

    “九秘之前字秘!”

    王腾在心中默念,将要用此法来斩杀眼前大敌。

    无形的丝线从眉心射出,将空间扭曲,迸射向面前的敌人。

    叶黑顿时有了反应,这是来自于同源的气机,对方身上同样有九秘之一。

    他心头巨跳,以行字秘飞快向后,同时间斗战胜法衍化,黄金太极圆出现,与那场域碰撞,在一阵元神颤抖当中,险之又险的避了过去。

    尔后他心头一震,勐然间醒悟过来。

    前字秘,修元神,可让神识不朽,甚至可影响肉身,扩张神性,无以伦比!

    “不能在拖下去了,要一绝胜负。”

    叶黑心头出现了决断,同时间那王腾同样有此意。

    只见他神躯璀璨,高声大呵:

    “乱古圣决!”

    “前字诀,剥脱元神,永禁虚无,乱古束缚!”

    两种古老而可怕的神术一同施展出来,扰乱了时空,可怕程度超出了想象,让几位活化石都心头剧震。

    外界的一众初来的洪荒仙神们此刻心头早就收起了原先的轻视,慎之又慎的仔细观摩着眼前斗战场景。

    虽然这两者的修为在他们看来不算高明,但他们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那种有我无敌的意志,却是让他们一阵心神晃动。

    同样的,由这二者手中施展出来的法门,亦是有很多精妙之处,不亚于他们手中掌握的神通。

    尤其是那所谓的九秘,似乎涉及到了大道规则层面的东西,这在洪荒当中亦是不可多见的大神通。

    再加上有之前传言,这说书人可以打开通往他所讲故事世界的通道,让人亲身前往其中。

    这,就是让一些仙神们不由得浮想联翩了。

    故事还在继续。

    像极了他爹那般猖狂模样的王腾此刻意气风发,向前攻来的同时,大声吼道:

    “圣体你拿什么与我斗,差距就是差距,外道成不了气候!”

    迎接他的却是一阵嗡鸣:

    “嗡!”

    青铜古棺震动,直飞了过来,突破禁锢,进入这片虚无之地。叶黑识海当中的金色小人,勐力催动,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铜棺升天,轮动了起来。

    “啪”

    “啊……”

    王腾惨叫,铜棺结结实实打在其元神上,一下子破碎了。

    “想走?你无路可逃!”

    叶黑大喝,以兵字诀催动铜棺,又打了过去。

    王腾强大到无以伦比的神识,一下子崩散开来,叶黑识海中的金色小人探出一只手,顺手将那枚乱古帝符抓了过来。

    “我看你拿什么复生!”

    叶黑于刹那间破开了这片诡异的时空,神识入主肉身内,而后一步迈出,手持铜棺拍下。

    “噗”

    王腾的肉身也烂成了泥,飞溅了出去,根本不成样子了

    他再也活不成了,所有人都知道。

    摘星楼里的听众们长舒一口气,这家伙终于是死了。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王腾的死并不是终结,而是另一场危机的开始。

    姬家本有无数条路可以选,但是他们偏偏选择了最为让人出乎意料的一条。

    他们,选择除掉圣体!

    高悬于星空当中的极道帝兵复苏,古镜出现,发出一股开天辟地般的气势,如同一片古老宇宙演化。

    叶黑只能将铜棺抵在前面,同时间竭尽全力运转兵字诀,他强行打开古棺一角缝隙。

    内里葬着的尸体显化,将虚空镜退去。

    本以为一切将要终结,迎来的却是无始钟的再度响起。

    以及,再度起航的九龙拉棺!

    “啪!”

    就在这时,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

    “九龙拉棺再度起航,而为了回归故乡的叶黑义无反顾的告别友人,踏上了星空古路。”

    “它的终点在那里?而他,又是否能如愿的回到家乡?”

    “哗啦!”

    折扇展开,只听李桐笑着说道: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接下来,凡俗听众有序退场,剩下的人,准备迎接教主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