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300、笑料,圣体他不行

    弹弹手中折扇,李桐笑看着下方一片安静下来的听众,旋而略一点头也不耽搁时间,便又是接续着前番讲述。

    再一次地,将无数听众带入那个异域世界当中。

    眼前光影变化,恍若真实世界一般的场景再度出现。

    只见那叶黑一人独自行走在一片大地之上,出入于原始山川之间,孤苦寂寥当中默默思付着如何应对。

    尽管他知晓此行胜算渺茫并且危机重重,但是他却又不得不去,他不想多年以后心中愧疚,空留遗憾,从而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且不提往昔他与姬紫月之间的纠葛,单论前番中州秦岭一战中,她便是不计代价的为其灌注法力助他生死大战,近乎是在用命来换。

    这份天大的恩情,就是不得不还。

    而今姬紫月有难,大哭不嫁、要人来救、要逃离姬家。

    抛开其他不说,光是先前那份恩情,叶黑就是不得不来,不然的话对不住自己的良心。

    但是离开北域做生死一站的话,他的战力将要大打折扣,过往优势不再,十分的不利。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想要在姬家抢人,必须要过的一关则是防备当年虚空大帝留下的帝兵:虚空古镜。

    若想要在此战当中得胜,并且顺利的将姬紫月救出来,那就必须要行危险之事。

    须臾片刻间,叶黑心中便是有了决断,他踏上了前往南域的道路,但前往之处,却非是姬家古地,而是一处让人闻之便色的禁地。

    叶黑将当初装神泉的玉瓶都取了出来,又将一枚圣果咬在口中,芬芳入股、沁入魂魄。

    庞大的生命气机护持着他,让其不受禁地的古老力量所限。

    最后,他像是一道闪电般冲了进去,消失在荒古禁地深处。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禁地深处传来一声颤音,如若宇宙诞生之初的大音,让人心神季动,神魂都要飞出去一般。

    九条龙尸横列,一口青铜巨椁中,叶黑吃力的将一口小棺背负在身上,满头大汗,一步步向外走去。

    同时间,口中传来无比坚毅的话语:

    “虚空古镜...我顶的住!”

    却是他为了救援姬紫月,可谓是思付了良久,冒着生命危险将这口神秘的铜棺背出,用来对付复苏的极道帝兵。

    这般画面落入无数听众的眼中,顿时便又是激起一阵激愤声浪。

    他们看到叶黑甘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去闯那龙潭虎穴救援姬紫月,不禁为他们二人之间纯洁的情谊所感动。

    镇元子大仙落座于前,望着眼前的画面,怔怔出神,这般道友之前最为纯粹的友情却是在不禁意间又唤醒了他早已尘封无数年的记忆。

    若是当年......

    “唉,可惜,一切没有如果。”

    他心中兀自叹息一声,转眼将思绪拉回现实,念头回想着此刻在那万寿山灵根上韵养的一丝魂灵,脸上便是浮现出一抹期待的笑意。

    同时间,掩于宽袍大袖里的手掌,更是在此刻紧紧握拳,神思一定,暗暗发下了誓言:

    “红云老友,当年我未曾阻你,导致大祸酿成,而今我终于寻得一线机会可以将你再度复苏于人间。”

    “既然准圣不能保证你安然无恙的归来,那我便拉下这张老脸来向李先生讨要那成道之法,待我成道之后,定去你魂灵隐患!”

    心头如此思绪一坚,镇元子只觉神魂一阵通透,往日忧虑尽数放下,变得坦然无比。

    此刻的他,却是有了一种朝闻道,夕死可矣的大无畏之情。

    而怕了再和他起了争论,故而坐的远远的冥河老祖,此刻一双眸子里血色弥漫,指弹剑锋,目光幽幽的凝视着画面当中情景,不知再想些什么。

    坐在他身旁的妖师鲲鹏赫然从他身上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波动,不动声色的将神念投去,却是在一片血色掩映当中,似乎是听到了浪潮翻滚一般的声音。

    “这老不死的祸害,又再搞什么幺蛾子?”

    他心中滴咕,却也不能从这细微的变故当中发现些什么。

    若是换成李桐、女帝,亦或者说此刻还在摘星楼后院里适应洪荒环境的无始来,怕是都会在一瞬间心中明悟。

    这冥河老祖,显然是在尝试修行大帝传世界的法。

    而且,已然是有了不小的进境。

    角落里,黑衣人衣袍遮掩下的面孔上,露出一抹又一抹的惊奇与疑惑。

    他虽然从那归墟当中脱困而出,但是被镇压了无数会元的他早就对于洪荒当中的一切感到陌生与不理解。

    从那一胖一瘦两个道人口中得到最近洪荒世界最为流行的事清便是听书,为了赶一赶潮流,也为了了解解一番此时的洪荒,他这才前来。

    却没想到,此地竟然会有如此的仙神汇聚,而他二人口中的说书人竟然也不似凡俗之辈!

    这一下子,便是大为出乎他的意料,而接下来展现在面前的根本就不是洪荒的世界变化,更是让他心中惊骇万分。

    不禁暗暗想着,不过是被镇压了些许年月,这世界就变得快要让他看不懂了?

    复苏归来的魔祖大人,陷入了一种自我怀疑当中。

    而一众掀起一番浪潮却又飞速平息下去的凡俗听众们,自不会知晓自家头上的那些仙神心中的弯弯绕绕。

    他们只是为了叶黑的重情重义而欢呼喝彩,为他打抱不平。

    同时间,却也在心中更为厌恶那王族一干人等,连带着将助纣为孽的姬家也看不上眼了。

    你说你一个往日里走出虚空大帝那般好男儿的家族,怎滴沦落到了现在要巴结一个被吹嘘出来的后辈小人地步。

    还有那虚空古镜,那是虚空大帝留下来为了让他们镇压异族的,他们倒好现在竟然要将这般宝物对准自家同胞身上。

    真真就是,让人万分不耻。

    带着一种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这两族彻底扬了的心态,听众们再度将视线放在眼前不断变化的世界上。

    最后一日到来,姬家的大厅当中出现了许多贵客,真跟要订婚一般,许多的大势力来访,送上了一些珍贵的礼物。

    “不是说圣体要来吗,怎么还未出现?”

    角落里有人轻声议论,满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口吻。

    另一边,王成昆脸上带着澹漠的笑意,依然是在谈论着他的儿子,张口闭口我儿有大帝之姿,圣体不过尔尔。

    “圣体他还会来吗?为何好不出现?”

    “还用说,肯定是胆怯了,不敢来了。”

    “圣体算什么,有我族兄在此,他能翻的了什么风浪,老老实实的蜷缩起来才是正途。”

    “凭他也想与我族弟争雄?!”

    王家一些年轻人纷纷附和,皆露出讥消之色,更有些人挖苦,不加掩饰的奚落。

    就在这时,风云激荡,变化陡升。

    轰!

    遥远的天际尽头一震,有一种让人惊悚的气息传出,远远的浩浩荡荡而来,让无数古老殿宇都一阵摇动。

    有知晓内情的人面露惊色,这时有人携带无上至宝而来,触动了姬家隐秘的阵纹,方才生出了如此大的动静。

    摘星楼内里,无数端坐的听众眼中泛起一阵期待的光彩,无消猜测他们便知晓是谁来了。

    果不其然,便听一阵喝问声似是从天边传来:

    “来者何人?”

    “叶黑!”

    这两个字一出,姬家深处,宏伟的殿宇内部很多人神色一震,他们没想到,这叶黑当真是来了。

    “你所为何而来?”

    有老修厚着脸皮上前,明知故问。

    “拜访姬家,顺便斩王腾!”

    话语如惊雷,在长空当中激荡,让画面当中无数人一片哗然的同时,却也让画面外无数的听众们群情激荡。

    有人面红耳赤,满脸畅快,有人挥舞拳头,发泄之前愤满......

    总而言之,虽然战斗尚未开始,但这番铿锵有力的言语交锋,便是足以让他们将心头中的一些不满发泄出去。

    画面当中,当众人走出去后,所有人顿时目瞪口呆。

    叶黑背负一口铜棺而来,站在神土前,凝实这片十几万年都无人攻破的圣地,非常的平静与澹然。

    “你有没有搞错啊,背一口棺材来决战?”

    无言过后,一些人忍不出出言嘲讽。

    所有人都无语了,扛着一口棺材来决战,过于另类,无法想象。

    难道说,他是明知道自己不敌那北帝王腾,却又逃不过这一番决战,故而为了激发斗志,抬棺死战而来?

    在一众人嘲弄的眼神当中,叶黑背棺而入。

    不多时,就见远空一个紫衣少女如同谪仙一样飞来,乌发如云,一双大眼睛空灵无比,内含神韵。

    “我听闻有人强迫你订婚,我为解忧而来。”

    叶黑懒得理睬像牛皮藓一般烦人的王家人,直接迎上姬紫月如此问道。

    “只要你摇头不同意,今日我带你走,谁也不能阻拦!”

    话音一落,满场震动,所有人都想不到他竟然会公然说出这样的话。

    轰隆隆!

    远处,一亮金色战车疾驰而来。

    “圣体,你是来送死的吗?”

    叶黑没有理睬他,而是望着姬紫月的俏脸,问道:

    “紫月你同意吗?”

    “当然不愿。”

    “那好,我便斩了他!”

    叶黑霍的转身,面对王腾。

    他与北帝动手了,两者在电火石花间动了一招,所有人都没有看清,竟有一声上古祭祀音响起,响彻万界。

    “轰”

    无尽虚空塌陷,全面崩溃,出现也不知道有多少层次的深渊,连向永恒未知处,有山崩海啸一样的声音发出,有星辰闪烁,那是无垠的宇宙!

    这是王腾发出的一击,他如一尊古帝一样,眸子中无尽幻灭,背靠永恒星空,一片璀璨。

    叶凡脚踩行字诀,穿越过永恒的虚空,出现在另一片天地中,并未伤到,手持铜棺而立。

    初一动手,这般动静便让围观之人心神胆颤,这样恐怖的一击,就怕是诸多教主级别的人物都不一定能够接下。

    北帝强大到了让所有人惊悚的地步,然而那圣体亦是不差。

    此刻的王成坤依然自负,道:

    “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在我儿的惊世战力下,圣体根本算不了什么,他将伏尸腾儿脚下,就此除名,成为我儿帝路上的一堆枯骨。”

    当!

    他话还没说完,叶黑抡着手中的铜棺于金色的古战车还有天帝剑撞在了一起,发出一声响彻四海的声音,让许多人大叫,捂住不段流血的双耳退去。

    悬空的这片岛屿一下子被击穿,王腾与古战车被砸落下去,烟尘冲天。

    同时间,叶黑的眉心睁开一道竖眼,迸射出一道神芒击穿王腾小臂,熊熊大火燃起,温度恐怖的吓人。

    而王腾虽然十分果断的将一只臂膀斩下,却让无数围观的人大为失色、难以置信。

    王成坤强自镇定:

    “意外,这只是意外,我儿有大帝之姿,岂会落败于区区圣体?此番不过是他一事不察,遭了算计罢了。”

    “且看我儿如何单手翻天,将这圣体撕裂。”

    他的话音未落,就见两人再度交锋而上,数不清的攻伐神通交相呼应,一时间斗的不相上下。

    忽然间,北帝离开古战车,盘坐于虚空,双手滑动,大喝道:

    “一切都该结束了,永恒的放逐,天秘术!”

    虚空扭曲,十方皆灭,天地中也不知道出现多少虚空深渊,延展向不同的位面,这是一片时空穴。

    “古大帝的……天秘术!”

    有人惊呼,可以确定,王腾尽得真传,掌握了一种非常可怕的秘术,可将人放逐到未知的时空中去。

    确切的说,是强行打入莫名的次元,天动地,永恒的锁死,从这片天地间消失。

    呼!

    一声闷响,虚空深渊将叶黑吞没,而后另一片深渊又来包容,相互重叠,叶凡被打进了无尽的虚空流中。

    “哈哈哈!”

    王成坤放肆的大笑:

    “早已经说过了,圣体不算什么,怎能与我族腾儿相比?”

    此刻的他无比志得意满,站在金色古战车前,望着一众为叶黑悲伤的故人,充满了蔑视。

    “圣体他不行,同我儿相比差远了!”

    “轰”

    他的话音刚落,虚空破碎,一具铜棺冲出,正打在他的后背上,当场半边身子成为了烂泥。

    “哈哈哈!”

    眼见这般场景,摘星楼里顿时也是升起了一阵阵好若浪潮一般的笑声。

    “这是我今年听到最好笑的笑话,圣体他不行?”

    “确实,圣体不行,毕竟只打烂了他半边身子。”

    ......

    听众们都乐了,纷纷嘲笑着画面当中那无比碍眼的王成坤。

    就连一些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仙神们,在这般环境的感染下,面上也不禁生出几分笑意。

    同时不禁在心头问上一句,这世间,怎还会有这般坑儿子的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