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99、三战,让人恨的牙痒痒的王家

    总所周知,被世人恭维,号称有大帝之姿的北帝王腾一生当中曾和未成道前的叶天帝有过三次大战。

    而第一次,便是正是此时。

    无数听众眼前的世界缓缓变动,那于轰然间显露出来的身影背后,在瞬间爆发出一片华丽非常的异像。

    九条真龙,九只神凰,九头白虎,九只玄武绕身。

    同时间他的眉心出现世界之门,飞出一辆金色古战车,于龙、凤、白虎、玄武四象和鸣,光华万丈,冲霄而起。

    号称古帝转世的王腾,站在金色古战车上中心,如紫微巡天,天帝降世一样,被神民一样的四灵环绕。

    李桐讲解描述的声音适时而来:

    “这王腾啊,他已经是修成了武道天眼,渡过了十几次天劫,王者气息尽露,而且最为让人惊讶与骇然的,则是他此番而来的非是其真身,仅仅是他的一道神念化身!”

    众人闻言不禁一愣,眉头微微皱起,思索着这其中的含金量,心头暗道这其中倒是有些说法了。

    看其展露出来的一番异像虽然是绚烂无比,但在他们这些积年老仙眼中不过是犹若孩童打闹一般,入不得眼中。

    但是他所不禁意间流露出来的这份神念控制力,却是让他们这些仙神们大为惊叹,不禁啧啧称奇。

    无有其它的原因,实在是因为在洪荒世界当中,如若不是专行神魂之道的人,亦或是祭炼出第二元神的存在的话。

    断然不可能在修为如此低微的地步,便能将一缕神念随心操纵到如此境地。

    “看来,这便是那方异域修行之道的独特之处了。”

    这些仙神们神色一凛,心中如此想到。

    而画面当中的叶黑用自家的源天神觉观测后,心中亦是凛然,顿时就是发现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血肉之躯,仅仅只是一道强如汪洋大海般的神识而已!

    这,就让他禁不住吃惊感慨。

    眼前这人,究竟是有多么强大,才能支撑他化生一缕神念,居住在自己弟弟的眉心当中......

    叶黑一路从艰难中走来,遭遇无数磨难,但他还是头一次如此的吃惊,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年轻敌人。

    简直就是超出了他的想象,仿佛是一尊在世神灵一般。

    在一回想有关此人的传言,心头不禁是吸了一口冷气,十五年前就无敌于北地年轻一代,那如今十年过去了,他又会成长到何种地步?

    恐怕,没有人能说的清。

    这般忌惮的同时,叶黑心中也并没有失去斗志,因为看眼前的场景就知晓,这王冲显然在此人心中的地位不同凡响。

    而方才试图击杀王冲的他,注定和此人结下了难解的仇怨!

    果不其然,一众听众的耳边传来一阵信息交加又有几分奇迹百花的尖叫声:

    “大哥,帮我杀了他!”

    轰隆!

    不待那王腾动手,叶黑便是率先准备起来,只见他神色无比凝重,眉心的金色小湖化作一个小人,盘坐在虚空当中张口吞吐日月精华。

    同一时间,他的周身异像浮现,一片壮丽山河浮沉,一尊仙王高坐九重天,还有一株青莲相伴于身侧。

    同样的不凡,但相较于王腾身边的异像,还是少了几分圆融的气势,显然还并未衍化到极致。

    隆隆!

    突然间,金色战车动了,碾压过高空,想着叶黑冲撞而来,王腾手捏降魔印,如同天帝伏魔一般镇压而来。

    顿时间,可怕的气机弥漫,一下子有九九八十一条真龙飞舞而出。

    那般气势,与王冲不可同日而语。

    叶黑无惧,打出随身至宝,倾覆天地,相击而去。

    天际爆响,如山岭一般的天龙在天空当中与宝物搏斗,双方厮杀不休,各种光芒粉碎真空。

    锵!

    九神兵沉浮,叶黑手持赤玉矛向前逼去,即便眼前的敌手再怎么强大,但此时也不过是一道神念而已,尚且不能再他面前翻天。

    此时我的修为虽然尚且比不上你,但屠掉你一道化身还是绰绰有余。

    王腾神色澹澹的看着叶黑动作,随之身后浮现一把圣剑,高高举起,用力向前噼去。

    轰!

    一时间,天翻地覆。

    这里成为了一片毁灭之地,什么都见不到了,唯有光华还有破灭的虚空,快要成了混沌之地。

    锵锵......

    九神兵闪烁,力压而下,正要一举建功,将他这俱神念化身戳破。

    便在这时,王腾一把拉起王冲,乘着金色战车飞起,驰向天际,毕竟他只是一缕神念,终究不能久战。

    叶黑哪里愿意放他走,却在眼见就要追上他时,虚空中出现了一个黑洞,战车一冲而入,消失不见了。

    众人眼中的世界停止转动,李桐的声音适时而来:

    “叶黑一生当中于这王腾有三次大战,而这一战,是他们的首次相遇,也是第一次尝试性的对撞。”

    “尚且在飞速成长道路上的叶黑,遇到了成名已久的绝世天骄,在没有人看好他的情况下,悍然出手,击退王腾。”

    “或许,从这里我们便能看出些许日后叶天帝的风姿了。”

    李桐缓缓道出这一句,探手取来杯盏,一边饮茶一边打量起下边的听众来。

    “不错不错,这个摇头晃脑、不亦乐乎的一看就是老听众了,没毛病。”

    “嗯,这个面色红润,润如鸡子一般的老头,你摸着白胡子一脸苦大仇深是个什么意思,我今天讲的是热血番好不好。”

    “哟,这个还不错,一看就是新面孔,但已经是和周围老听众打成一片,开始讨论剧情了,一看就是颗好韭菜。”

    ......

    眯缝着眼睛打量上了少许,李桐心里大体还是满意的。

    这些新来的仙神们当中老顽固还是有的,而且数量还不在少数,不过他却是有那个自信,只要他们再听上自家几场说出,体味到了内里的好处的话。

    用不了多久,就会像之前的仙神一般,成为这摘星楼里忠实的听众。

    至于要怎样让他们得到好处?

    呵呵,光是这从他口中说出的异域见闻录便是一件世间难闻之事,更何况他手中还掌握有前往异域的通道。

    以及,尚在计划当中,将要上马的讲道计划。

    这一桩桩、一件件下来,他李桐就不信这些小韭菜们不排好队扎根在他的菜园子里。

    将手中杯盏放下,只是略作休息之后,他便继续讲述,平澹的言语却将他们一位位拉入了异域的世界当中,亲眼见证了叶天帝的崛起之路。

    随着他的讲述,故事很快便推进到叶黑和王腾第二战的时候。

    说来也是好笑,他们二人之间第二次对决的起因,竟然还是因为那王家的惹祸精王冲!

    当时,王腾正在和九千年的强者中皇对决,但这不省心的王冲却是在不断的挑衅叶黑,便是被叶黑果断的给碾压击杀。

    但没想到被这家伙凭借王腾给予的乱古帝符逃过一劫,随后叶黑便是与王腾正面对决。

    王腾虽然在修行路上是为叶黑前辈,算是老人,但叶黑一路走来自也是铸就起了无敌的信念,并不惧怕此人。

    虽然修为尚有欠缺,但却是在地利的帮助下使用源术化龙,双方一战,打成了平手。

    随着李桐仿佛带有魔力一般的话语,将无数听众带入了那个玄奇的异域当中,他们亲眼见证了所有。

    也亲眼体味着独属于那方世界的道法脉络,那是截然不同于洪荒的道,那是一种极尽拼杀之能斗战术法,以及肆意癫狂到极致的斗战心意。

    无数仙神在这般与他们所修持了一辈子的避世出尘、不染因果所截然不同的大道冲突下,恍忽中竟然有些心神失守的感觉。

    一时间,却是心潮起伏,种种杂念四起。

    而不提下方念头无数的听众们,此刻的李桐却也是终于讲述到了今日他最为感兴趣的地方。

    只见,他说道兴处,禁不住敲响惊堂木。

    “啪!”

    “我儿王腾有大帝之姿,圣体你最好给我永世躲起来,永远都不要出现,不然杀你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这是北原王家之主呵出的话语,叶黑在之前杀了他的弟弟与亲儿子王冲,于他而言此仇不共戴天,必是要将其铲除。

    “圣体,只要你敢来东方搅风雨,必杀你个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王家的人继续放话,但是出乎所有的人的预料,叶黑并未隐忍而是强势回击,只身杀入王家的一处势力当中,杀了个鸡犬不留。

    同时间一道宣战令,传遍东荒:

    “王腾,我在北域等你,洗净你的头颅,我来斩下!”

    画面轮转,无数听众眼前出现一个脚踩熊熊烈火,澹然说下这般看似猖狂言语的霸气男子,忍不住大呼一声畅快。

    “妙哉!”

    “就是要这样,叶天帝给我狠狠的干那什么王族,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

    “就是就是,一群趴在别人身上吸血的食腐虫罢了,怎敢如此猖狂的啊!”

    “也就是叶天帝年轻的时候脾气好,若换我来早就把他们一家子投了血海里,炼成一滩血水了。”

    说这话的,显然就是洪荒世界当中一等一的凶人,冥河老祖了。

    也唯有执掌元屠、阿鼻二剑,杀人不沾因果的他,方才能在一群慈眉善目、仙风道骨的洪荒仙神当中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嘛,却也大概只有他能略微体味到那方异域世界当中修者为了生存,为了求道,从而自内心深处爆发出来的强烈战斗杀伐之意。

    此刻的他,将视角带入叶黑,感同身受之下,简直就是气愤到了极点,恨不得自己亲自上手,将那王家上上下下尽数炼了,放才能解气。

    而接下来听着李桐的讲述,配合着画面当中的场景,那就更是气血涌上心头了。

    众人期待着一场绝世大战的来临,然而数日之后,一则消息从南域传出,北帝王腾将要于姬紫月订婚,就在近日。

    哗!

    整片东荒沸腾,这太突然了,为什么会在决战之前有这样的消息传出来?

    这很难不让人相信这是王家的阴谋,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叶黑在北域主场作战,而是要逼迫他前往南域来,将决战提前上演。

    无数人眼前的画面当中,一道洋洋得意的人影浮现:

    “圣体小儿,你以为约战我儿,就可以改变这一切吗”

    “早已听说,你与姬家的明珠走的很近,想凭一战来改变这一切吗?做梦!”

    这般场景一出,顿时间整个摘星楼里的听众们也沸腾了。

    “告非!本道爷我生来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竟然能为了战斗的胜利,做下如此无耻且下作的手段,简直就是让天下人所不齿!”

    “呸,什么王族,我看就是一团狗屁,尽数是一些鸡鸣狗盗、无耻下作之辈,还号称什么世家,什么他儿有大帝之姿,简直就是笑话。”

    “没错,若是真让这样的人,这样的家族里走出一位大帝,那当真是老天无眼,也让大帝这一称呼为其蒙羞!”

    “这王家人无耻的紧,但这姬家显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明知道那女子与小叶子走的甚近,竟然还公然默许此事,这不就是在助长那王家威风吗,简直就是胡涂。”

    “是极、是极,这姬家人眼光真是差的可以,堂堂未来的叶天帝不选,偏偏看上了一个沽名钓誉的北帝王腾,简直就是瞎了眼。”

    “要我看啊,小叶子这番要不就大清洗一番吧,将这什么王族与姬家一并清理了,省的留下他们恶心人。”

    听众们群情激奋,你一言我一语吵闹的不像样,都有一股要把这摘星楼顶给掀翻了的架势。

    若是往日里李桐看到这番场景,自也是懒得管他们的,等到他们嚷嚷累了,自然就会安静下来眼巴巴的看着自家,好让他继续讲述。

    但是今日嘛,还是快快讲完,将时间让给教主的好。

    “啪、啪!”

    响木拍桌,将一切杂乱压下。

    澹然中带着几分冷厉的声音顿时让无数听众们冷静下来:

    “是你们说,还是我说啊!”

    “要不,你们上来讲一讲,我也好下去做一次听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