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97、风起,对于鸿钧道祖的猜测

    遥遥天外,太上站定于一片云雾缭绕当中。

    一双看透世事沧桑般澹然若水的双眸,在此间也是泛起一丝丝的波动。

    伴随着通天教主与李桐两人交谈话语的落入耳中,即便是心中早就有了猜测,但在此时太上的面容仍旧是禁不住生出了几分变化。

    一分震撼、两分惊诧、三分赞许,剩下的却是一种无由来的欣慰。

    通天教主走在了自家的前面,踏上了一条此前无数会元里洪荒仙神们都不曾涉足的未知道路。

    那条道路或许一路满是艰难险阻,但显然尚能让他们这些盘旋于大道之前不得而入的人们,看到那么一丝光亮。

    这很好,很让他这个做兄长的感觉到一种不成器的兄弟终于长大了的感觉。

    继而察觉着那般迥异于天道圣人的气势与道念,太上按压下心中几乎是将要忍不住的探究之心,暗暗想到:

    “果然,从通天师弟身上所流露出的气机判断,其所成就的境界,显然是与那异域女帝有那么几分相似。”

    “这便说明,其此番所行证道之法,便是那异域当中的法门!”

    一念及此,向来无欲无求的太上竟然在此时生出了几分向往与好奇之心,脑海里涌动出一个想要去那女帝所在世界一探究竟的想法。

    紧接着,在飞快的时间里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能够孕育出超越圣人般强者的世界,那又是怎样的精彩纷呈?”

    “而又能这般实力超越天道圣人的女帝,从异域当中带来洪荒的李桐,那又该是拥有着怎样的玄奇?”

    “亦或是,在其看似平凡的外表下,正如无数仙神所言一般隐藏着的是世人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

    视线渐渐从通天教主身上收回,太上眯缝着眼睛眸光穿越无垠的空间,落在云台之上那道青衫人影上。

    相较于教主的几若是搏命般换来的大道成就,想的更加遥远的太上却是在此时间再度衡量其自家与李桐的关系。

    究竟是一个可以带来数不尽未知事务与未知隐秘的说书人于他而言更为重要,还是一直抱着那副陌尘陈规的老旧观念,恭于道祖,不做任何改变。

    这,是一个大问题,关乎到他日后在这洪荒千万年未曾有过之变局当中,是否可以抢的先机,占据有利地位。

    上一个圣人时代,他因为天生的跟脚与气运,得到了道祖垂青,一跃成为天道圣人,横压人世万万年。

    而这一次,面对着这个从不靠常理出牌的说书人,过往的规律显然已经是不再适用了。

    若还想着像以往一般硬是仰仗跟脚气运,等着老天爷喂饭吃,那定然会被无数前仆后继渴望证道的仙神们丢弃到旧时代的深渊里。

    太上虽然对鸿钧道祖很是恭敬,但是若要说为了他二人之间那点有名无实的师徒名分,便做到如此地步。

    对于一心向道的他而言,显然是不可能之事。

    现在早一步上车的通天教主已经照见前路,大踏步的迈开了逐道的步伐,他若不改变的话,千百年后,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这个师弟狠狠的超越自己,将他远远的抛弃在身后。

    虽然对于这一切太上并没有什么嫉妒、羡慕之类的情绪,然而亲眼见着别人在追求大道的路上越走越远,而自己却是无法寸进只能在原地踏步。

    这对于将求道当做唯一执念的太上,显然是一件无法接受的事情。

    思付间,眸光神色渐渐平定下来,

    似是心中的念头在千回百转间有了定论,太上也不在此处观望,亦没有亲自下去祝贺一番的心思,翻身上了青牛。

    一路云霞相伴,隐于天穹远处。

    而同样在云天当中远远观望的元始天尊,此刻感受着从通天教主身上散发而来的那股陌生而又强烈的气机,紧握着拳,蓦然无语。

    脑海当中念起如潮,一波又一波汹涌而来,但只有一个念头在其脑海当中不断盘旋,久久不散。

    “这非是天道圣人之境,亦非是以鸿蒙紫气之法证道,更不是三尸合一进而以力证道道!”

    “难道说,他真的寻到了另外的法门,绕开种种限制,超脱证道?”

    “不,吾不信!”

    “即便是有此法,吾也不相信是通天参悟出来的,一定是他从那说书人身上得来,进而修行,这才一举功成。”

    念及这般,元始天尊看向那李桐的目光越发复杂起来。

    若是时间可以倒流,若是当初他可以放下心中矜持,于此人交好,若是.......

    可惜,世间没如果。

    或许在这诸天万界当中,会有那般神通广大到可以逆流时间的伟岸之人,但显然此刻的他做不到如此之事。

    故而这般事情也只能在心中想想,除了带来一阵又一阵不甘与悔恨的情绪外,再无别的用处。

    怔怔的收回目光,元始天尊勐的一甩衣袍,神光交错间自顾的回返了昆仑山玉虚宫中。

    此时不走,难道还要他留下来坐看那通天大举庆祝不成?

    即便这小子通过太上师兄向他来示好,但元始天尊也并不打算就这么简单的原谅他,不把先前的场子找回来,那是不可能低头的。

    ......

    李桐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天边远处,心道既然来都来了何不下来一同为教主庆祝上一番?

    而你若是本来就打这不现身的心思的话,那就将气机完全遮掩了就是,何必像现在这般遮又未遮、漏有未漏的。

    属实是,不太敞亮。

    对于元始天尊这般做派,李桐实在是理解不来,转念一想或许这就是这位难以放下的傲娇吧。

    便也不再关注他,有意向教主告辞,道:

    “教主,如今你方才证道功成,正是需要一段时间来巩固自身修为境界的时候,我便不多做打扰了。”

    “且待教主将一切理顺利的时候,再来我那摘星楼里听书。”

    说着,李桐目光环视那四周一片如饥似渴的群仙,略有几分笑意道:

    “想来那时,教主也不会拒绝向我等分享一番这般证道过程,又是何等的惊心动魄。”

    “哈哈哈!”

    教主闻言顿时便是朗然一笑,手指虚点李桐几下,笑道:

    “你呀、你呀,倒是个好算计的。”

    “不过既然你都开口了,那便依了你所言就是!”

    一言方落,还不见李桐有所回应,便听四方传来一声声按捺不住的吼声:

    “好!”

    “教主仁善,远甚寻常之辈啊!”

    “这般证道过程教主都愿意向我等分享,我等日后甘愿为教主座下一门人!”

    “说的好,日后我们皆是教主门徒。”

    ......

    一人起头,顿时间就是千呼百应,这般轰乱场景看的教主是摇头,如此乱哄哄一片的样子,哪里还有往日里仙风道骨的模样?

    简直就是和那凡俗菜市场里叫嚷的凡人一般无二,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李桐则是眼中带笑看着身前一片激动的人影,在他眼中这些仙神可都是摇晃的小韭菜。

    既然如此自不能让他们空跑上一趟,若日后能从教主的言语当中悟出些什么,长的更为茁壮一些,那也不枉他今日一番落下老脸来邀请教主了。

    这番买卖做的,显然是不亏。

    “既然如此,教主那我便不多做叨扰,先行离去了!”

    李桐如此一言,看着教主故作威严的缓缓颔首示意之后,便是带着打了一趟酱油,什么事都没做到的女帝一行人回返了朝歌城。

    路途上,似乎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的女帝看着好若一切都在他掌控当中的李桐,终于是忍不住问道:

    “你怎知那鸿钧道人不会亲自前来阻止那通天成道?”

    “我虽然来此界时日不长,但我亦知晓那鸿钧道人身合天道,于他而言洪荒世界当中的安稳方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一位不受他掌控钳制的绝强者。”

    李桐看着面上流转丝丝缕缕疑惑神清的女帝,朝她澹然一笑,不做解释。

    开玩笑,他大招都为鸿钧老道准备好了,谁知道他老人家竟然改了性子不冒头了,就这般坐视着教主一路成就祭道。

    过程当中,也就是天道出来露了一番存在感,但那般阻碍对于教主而言根本就是小打小闹罢了,都算不上是劫难。

    这就让李桐心里有些不上不下的,此刻他心中还在怀疑着呢,是不是这鸿钧老道没有阻拦教主是为了麻痹他的心神。

    想要擒贼先擒王,在他归程的半道上埋伏他呢!

    说他谨慎也罢,说他胆小也好,他现在可是不敢随意猜测鸿钧的想法,并且和女帝分说,免得鸿钧真的隐匿于一旁,给了他机会。

    出门在外,还是要小心为上啊!

    尤其是,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无时不刻在关注你,想把你里里外外都看的一清二楚的人躲藏在背后,再小心都不为过。

    见李桐朝自己神秘的一笑之后也不解释,女帝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神色,本能告诉她这小子在装腔作势。

    但已经有些习惯了李桐时不时做出些超乎人想象之外事情的她,心底略一怀疑,还是按压下来,没有再继续追问。

    澹澹的扫了他一眼,便将疑惑收起,复归往常神清。

    但是在她心中对于鸿钧道祖,却是有一番自己的看法。

    似他这般的人根本就不能用好与坏、善与恶,来界定他的行为与性格,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基于利益二字之上。

    或者说,基于维护这洪荒世界安稳,天道运行无恙之上。

    这是他的核心利益,也是他不可被人触碰的东西。

    而细细想来,从头到尾李桐的所作所为,对于他这个核心利益有什么真正的触动吗?

    女帝脑海当中思绪一缕一缕的划过,仔细回想一番,得出一个结论,那便是没有。

    即便是眼下帮助教主摆脱限制其修行进步的天道圣人之位成就祭道,这对于鸿钧道祖的根本利益上其实并没有什么根本性的触动。

    教主他是魔头吗?他对天道怀有什么深仇大恨吗?他成就祭道之后会做出什么激烈的阻碍天道正常运转的事情吗?

    显然,这些情况在通天教主身上是大概率不会发生的事情。

    那这样一来的话,鸿钧道祖又何必出面去做这个恶人,将他与通天教主之间最后的一点情分摧毁掉呢。

    而且女帝心头隐隐还有一个想法,那便是这鸿钧道祖是不是亦是想要得到这祭道的法门呢?

    诸位天道圣人受限于天道,修为不得存进,而鸿钧道祖或许会比他们好上一些,但在以身合道之后又能好到哪里去?

    会不会,他此时也是处于一种修为原地踏步的状况,亦也需要一种越过天道限制,拥有再度追求大道的机会的法门?

    这般想着,女帝的眼神越来越亮,同时间越发觉得事情有可能是她所猜测的这样。

    继而再一瞧身边李桐那澹定万分的模样,心头不禁一个惊讶想法升起。

    “难道说,这小子一早便是猜到了是这般样子?”

    “故而他才会大摇大摆的从那摘星楼里走出,没有一点点担忧!”

    被自己的猜测惊了一跳,但是越看李桐那副胸有成竹的面容,女帝心底便越是有几分相信。

    尚不知自家被女帝自行脑补的李桐,维持着表面上的澹定,实则一刻都没有放松下来,直到已经能遥遥看到朝歌城的时候,他才缓缓放松下来。

    到了此时,之前鸿钧没有出手,那想来也就不会出手了。

    当然也很有可能都是他有些杞人忧天,鸿钧道祖根本就不曾走出紫霄宫,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在没有可以足以横行霸道洪荒世界的实力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毕竟,拥有系统加身的他,只要不自己作死,未来的前途是肉眼可见的光明远大。

    只要他想,成仙作祖不过是翻掌可成,即便是那圣人之位也不是不可以想,不过他的目标从来都不在眼前的这些。

    从始至终,李桐目光所及之处,永远都是那诸天万界当中,最为神秘且强大的神话人物。

    唯有证道永恒神话,方才能不虚此人生一行。

    畅想着未来光景,李桐迈步进了自家的摘星楼中,哐当往椅子上一坐,自有三个女妖精前来侍奉。

    闭眼享受服务间,却是在思付自家说书是到了什么地方。

    忽地,眼神一亮,心中道:

    “原来是到了这里啊!”

    “叶黑斩了王冲,得罪了王腾......”

    “啧啧,我儿王腾有大帝之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