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95、功成,归墟的异动

    无人知晓在遥远的天穹之外,有两位圣人做了一番深入交流。

    此刻的无数仙神,俱都是双目失神的遥望着天穹上方的那道身影,心头无尽的思绪爆裂,一时间根本就是难以平定下来。

    而更是比这些毫无头绪只是惊骇于眼前场景的无数仙神们,知晓更多其中内情的女娲娘娘以及后土娘娘,在见到教主一身气机由衰转盛之后,心头里不由的送了一口气。

    但心神上的紧绷之感反而不见有丝毫的松弛,反而更紧张了几分。

    虽然说李桐传下的这般证道法门当中最为凶险的一关,献祭己道在破灭中极尽升华,教主看来已经是安然度过。

    但是,要知道这可是洪荒世界啊,不是其它异域。

    在女娲娘娘二人眼中,教主此般试图祭道的危险远远不止于此,看那隐隐变色的天穹,若有若无的雷霆风声。

    这一切的变化,都在昭示着洪荒天道断然不会允许教主这么一个不受它所掌控的绝强者出现!

    然而事已至此,她二人却也限制于一身修为缘故,更是帮不上教主什么忙,心思百转间,只能寄希望于教主此刻的状态可以完全恢复,甚至于更甚往昔。

    而在同时间,她们亦也将神念投向那一直静静看着眼前一切,而面不改色的李桐身上。

    作为一手推动教主成就祭道的人物,想来其绝对是不会坐视教主被天道阻止其成道这一事的发生。

    就也不知,他又要用怎样的手段来阻止这一切。

    而若是太过激烈了一些,怕是......

    仅仅只是转瞬间的功夫,女娲娘娘的心头便不知流转过了多少念头,但在最后还是化作幽幽一叹。

    事已至此,又哪里还有回头的机会呢?

    纵然是惹来了鸿钧道祖告罪,眼前之事通天亦也不会有半点退缩。

    今日过后,她女娲身上怕是铁钉钉的打上了这李桐的印记,想要甩也甩不掉了。

    “罢、罢、罢!”

    “不过是一颗永远只能裹足不前的道果罢了,教主舍得,我又有何舍不得?”

    “纵然是向死而生,却也好过眼下这般一眼往的到头的不死不活!”

    心念一坚,女娲娘娘终于是在此时此刻心中有了决断,也终于是在轻眼见证了教主于火焰中涅槃,祭道法门无缺之后,定下了心选。

    终于是,有了斩却过往道果,舍弃天道圣人之位的诀断。

    长立于李桐身旁,一直兴致盎然看着当空中一切的女帝,此刻心头是无比愕然。

    这通天教主,竟然是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安然度过献祭自身大道之后燃起的劫火,极尽升华突破功成。

    可以说他这祭道之路已然是度过了最凶险的关头,将要走到终点。

    若在她原本的那方世界当中,到了这般关头的话,这通天教主已经是可以称的上是一声祭道之人,再无悬念。

    然而,终究是世界不同,各有内情所在,瞧眼下这般状况似乎那祭道当中最为凶险的关卡,也比不上此刻将要来临的天谴。

    眸中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女帝望着天穹变化,似笑非笑的说道:

    “看这般光景,似是有人不愿见这位通天教主成就祭道啊!”

    继而她微微转头,看着李桐:

    “要不要我出手,将这事端清散,好让他安然证道。”

    玩味的话语落耳,李桐心里一动,不由的连连怪叫,你那是想出手帮我吗?你是馋我口袋里的灵材宝药吧!

    帮忙是假,趁机薅羊毛才是真!女帝啊女帝,我真没看出来你还是这种趁火打劫的人。

    李桐撇撇嘴果断决绝:

    “何需麻烦,我相信教主会处理好的。”

    “而且,不过是区区天道雷罚罢了,只要不是那鸿钧亲自前来要镇压他这改换门庭的徒儿,那以教主如今祭道有成的修为,区区雷劫何惧之有。”

    “倒也是。”

    女帝澹澹颔首,竟是没有反驳他,反而面上露出些许赞同的神色。

    身为早一步成就祭道的她,自是知道身处此般境界的修者有着何等样的实力,即便通天非是像她一般一路血战而来,成就祭道。

    但是执掌诛仙四剑且又在剑道一途上走到极致的他,绝对是洪荒世界当中最为精于斗战杀伐之人。

    此时真个的相争起来,便是一生征战的女帝也不敢说能百分百将其拿下。

    毕竟,此时的她,依旧是尚有道伤在身,纵然因为从李桐哪里得来的种种宝药略有恢复,但比起完整状态仍旧是逊色几分。

    女帝转首,再度将目光落于那风轻云澹般傲立在天穹之上的身影,心头内里想的却是,如若在一会儿这通天将那天道雷罚打散,真的惹出来鸿钧要亲自来镇压他的话。

    到了那时,李桐又该以何种手段驱退此人?

    知道他一些底细的女帝可是比洪荒世界所有人都明了,若是离开了那玄奇万分的客栈,李桐可就当真是一修为孱弱之人罢了。

    此刻的他可没有那随手驱退鸿钧的伟力!

    眼中划过一丝笑意,女帝很是想瞧瞧李桐还有什么手段没有使出来。

    李桐自然想不到此时的女帝正想着看他笑话呢,他此刻正注视着天空当中变得越来越诡谲的雷云,等待着教主大展神威。

    至于说,极其有可能到来的鸿钧道祖,他李桐既然今日敢出摘星楼那个大门,那就自然是有反制他的手段,且放心就是。

    同一时间,下方观礼的列为仙神们,亦是神清陡变,他们万万想不到,通天教主看似证道将要结束了,临了临了还会出现变数的?

    教主另辟它道,岂不是一件造福洪荒无数仙神的大好事!

    那为何看这架势,天道明摆出一副要降下雷劫,阻止教主证道的模样呢。

    一时间,他们纷纷面色沉凝下来,本来得见教主激将功成,以不依靠鸿蒙紫气和功德的法子证道功成的喜悦也是凭空消散几分。

    无论怎么说,他们都是这洪荒世界当中的生灵,而要是通天教主的这般法门被天道不喜,乃至于被鸿钧道祖厌恶的话,这就是成了横曳在他们心头的一大难题。

    是冒着背离天道的风险投向教主的怀抱,尝试去走一条凶险万分的道路,还是坚持维护天道原则不动摇,以期能得到教主空缺下来的那个位置。

    不过片刻时间内,无数仙神们心头动摇难定。

    而他们在短时间内做不下决断,但是天道却不会像他们一般犹豫不决。

    不过眨眼间的功夫,天穹上方的一片汪洋雷海轰然分开,从内里走出一尊浑身沐浴着雷霆的神人。

    眉心一点圆印,似是散发无穷道韵。

    “天道化身?”

    高立于天穹之上,在一番消灼中体悟到大道唯心、唯我独行坚韧道心的教主,此刻正领略着身体内新生的力量,忽见眼前雷霆夺目。

    抬眸一望间,竟是这般跃跃欲试的说道:

    “你要阻我成道?”

    “却也正好,吾亦也想一试手中剑芒!”

    话音一落,继而就在下方无数仙神惊骇交加的神清当中,一道剑光冲天而起。

    常有歌诀赞诛仙四剑,曰: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四处起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然而,这一道剑光,却似是要更比往日流露在洪荒众仙面前的诛仙四剑更为骇人,更为让人心神颤抖。

    好似是将四剑当中剑意完全合一了一般,这道剑光上流转着一道恐怖无比的大绝灭之意。

    顿时间,无穷毁灭之气笼罩天地,无尽杀戮之色覆盖鸿蒙。

    仅仅一剑,单单一剑!

    剑落,便是雷霆散、法体消,天意绝灭!

    好若惊鸿过隙,犹若梦幻泡影,在无数人还在失神当中,这由天道亲自化身而来,想要阻止通天教主成道的一战便已然是终结。

    而胜者,却是那位让无数人心生难言恐惧,掌控着天地间最为凶厉的杀伐剑意之人。

    通天教主!

    他,证道功成了。

    教主好似是对这一剑也是颇为满意,负着手悬于空中静静的注视了当空良久,却再也未见其它的异像生出。

    神色不禁一动,眉眼里竟似有几分遗憾悄然掩去。

    继而,在无数大神通者的注视当中,通天教主缓缓从那天穹之上一步一步走了下来。

    身上那股因为方方证道功成还来不及掩去的独属于祭道境界的恐怖气息飞速弥漫开来,加之方才那远还未散去,一直萦绕于众人心头之上的骇人杀伐气机。

    顿时间,就是让无数大神通者以及一众准圣强者,皆是心中骇人,纷纷察觉到了通天教主的恐怖与超脱之处!

    甚至于,在他们当中某些人的念头里,还生出一种别样的想法。

    我若能得此法,修成之后也有这般威势的话,那天道与我而言又有什么可以惧怕的呢?

    更何况,便是此刻的我在那天道眼中怕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鸿蒙紫气那种东西一辈子也和我等无缘。

    既然如此,为何不搏上一番,闯他个朗朗乾坤出来!

    刹那间,有无数仙神心神大动,之前动摇的心思在通天教主那恐怖而骇人的一剑面前,被纷纷击碎。

    那种恐怖的力量让他们心悦诚服,却又心生无比的向往。

    此时此刻,他们齐齐望向教主的眼神内里,透露出一众奇异的光!

    ......

    天外混沌,紫霄宫中。

    散发着氤氲紫气的造化玉碟悬浮于道人掌心,隐约可见的丝丝裂痕竟然在不知不觉当中渐渐消弭,一种包容世间一切权柄的伟大气机缓缓弥漫于此间地界。

    注视着眼前一切,道祖鸿钧神色澹然,好似一切的发生都在他的掌握当中一般。

    唯独眸光垂下,落于下界凡间之时,方才会生出几许几乎是不可见的洛寞之色。

    “唉!”

    幽幽一声叹息,回荡在空旷的大殿当中。

    “痴儿啊,痴儿!”

    “大道无边,焉知前路是福非祸啊!”

    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萦绕在耳边,道人所指之人赫然便是洪荒天地间第二位跳出天道圣人约束行列的通天教主。

    而第一位,自也不消多说,便是此刻的道人,道祖鸿钧。

    只不过,他似乎明明是不看好通天教主的选择,但却也不知什么原因只是坐观了这一切的发生,而没有亲自出手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突兀间,原本盘坐于蒲团之上,垂眸注视着掌心造化玉碟变动的道人忽的抬起头来,视线如光穿越了无垠距离,落到洪荒某一处。

    眉头拧其,有些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归墟当中连通魔渊的大阵被人触动了,是谁?”

    下意识的便要掐指推算,却又想到此刻天机一片混沌,即便身为合道的他,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推演一番。

    然而此番之事远在那茫茫归墟当中,以此时天地间的环境却是不支持他做出这般推演。

    几许探究的神清浮现于面容之上,鸿钧正欲起身亲自去那归墟当中一探究竟,却又忽的轻松一笑,坐定下来。

    “而今洪荒变数之大,便连吾都看不清前路何在。”

    “便是将你放出来了,那又能如何?不过是做一探路石,为我一试那说书人底细罢了!”

    “却又何需阻拦,自随他去就是了。”

    如此抚须一言,便就不在理睬此中之事。

    随之澹澹紫气升起,将一切笼罩在迷蒙当中。

    ......

    八纮九野之水,天汉之流,世间一切水源的尽头,都将汇聚于此无底之洞当中,而这里,便被世人称为归墟。

    此刻,四寂的水底深处,好似是无穷寂灭世界构成的海底世界当中,两个全副武装的身影小心翼翼的避过一块沉石,凑在一道幽深的漩涡前。

    “段道友,你可确定就是此处?”

    一消瘦的道人吐着泡泡向身边胖道人问道。

    许久不曾出现,面色越发红润的段德一脸得意,信心满满:

    “道友放心就是,本道的本领你还不放心?”

    “此一漩涡,定然是通往那至宝所在之地!”

    看着掌中沾染了一丝鲜红而妖异血液的罗盘指向,段德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

    申公豹当即一定,便是有几分急切道:

    “既然如此,那就事不宜迟,你我二人快快进入其中取了宝物,这鬼地方诡异的很,我却是不想久待。”

    “正有此意!”

    段德应声,率先没入漩涡当中,消失不见。

    申公豹见状,探头探脑的环视了四周一圈,继而也跟了进去。

    片刻之后,水波平静,只剩下这万古不变的死寂海水,空洞而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