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88、极致,献祭一切的道路

    一场说书落幕,群仙散去。

    方才还喧嚣至极,热闹非凡的摘星楼陷入了一种怪异的安静当中。

    在无人敢冒犯的最高楼层之中,可谓是洪荒世界当中最为强大的几个人相对而坐,饮茶论道。

    通天教主听着李桐的话音一转,原本还有几分不以为意的神情顿时变换,眉眼当中生出几分兴趣来。

    而一旁的女娲娘娘以及后土娘娘二人此时虽然没有发言询问,但只消看其二人不由自主将握着杯盏的手停在半空中,视线若有如无的在他们二人身上不断流转。

    便可以轻易的知晓,她们对于李桐口中所指的东西,却也是好奇的紧。

    “哦?”

    教主想来向是个想到什么便做什么的主,此刻心中好奇,自然也不假装出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很是自然的出言问道:

    “就也不知,李小友你是又有什么宝贝,要让我等三人鉴赏一番!”

    听着他丝毫没有把自己二人排除出去的话语,女娲以及后土心头也是升起一股微微的暖意,视线轻落在哪个面容风轻云淡,好似不将世间一切放在心头的男子。

    女娲脑海中思绪流转,一个答案几乎已然是要一跃而出。

    便见,李桐一边自顾的提起茶壶往自家的杯盏里添水,一边语气分外轻松的说道:

    “却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呲溜。”

    他啜了口热茶,继而在三双好若要杀人般的目光中,潺潺笑道:

    “想必教主与娘娘,还未曾忘记我早在之前同你们二位言说过的祭道之事吧!”

    “果然如此!”

    女娲心头一震,一股又一股的莫名情绪接二连三的从心底生出,不断冲击着她几乎坚硬如铁一般的道心。

    饶是她身为圣人,在此时间亦是有几分心绪难定。

    反而观之通天教主,便是淡然的多了,不断摇晃着手中杯盏,让里面淡绿的茶水不断晃动,配上面上流转着的那一层浅浅笑意,就好似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一般。

    果不其然,就听他不悲不喜,也不似有心绪起伏的样子,平淡说道:

    “那般赶超我等圣人阶位的大道,我又怎会忘记?小友此时重提,可是那祭道法门有了眉目!”

    旋而,教主又轻轻笑笑:

    “当然,那却是以往了,此时的我都斩去道果、抛弃圣位,自是与圣人无关了。”

    “不过嘛,小友你若是再晚些来说,恐怕我都要以为你是特意来诓骗我等,都要祭其诛仙剑阵,来向你讨个说法了。”

    “啊,哈哈!”

    李桐略显尴尬的笑了一声,便道:

    “教主说笑了,我这不是方才有了眉目,这便在第一时间来告知你了吗。”

    “哈哈哈,我自是知你的,莫要磨蹭,且快快说来!”

    教主朗然大笑,身上的压力骤然一空。

    显然,他冒着得罪自家的老师鸿钧道祖以及天道的后果,毅然决然的在那异域世界当中斩断往日道果、抛弃圣位,并非是没有压力的。

    只不过,教主将这一切都按压在了心底,并未向任何人倾诉,也没有想让任何人去承担的样子。

    在此时间听到李桐亲口的承认,终于是心头一松,暗道这番豪赌他通天终究还是赌赢了!

    听着他们三个云里雾里的对话,后土觉得他们就像是在打哑谜一般,明明从他们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字她都知晓其意,但当连到一起的时候就让她完全摸不着头脑。

    下意识的,便是询问道:

    “祭道法?那又是什么东西!”

    话语方落,顿时让此间一窒,安静下来。

    李桐似是懊恼般敲了下脑袋,这才想起来当初画大饼的时候,这位娘娘并不在场,他也没有特意告知于其。

    便是带着几分歉意道:

    “这却是我的过错了,忘记了娘娘还不曾知晓此事。”

    迎着她越发迷茫的目光,李桐反问到:

    “娘娘你可曾好奇过女帝、叶天帝以及荒天帝等人的实力,为何是一种几乎碾压洪荒圣人的态势?”

    后土虽然不知道他此时问这个又有何意,但有关这点她却是是十分好奇,于是乎便是微微颔首。

    在她看来无论是准提、接应也好,还是荒天帝、女帝也罢,大家都应该是同一个层次的存在,即便因为世界的差异,在他们那边不叫圣人,但想来也是大差不差的地步。

    然而现实却非是这般,这些异域的强者在面对洪荒圣人时所展现的绝强实力,足以让她在心中怀疑。

    他们,真的是同一个层次的存在吗?

    “问题便是这里了。”

    看着后土娘娘眼神中流露着的思索神色,李桐坦然道:

    “洪荒世界的圣人之道有缺,以鸿蒙紫气证道成圣的人天生便是底蕴不足,而起还断绝了再向上一步的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叶天帝、女帝可以在面对圣人之时以一敌二的根本原因!”

    “因为他们所证的,方才是完整的道,方才是一条没有缺陷的大道坦途。”

    “而这个境界,在那方异域当中,被人们称呼为:祭道。此刻我和教主所说的,便是成就祭道的的方法。”

    听着从李桐口中不断冒出来的惊世骇俗一般的话语,后土娘娘那张极美的面容凝重到了极致。

    她不认为李桐会在如此重要的事情上和她开玩笑,而教主和女娲两人亦也不会在此事上配合着他一起诓骗自己。

    那么,真相便只有一个了,他所说的都是真的!

    洪荒当中大道不全,此刻的圣人们所证的都是不完整的、有缺陷的道!

    忽然间,后土豁然抬眸,深深注视向了通天教主,此时此刻她恍然明悟,带着几分诧异说道:

    “那通天道友你在哪方异域当中的举动,也是为了......”

    言语未尽,便见教主似笑非笑的点头。

    后土顿时了然,只觉神魂一震,浑身不由自主的松软下来,口中吐出一口悠长气息,犹又几分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

    “竟然如此,竟然如此!”

    “昔日李小友向我等言说了此事,我知其言语不假,更是和我以往当中的所发现的一些隐秘不谋而合,在那时我的心中便有了决断。”

    淡淡饮了一口茶水,教主看着似是有些怅惘的后土,向其讲述起过往事情来。

    “与其空作为天道圣人,终生遭受天道限制万万年不得寸进,那我为何不选择拥有一具自由之躯,斩去这一身天道圣人的实力,重归过往,再证大道?”

    “那......”

    后土喃喃一声似是欲言又止,但在看了好似完全不在乎的李桐一眼之后,咬牙问道:

    “你就不怕他所言不实,在你斩去一身圣人实力之后,根本就没有那所谓的祭道法门?”

    “哈哈哈!”

    教主笑了,指着李桐大声道:

    “这小子,当初就是这么诓骗我的。”

    “怎么能叫骗呢?”

    李桐听到这话可就不乐意了,虽然他当初是有画大饼的嫌疑,但现在这大饼不是实现了吗?

    啪!

    一卷散发着悠悠岁月气机的古朴卷轴,被他拍在桌上,随之道:

    “喏,法门就在这里了,若是看了之后修不成,那可就不关我的事了。”

    李桐双手一摊,表现出一副无赖模样。

    这般姿态非是做给教主,而是让后土娘娘看的,却是又几分劝诫她莫要轻易尝试的意思,盖因为看过卷轴内容的他自是知晓这般修行之法,又是何等的决然与凶险。

    对于执掌众生轮回的后土而言,可能并非是条坦途。

    不过对于教主的话,那就是没什么问题了。

    从始至终,通天教主就是一个最为纯粹的存在。

    任何俗世的东西摆在教主的面前都不能让他心动,他所追求的只是那一条永无终点的大道路途。

    于这样在修行上贯彻一心的人相处,自然不需要那些花花肠子,只需要坦诚相待,便是足以赢得他的认可。

    所以李桐从未说谎,他说天道圣人有缺,教主证实此言不假。

    他说有异域大道可行,虽一路上亦是艰难险阻无数,但是无缺亦无限制,教主信了,所以自斩一刀,抛却圣位。

    为了教主的这番信任,李桐寻来了祭道的法门,特来助其一臂之力!

    在旁听着他们交流,而一直未发一言的女娲娘娘,此刻间注视着那放置在桌面上的古朴卷轴,双目里闪过一丝难以遏制的意动。

    然而女娲终究还是女娲,她不是教主,没有那般认定一件事便是毫不拖泥带水去做的果决。

    固然是对于李桐所言说的隐秘之事已然是万分相信,又对于成就祭道分外的感兴趣,但即便到了此时,她心中仍在犹豫。

    仍然狠不下心来,抛却她这得来不易的圣人之位。

    因为她知道,自家终究是和通天不同啊!

    沉吟良久,女娲终于是抬起头来,分外凝重的注视着李桐的双眸,缓缓问道:

    “敢问李小友,修行了此中之法,便一定可能成就祭道?”

    一旁凝眉思索,似是在默默消化着李桐这番惊天言论的后土,也是闻声将注意力投过来,等待着他的回答。

    听到这般疑问,李桐忍不住心中失笑,修行这种事情,谁能说自己就能一定功成呢?

    君不见成仙路上,白骨皑皑!

    当然了,他不同那些人一样,他是个挂比。

    但是这样的心态可是有不得,想要成就祭道,必须要有一往无前的气魄,方才能死中求活,绝境升华。

    这一点他可是得提前说清楚了,免得到时候她们修不成,反而还要埋怨自己坑害了她们,那岂不是好心办了坏事还惹了一身骚。

    于是,他便掩了笑意,神色稍有凝重的说道:

    “娘娘,敢问世间可有安然成就圣人之法?”

    “修行本是一条不归路,若没有一往无前的气魄,怎能有机会得见大道真颜!”

    继而,他对这女娲与后土缓缓摇头道:

    “这般法门凶险非常,我却是不敢保证谁都能修成的。”

    “说的好!”

    话音方落,就听教主大赞一声,继而毫无惧意的探手将原本放置在桌上却无人敢轻易拿起的卷轴取过,分外淡然的将其展开,一览其上真言大义。

    听着教主叫好的声音,女娲娘娘脸上不由的闪过一丝羞恼之色,但很快的她便调整过来,带着几分歉意的向李桐说道:

    “这番是我的错,却是我过分苛责小友了,还望莫怪。”

    这般说着,女娲脑海当中已然是思绪翻涌,犹若浪潮一般拍打不断。

    从以造人功德成圣那一日起,距今已经不知过去了多少会元之久,然而她的修为境界却几乎是无所长进。

    无论是她也好,还是通天教主也罢,在遇到了李桐之后都是十分的明白,自己的实力早已是被天道之力锁定,不可能有任何的成长了。

    然而现在摆在她面前的,却是一份希望,一份走上没有限制大道的希望。

    但是,这般希望却又有着几乎是让她难以取舍的代价。

    “祭道法,真的能成吗?”

    这个问题此刻不断反复的在女娲娘娘心头响起,似是在拷问她的心灵。

    她不是通天,无论与李桐的关系有多么好,表现的又有多么亲近,但在事关自己的道途之上,女娲还是万分慎重。

    毕竟,让她难以释怀的是,李桐终究不是洪荒当中的人啊,她无法做到像通天教主那样的果决。

    “或许,这便是通天他实力强大的原由所在吧。”

    女娲心头苦笑,决定再等一等。

    既然通天教主都毫不犹豫的自斩一刀了,那他在这祭道法门的修行上也定然是不会多加犹豫,只消看他如何,便能一证真假。

    颇有些凝重的看了李桐一眼,她将目光收回,渐渐落于眉毛挑起,越来越兴奋的教主身上。

    “妙、妙、妙!”

    教主一边看着,一边惊喜的说道:

    “创造出这般法门的人简直就是天纵之才,我差之甚远啊!”

    “将自己的道修持到极点,然后点燃心灵火焰,焚烧掉一切规则与秩序,献祭掉至高大道,于死中求活,方才能得极尽升华!”

    “如此在灰烬的新生,名之曰: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