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87、赠与,分外羡慕的二圣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寒光十九州!”

    “自那日无始钟响后,叶黑彻底走上了一路逆伐、艰难崛起的道路,压天骄、颇桎梏、闯禁地,寻猎山川。”

    “他的故事远未终结,他的传说还在继续!列位,我们今日便暂且说道这里。”

    哗啦一声轻响,李桐合上手中折扇,落下惊堂木。

    “啪!”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这么一下子,顿时间就将下方一众沉迷于因为李桐修为长进而显得越来越真实异域场景中的听众惊醒。

    带着几分怅惘,带着几分留恋,有凡俗人一抹嘴边的哈喇子,满是羡慕的说道:

    “啧啧,那紫府圣女可真是美,小叶子一定要将其擒下了,让我等一饱眼福。”

    “可惜了,今日我们是见不到小叶子辣手摧花,擒拿圣女了,就也不知这下番说书又是何时了。”

    “唉,谁说不是呢,不过下次就能听到万龙巢内里那株神药去向了,如此一想些许时间的等待倒也是分外值得的。”

    嘴里分为熟稔的将那叶天帝的青年身称为小叶子,一边眼里满是幽怨的看着高台上的李桐,就像凡俗被人甩一般。

    盖因为他们这个李先生啊,随着他名气的越来越大有些飘了。

    往日里在那杨家村客栈的时候,那可是一日一说勤勉的不行,哪里像现在这般,说是一歇三五日时光。

    但确切的是哪天说书,还得看这位爷的心情。

    这不,此番说书距离上一次那可是相隔了都快有三五月之久了,哪里是他嘴里信誓旦旦说着的三五日。

    而一想此番说书过去了,下一次就说不定是半年之后了,这些听客本来因为这其中跌宕起伏的故事同样变得激动的内心,一下子冷静下来。

    顿时间就觉得一切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当然了,因为李桐近些年月来的积威日久,这些听众们虽然在说书途中能放开了议论,甚至于打断他的讲述。

    不过到了此时,他们可不敢再向以前一样,哄闹起来要李桐再多说上一段了。

    开玩笑,谁不知李先生最不喜加班,现在搞这种事情是要人命的,做不得、做不得!

    于是乎,众人见李桐举杯饮茶,一副送客模样,顿时间便是心里有数,即便有心向留在最后,和他攀攀关系,但一想自家身份还是算了吧,免得自取其辱。

    遂一个接一个的起身,井然有序的排队出了门去。

    片刻时间过后。

    李桐悠然放下手中杯盏,扫一眼走的差不多的凡俗人群以及一些仙神,就在此时懒洋洋的开口了。

    “哦,我却还是忘记了一番事情,不过也非是什么大事,既然你们现在还未曾离去,那便一同听上一番吧。”

    下方一片尚还未来得及离去的仙神们顿时心里一惊,暗呼侥幸。

    还好自家没有摆什么仙神的架子先于那些凡人一步出了这摘星楼,不然的话此时岂不是正好错过了先生接下来所要讲述的事情?

    这个时候众人也渐渐反应过来,今日的李桐的确是有些反常了,像是往日里敲完代表结束的惊堂木之后,那可是会立马拍屁股走人的存在。

    哪里会像今天一般,还坐在台上慢悠悠的品茶,显然就是有事和大家交代嘛,

    想到这里,这些仙神们顿时就有些激动与紧张起来,开始期待着李桐接下来所要讲述的事情。

    由不得他们不紧张啊,想想李桐自出现在洪荒世界以来,又有几次在说书之外提到别的事情?

    只有一次啊!

    那一次,便是前番震动洪荒无数仙神的前往异域一事,那十位大神通者不知在里面获得了多少好处,着实是让他们这些无缘入内的人羡慕嫉妒的紧。

    难道说,现在李先生又要开放前往异域的名额了?

    一想到这里,他们的眼神顿时热切起来,看向李桐的神色里也没了方才那种埋怨的意思,反而是一片火热。

    “咳咳!”

    看着他们在刹那间的神情转化,李桐只想说一句矜持、做人要矜持,做仙更要矜持!

    你们表露这样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若不是他特意放那些凡俗人离去的话,被人瞧去了还不知要怎么看待他们这些仙神呢。

    修行修了一辈子了,连心境都把持不住,却是有些差劲了。

    李桐在心里这般批判着,继而也不准备再吊他们的胃口,早说早完事,他却是还要和教主他们商议一些事情。

    于是乎,便是起身道:

    “你们想的不差,我要说的事的确是和前些日子的那方异域世界有些关系。”

    嘶......!

    众仙神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心头那个激动于兴奋。

    上一次没轮到我,那这一次怎么说也该到我了吧?

    赵公明等一众截教弟子摩拳擦掌,实在是因为多宝道人不禁意在他们面见展露的收获太过惊人,让他们这些往日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神们都动心不已。

    而代表着大天尊而来的王母娘娘,此时间面色微红,放在衣袖当中的双拳更是紧紧握住,紧要牙关中暗暗下定决心,此番名额她定要取得一个。

    因为这次大天尊没有亲身前来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外人所想一般被阐、截两教的人搞的焦头烂脑,而是因为在异域的收获太大!

    大到祂不敢离开天庭片刻,唯有将那些收获完全变成自己的东西,祂才能放心。

    至于说什么无人应召封神榜上天庭做仙官,大天尊已经是想明白了,什么天兵天将、仙官仙王都是虚的。

    唯有自身的实力方才是一切,若是祂大天尊能有匹敌圣人的实力,那还愁天庭无仙?

    得了异域神庭全部的气运之力的大天尊觉得自己行了,可以挑战一下天地间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他们如此,其余仙神更是如此,纷纷屏住呼吸不敢大声喘气,静静的等待着李桐接下来的言语。

    好在李桐也并没有让他们等待多上时间,不过是略一停顿,便是飞快的说道:

    “在那方世界的黑暗天道被教主等人撕灭了大部分之后,它便已然是失去了在规避外来窥视的能力。

    为了它免遭消亡于混沌之中,故而我花费了一些功夫,彻底将两界通道固化,将这方世界变成了依靠于洪荒的小世界一般存在。”

    啊!

    众仙神瞪大了眼镜,满眼诧异与不可置信。

    本以为李桐是像上次一般会放出一些名额来让他们前往异域,最多也就是在数量上多上一些,毕竟那方世界的最大价值已经被榨取了一部分。

    然而谁能想到,李桐一出手就是这么的惊世骇俗。

    他竟然.....竟然彻彻底底的将一方域外世界掌控在了自己的手中,还将其变成洪荒小世界一般的存在。

    众仙神脑海中空白一片,根本就不知道现在在想些什么,唯一划过的念头便是:

    你这么做,可是问过天道?问过鸿钧道祖了?

    这自然是没有的,他李桐做事又何需向被人汇报,有系统撑腰他可是硬气的很,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又何必多纠结呢。

    等他修为到了,一切终究会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不理睬下方一众失了神的仙神们,李桐从衣袖里寻出一枚鸽蛋大小的白玉珠,其表面上散发着微微荧光,内里似有雾气缭绕。

    隐隐约约当中,却好似能看到一片片山川土地,汪洋大河。

    “如今我将这通道束缚于这圆珠当中,只消往内里注入足够的仙力,便可以将两界通道彻底展开,并且永固一地。”

    “最重要的是,此通道不仅我等可以过去,对面的人亦可以来。”

    李桐举着这枚圆珠,眼底里似有些笑意生出,他此时想到的却是若是那方异域当中的孙悟空来到洪荒当中,又是怎样一方光景?

    难道说,还会被西方那两个不要脸的家伙,诓骗过去当一打手不曾!

    不过未来的事情,说之不定。

    况且来说,虽然因为他的缘故女娲娘娘将那枚本该孕育孙大圣的五彩石给了青叶,但是后来他不也做出了补救吗,谁能断定那块石头就生不出猴子了?

    到时候,若是两猴相见,那可就是有趣的多了。

    如此想着,李桐嘴角便是抿起一丝笑意,继而在众人惊恐的目光当中,他竟然将这枚可以说是无价之宝的圆珠,随手抛了出去。

    “帝辛,我见你在那方异域当中做的不错,此番合该由你来执掌此物。且去好生带领异域当中的人族,让他们修生养息,过去的事情就不要让它再发生了。”

    话音未落,那珠子好若是通灵性一般,在天上滑出一道优美的轨迹,继而在无数人羡慕、嫉妒以及不甘的眼神当中,落入帝辛怀中。

    周围赤裸裸的目光好若实质一般落在帝辛身上,直叫他一个战栗从失神当中醒来。

    握着宝珠的手此时更是隐隐颤抖,难以保持平静,他千想万想,都没有想到李先生竟然将如此重宝交给了他自己。

    这是何等的信任,又是何等的恩情。

    这般恩赐差点都让帝辛直接给跪下了,好在他此时心中尚且留有一丝清明,暗暗察觉到了李桐如此做的用意何在。

    先生不在乎那方世界当中的修行资源,他所在乎的是那亿万人族生灵,正因如此他方才将这通往异域的大门交到自己的手中。

    因为,他信不过那些仙人以及神灵啊!

    一想到手中这枚重逾千斤的珠子上蕴含着的无言信任,帝辛感动的几乎难以自持,继而用生平最为诚恳不过的话语,坚定说道:

    “请先生放心,我既为人王定会庇护我人族子民安居乐业,不受外敌所侵。”

    “那便好,希望你说到做到。”

    一声淡淡回应传来,当一众仙神从帝辛身上收回目光,再度看向高台之上时,却已然是发现不知在何时,哪里空无一人。

    淡淡怅惘浮上在场众人心头,那一丝丝不甘与嫉妒压在心底,同时间脑海里出现同一个念头:

    李先生,真乃天人也!

    ......

    “李道友果然是出手阔绰啊,一个异域世界说送就送送人了。”

    准提有些阴阳怪气的对着走入的李桐说道,但同时间他的心底却也是满满的苦涩。

    他们二位为了搜寻振兴西方所必须的人才简直就是愁秃了脑袋,还没有什么大的进展。

    而这李桐到好,非但不知用了什么神奇手段掌握了一方世界不说,他还将这他们苦寻而不得的宝贝弃之如履,随意的丢给了那个凡俗人王。

    这...让他心里那叫一个难受了的啊!

    那是一个世界啊,整整一个世界的资源,若是让他们西方得了去,那眼前的这点事还算事?

    以一个世界的资源供养一个西方教,就算他们是猪,那也能趁着这个风口起飞了啊,但是这风口吹得显然不是他们。

    “哈哈,我这师弟口无遮拦,道友可是莫要见怪。”

    接引虽然心中也是羡慕极了,但他还是没有在面上表露出来,只是带着笑意对李桐说道。

    “无妨,那异域世界于我而言如同鸡肋一般,将其抛给帝辛,不过是不愿见那方世界的亿万人族再遭受苦难罢了,不然的话我却是懒得管的。”

    李桐摆摆手随意的说着,继而坐到了教主对面,对着两位娘娘点头笑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了。

    “那倒是,帝辛这个人王做的不差,相信他能够好好带领那些人族的。”

    顺着李桐的话语,接引顺了下去,小小的恭维了一番。

    继而,也不再搭话,而是很有眼力的看出了他与通天教主几人似是有事相商,而这事肯定是不愿意让他们听去了。

    便是打了个招呼,带着自家师弟干脆的离去,回返灵山了。

    “哼,倒也识趣。”

    教主见这二人离去,冷哼一声,淡淡说道,继而带打趣道:

    “你小子倒是真大气,一个世界说送人就送人了,怎么不见你送我一个?”

    李桐轻笑,给自己添了一杯悟道茶水后,潺潺说道:

    “能够送人的世界没有,不过我这里倒还有另外一个东西,就也不知教主感不感兴趣!”

    “哦?”

    “且先说来听听。”

    一旁的女娲与后土亦是眼神一亮,竖耳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