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85、对峙,再度接续的故事

    此时的摘星楼中甚是喧嚣。

    距离李桐上一次说书,亦是首次在洪荒当中洞开前往异域通道之时已经是过去了有一段时间。

    因为李桐在获取了那黑神话世界之后,自是先花费了些时间略作探查、整理资源,在其中发现了些新的有趣的东西,故而此次说书的间隔长了点。

    当然了,这其中也有几分他故意为之的原因,一来是为了腾出些时间修行,二来就是他所展露出来的东西一时间有些太多了。

    无论是可以真身前往异域的通道,还是后来在摘星楼里所展露出来的骇人实力,这些都需要有足够的时间,在芸芸众生以及一众仙神当中酝酿、发酵。

    唯有如此,方才能让他李桐的名声传遍洪荒,最终达到一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鸿钧道祖打死也想不到,他这番因为心中对李桐的警惕,方才特意潜入摘星楼中,想要探探他虚实的举动,最后却是成了其扬名的背景板。

    世事玄奇,真真是让人难以预料。

    而对于那些从各种途径打听到此番前往异域的十个大神通者大有收获的一众仙神们,那可就是度日如年了。

    对于他们这些成就金仙乃至于大罗的仙人而言,时间只是一种度量岁月流逝的工具,而再非是决定生死的计时。

    近乎于不死不灭、与世长存的寿命,让他们在往常里根本就察觉不到时间的逝去。

    然而,在李桐一次又一次展露玄奇之后,他们这种超然物外的心境被破碎了,难在保持。

    好似着了魔一般,一些时日不听李桐说书的话他们浑身不舒服似的,瘙痒难耐。

    若是李桐有心的话,就可以借助这一点在这洪荒世界里打广告了,就好比说:

    “听李先生说书一场,抵我修道百年!”

    “我听了李先生的故事之后,顿觉原来以往的我只是井底之蛙,现在视野大开,我已经望向了更广阔的天地。”

    “自从李先生不再一日一说之后,我简直就是心境不稳,修为倒退啊!这般等待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当然了,这样的想法不过是李桐修行之余放松心情时一闪而过的念头而已,当不得真。

    更何况来说,此时的他又何需借助这一点来增加自己的名气呢,整个三界的仙神都被他所吸引,都是他手中天然的推销员。

    既然如此,何必做那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更不要说此番前往那黑神话世界的几位圣人以及大神通者们,他们就是活脱脱的例子,是直接从李桐这里得到了直接利益的存在。

    都无消他们亲自游说,只是将这般消息传出去之后,洪荒世界当中的无数仙神们过往陈旧的观念就会被彻底颠覆。

    无论信与不信,怕是都会慕名来他这摘星楼里一观。

    而到了那时,人都进到楼中了,还会有什么其它可能出现吗?

    到了锅里的鸭子李桐又岂能让他飞走!

    看着下方一片或带猜忌、或带疑惑的陌生面孔,李桐坦然站在往日说书的高台上,面容上笑意流转,丝毫不在意他们此时的质疑与不信任。

    时间,会告诉他们一切。

    瞧一眼顶层楼上,近来越发自信且飞扬的教主大靠在椅上,笑着和女娲娘娘以及后土娘娘二人说些什么,竟引来二人一片惊疑,满脸诧异。

    而厚着脸皮蹭近来,亦讨得了一壶悟道茶水的接引、准提二人,此时被排斥在一旁,听不到三人谈话的内容。

    看似面上一直保持着微笑,但眼底里那种抓耳挠腮的好奇却是怎么都掩饰不去。

    然而,不是同一类人,终归是融入不到人家的小圈子里去。

    教主不对他们这两个当初想要乘火打劫的人动手便是好,女娲也是跟他们没什么好交情,后土就更不消说了,地藏这个时候还在冥河里划船呢。

    所以这二人来是来了,但却是待的浑身别扭,好不尴尬。

    李桐看着这般情况心中好笑,却也没有什么去帮这二圣解围的念头,做为一个圣人混到如此境地,却也是独此一份了。

    虽然在这其中,少不了他的一番帮助。

    但李桐却是没什么悔意,谁让这二位打最开始就心术不正,对他打歪心思呢,如今能放他们二人进来听书,都是看在人气值的面子上。

    要不然的话,此刻躲在玉虚宫里闭门不出的元始天尊便是他们的榜样。

    略略摇头,暂且将这几位放在一边,他们这些圣人用不着自己招呼,虽然他有些事情要和教主以及女娲娘娘分说一番,但说书在前,也不便耽搁。

    且待今日说罢书,再与他们细细言说。

    定了定神,捏起惊堂木正要拍下,忽的楼外传来一阵怒喝声。

    李桐稍有惊讶的随着众人的目光往外看去,便见一红衣冷厉道人正与一身着玄色道袍的道人对峙,气机冲荡,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事态。

    “冥河,镇元子?”

    只是一眼望去,李桐便认出了这二位是谁,没有半天差错。

    但却是心中怪异,不是说上一次在争夺那混沌钟的时候,冥河将那红云道人的一道残魂交给了镇元子,两人恩怨一笔勾销了吗。

    怎么此时,又起了纠葛?

    “怕是那道残魂出问题了。”

    稍一细想,李桐便猜测到了事情所在。

    眼中闪过一丝好奇,他却是没有立即出声打断二人的意思。

    本来他们两个之间的争斗那就是上古年间传下来的积年老怨,若能消早就消下去了,李桐并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面子让这二人握手言和。

    与其白费口舌还讨不了好,倒不如先看看热闹,正好的也算是为今日的这场说书提前热热场子了。

    摘星楼外。

    本就是因为近些时日过渡操劳而有些疲惫的镇元子大仙,还没进门就和这冥河碰上面,思及他所做的手脚,就是按捺不住的心头火气、怒上眉梢。

    “冥河!!!”

    只听一阵咬牙切齿般的低呼,恐怖的气息瞬间在楼外卷起,只见有一大袖挥舞,内里像是装了一片星空,笼罩大地。

    察觉到这般神通释放前的征兆,饶是极度淡定的冥河老祖此时间亦也有些心底发慌,随之略有质疑的看着镇元子。

    难道在这摘星楼前,你镇元子还敢公然动手不曾?

    原本冥河老祖对于李桐的认知只是手段强、友人多,摄于叶天帝以及女帝两人强大的武力,这才对他刮目相看。

    但是对于李桐所讲述的故事还是有些不以为意的,但随之他听闻了那黑神话世界的故事以及亲身进入那方异域之后,方才明白其恐怖、骇人之处。

    纵然桀骜如他一般,此刻也不敢在李桐所坐镇的摘星楼前搞东搞西,那同样有着这般经历的镇元子就敢吗?

    冥河老祖打心底里是有些不信的,但一想到这家话对自己的纠缠不舍,还真怕他脑子一抽真的对自己下黑手,却是不得不防。

    心神一动,元屠、阿鼻二剑晃动,同时间一股之前从未在他身上见过的黯色流转在血色神光里。

    不过还没有迎来神通打击,到先是一声声质问落入耳中:

    “冥河小儿!欺吾太甚!”

    “你分明告诉我,红云还存在着一缕无暇残魂,可以让我将其复苏。”

    “但那缕残魂分明被血河污秽玷污,你是何居心?”

    镇元子心中端是恼怒非常,虽然在他看来再有了那株异域灵根之后这事不是不能解决,但显然冥河老祖还是在这件事情上欺骗了他。

    甚至于,还包藏祸心,想要在他身边埋雷。

    既然如此的话,那之前所说的恩怨一笔勾销就不能做数,这事肯定没完。

    听到了镇元子的话语,冥河老祖心中暗道一声果然,虽然那事他作的巧妙,那就那么一缕残魂又如何逃得过镇元子上上下下的探查,被发现也就是应有之事了。

    他此时也没什么事情被揭露的羞愧、恼怒之情,反而分外坦荡与不以为意,撇撇嘴道:

    “我道何事,值得你镇元子大仙如此兴师动众。”

    “当初你我说好,我将红云残魂交由你便勾销之前恩怨,但我可没说这缕残魂没问题吧?”

    冥河无赖般摊摊手:

    “今日诸位道友都在,不妨评评理,我好心护持那红云残魂这么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换了你们谁,能在血海当中保一缕残魂不散?”

    “能保全自身不被污浊就不错了,哪还顾得上别人!”

    “你......”

    镇元子气急,这冥河分明就在偷换概念,别人如何能与出身于血海当中的他所比!

    更何况了,红云的这缕残魂不是他带到冥河当中的,现在他倒是开始喊冤了,世间还有这种道理的?

    被气的不清的镇元子当即就是不管不顾的一挥衣袖,正欲以袖里乾坤这般大神通好好教训此人一番。

    可就在此时,一股温和中却又带着几分不容置疑般霸道的力量锁定在他们二人身上。

    登时间,冥河老祖额头皱起,似有冷汗直流。

    “哼!”

    “你们二人若是不愿听书,那就此离去就是,自去混沌当中分个清明,莫要在这里徒惹人笑。

    “若是执迷不悟,还在这摘星楼外继续出手,那就休怪本座对你们不客气了!”

    话音落下,众人循着没有掩饰的声音来源,注视向了不向他们这些仙神开放的摘星楼第七层,登时间心中就是有了明悟。

    女的,圣人,那可就不是女娲娘娘了吗!

    感知着锁定在自己身上,蕴含着淡淡圣人之力的气机,镇元子终于冷静下来,长吸了一口气。

    却又是,女娲娘娘到来了吗?

    而若是女娲娘娘都来了,那向来和李桐交好的通天教主就更不会缺席了。

    默默想到李桐在无数仙神乃至于圣人心中的地位,略一权衡,冥河老祖便牢牢闭嘴不在挑拨镇元子,安安静静的走入楼中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镇元子深深的看着冥河的背影,长呼出一口气,心中也是平静下来,对着顶楼不可见之处微微行了一礼之后,也是随之迈入楼中。

    方才回响在耳边的一道淡淡提醒,却是让他再度审视起当初红云死后的一切。

    而那道声音的原话是:

    “当初红云道友陨落之后,洪荒天地中未见其神魂!”

    如此一想,只觉细思极恐,若此话当真的话,那说不得他还要去感谢冥河能在保下红云这一缕残魂,无论他当初抱的是什么想法。

    怀揣着一肚子沉重的心思,镇元子缓缓落座。

    其余听客看着这一幕,心中也大是惊讶。

    以往李先生说书的时候来往之人当中就有不少的仙神了,那里能想到今日更甚以往三分。

    这些凡俗听众们也都是反应了过来,原来李仙神在三界当中,已经有了如此声势、如此威望!

    而区区说书都竟然可以引来这么多的仙神听书,这却是让他们在万分疑惑中,越来越佩服李桐的本事之大。

    然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他们视线里看不到的仙神,来来往往中远不止如此。

    甚至于,他们的最主要的目的,就根本不是为了听书。

    “啪!”

    李桐看着镇元子缓缓落座,也是收起了脸上看热闹的神色,对着上方的女娲娘娘略一颔首,算是对她的出言阻止道谢一声。

    随之,视线扫过众多神清饱含期待,似是焦急难耐的一众听客们,握着惊堂木的手掌轰然拍下。

    “啪!”

    双手抱拳,带着几分感谢道:

    “承蒙诸位赏脸光临,话不多说,我们便开始今日的说书。”

    李桐落座,刷的一声将折扇展开,继而面含笑意的问道:

    “距离上一次说书也过去了有一些日子,而那黑神话世界的故事也是拖了有些时日方才完结,那从今日起我们便继续开始讲述大帝传的故事。”

    “同时,也是要带领着大家一路见证叶黑从微末中崛起,直到......”

    他眼中笑意更甚,看着下方一众眼底里满是期待的听众们,缓缓说道:

    “直到他成为,叶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