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84、王母,失踪的段德二人

    朝歌城,摘星楼。

    而今的摘星楼已然是毫无疑问的成为整个洪荒世界,无数生灵所关注的绝对焦点。

    堂堂说书人李桐的大名,上至三教九流、诸天神佛乃至于天道圣人,下至凡俗世界芸芸众生,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短短数十年的功夫里,不知有多少凡俗得益于其所传下来的修行功法而走入道途,在种种危险当中有了自保的能力。

    而那些仙神之流就更不用说,一遭异域之行的收获就是让他们不知道有多么的羡慕嫉妒。

    在那天落了鸿钧道祖面子之后,让无数人知晓李桐的真实实力是何等玄奇之后,这摘星楼已然是一座被大家所公认的,其辉煌之处还要超过当年紫霄宫的地方。

    可不是吗,主人家是一位丝毫不惧鸿钧道祖的过江强龙,而内里往来的仙神更是几乎囊括了洪荒当中所有的大神通者。

    如此盛况,根本就是不亚于当年鸿钧在紫霄宫中讲道时的场景。

    但是,许多年过去了,这里依旧不像是寻常仙神道场一般瑰丽与玄奇,还是一片的祥和与热闹,外表看上去还是与那坐落在朝歌城中无数的建筑,并没有什么不同。

    一些临街的小商贩们靠着门楼懒洋洋的叫卖着,街头巷尾还是那些居住了几辈子的居民。

    一切都还是跟从前一个样,就好似李桐第一天到来此地说书般的热闹与普通。

    能像这般保持原样数十年来未曾有丝毫变化,全都是因为李桐说过,不要打扰附近的居民,更不要扰乱了这城市当中的安然与祥和!

    别的地方不能保证,但在这朝歌城里李桐绝对就是金口玉言。

    他都亲自开口发生了,谁敢不从?

    在这里简直就是比那大天尊的法旨还要惯用,因为无论是帝辛也好,还是试图和他拉关系的仙神们也好,这位可不是那些看起来和和气气的主。

    要是谁惹着他发脾气,那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了得。

    君不见,就连道祖鸿钧都因为偷偷摸摸潜入到这摘星楼的一事,惹得那说书人不开心,丝毫没给他这个道祖面子,直接是将其一道化身给赶了出去。

    这般情况下,又有那个敢在此时去摸老虎的尾巴,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自己活得太长了吗。

    不过说实在的,若不是李桐说了这样的话,恐怕不少仙神会直接就来着朝歌城里开辟个小心道场,长住不走了。

    毕竟,能离李先生近一些,那可是天大的造化啊!

    近水楼台先得月,说不得那日就能和李先生混个眼熟,日后能有好处落在自家头上。

    只是现在,可惜了唉!

    此刻。

    阔别许久,终于的杨家三兄妹终于重逢,抛下和同样到了此地正和自家父母拉关系的玉鼎真人,他们三人正在街边闲逛,等待着李桐开讲。

    如今已然是彻底的摆脱了天庭的危机,外加原始天尊似乎是因为前番事情彻底伤了心,再也不理睬阐教中的事务,一心修持大道去了。

    这样一来,没有桎梏的杨戬与杨婵,终于可以下山和亲人重逢了。

    街道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杨婵兴冲冲的打量着眼前一切,继而对着自家的两位兄长都囔着:

    “喂、喂、喂,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要去找李先生请教的吗?”

    “怎么现在扭扭捏捏的不像个样子,要知道这么好的机会,多少大能都求之不得呢,要不是我们和先生早就认识,那里能轮到着呢。”

    杨戬着实有些尴尬,本就严肃的脸此刻更是板了起来,有些抹不开面子。

    而杨蛟则是有些不好意思,这些年来他因李桐的缘故颇受闻仲的照顾,更是让他成为了军中教头,专门传授人仙武道。

    本就大恩难报,此刻再让他上门求教,那却是有些为难了,便挪移到:

    “哎......这些年来我受先生恩惠实多,如何再能去叨扰,不妥不妥。”

    “嗨呀!你们两个......”

    杨婵柳眉立起,对这两个不争气的兄长感到无奈,若他们不去自家一个女儿家如何一人登门拜访?

    等到了说书之时,嗡嗡一片人头,纵使先生神通广大,又那里有功夫注意到自己呢。

    正要指点二人一番,忽然间,只见云天当中一架凤辇从当空缓缓落在客栈之前。

    有仙女宫娥将轿门轻轻打开,一位气质雍容,面貌贵不可言的女子迈着沉稳的步伐缓缓而下,顿时间,整个街道都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

    那女子忽地缓缓转头看向虽然气度不一,但显然都是青年俊杰的杨家三兄妹,眉眼中浮现一丝温和笑意。

    “想来,你们便是杨婵、杨蛟以及杨戬了吧。”

    女子自顾说话,似是在将名字一一和人对应,继而也不理睬他们有些莫名其妙的眼神,自顾道:

    “这里,应就是李先生所在的摘星楼了吧。”

    看到这位女子的容颜气度,杨蛟三兄妹不知怎滴心中就是生出一份好感来,对于她有些莫名的言语也升不起厌恶来。

    杨蛟更是飞速应道:

    “没...没错,这里就是摘星楼了,李先生便是在此中说书。”

    “谢谢了。”

    女子微微颔首,转身而去。

    待其身影彻底消失之后,杨婵方才小声都囔着:

    “这又是谁,现在先生的客栈里倒是好不热闹,什么人都有。”

    杨蛟摸摸头,没有搭话,倒是一旁的杨戬此时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大概是猜到这位是谁了。”

    “谁?”

    “王母娘娘!”

    “啊!”

    杨蛟愣神,呆滞的说道:

    “那,她...她...她岂不是我们的舅母!”

    “呸。”

    杨婵闻言面色变了,冷冷说道:

    “要认大哥你自己去认,我们家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罢,瞪了一眼杨蛟,然后气鼓鼓的进了摘星楼里。

    摘星楼里,代替自家懒散先生迎送往来的三个女妖精,此时看着雍容华贵、气度不凡的王母娘娘款款而来。

    心头当中跟本就升不起丝毫的比较之心,只有那么一点点的羡慕,然后又被她们飞速的掐灭。

    看着那几乎是世间身份最贵重的女子身影,她们心中暗暗想到:

    “我等追随先生,日后里,未尝没有这么一天......”

    下一刻,便心神一定,赶忙迎了上去。

    见着王母娘娘的到来,众仙神只是略一惊奇,便就不在关注,毕竟天上那位的事情和他们来说关系不大,谁来都一样。

    不过呢,他们倒是知道些大天尊今日没有亲自前来的缘由为何。

    方才从异域归来的大天尊,还来不及消化收获,便陷入了和截、阐二教的扯皮当中,先前一战虽然阐教败了,理应安排门下弟子上那封神榜,去往天庭当差。

    但是元始天尊心累了懒得管,门下弟子一件俱都推脱到老师身上,说自己做不了主。

    而教主就更是直接了当了,他们是胜利的一方,哪有胜利者付出的要比失败者还多的道理呢,去天庭当差可以,但人数不能多过阐教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截教中人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契约,拒绝签署封神榜。

    这一下子,便是让大天尊陷入左右为难的尴尬境地,这两家他哪一个都招惹不起。

    没办法,只好上禀鸿钧道祖了,但又不知怎么回事道祖迟迟没有法令传下,这件事便就这么拖了下去,迟迟不见解决。

    此时的大天尊怕是一片焦头烂额,难里还有工夫来听书呢。

    想到这里,众仙神不约而同的笑了笑,客栈内再度恢复之前的热闹,各方大老齐聚一堂,小声交谈着,分享隐秘。

    “李先生来了!”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

    “哈切!”

    李桐从时光屋当中走出,进来时日的修行不仅让他的修为更进一步,对于那得来不易东皇钟的炼化也隐隐的有了些眉头。

    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将内里那又臭又硬的一层层禁制层层剥开,将其完全炼化。

    到了那时,自然也就能完成答应了陆压道人的事情,免得每次遇到这家伙,虽然嘴上不提但总用一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自己。

    虽然没什么伤害,当总觉的有些别扭不是,更何况解决了他的问题,也能让他安下心来,好好出力。

    至于说这混沌钟内里究竟有没有他想要的东西,李桐却就不能保证了,起码以现在的情况看来,他怕是要白白欢喜一场了。

    想着这般事情,李桐缓缓迈步,往摘星楼中走去。

    距离上一次说书已经过去了一段时日,因为上一次抽奖得来的意外之喜,让他多休息了一段时间。

    美名其曰,参悟功法,毕竟这般可以说是关乎到大道路途的法门,自是要自家先搞清楚了、弄明白了,方才好给予别人,让他们修行才是。

    不然的话,万一出点什么差错,那岂不是在坑人嘛。

    要说是别人话他也不怎么在意,但是需要这玩意的人是和他关系颇近的教主以及女娲娘娘,这就容不得他马虎了。

    好在他身边有女帝这位现成的祭道境人士,再她的帮助下,李桐也算是勉勉强强的搞明白了的样子。

    虽然难免是引来她的又一阵好奇,但好歹是确认了此法无害,他便是放心了许多。

    只不过这般后果就是,近些时日来他总觉的女帝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就像是看到了亮金金东西的巨龙一般,满眼欣喜。

    搞的他最近时日都不敢和她打照面,一心躲起来修行,直到今日决定说书了,这才走出来。

    一路行走,穿过院落,快要迈入摘星楼时,李桐忽的看到独身一人懒洋洋趴在那近来甚是繁茂的悟道茶树下乘凉的黑皇,顿时乐了。

    “怎么就你一个,段德呢?”

    听到李桐的话语,黑皇撇了撇嘴欲言又止,但看到李桐有些皱起眉头之后,顿时不再遮掩,飞速说道:

    “那死胖子和那个瘦麻杆两个前些日子一道出门,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肯定没好事!”

    李桐愣了一下,继而反应过来他说的死胖子和瘦麻杆,指的的段德和申公豹两人,略一思索倒也觉得相得益彰。

    虽然下意识的黑皇说的不差,这两个祸害出去一定不干好事,但却也没有太过在意。

    光他两个,又能做些什么?

    洪荒中的仙神死后又不兴建墓埋葬,想挖坟都没地方去,任由他两出去祸害别人就是,省的留在家里搞事情。

    而黑皇这般低落的样子,想来也是因为那两人偷偷跑出去没带他的缘故。

    颇为戏谑的看了他一眼,李桐叮嘱若有这二人消息的话,第一时间告诉自己一声,便是迈步走入摘星楼中。

    而在他走后不久,胖乎乎的月兔急急忙忙的寻到黑皇,很是焦急的说道:

    “大黑狗,快想想办法啊!姐姐问我女帝大人放在她那里的灯那里去了,我该如何是好。”

    “呸。”

    黑皇吐出嘴里的树叶沫子,很是无奈的说道:

    “怎么办?能怎么办,灯又不是我偷走的,实话实说就好。”

    “你...明明是你指使......”

    胖兔子急的直跳脚,黑皇翻了个白眼,只觉得这兔子聪明不到哪去。

    ......

    李桐步入摘星楼的一瞬间,就是感觉到了些许不同寻常的气息。

    他能够感觉的到,无数大神通者在他走入楼中的一刹那,就是将视线朝他投注而来。

    饶是他久经战阵,一时间还是有些小小失神。

    “这么多大神通者亲临此间,等着我来说书!如此盛况,当真是让人有些预料不到啊。”

    失神过后,便是不禁让人有些飘飘然。

    试问,如今这洪荒世界当中,又有谁能如他一般有着如此大的号召力,将一群往日里神出鬼没的仙神们聚集一处,还安安静静的等待着。

    有吗?没有啊!

    就算是鸿钧道祖他老人家,在不拿出大杀器鸿蒙紫气的诱惑下,怕也再难现眼下光景。

    瞧着一众翘首以盼的听众,李桐按下心中小小的志得意满,伴随着一声声呼唤,他缓缓走上高台,准备今日的说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