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79、议论,人族带来的紧迫感

    代表人道革新的熊熊烈火依旧肆虐在整个苍穹之上,燃烧不停。

    象征着往日神灵统治的黑暗天幕,此时伴随着那黑暗天道被无数生灵所凝聚出来的人道信念打散,渐渐在火焰当中褪去,露出天空本来的颜色。

    神灵陨落,神庭化焦土。

    这是亘古以来独属于神灵时代的落幕,却也是无数生灵所日日期盼新时代的到来。

    他们欢呼,他们跳舞,他们于盛大的烟火当中,喜极而泣。

    此时间,这方异域当中的战斗已然落幕,之后的事情显然与洪荒诸多大神通者没有关系。

    他们在无数人感激与敬佩的目光当中,好若来时一般,无声无息的离去了,徒留那一众大妖心中惆怅。

    洪荒,摘星楼。

    看完了热闹的诸多仙神们,这个时候也没有那个兴趣再去了解前往异域的强者们获得了多大的好处。

    这些怎么看都和他们自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与其见了徒生眼红,倒不如眼不见为净,说些别的话题。

    就好比他们之前听李桐说书般,对故事当中的一切人物都好奇无比一样。

    此时更是他们洪荒当中的大神通者前往异域,成为了故事当中的主角,这种感觉便是越发奇异起来。

    既然战事终了,那在无聊之下,谈一谈诸位在此次显露出来的实力,排一排高下,便是他们的乐趣所在了。

    只听有人开口:

    “没想到几乎从未在洪荒当中显露实力如何的女娲娘娘,如今一出手就是如此的强大,简直就是无比惊艳,让人难以置信啊!”

    “依我看来,或许我们之前的想法错了,女娲娘娘虽然是靠造人的功德成圣,但其实力或许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弱,即便没有三清圣人那般强大,但想来也应是不差西方二圣几分。”

    话音落下,一众神仙微微颔首。

    之前他们对于女娲圣人的实力在私下里的确是有所非议,因为她是诸位圣人当中最早证道的,却也是最为取巧的。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自从她证道成圣之后,就一直高居蜗皇宫再也没有显世出手过。

    这样一来,便是让人们起了议论。

    然而此番异域一行,却是打破了那些人的质疑,纷纷让他们收起心中的小心思。

    女娲娘娘的实力,绝对超乎寻常!

    纵观此次异域事件全部过程,女娲娘娘从出现到结束,仅仅只是在短短刹那间出手一次,就直接将那补天神人碾压,而那神人在女娲手下根本就没有丁点还手之力。

    最重要的还是,此番战斗中很是亮眼的山河社稷图只是女娲娘娘众多法宝当中的一件而已。

    管中窥豹之下,足以见得她还有很多手段没有施展出来,其的实力定然是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

    一些只是听着女娲娘娘的传说而从未见过其真正实力的仙二代,此时间赫然收起心中不以为然的念头,变得恭敬起来。

    他们心中,女娲娘娘已然是变成了和自家师祖(三清)一般的强大人物。

    在诸位圣人当中,亦非说的上话的存在。

    此刻,又有人开口说出自己的见解:

    “通天教主他果然是洪荒当中最强大的圣人啊,道祖之下第一人!”

    “他的实力太恐怖了,即便是放弃圣位,但仍然能全力御使诛仙剑阵,光凭这点看来就知道教主并没有因为圣位的消失而变得弱小,这实在是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句话,顿时间引起了全部仙神的点头赞同。

    虽然他们不知道教主是吃错了哪门子的药,好好的天道圣人不做,偏偏要将无数人欲求之而不得的位格随手抛弃。

    但是从其特意进入异域之后方才开始行动,以及在之后所展露出来的实力下,显然证明是早有计划。

    抛却这个一定没有答桉的问题,此时最让他们疑惑的显然就是,教主的实力并没有因为圣人位格的消失而有显着削弱啊!

    这种事情,教主是怎么办到的?

    有些亲近阐教的仙神阴阳怪气:

    “呵呵,说什么道祖之下第一圣,难倒你们忘了通天教主此时已经不是圣人了吗?”

    “我看啊,若非是那诛仙四剑凶厉,外加诛仙剑阵玄妙非常,恐怕这一战谁胜谁负还另有定论呢。”

    “呃......道友所言有些偏激了,教主的强大还是显而易见的,诛仙四剑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御使的。”

    开玩笑,这人找死也别拉着他们一起啊!

    纵然教主此时不是圣人了,那也不是他们这些大罗之流的小人物能够议论的存在。

    这番话语要是让教主听见了,那还得了?

    一想到日后可能某日修行中醒来,睁眼就看见教主提着四把杀剑堵在自家门口的场景,在场众人便是不寒而栗,纷纷出言指责方才那人出言不逊。

    然而却也有些晚了,此时在场的截教弟子如何能忍此人瞧不起自家老师?

    琼霄面容一寒,当即就是冷冷说道:

    “对付他们何须用得着我家老师出手,只凭我等的九曲黄河阵,就足以将他们荡灭。”

    “怎滴,道友若是不信,不妨同我等外出一趟,替那些异域神灵试一试大阵利否?”

    急性子的赵公明更是红了脸,拍着桌子大声呵斥道:

    “兀那道人,莫要脏了我师妹的手,你若能破了我二十颗定海神珠,再言其它!”

    赵公明吹胡子瞪眼,死死的盯着方才说话那人,一副不给个说法就誓不罢休的模样。

    直看的那人面红耳赤,有心同他外出做过一场,但想到此时截教势大,他孤身一人如何能招惹的起?

    沉默良久之后,还是诺诺的给一众截教弟子赔了不是,最后掩面而去,飞速从这摘星楼里逃了出去。

    不过,此人心里到底是个如何想法,那就不为人知了。

    赵公明熄了怒气,坐在一旁不在说话,其实别看他一副对通天教主信心满满的模样,但此时亦也在心中滴咕着,自家老师在搞什么东西。

    好好的圣人说不当就不当啦?

    要知道,这可是洪荒世界里多少大神通者死命追求的东西啊,即便是他们,若说心底里没有一丝成圣的念想,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纵然他心中有再多的疑惑,却也只能支持自家老师。

    只是心里想着,或许等待教主他们从异域回返之后,说不得便是又要出些变故了。

    赵公明和三霄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透过窗户,看向了昆仑山方向。

    一众仙神们也不敢继续在讨论这个危险性很大的话题,纷纷将言语引向了别处。

    当然了,他们议论最多的,自然还是关于那商朝帝辛在最后关头给予那黑天帝致命一击的神操作。

    那般表现,简直就是场面宏大、牌面拉满。

    “你还真别说,我觉得此次异域之行里最耀眼的就是这帝辛啊!”

    “他竟然能将那黑神话世界不知消亡了多少年的人道之力重新唤醒,都不能用有两把刷子来形容他了,那简直就是神乎其技!”

    “不错、不错,此番最让人出乎意料的就是这位人王了,原本以为他只是肉体凡胎,修了些凡俗武道,顶多因为有着人道气运加持方才争抢到一个位置,但谁能知道这家伙在扮猪吃老虎。”

    “的确是这样,这帝辛的潜力简直就是深不可测,别的不说,试问谁能鼓舞那些已然是绝望到极致的凡俗生灵,让他们焕发斗志,激起人道之力?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好吗!”

    “嘶!这么一想,岂不是这帝辛回到洪荒自己的地盘上后,驾驭起人道之力,那不更是得心应手。”

    “看来,洪荒人族的崛起势不可挡了啊!”

    大家全都拧着眉头思索着,心中震撼不断。

    在他们的记忆当中,往日人族最风光的时候,也无非就是三皇五帝的时期了,不过即便是那时候搭上了人教、阐教大腿的人族也仅仅只是站起来了,而非真的拥有多强大的实力。

    毕竟,太上虽然在人族当中传下了金丹大道,但仙法晦涩凡俗难修,外加其收徒严苛,千万年来也没见人族当中出现几个强者。

    而元始天尊就更不用说了,他安排门下弟子做帝师只不过是看上了教化人族的功德,至于收徒那是根本不可能滴。

    三皇五帝之后,人族在洪荒万族的挤压当中维持着生存就已经很勉强,更别说做大做强了。

    但是当他们看到帝辛所展露出来的潜力,以及那种可以飞速提升凡人实力的武道之路后,心中开始有了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想法。

    或许,他们之前真的是小瞧了人族!

    他们如今虽然依旧弱小,但只因为此刻的他们精神信念尚未统一,没有唤醒人道之力。

    若是也能像那异域当中的无数生灵一般万众一心,释放出改天换地的大恐怖的话,那日后的洪荒世界怕是也要变天啊!

    现在这些仙神们终于是知道为什么之前李桐所讲述的那些千奇百怪的故事里主角都是凡人了,包括那危机连连却总是险死还生的叶黑,包括那以一凡俗之身证道神话大罗的仙秦始皇。

    原来,人道的力量是从那些凡俗人的精神当中萌发的!

    唯有彻彻底底的掌控了亿万生灵,堂堂正正的成为他们领袖,成为他们的精神支柱,方才能在一念之间激起人道大火。

    而内里改革国内、横扫邪神庙宇,外边镇压四方、扫平叛乱的帝辛,毫无疑问就是这样一位被无数人族认同的领袖。

    有了他的存在,人族日后的发展似乎是可以料见的势不可挡。

    想到这茬,在场一众仙神俱都有些色变。

    倘若日后真让这帝辛建立起一个庞大的人道皇朝,不说媲美李桐口中那统治周天寰宇无数世界的仙秦,就算它仅仅只是一统了洪荒世界,他们都有些接受不了啊!

    若是到那时,这洪荒还能是他们的洪荒,这世界还能有他们的立足之地?

    “看来,是时候要相办法遏制人族的发展了,同时也要寻找一条退路。”

    这样的想法,不约而同的出现在无数仙神的脑海当中。

    尽管这帝辛可能是抱上了说书人的大腿,但事关自家切身利益的事情,这些人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明面上不能直接将这人族中兴之人直接按死,那暗地里做些手段,岂不是简简单单?

    不需要什么大动作,只要将其发展的脚步拖住,使其无头他顾就够了,他们不相信这不修仙法的帝辛,能有多少寿元?

    强如三皇五帝,此时也不都得在寿尽之后,元神老老实实的待在火云洞中,不能外出。

    只要拖着他的脚步,不让他向前发展,等他老死了,那之后还是不是任由他们这些仙神说的算......

    当然,这只是为了防止人族做大,挤压他们的生存空间,和那异域神灵奴役人族可是两码事情。

    洪荒仙神们拎得清,无论怎么做事,不沾染因果业力始终是第一要则。

    就在这些仙神们心照不宣的想着日后该如何限制人族发展的时候,灵山妙境中,接引道人正思索着该如何能让李桐将这洞开两界通道的事情常态化。

    至于什么人族日后或成仙神们生存的大威胁的假设,他却是丝毫都不在意。

    且不说西方距离那商朝所在有多么遥远,光凭人族发展过来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而这西方地界恶劣的生存环境,怕是个人都不会想在这里久待,更别说占据下来了,也就是他西方教倒霉,脱不了和这里的大因果。

    要不然的话......

    呵呵,这西方爱谁要谁要,白送他接引他都不想要的。

    但没办法啊,谁让他靠着贩卖西方美好未来方才能成圣,自己说出去的话含着泪也要实现了。

    除非,他想像通天教主一样不当这个圣人了。

    将这个不可能的想法甩出脑海当中,准提觉得比起这个来,目前那两界通道的事情方才是他最应该关注的。

    唯有绕开对于他们西方教处处限制的洪荒世界,他们才有兴盛的可能。

    接引早就看出来了,身处在洪荒这一滩死水当中,若不求变,迟早得死!

    “就也不知,准提师弟那里,收获如何。”

    想着,接应的面色更悲苦了几分。

    兴盛西方,道阻且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