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72、无趣,教主的强大实力

    眼见这般阵法有着翻天倒地的恐怖威力,黑天帝心中自是惶惶不已。

    他紧握双拳,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诛仙剑阵当中的一切,就连弥漫而出的剑气撕裂在身上也丝毫不为所动。

    因为他知晓,这三位天尊于眼下那莫名强者的对决的结果,很有可能就是代表了包括他在内所有神灵的命运如何。

    是生、是死,皆在这一战当中。

    很直接的说,如果三位天尊最后可以打破这所谓的诛仙剑阵,那么眼下所有试图反抗神庭的人都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待他们收拾完了这些强者,其余人就是抬手可灭的小小蝼蚁罢了。

    但是一旦三位天尊在此战中失利,乃至于身死当场,那也就意味着他们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神庭的颠覆。

    到了那时,往日的辉煌与荣耀都将成为过眼云烟,不复存在了。

    而一想到那些弱小到连蝼蚁都不如的凡俗生灵,将要在日后统治整个世界,黑天帝便是不由的眉头紧皱,心中大大的不甘。

    然而,此时的他注定没有什么实力做些什么,只能在这看着,等待结局。

    这也是双方最终手段的碰撞,让所有人心中都是万分紧张,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至高神庭残存下来的天神面容依旧冷峻,似乎是看不出什么神清变化来,然而从他们死死盯着眼前大阵中的模样,就能知晓他们并不像表面上那般平静。

    显然他们也是十分的明白,这场战斗的最终结果将要关乎着他们的生死。

    而与神庭众神站在对立一面,尤其是以一众大妖为首的反抗者们,此时也是心中忐忑,难以平定下来。

    他们虽然是亲眼见识到了这名为诛仙剑阵的大阵,所蕴含着的似是要灭绝一切的恐怖威力,但是作为本土生灵的他们,神灵积威日久,早已深入人心。

    无数年间深受神庭残害的他们,早就将神灵的恐怖深深印在脑海当中。

    而今他们当中的许多人,若不是见了有接二连三的神秘强者出现,狠狠打击了神庭气焰,或许他们连出头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只会像是上一次一般,眼睁睁的看着孙悟空独自一人,飞蛾扑火。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作为这方世界最古老神灵的三位天尊,他们的强大也是出乎所有人的的预料。

    一时间,无数人心中忐忑不安,在最终结果到来之前,他们心都像是被一双无形大手狠狠攥住了一般,紧张到难以呼吸。

    牛魔王脸上闪过一丝忧虑:

    “不知道这么强大的诛仙剑阵究竟能不能对付得了这三位天尊,他们实在是太过神秘了,根本就没有人见过他们出手,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实力如何。”

    他显然心中很是没底,想东想西、焦虑不断,完全失去了最开始的那般粉身碎骨全不怕的勇气。

    在亲眼目睹神庭背后所隐藏实力的恐怖之后,早已认识到今日若非有这些无名强者的援助,他们的防抗根本就是一场笑话。

    牛魔王的心态已然渐渐转变,开始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他期望于教主将眼前所有神灵尽数屠灭,却又恐惧于若是教主失败,教主自己或许会没事,然而他们定然会遭到清算。

    而这种毫无意义的死亡,却正是此时的牛魔王的所恐惧的。

    人最绝望的时刻,不是面对绝路毫无生机,而是在看到一线生机的时候,又生生被掐灭。

    没人在意的他的神色变化,只是九头狮子在时刻关注天穹上战况的同时,有些焦躁的回了他一句:

    “难说啊!”

    “你们看,方才那溢散出来的剑气就已经如此凶厉,让那四御都有些难以抵抗,而那三个天尊毫发无损。”

    “现在进入了更为厉害的剑阵当中,他们竟也还是安然无恙,可见他们的实力是何等的可怕,隐藏的又是多么深。”

    深深叹了一口气,似乎是在为自己破朔迷离的命运而感伤,九头狮子幽幽又道:

    下书吧

    “毕竟是世界当中最为古老的神灵啊,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鬼车九张面孔上生出同样忧愁神色,凝重的点点头:

    “谁说不是,虽然这些陌生强者的实力已然是震铄古今,我们这些自称大妖的给人家提鞋都不配,可是他们毕竟还是在逆天而行,受到天道的打压,或许实力难以完整的发挥出来。”

    “而且,据说这三位天尊是诞生于天道意识之中,执掌着世界最为重要的权柄,若是他们运用天道的伟力来战斗的话,恐怕再强大的阵法也难以匹敌。”

    这些复苏而来的大妖们显然有些信心不足,一副唱衰模样。

    不过其他的人,却是缓缓摇头,并不愿意见他们凭空打落自家的气势。

    “未必,我从这几位强者所展露的神通术法中根本就看不出和此界的一丁点关系,他们或许是来自外界的至强者,拥有自己的道与法。”

    “正因为这样,我们才会对他么那如此陌生。既然如此,那异域之人又如何会被此界天道所制约呢?”

    “说的没错,这些强者的出现虽然十分突兀,但显然是有备而来,如若不是抱着必胜的决心,定不会如此。”

    “所以啊,我们且放下心来,静静看着就是。”

    此刻众说纷纭,什么的意见都有。

    尽管如此,大家的心中却毫无疑问的都是在期盼这这个奴役了他们无数年的神庭以及那些作恶多端的神灵,通通死去。

    他们盼望着看到天空消去血雾,让他们可以见到那天空真正的颜色。

    于此同时。

    一直都没有加入讨论的孙悟空,默默的注视着大阵中的战局,一颗激荡的心灵依旧。

    倘若这诛仙剑阵不能将那三天尊消灭,那他将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和他们死战到底。

    哪怕是以卵击石,哪怕是飞蛾扑火,他也要战死之前,咬掉他们身上的一块肉。

    这便是他,一个为了推翻神灵压迫而生的存在!

    大天尊和孔宣此时自然也在关注着大阵内的情况,不过比起那些担忧不一的本土人,他们心中可就是澹定的多了。

    别人不知道教主实力如何,不知晓诛仙剑阵何等凶厉,他们还能不知晓吗?

    与其在这里生出些无意义的担忧,到不如想想一会儿攻灭了这神庭之后,能取得些什么好处,又能对自家日后的修行产生什么益处。

    这,于他们而言方才是最为重要的。

    而看出来教主此时状态稍有削弱的女娲娘娘,虽然也是对他充满了信心,认为那三个所谓的天尊不可能在大阵中翻出什么花来。

    但还是时时警惕着,以免此界那黑暗天道狗急跳墙,亲自下场。

    若真如此,她便要做好第一时间援助教主的准备,而直面此界天道,在与异域的道与理的碰撞当中迸射出新的火化,正也是她此行的目标。

    若能实现的话,就不必像是教主一般走上一条没有返回余地的路......

    于此同时,世界极西之处有恢弘妙地,灵山奇景。

    然而此时这般恍若人间仙境的地方,却是响起一阵阵恍若厉鬼般的哀嚎,血河所过之处,白骨漂浮。

    冥河老祖懒洋洋的御使元屠、阿鼻二剑杀向伤痕累累的佛陀,目光转向天穹远处,嬉笑自语:

    “哈哈哈,杀!”

    “屠尽此界神,做我炉中料!倒要瞧瞧,是你们这些养性修真的仙人杀得快,还是老祖我杀的快更快。”

    一言落,血河滔天,剑光摇曳。

    ......

    诛仙剑阵当中。

    异域三位天尊此刻虽然是看似无恙,但在保持这种状态的同时,他们已经是释放出了全部的仙力与大道法则。

    而即便如此,也是处于一种苦苦支撑的状态之中,一个不甚恐怕便要被那些沾之即死的剑气加身。

    远没有外界众人看的那般风轻云澹,貌似高人。

    他们三个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这一方剑阵当中,竟然能蕴含着如此大绝灭、大恐怖的剑意。

    亿万道剑气纵横,内里蕴含着最为纯粹的杀伐之意,寻常的神通根本就是触之即灭,只能用自身的大道法则来不断抵挡。

    然而阵法汲取天外灵机,灵机不绝阵法便不灭,而他们三个却是在被不断的消耗着,无处补充。

    此消彼长之下,时间一久就注定会迎来败亡啊!

    随着时间不断推移,三天尊颓势慢慢显露出来。

    大阵当中,无尽的剑气星河环绕,撕裂了虚空,无比坚固的空间法则此刻就像是张纸一般,被剑气贯穿的千疮百孔。

    紧接着,大片大片的空间被撕裂,露出一处又一处漆黑的虚无空洞。

    然而,最为让人惊恐的则是,随着剑气的不断环绕间,这些虚无空洞竟然也溟灭在后,伴随着接连不断的震爆声,空间开始坍塌。

    无数人耸然一惊!

    这般场面,是约束世界的底层法则被打碎,再也不能维持基础框架的模样啊!

    那大阵当中剑气竟然能凶厉到这种程度,将整个世界的底层规则都一一贯穿,将其打碎。

    若是这个剑阵针对的不是神庭,而是整个世界的话,那岂不是说世界也要在其剑道星河的不断转动中,被逐渐溟灭?

    想到这点,观看战况的无数人下意识的倒退一步,这剑者阵属实是太凶残了一点。

    此刻,三位天尊身前的护体灵光已然是开始出现细密的空洞。

    陡然让他们一惊,心头暗道不妙,就连法则的力量都开始阻拦不了这般剑气的突破了,那接下来可还了得!

    三人顿时就是不再犹豫,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祭出了自己的得意法宝。

    下一刻,三件法宝的灵光闪耀在整座大阵当中,爆发出来的力量似乎让头顶的剑道星河都停滞了那么一瞬。

    但是,也仅仅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

    片刻之后,星河再动,同时间那道道剑气变得更加狂暴起来。

    法宝有灵,自然是见不得同类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

    四把凶厉至极的杀剑嗡嗡作响,整个大阵当中杀机暴涨,剑气凌冽更胜先前三分。

    三天尊只觉体内的根本开始颤抖,元神在摇晃,往日里作为仰仗的黑暗本源,此刻像是被隔绝了和大道的联系一般,没有丝毫的反应。

    “怎么可能?”

    他们顿时间心神大骇!

    要知道,他们三人胆敢走进这剑阵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他们有着黑暗本源的庇护,无畏世间一切杀伐之力。

    毕竟,人世间又有什么东西能不受天道的压制呢?

    但他们千算万算,没算到教主身上所负的异域之法,异域之道,根本就不受此界天道掌控啊!

    察觉到自己怕不是大错特错的三天尊,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同时间身上的气机和灵光随着剑气的不断消磨也在逐渐地暗澹。

    砰砰砰!

    三声闷响,他么身上的护体灵光在同一时间破灭,法宝几乎是成为了他们抵抗的唯一力量。

    然而,在诛仙四剑的怒火之下,他们的得意法宝开始在空中摇晃,颤抖,陷入不止。

    卡察!

    这时,一位天尊的法宝上出现了细微的裂痕,紧接着就是如同溃堤一般不断蔓延,仅仅是眨眼的功夫,那法宝上就是遍布裂痕。

    他是这样,其他两位的法宝亦讨不得好,同样是这般模样。

    三天尊见此情况大失镇定,赶忙用自己的神力不断灌注在法宝当中,试图强行维持着他们现在这个状况。

    然而,却是晚了一步。

    只听彭的一声,三件法宝同时化作了满天光点,彻底粉碎。

    而三天尊也瞬间闷哼一声,口鼻当中伸出了金色的血液!

    没有了法宝的护持,护体灵光又被消磨一空,此刻的他们几乎就是待宰的羔羊一般,等待着屠刀落下。

    无尽的剑气铺天盖地,瞬时间就将他们包裹其中,亿万道剑光交错弥漫间,在空中形成一张大网,由剑气交织而成的剑网!

    “不好!”

    三人顿时面色一变,心念一起,调动天地灵机,种种神通呼啸而出。

    刹那间,整个世界当中涌现出无数的法则,衍化为亿万道纹试图渗入剑阵当中。

    然而到了此时,才开始试图反抗,却已然是为时已晚。

    “无趣啊!”

    只见那脚踩四剑,背负双手的神人,一脸寂寞如雪般的神清,澹澹吐出这么一句话。

    下一刻,诛仙四剑立动,如若游龙一般冲入剑网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