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70、万古第一杀阵

    “修我战剑,杀上九重天阙!”

    一声好似风轻云澹般的澹澹声响,却带着无尽的金戈铁马般的气势扑面而来。

    刹那间,让整个异域世界的所有人都为之心神大震,后生恍忽。

    这道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同时响起,无处不在,又离奇一般的同时出现在世间众生耳边,更是让所有的强者们下意识的在心中产生一种莫名的惧怕之感。

    尽管还未能得见其人,但那般锐不可当的杀伐气机,简直就是让他们胆寒。

    就在天地分外寂静之刻,一股上至九天、下抵深渊的浩荡剑意轰然降临。

    嗡!

    方方落脚的三位天尊,心中渐渐有些恐慌的黑天帝、四御,乃至于所有残存下拉的天兵天将,万千下界修士。

    全都在同一时间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这般好若是贯穿了世界的剑吟,感受到了内里那种诛灭一切的大恐怖剑意。

    没有特意针对,只是率性施为。

    至高神庭当中,三位天尊之下所有的天神几乎是同时间面色陡变,双目圆睁中透露着万分不可思议的神清。

    继而,口吐鲜血,面若金纸,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力量打击一般。

    “这......这究竟是什么气息!”

    “世间竟然还有如此恐怖的剑气?不...这不可能!”

    “我仿佛看到了万物的终结、世界的凋零,空荡荡一片,什么都不存在了。天啊!怎会有如此恐怖的人,这般恐怖的剑意!”

    “或许,天上的那些伪神不是神,这位未知的存在方才是神吧!”

    四御此刻已然是惊骇到难以言语的地步,自从亘古以来登上这般位置之后,他们就从未曾感受过如此强大的力量。

    即便是曾经面对补天神人以及三位天尊之时,都从不曾这般惶恐与狼狈。

    他们狠狠的看着黑天帝,眼神里充满了不善,都是这个不中用的天帝!

    若不是他的话,他们四御各自坐镇天地一方,过的好不快活,又怎会掺活到眼下的事情当中。

    黑天帝此时也是心中开始莫名的惶恐起来,补天神人的消失,三位天尊的降临,已经现在这充满大恐怖、大灭绝气机的剑意。

    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情,都是让他再也保持不了那种心中平静、遇事不慌的态度。

    场面,已然开始走向了未知的方向。

    就在他们这些天神心思各异的时候,世界当中的变化从不曾停止。

    随着那一声澹澹言语落下,整个天穹便被随声而现让人头皮发麻的剑气包裹,空中遍传着金铁交击的锵锵之声。

    天兵天将乃至于天神之流,此刻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被无数把无形的利刃在不断切割着。

    它们侵入本源,横行霸道,在他们原本无坚不摧的身体当中,留下一道道剑痕。

    有人不甘心坐以待毙,尝试着运转一身仙力,却只见自己的身躯随着力量的运转,而一片片龟裂,像是将要碎裂的瓷人一般,沿着千万条裂缝轰然倒地。

    众多天神惶恐,他们强行祭出飞行法器想要离开此地。

    但是,只见他们方方离开原地,忽然就在空中被无数无形无相的剑气直接切割成了亿万块,在无数惊骇的目光中,化作一地粉尘。

    那些尚且能稳的住的天神们此刻俱是面色凝重,纷纷以气运之力勉强护持着周身。

    然而,终究只是无根之源,没了黑天帝给他们的不断加持,那点点气运之力就像是被扎了无数个孔的雨衣,终究阻挡不了那无数的剑气。

    就在他们刚刚释放出来的瞬间,就已然是变得千疮百孔,无法提供更多的保护。

    只能让他们在这般剑气冲击下苦苦坚持,但却不能给他们提供一条生路。

    此时此刻,那发出这般恐怖攻势的存在人未至,却已经是让所有的天神们万分恐惧。

    他们往日里冰冷的、无情的心终于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情绪,这般时刻笼罩于他们头顶的力量,就像是压在他们脖子上的一把利刃。

    稍有不慎,那便是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这般面对生与死的大恐怖之间,又有谁还能保持住平稳心态?

    现在,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在自家周身不断游走的无数剑气,稍有不慎就是一个死字当头。

    然而让人绝望的是,面对这种离奇的大神通,他们的一切手段在其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气运护体、法宝、仙力、神通......

    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形同虚设。

    甚至于,就连那代表了至高神庭的气运长河此时都不敢肆意翻涌,平静的就像是不起一丝波澜的山中湖泊。

    整个世界都被笼罩在一种将要被颠覆的大恐怖当中,那般气息让无数人窒息。

    就在这足以让无数神灵心惊肉跳的氛围当中,一股子弥漫着无尽血腥气机似要屠戮一切的绝灭杀机,轰然涌现。

    刚才那些让人头皮发麻、万分恐惧的剑气似乎是受到了这般杀机的影响,于刹那间开始消散。

    可还不等诸神们松上一口气,就感觉到那更为恐怖的杀机,直接笼罩在他们头顶,如同黑云压境,窒息到让神都喘不上气。

    他们纷纷抬头望去,不由的心肝一颤,满是惊骇!

    只见三十三重天阙穹顶之处,赫然出现了一个席卷整个天空的庞大漩涡,将整个苍穹都狠狠的搅动起来。

    而在这个漩涡当中,点缀着无数细微光点。

    细细看去,那不是什么星辰闪烁,而是剑气!是方才架在无数神灵脖子上的无形剑气!

    此刻,方才那些隐而不出的剑气尽数漏出了真容,一道又一道,层层相叠首尾相连的在那般庞大漩涡中不断旋转。

    这亿万道剑影,无穷无尽,就好似那大海中的水滴一般,交融一起形成了一个整体,一个独属于剑道的汪洋!

    庞然的漩涡在转动,好若世界在随之旋转。

    这是无数生灵此生见过最为瑰丽且让人恐怖的景象,这般剑道汪洋占据了整个苍穹,大到超出了他们的视线和神念探索的范围。

    恐怖到他们根本就不敢多看一眼这般奇景,生怕下一刻就有一道剑气飞来,自家殒命当中。

    恍忽中,似乎一个世界都在随着这般漩涡在不停转动,其中汇聚的庞然杀意已然让四御这个层次的神灵都心神颤抖,暗生绝望。

    只要卷入其中,即便是他们恐怕也只能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惊恐中他们万分疑惑不解的想着:

    “这黑天帝就是造了什么孽?方才招惹来如此的绝世凶人!”

    方方站稳脚跟,还来不及询问补天神人离奇消失是何原因的三位天尊,此刻也俱都是面容严肃、屏息凝神的关注着这一切,没有丝毫的分神。

    在这一刻,整个世界都是静悄悄的,彷若是被静止了一般,唯有那当空上的漩涡不停的转动、转动。

    这种感觉,诡异至极,却又无奈至极。

    像极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却偶遇一只擒龙吞虎的妖魔,他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静静的等待着。

    不敢动,不敢说话,甚至于连呼吸都想停止,生怕惊扰到这个恐怖存在的进食。

    只希望它能在吃饱肚子之后,放自己一马。

    天穹上的气机越来越汹涌,血腥杀气恍若凝成实质,就连一旁连连暗道不妙的黑天帝都察觉到自己的气血在翻涌,在沸腾。

    仿佛下一个瞬间,他整个神都会爆开一般。

    下一刻,有人惊恐呼喊。

    “那......那是!

    !”

    无数人闻声望去,只见空中那个不停旋转的漩涡最顶端,不知何时有四个让人看一眼都觉得惊恐的剑尖缓缓下沉。

    就像是破开海面,来临到另一番世界当中。

    缓缓地,全貌漏出。

    这四把散发着各自不同但却又相同骇人气机的仙剑,倒悬而落,剑尖向地,不断落下的同时还在缓缓交替旋转不停。

    直到此刻,众人这才意识到,这瑰丽的额大漩涡竟然是因为这四把恐怖绝伦的仙剑搅动而生出。

    仅仅,只是四把剑!

    但神庭众神只是望了一眼就赶紧把眼神收回,根本就不敢长时间的直视这把四把仙剑,因为有人只是多看了两眼,他就被那般剑气直接灼伤了双眼,不可视物。

    “如此......如此恐怖的剑,它到底是何人所有?”

    有人颤抖的惊呼,心中已经是无比的绝望。

    其主人还未出现,不过是四柄仙剑搅动起的风云,就让他们这些天神难以招架了,那要是背后之人现身,又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这时,一个身着青衫,就好似凡俗一讲书先生般的身影,出现在这四把仙剑的上空。

    没有什么异像,没有什么威势,就这般简简单单的踩在剑柄上,缓缓从高空降落,然而却无一人敢在心中小瞧了他。

    显然,他就是这四柄仙剑的主人!

    洪荒世界三清之一,通天教主是也!

    尽管他率性而任意的抛弃了以往的道果,尽管他将无数人可望而不可得圣人之位弃于身后,可他依旧是他,是通天教主。

    那看似渺小的身躯上,流转着足以洞彻天地的锐意与豪气,好似真神当空,威临世间。

    和他一比,神庭当中的所有神灵就像是土狗瓦鸡一般,上不了台面。

    “吾持诛仙,当要再演一天。”

    大袖飞舞,浩荡的身音遍传人间:

    “此一行,专为诛灭尔等伪神而来。”

    “诸君,还不快快入吾阵中!”

    教主的话语回荡在九天当中,那端是有一种有无无敌、举世皆尘土的剑仙姿态。

    阵?

    诛仙剑阵?

    那是什么,此人又究竟是何等身份?

    如同迷雾一般盘旋在无数神灵心头的问题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他们此刻来不及考虑教主到底是谁的问题,赶忙思索其他言语中的“阵”,又是指向何物。

    迷茫的眼神从一个个天神眼中透露而出,显然间他们从未听闻过这个名字,但是大受震撼。

    一旁,大天尊心中震动,眼底神采四溢。

    先前教主大摆万仙阵,并且以诛仙剑阵力克元始天尊,可惜那场战斗隐于虚空当中,他无缘一观。

    没能见到这在洪荒当中传下赫赫威名的诛仙剑阵究竟有何风姿,却没想到来了这异域当中,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机会。

    尤其是,这般阵法将要施展的对象还是眼前些伪神。

    那可就真是,妙极了!

    她微微挺直了些身子,也不着急将那神色惶惶的黑天帝镇压了,就等着教主大展神威。

    而在一旁,孔宣散去武道法相,注视那悬剑而立的青衫身影,回味那先前于虚空当中隐隐见的一眼的大阵威势,口中念念有词:

    “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四处起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作为曾经远观过魔祖罗睺摆下诛仙剑阵大战道祖鸿钧的远古老人,也作为方才近处体味了一番这般大阵气机的他。

    对于这个洪荒世界万古以来的第一杀阵,自然是有着绝对深刻的印象。

    教主既然祭出了此阵,那也就意味着这番争斗再无了悬念,也用不着他在动手了。

    带着几分怜悯的目光看向那一众异域神灵,他们远远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女娲缓缓将手中山河社稷图合拢,无视了上面彷若一团墨迹一般的东西。

    眼神自从教主出现那一刻,便从未从其身上离开过分毫,直到此时方才缓缓收回,却也难掩内里的一抹惊容。

    “通天师兄,竟然......已经走上这一步了吗!”

    握着宝图的手掌忽的一紧,继而缓缓松开,即便到了此时,她的心中依旧没有完全的做下一个决定。

    毕竟,不是哪一位圣人都是教主,都有着他那般敢于抛弃过往,重走大道的坚定之心。

    且不谈女娲娘娘思绪难定,一时间观望的心思占据了上风。

    此刻,诛仙四剑的气机弥漫在整个异域当中,让无数人心生惊俱。

    孙悟空等大妖看着这般情形,表情抽搐,心中震撼。

    你确定,这是来针对神庭诸神的,而不是要将我等一网打尽?

    感受着诛仙四剑个个不一,但却同样恐怖到极点的剑意,猴子有些小小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