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62、杨戬,愤怒的大天尊

    异域天穹之下,无名神人傲立当空。

    天外一枪,轻易将那远古大妖吞天蟒斩杀的场景,直叫下界无数生灵目光呆滞,方方好不容易升起来的一点反抗之心,于转瞬间消失一空。

    心中,更是冰凉一片。

    之前那几大远古妖王出世时的动静是何等之大,凶威滔天的气势更是给了无数人一种错觉。

    一种真的以为他们分外强大,可以作为依仗的错觉。

    却也没好生的想一想,若他们真的是像眼前表露出来的那般无敌的话,早在久远之前又如何能被天上神灵杀的上天入门,只好躲藏在万尺泥土之下。

    对于这些妖王的实力,他们还是太过高估了。

    而且这还不是那天帝亲自出手呢,仅仅是一个不为人所熟知的神灵,一人一枪外加一犬从天外而来,就把这些妖王当中冲的最快的,斩杀当场。

    而那些剩下来的,此时也是没了锐气,顿在半空当中和其对峙,不敢再莽撞的冲上去。

    而在此时,终于有一辈子侍奉神灵卑躬屈膝得以生存的老庙祝,认出了来者何人。

    却是:清源妙道真君!

    “是他,那个被人称作二郎神,神庭当中最为凶厉的战神!”

    “竟然是他,这个恶神当初为了守护所谓的天条律令,连自己的亲生妹妹都能狠手镇压在神山之下的冷血人物。”

    “冷血战神二郎真君,据说大圣上一次打上神庭时,就是这个恶人将大圣拦在了凌霄宝殿外,让他没能尽得全功,真真是可恨极了!”

    众生之前对于神庭可谓是恭敬到了极点,故而他们对于这人世间究竟又那些神灵立下庙宇,享受香火是最为清楚不过了。

    这清源妙道真君,虽然香火在人间不甚兴旺,但其赫赫威名却是在凡间流传,让世人得知。

    这位天神冷面寒枪,三尖两刃刀下无人可挡,号称神庭第一战神,恪守天条律令,是那天帝手中最为称心如意的打手。

    而且此人比其余的神灵还要倨傲,别的神灵只是看不起凡俗生灵,而他则是连带着大部分的神灵一起看不起。

    整个神庭当中,也唯有那天帝方才能号令其一二。

    余者,皆是被其慑服于那般冷酷威势当中,丝毫不敢与之作对。

    不过却也有看不惯他的人,偷偷的将其事迹编排成文,传入人间,使其香火几斤断绝,信奉者少之又少。

    据传,二郎神的妹妹三圣母曾经是一个难得的好神仙,她心地善良,不与那些残害生灵的神灵为伍。

    反而对凡人充满善意,更是在久居人间中,于一位凡俗强者产生了一段感情。

    然而这事传到神庭当中,被二郎神听说之后,当即就是带领他麾下天兵,下凡擒拿那胆大妄为的凡俗男子。

    而且,虽然犯事的是他亲妹妹,但此人冷酷无情到极点。

    牢牢遵守着天条律令,根本就不为所动,残酷的将三圣母镇压在了与世隔绝不见天日的神山之下。

    至今,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年头,仍旧没有听说被放出来的消息。

    这还不算完,在亲手将三圣母镇压之后,他又寻找到了那个与三圣母纠缠在一起的凡俗男子,到了他所生活的地界。

    仅仅用了不到片刻的时间,就将那个男子所在的城池、乡野,彻底的溟灭,将内里所有的生灵屠戮一空,不曾留下一个豁口。

    整整数十万无辜的生灵,就因为被牵连到,而失去了生命,这是何等的无辜,而造下这等杀孽的人又是何等的凶残!

    为了掩盖自己屠城的事实,他还动用大神通将整个城池粉碎,最后翻动大地将其掩埋于泥土之中。

    但是,痕迹可以掩埋,无数无辜枉死之人的冤魂如何能掩饰的住?

    即便是今日路过此处,都能在那寸草不生的荒凉地界上,隐约听到那些怨灵的恸哭,还有那恍若实质的冰冷怨气。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仅仅是为了维护所谓的天规,从而惩戒世人。

    何其荒谬?

    ......

    不谈此人的过往是充斥了多少杀戮与血,他的身上又背负了多少枉死者的魂灵,当他出现在此处,并且以雷霆之速镇杀吞天蟒时。

    其赫然就给那些失志报仇雪恨的远古大妖当头一棒,让他们不敢妄动。

    同为古老存在的九头狮子精以及鬼车,如何能不知晓几乎是和他们在同一时间沉睡的吞天蟒实力如何?

    他们自信自家的实力会超过他不少,但又如何能在片刻之间将其如此轻易的杀死!

    其中所蕴含的恐怖信息,足以让这两个大妖心里直颤,惶惶不安。

    他们感觉自己的后背有些发凉,还好自己的遁速没有那吞天蟒快,不然的话,此时被那恶犬吞噬的人,岂不是成了他们......

    对了,还有那白毛狗!

    身为妖族,其不和他们站在同一边共同反抗神庭也就罢了,竟然还助纣为虐,反过来帮这恶神打自己人。

    这等妖族,真真是狼心狗肺,背弃族人之辈。

    “呸!”

    九头狮子精此时不敢贸然冲上前去和那名为二郎神的恶神搏斗,为吞天蟒报仇雪恨,只好将怨气发在那白毛狗身上。

    狠狠的瞅了其一眼,面露鄙弃。

    而那在空中摇动双翅,悬浮于天的鬼车,则是心中思绪生灭不定。

    神庭的实力现在竟然如此强大?

    他忽然有些怀疑自己了,响应呼唤出世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难倒他苟且偷生到现在,是为了像这吞天蟒一般在挣扎着爬出来的第一天,就死于非命,陨落当场的吗?

    自己在大地中沉眠了这么久,等待的是一个复仇的机会,而不是去那神庭自杀啊!

    一时间,他竟然有些怨恨那个执掌妖师令,可以唤醒他血脉的幕后之人了。

    娘的!

    你躲在背后不做声,反而把我们叫出来给你挡在前面,这是个什么道理。

    大家是听从你的呼唤,一同出来向那邪恶神庭报仇雪恨的,可不是出来白白送死,给你当炮灰消磨神庭力量的。

    “可恨至极!”

    鬼车九颗头颅不动声色的扫视着四周虚空,期冀着寻找到那幕后之人隐藏的踪迹,将他身形叫破,好打破当前的僵局。

    思路客

    可惜,不知是他实力太弱,还是对面实在是善于藏匿踪迹,苦苦巡视一番却无丝毫所得。

    只能暗骂一声,然后渐渐地向周边大妖靠拢。

    他却是看出来了,以他们单个的实力绝对不是那持枪狠人的一合之敌,为今之计只有集合一起共同抵御此人,方才有那么一线生机。

    也仅仅只是,一线生机!

    天穹上空的二郎神冷眼旁观一切,将众人惊、慌、忧、恐等等,诸般神清尽数收于眼中,目光冰冷,不为所动。

    众生惶恐也好,不屈也罢,在他眼中无非只是一群蝼蚁无意义的自我感动,是毫无意义的挣扎。

    他们不过是一群低贱到泥土里的东西,不知天高地厚、无知无畏,而作为神灵的他,只需要降下惩戒便是了,何需在乎他们又再想些什么。

    如果他们不怕死,那就让他们生不如死,让他们遭受世间最残忍的折磨,直到肉体消亡、神魂弥散。

    无论杀多少人,哪怕白骨堆积成山、血流成河,他也要让这些凡俗知晓违背神庭的代价!

    等到百年过去,这些无法无天的人都被屠灭殆尽,到那时新生出来的凡人依旧是神庭最为虔诚的信徒。

    对神灵跪拜,在神庙当中全身心的献上他们的信仰。

    这般想着,二郎神嘴角划过一丝浅笑,眸光微垂,落在那些妖王身上,不消片刻间也决定了他们的结局。

    这些稍微强大一些的家伙们,虽然是反抗神庭、逆天而行,但无论如何都要比凡俗当中那些一无是处只能提供信仰的凡俗,多些用处。

    到时候,将他们打个半死,种下奴印,充在他的三千草头神当中便是了。

    到那时,即便再桀骜的妖,也要垂下他的头颅,乖乖的听他的话。

    正如当年亦是凶威滔天,甚至吞噬了半个月亮的犬妖一般,此时还不是乖巧的爬伏在他的身边,温顺至极,不见半点当年颜色。

    所以说,这妖啊,就是贱!

    他将目光放在孙悟空身上,眸中隐有火花闪烁。

    当年是天帝将他的想法拒绝,试图在无尽岁月的镇压当中磨灭那妖猴的性子,收为己用。

    然而事实证明,天帝那一套行不通。

    驯妖,还得看他来!

    “妖猴,当年让你逃过一劫,却不曾想,今日又将要落在我的手中!”

    二郎神似是想到了某些妙处,冷澹至极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丝笑容,随微,却见其癫狂之色。

    便在这时,天帝似乎很是满意一众叛逆被二郎神震慑当场的画面,眸光微落,凝实着坐看诸般变化我自岿然不动的大天尊,冷澹道:

    “不管你是谁,但胆敢冒犯本底之威严,模彷本帝之气质,其罪当诛!”

    “今天,你必定是死路一条。”

    正强忍着心头惊疑,装作平澹模样打量着二郎神的大天尊,听到他这般话语,气极反笑。

    但却也懒得和此人在言语上再多争论个什么,他说便由他说去,待到一会儿时,她倒要真个看看其手头上的功夫,是否有嘴皮子那么硬。

    而且,最好是那般,不然的话定然没有这口出狂言的伪神好果子吃。

    不把他身上最后一点油水都榨出来,那他大天尊的名头日后就倒过来念。

    倒是现在,让他心中有些惶惶,以及惊疑不定的则是,这个突兀出现,被那些妖魔鬼怪以及下界凡俗称为二郎神的存在。

    究竟、到底、是不是,有没有可能是他心头所想那个人在这方异域所对应的存在。

    那个被他遗忘到心底最深处,这辈子恐怕都不愿意提起的,三圣母与凡俗中人所生之子,阐教玉鼎真人弟子。

    她名义上的外甥,杨戬!

    如果是真的话,那可就是让她如同是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

    本来摄于那说书人的淫威之下,她捏着鼻子认了,决定卖他一个面子不再追究瑶姬触犯天条的事情。

    但瑶姬以及她的三个儿女这辈子也别想得到她的承认,更别说在天庭上做神了,那是想都别想,根本不可能。

    然而眼下这二郎神的出现,却是勾起了她心中最不好的想法。

    在这个异域当中,那小子都能混的这么好,一身实力让她都有几分刮目相看,在这神庭当中的地位更是不凡。

    洪荒当中,有阐教支持,以及背后隐隐中说书人支持的杨戬,又会成长到什么样子?

    “难道说,有朝一日吾还真的要在天庭上看到此人不曾!”

    一想到这个画面,大天尊就是一阵恶寒,不敢再想。

    于他而言,这属实是世间最为让人难以接受之事,定下天规条律并且严格执行的她,竟然要看到一个犯了天规的女仙与凡人生下的后代,在天庭为仙?

    而那个犯了以身试法的女仙还是她的妹妹?

    世间最最荒谬之事,莫过于此了。

    定了定神,大天尊将脑海中纷乱的思绪一一驱散。

    安慰自己现在时间还早,一切都还未发展到那个离谱的地步,还来的及扭转,只要他严盯死防不让那个小子有上天庭做仙的机会,就还不算晚。

    不过片刻之后,她的老脸就是一黑。

    阐教败了啊!

    败在了一场恍若闹剧一般的封神之战中,经此一战,阐教上上下下,怕是除了元始天尊外,估摸着都要上那封神榜,去天庭上挂个职位。

    也就是说,说不定等他回去的时候,封神榜已经挂在她的凌霄宝殿上空,而那杨戬正是榜上有名!

    一时间,大天尊顿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眼眸当中,更是隐隐又怒火成型,蔓延至虚空当中。

    “好!好啊!”

    她心中气急:“洪荒当中,吾奈何不了鸿钧老师,奈何不了诸多圣人,甚至都奈何不了那说书人。”

    “但在这异域当中,还能让你这区区伪神压在头上不曾?”

    刹那间,心头火起。

    身后赤阳骤然释放出无尽光和热,映照着大天尊那伟岸身形,比那大日还要耀眼万分。

    “就你,也配称天帝!”

    “给我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