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56、云集,百万天兵

    绝世大妖的气机贯穿了天地,让苍穹颤动,世界动荡。

    一些隐藏于冥冥当中,且无比古老悠久的气息也随之复苏了。

    他们于沉睡中苏醒,抬头看向天地,毫无意外的感受到了这方世界当中多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那是名为变数的东西。

    是不该存在于世间的火焰,是不该存在的不屈意志。

    一切于神灵作对的,通通都是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然而现在,它却堂而皇之的出现了。

    那么,也就只有、也仅有一种处理方法,便是将其再度斩灭!

    “是他!其不是被打落云霄,永不能翻身了吗?”

    “竟然是那个亵渎神灵之辈,其不是被镇压在五指山下,动弹不得,谁人如此大胆敢将其放出?”

    “却是奇了怪,这妖猴如何破开五指山的镇压”

    众神纷纷惊诧,心头升起一点迷茫。

    在他们的认知当中,没有人能从五指山的封禁当中挣脱而出,即便是神灵被压在下面也只能乖乖受罚,更遑论一个下界生灵!

    然而这被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而且,那个推倒了身上大山的妖猴,此时赫然向他们所在的方向冲击而来,这一切足以让他们心生几分惊俱。

    但是他们早就应该担忧的,因为这代表了世间生灵反抗意志的火焰只是被镇压了几百年而已,他从不曾熄灭。

    他们应该时刻紧记着当初那个笑若癫狂,犹如噩梦一般的声音:

    “原来神灵,也会害怕、也会流血!”

    下界。

    无数时光里,在神灵追捕中苟延残喘的修行者们感觉到了妖帝破山而出的气息,听到了他向世人发出的呼喊。

    他们知道,反抗的时机到了,最终的战争终于要打响了。

    这场战争无论最终谁胜谁负,都将会是这片天地注视下有史以来最为宏大的一场战役,没有第二。

    因为这是整个世间生灵的不屈与反抗的意志,对凌驾于九天之上蔑视众生意志存在的又一次挑战。

    不成功,便成仁。

    这一次,没有退缩可言。

    前番,是他们退缩了,胆怯了,让大圣独自去面对了一切,最终造成了其被镇压几百年的后果,这让他们也在心中悔恨了几百年。

    好在是,大圣以顽强的意志,从深渊中爬了出来,再度站到了他们的身前。

    那么这一次,他们就不会再让大圣独自前行,哪怕背负上一切,他们也要同大圣一起征战九霄,踏碎神庭。

    更要让那些自命不凡的神灵们听到他们的呐喊,让他们知晓,在这个世界当中大圣并非是独自一人在战斗。

    他,并不孤单。

    积雷山摩云洞。

    望着牛魔王再度披挂上战甲的威武身影,玉面公主一时间有些痴了。

    尽管她不由十万个不愿意让牛魔王去以身犯险,但她知道,这一次她拦不下。

    因为他说,他不想再后悔了。

    无论如何,哪怕这一次是有去无回,他也要誓死陪伴在大圣的身边,他要护卫着那团火焰不会熄灭!

    倘若此一去便是一去不回,他当然会遗憾,遗憾没有真正的去和铁扇公主道歉,遗憾没有留下一二子嗣。

    但转念想象,若他失败了,又何必让后人生活在这么一个黑暗的世界当中,饱受折磨?

    而万一他成功了,那一切便还来得及。

    到那时,那将会是一个清澈的天空,是他们期望了很久的朗朗乾坤,是没有神高高在上的世界,是人人可以吃饱穿暖的圣地。

    想来那个时候,铁扇也可以饶过他,也接纳玉面,三人尽享齐人之福。

    而想要达成这一切美好愿景,必须要从这一战开始。

    玉面公主看着他,眼神脉脉,似含千言万语,但她知道自己不能说,也不该说。

    她已经以私心独占了他几百年光阴,这一次她没有理由去再度阻拦他,在儿女情长面前,她的意中人选择了更伟大的事业。

    这是属于他的荣耀,亦是她的骄傲。

    “你要小心,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归来。”

    玉面公主也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了,她双手抚着肚子,饱含温柔。

    牛魔王笑了,笑的开怀:

    “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不仅我会安然回来,我还要把猴子也带回来,还有老蛟我们兄弟一个都不会少。”

    玉面公主强忍着泪水:

    “好,到时候我为你们兄弟几人摆下酒水,接风洗尘。”

    牛魔王点点头:

    “到时候我定要一醉方休!”

    “好了,我要走了,那位孔宣大人在等我,兄弟们亦再等我。”

    牛魔王提起了镔铁棍,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门。

    当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当中时,玉面公主眼眶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落下,滴落桌面。

    她不是没有信心,而是根本就不敢抱有任何的一点点的希望,那看起来就好像是妄想一般,因为在亘古以来,从未有人可以成功反抗神灵。

    她明白,她知晓。

    但是,她不后悔今天的决定。

    她满脸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边笑一边流泪:

    “我的孩子,你要记得,你的父亲他不是一个懦夫,而是一个大英雄。”

    “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于此同时,那翠云山芭蕉洞里,狂风大作。

    遥遥从中传来一阵咬牙切齿的女声:

    “你这天杀的牛头,不是万事躲避,怎么今天这么勇勐起来,不怕死了?”

    沉默,直到良久之后,方才有幽幽声响传出:

    “千万,可不要死了啊。”

    “你若归来,我就”

    人间一隅,一片山谷当中。

    空谷幽兰,景色瑰丽。

    在当今一片狼藉的人地大地上,难得出现这么一处别致的地界。

    然而这么幽深的山谷当中,唯有藏身于此处的野兽与妖怪。

    但是却都在某一位存在显露出气机之后,这些野兽尽数惊恐的逃窜,片刻间空留一片狼藉。

    不因其它,盖因为这位存在的身份,是一位神灵!

    一位,曾经高高在山,眼观人间的神灵。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这位神灵的脸上不见那种天神惯有的冰冷与漠然,满是温和,而且他的眼中竟然也幽幽燃烧着某种让神心惊的东西。

    他轻轻伸手拨开了面前纷乱的杂草,露出内里一块满是裂痕的石碑。

    石碑上本没有字,但在他的眼中有无数篇章流转,亦有数不清的面孔与名字,一一浮现。

    他当年为天上神灵,却因不忍见身边同僚对于下界凡俗的种种恶劣手段,也怜悯人间生灵孱弱生存不易。

    百般思索之下,他私自复刻神庭传法碑文,带入人间。

    于此隐秘之地,开洞府,传仙法。

    千百间,倒也有了些成效。

    然而他的大部分弟子,却还是死于和神灵的对抗之中,最终被他收敛尸骸,安葬于此。

    “我要走了,同那位妖帝一起,去质问天帝。”

    他澹澹说道,眼中长含着笑意。

    当初他的弟子曾劝说他同孙悟空一起,他心中有所顾忌,犹豫了,最终导致无数弟子惨死。

    这一次,为了自己,也为了那些世间生灵死去的弟子,他不想再留下遗憾,他要去追随妖帝,不仅仅是为了他们复仇,也是为了自己的本心。

    指尖从无字碑上缓缓划过,他笑得畅快:

    “我这一去,若是回不来,到时却是无人可为我立碑了,哈哈哈!”

    洒脱的笑声回荡在天地之间,他义无反顾的朝着九霄云外冲去。

    或许,当他决定将反抗的火种洒落人间的时候,那时他就已然和那些神灵们,截然不同了吧。

    苍穹之上。

    血云消散,昏暗的云幕上撕开了一道亿万丈的裂痕,露出了无数上冰冷至极的眼眸,以及寒意森森的盔甲和雾气。

    无数的天兵天将伴随着轰鸣的战鼓声,恍若未卜先知一般等待在这里。

    天穹上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景象,这是天怒,亦是天罚!

    一场旷古绝今的大战即将到来,这些陈列在天一眼望不着边际的天兵们,恍若汪洋,势要吞没整个世界。

    在这一刻,天庭的气势似乎是达到了某种巅峰。

    整个天穹上都站满了天兵天将,还有着无数的天神,他们浑身紧绷、蓄势待发。

    天空的光线已经越来越暗,九霄云上的天庭大军脚踩黑云,将本就不太明亮的世界压的更黑暗了几分。

    人间,恍若夜幕降临。

    尚处于迷茫、惊恐,不知发生了何事的凡俗生灵们惶恐的跪拜在地面上,惴惴不安的向天上的大军祈祷。

    他们以为是自己犯了什么错,引来了神灵的怒火,导致了如此场面的发生。

    却不知,此刻的神灵又岂会多看他们一眼?

    他们所时刻注意着的,唯有那翻山而出的叛逆妖猴,以及那些恍若蚊虫一般的叛逆党羽。

    其余之人,犹若草芥,不值一提。

    同时间,孙悟空也在熟悉着自己力量的同时,向着天外冲去。

    只是,当他看到这样的阵仗心中也是有些疑惑,暗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神庭大军,为何来的如此之快?

    自己虽然要再度决战九霄,但眼下这般情况却是有些不大对劲,冥冥中的直觉告诉他,这或许是一格巧合。

    神庭的这番举措,不完全是用来针对自己的。

    那些神灵无比强大的同时,亦也有着难以言说的自傲。

    在面对自己这个曾经被他们镇压过一次的叛逆存在时,虽然会警惕会小心,但决对不会摆下如此大的阵仗。

    他们只会觉得自己当初可以镇压了他,现在同样可以轻松的再来一次。

    而眼下这般情况,便有些不同寻常了。

    “是因为,那个人吗?”

    孙悟空心中有了一些猜测,但没有想太多。

    因为不止那些神灵有自信,他同样对自己也是很有自信,没有人知道他在这数百年的镇压中得到了什么,除了他自己。

    而在同时,他也感受到了许许多多熟悉的气机再向自己靠拢,这让他有些亲切,也更有力量了些。

    不过心中却是想着,到时要将他们规劝回去,这一战注定不是所有人都能参与进来的。

    忽的,他的破妄神童看向九霄云外,一切云雾和虚妄都被洞穿,他想要探查一下神庭陈兵的原由。

    就在这一刻,孙悟空忽然皱起眉头,眼中闪过一丝惊诧!

    浮现于他眼中的,是一副他从未设想过的画面

    帝辛抬头仰望着苍穹当中的天兵,眼神冰冷。

    此时此刻,空中无形的压迫感就像是处于万丈海底一般凝重,让人难以呼吸。

    武道修为分外不俗,外加一身人道气运护持,足以让帝辛抵御这般压迫,甚至于让他在这般威势中,察觉到一丝别样的气机。

    以那刚刚从五指山脱困的猴子本领,显然是不足以让此方世界的神庭摆下如此阵仗的。

    一定是有其他什么人,给了那神庭莫大的压力。

    那,到底是谁呢?

    下一刻,帝辛感受到了一股十分熟悉的气息和威压,即便是相隔三十三重天阙,但那股味道也让在第一时间就分辨而出。

    是她?

    到也是不难理解。

    于此同时,站在一片山石废墟中却纤尘不染的准提道人,笑眯眯的看着天上无数天兵天将,心头大喜。

    以眼下的情况来看,渡化这孙悟空不是一时半刻能做到的事情,要从长计议了。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暂且腾出手来,去渡化他人啊!

    就好比说,眼前苍穹上,那一排又一排的异域神灵,直看的准提眼热。

    依仗身份修为作恶之人,正要进他西方教中,方能洗去一身业力,重新做人。

    与其被这么一群杀才尽数打杀了,还不如被他收下,改头换面在他教中发光发热。

    而且这些天兵还是小头,那些天神方才是重中之重。

    一念及此,准提也不准备在这里和帝辛浪费时间,正要隐去身形,暗中谋取好处。

    却见,空中莫名出现的一道光华,在转瞬间变得分外清晰。

    “快看!”

    “那那是何人!”

    忽然有人指着空中莫名出现的身影惊呼。

    此刻,在那神庭大军严阵以待的正对面,忽然间金光四射、道气纵横。

    下一刻,一个无比伟岸的身影傲立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