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50、渡化

    天地萧杀,雷云漫卷。

    准提道人却是终究因为猴子这一言,乱了些心绪。

    但无论如何他都是历经千万艰难险阻方才谋求一线机缘成圣的人物,心智坚定绝非常人,即便此时知晓自家是被眼前之人误会,却也不会改变心中之意。

    他所来,便是为将其渡化,无论如何都要达到目的。

    “你这猴头,竟也是生了个尖牙利嘴,有些口舌之利。”

    准提面上轻带笑意,看似不为这孙悟空一言而动,不过说话间的的功夫,其身后已然是有巍峨七妙宝树虚影显化当空。

    无量金光伴随着妙树衍生而出,将降落的灾殃抵挡,缓缓向外蔓延而去。

    异像显化中,不露丝毫邪气,端是一副堂堂正正的得道高人景象。

    却是准提心中有所计较,虽不愿和这孙悟空口上辩驳他西方教与这伪劣佛教之间如渊似海的差别。

    但却是在无形之中将一身威势显露分毫,让其明了他和此异域当中的佛门中人绝非一行中人。

    即便有所渊源......

    呸!

    准提心中唾了一口,他西方教绝对和这佛门没有什么渊源。

    想他准提与师兄接引自立下大宏愿成圣以来,艰难背负西方行走,一路以来遇到多少艰难险阻、坎坷磨难。

    即便是艰难到这般地步,他们二人都不曾背弃宏愿,肆意屠戮生灵,造下如此杀孽。

    而此界当中的所谓佛门,不过是披了一层普渡世人的外皮,行的宛若妖魔手段,如何能与他们师兄弟二人辛苦操持的西方教相提并论?

    “了了此事,定要往此界当中所谓佛门当中走一遭!”

    准提心中念起,起了思量:

    “就算不将这些凭空败坏我等名头的恶神施以雷霆手段,也要将其永镇而下,说不得也可以填入八部天龙之中,为我西方的兴胜流血流泪。”

    正这般想着,便听那石山之下传来一阵阵讥笑之声。

    “嘻,哈哈哈......”

    “你这秃驴...特意寻俺老孙到此为何?怎滴,来看老孙的笑话不曾?”

    “棒......”

    声音卡壳了一下,继而传来一阵略显尴尬的语句:

    “却是忘了,拜那你那佛祖所赐,我这棒子,是来不了了。”

    继而,他想是想起了什么往事一般,没了谈兴,也不在搭理准提就此沉默而去。

    良久之后,待准提将这个五指山尽数探查一番,内外情况归拢于心时,这才开口:

    “孙悟空,你不知我身份我也不怪,但却要告诉你,我于你口中的佛祖没有半点关系。”

    “哦。”

    山下的猴子不喜不悲的应了一句,平淡中再不见什么情感。

    一片昏沉里,众神仙看不到他的面貌神清,只能看到画面当中摇摇晃晃的一片剪影,昏浊不清见一片模糊。

    但无数人不禁在此时心头浮想而起,一张桀骜的面容上,满是冰冷与不屑。

    试问,谁能在被镇压无数年后的时光里,给一个口若悬河像极了仇敌之人的的存在,几分好脸色呢。

    不是恶言相向,那已然是被岁月磨平了棱角,再无力去计较。

    现在看来嘛,这位大圣似乎还未到了那般境地,但处境显然已经不妙。

    不难想象到,若是这般岁月再经历上个几千年之久,怕是有朝一日这猴头眼中的火焰终会熄灭,变得冰冷一片。

    到了那时,九天之上的宫阙里,或许便有了他的一方位置。

    然而这样的结局,却是众神仙所不想见到的。

    所以说,眼下的准提道还是来对了?

    尚在摘星楼里观看的众仙神不禁一阵恶寒,像是吃了什么难以下咽食物一般的难受。

    强打起精神,不让自己的双眼从画面里那面目可憎的人影上离去,倒要一听这堂堂西方教圣人,又要以如何手段渡化这孙悟空。

    只是,别渡化不成,又惹来一身骚就是。

    念及当年准提欲要渡化那荒天帝之时,作壁上观的众神仙不禁露出一副看热闹的笑容来。

    便听,画面内里准提道:

    “孙悟空,你本为下界生灵,却因不甘而擅闯天界,横造祸患,说来倒去却也是因果使然。而今在这五指山下一过无数载,经历大起大落,可曾有所领悟?”

    不待回应,他紧接着有道:

    “你虽有所跟脚,但终究无人教导野性天成,凭着一腔怒火走到如今地步,已是尽头。若想再前一步,却非得消了一身凶性,凝聚道心。”

    “到了那时,这满天神灵又有何人能阻你?”

    良久。

    五指山下那个影子里,终于是缓缓传来了不平不淡的声响。

    “这样说来,你倒还不是来看我笑话的,亦不是同那些神灵一道的?反而,还是来帮我的不曾!”

    听闻此言,准提浅笑着颔首:

    “自然。”

    “呵呵,就凭你一个秃驴,能帮得了我什么?”

    尊提心中有几分愠怒,暗道这猴子还当真是是非不凡、好坏不辨,都缕缕于其分说自家和那些神灵非是一路中人了,竟也还是不信。

    出口便是冒犯,不知尊敬。

    也就是看在这猴头颇有些用处,且天资非凡,不然的话......

    按捺下心头一点点小情绪,准提收拢思绪,张口就道:

    “净心守志,可会至道,譬如磨镜,垢去明存,当得宿命。你经历这一番劫难,自也不是坏事,日后自可明悟其中道理。”

    “而我要告诉你的却是,身具执念不是错,但全因执念而活那便是误了啊!”

    “我亦曾如你一般,身心上下舍一执而无它物,但当最终我得道时,方才了悟当年的执着不过是一场虚妄,一切有为法如梦花泡影,如露亦如电,因作如是观。”

    “唯有放下,方才能走的更远。”

    准提拈花而立,背涌金莲,此番说法即是要借此执念之说打开孙悟空的一道心灵缝隙,好让他有机可乘。

    但言辞落下,却也能得见几分真心。

    这猴子一身执念之重,却是他生平仅见,若不能全,即便是此行如愿被他渡化回西方之中,怕是日后也要生变。

    为了安稳,自要多做些考虑。

    旋即,准提又给猴子下了一道定心丸:

    “却是忘了和你分说,你且紧记着,我和你口中那佛祖毫无瓜葛,半点联系也无,而且他在我眼中犹若尘沙、好做泥土,不过挥掌即逝的人物,当不得于我相提并论。”

    “我此来,全为你。”

    看着准提舌颤莲花、口若悬河,摘星楼里一众仙神沉默无言。

    暗道这人,真真是装了一手好哗!

    也是当真托大,未见此间神灵神通如何,为了诓骗他人入教,便是口出狂言丝毫不把他们放在心上。

    还尘沙、泥土,也不怕话说太满,日后下不来台面。

    众仙神不无恶意的这般想到,但却也就是一念思及,发发牢骚罢了。

    那般场景,无论想与不想显然是不会真实发生的,即便准提道人因为穿行两界,远离洪荒之故,消了些圣人手段。

    然而其实力还是实打实的放在那里,虽不见异域神灵神通几何,但想来又怎能奈何得了他呢?

    不被准提打上门去,一一渡化或是镇压了,便是烧高香了。

    其实无论他们心中如何不待见准提道人这位西方圣人,但走出门去却也不怎么愿意见其吃瘪的。

    大抵因为,即便知晓世间广阔、诸天无垠,但隐隐中洪荒神灵还是有那么几分高傲的。

    且不谈这大是大非的事情,众仙神念及准提孜孜不倦试图度化孙悟空的事情,不禁纷纷皱眉。

    对这西方教主之一的行为,大有不耻!

    暗道一声,西方教,果然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日后万万要掐灭它兴盛的一切可能!

    因为,这西方教上下和洪荒仙神显然就不是一道上的人。

    君不见,别人前往了那异域世界,纵然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追求,但无论目的如何其过程都是走在了寻那些神灵麻烦的道路上。

    欲要在达成目标的同时,顺手为仙神正名,为世间生灵出头,伐恶诛邪。

    而作为西方教代表的准提道人呢?

    这家伙非但不想着救世人于水火之中,或是讨伐邪神,而是一心一意的去打秋风、谋好处,顺手牵羊去了。

    别人在那边奋战,想着如何还这方世界一个郎朗乾坤。

    他倒好,竟然一声不吭的跑到这里来渡化人来了,而且还将主意打到了孙悟空的头上,这也太过分了些吧。

    就说那西方二圣当时怎么能舔着脸来向李先生讨要前往异域的名额,而且没能如愿,仅仅是一个要求换得一个名额之后,还显得那么激动。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

    怕是他们一开始就打好了注意,就是冲着渡化孙悟空而来的。

    虽然到现在为止,山下的猴子都未曾表态,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他真的被准提的花言巧语给骗了,渡化到西方教怎么办?

    这个孙悟空可不是寻常衍生世界的孙悟空,而是日后在诸天万界中留下偌大名声的齐天大圣,是他们当中最为出彩的存在。

    所以,即便是他现在被镇压在五指山下,那也只能证明其一时的失败,而不能证明他会一直失败下去。

    他们相信,终有一日大圣会掀翻五指山,再度踏上九霄,到了那时便是他证道之时。

    但是如果在这个档口让那准提把他给渡化了,那不就是坏事了。

    齐天大圣提前成了和尚,如何能成就日后的赫赫威名?

    众神仙一厢情愿之下,却都下意识的忽略了,当洪荒仙神到了此界之时,命运便早已改变,以往的描述不可信,一切走向了未知的道路。

    李桐也乐的见他们起了争执,胡思乱想,便也从不点名。

    只是,他心中亦也有所嘀咕,暗道自家这系统究竟是何方神圣,穿越任意时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般简单,而且贸然改变世界命运的因果劫难他也丁点不沾。

    这般万分体贴的照顾,却是让人感觉一阵莫名心慌。

    顿了顿,将这些无用的思绪祛除,李桐开始思付起日后他又将该如何在这个变得面目全非的洪荒世界,处之。

    “唉,且走且看吧!”

    无人能够知晓,那个在他们眼中身具不可言说大神通且来历无比神秘的说书人,现在亦是满心烦恼。

    眼界只能着于一处的众多妖王,看着画面当中的准提心头火气,此刻真想上去扇他一巴掌。

    只可惜打不过,只能在心头幻想上一阵......

    虽然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但大家都是妖,天生的就多了些认同感。

    妖妖生来自由,若是被他渡化入了那西方教,还何谈自由可言,何谈踏破凌霄的理想可言?

    而失去了毕生信念的大圣,还会是大圣吗!

    洪荒妖王不敢想、不敢说,只能期望那山下的猴子可以坚定一些,再坚定一些,莫要轻信了准提的花言巧语,被其所骗。

    比起准提来,他们更愿意通天教主将猴子从五指山下救出,若是能收起为徒那就更好了。

    有教无类,那是世间多少妖所向往的天堂。

    一众来此的截教仙人也是眉头高高皱起,心中暗骂准提无耻。

    本来孙悟空已经战败了,受尽折辱被镇压在五指山下,他为了天下苍生而战,为了亿万无辜的生灵而战,如今落到这个境地就是够凄惨的了。

    若按原本轨迹,不知还要再承受多少年的苦难,现在好不容易迎来一线转机,得益于李桐之故洪荒十位大神通者降临此间。

    但怎会如此不巧,第一个遇见他的偏偏是西方教的准提道人呢。

    这家伙最为贪婪不过,见了好处只会往自己怀里搜刮,半点都不会落下,眼下见了孙悟空,又怎能不生将其渡化门中的心思。

    即便是在众人看来在孙悟空最虚弱,最没有抵抗力的时候去渡化他。

    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趁人之危!

    但,架不住这人是准提道人,洪荒里出了名的不要面皮,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唉......

    众人无奈叹息,今日之事恐怕难以阻止,就也不知将来这孙悟空又会在那西方教中变成什么模样?

    想来,是会没了往日的风采吧。

    众仙神们对于这般情况也是毫无脾气,只能在心底发发牢骚,圣人与普通修行者间的差距足以让他们乖乖闭嘴,不敢当面说半个不字。

    当然,除了李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