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48、众人心思,五指山下压大圣

    通天教主的言论给洪荒世界无数仙神带来轩然大波,然而他们却也只能在无尽的惊骇与不可思议中,接受这个结果。

    那便是,至此往后:

    洪荒当中六圣变五圣,再无通天圣人之说。

    而在此之间,那些未能获得前往异域世界资格的顶流大神通者们,在缓缓消化着这一惊天消息的同时,却也是在心中升起那么一线渺茫希望。

    天道之下,圣位恒定,现在有人不当这个圣人,甘愿将位置空出来了。

    那岂不是说,他们便有了上位了机会?

    不要说什么没有鸿蒙紫气便不能证道成圣,在准圣巅峰蹉跎了无数年,这些顶尖的大神通者们都是心里门清。

    以往是被鸿钧哄骗住了,但现在如此漫长的岁月过去如何能不知,他们不能再向上一步,不是他们不行,而是上有天道压制,方才如此。

    至于那什么劳子鸿蒙紫气,若是有需要的话,还不是道祖鸿钧开口一句话便能要多少有多少的东西?

    说来倒去,要不要有人补上这个通天教主空下来的缺,只是天道的一个念头而已。

    即便这些大神通者心知成为天道圣人必然是有种种约束,但这是圣人之位啊,若有机会成就,世间修行者又有那个不愿意!

    况且来说,在现在洪荒这个几乎是准圣往上道途断绝的世界当中,被天道招安,成为天道圣人已然是最好的选择。

    除非,你有绕过天道与鸿钧的限值,另走它路以力证道的法子,方才能将天道圣人之位弃之如履,说丢就丢。

    一想到这,仅有的几个大神通者忽然间心头一跳。

    嘶!

    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眼中闪烁惊诧神光不断,皆是暗道一声:

    “不会吧!”

    “难道说,通天教主此般,是......”

    尽管发生这件事的概率在他们的想法中几乎是接近于无,但转念思付到教主和那说书人的诡异关系。

    再念及说书人分外神秘,以及其有可能是异域大神通者的来历,便是不由的让他们心头一颤。

    对于本来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凭空多了三分猜测。

    但事实究竟如何,却还是要静观其变,等待着事态的最终结果。

    尽管似他们这些大神通者已经活过了不知多少会元,甚至于还有一些于天同寿的存在,按理来说应该是视岁月变迁于无物,弹指间便是几度春秋。

    然而在此时此刻,他们从未有哪一刻会比眼下觉得这时间为何流逝的如此之慢,漫长的让人无比焦急,却又无可奈何。

    只能将心神再度投向于那画面之中,希望借此可以暂缓心中焦急。

    而到了此时,那画面中投影而出的异域场景中,却是早已不见教主身形,光影轮转中,一片巍峨群山显于众人面前。

    五峰如指翠相连,撑起炎荒半壁天。

    夜盥银河摘星斗,朝探碧落弄云烟。

    雨馀玉笋空中现,月出明珠掌上悬。

    岂是巨灵伸一臂,遥从海外数中原。

    却正是,五指山。

    五座巨大的山峰直插云天,遥遥望去像极了一个竖起而立的巨大手掌。

    不过这五指山,却非是长久便在,而似乎是在突然间的某一天出现在这里,起码而言早在那么几百年前这里是没有这座山的。

    但是现在,几乎没有人知晓了这般过往。

    因为在这座大山从天而降的时候,毫无在意的将无数的村庄与生灵尽数压成了齑粉,无人生还。

    就好似这山峰生来便是带着镇压的使命而来,因此只要目的达到了,就全然不会在意降落的地点上是否还有着其他的生灵存在。

    事实上,在那高高在上的神灵眼中,对待下界生灵,又如何能生出同情二字,在他们看来不过都是蝼蚁罢了。

    随手可杀,杀之不尽。

    既然如此,又何必珍惜?

    至此以后,五指山便没有了昼夜的区分,这里时时刻刻都是处于一种将暗未暗的黄昏景色。

    不过,却没有那般艳丽的霞光,有的只是一片片暗红色的血云围绕着五指山,巨大的闪电无时不刻的从当空落下,顺着山体贯穿地面。

    所以,这里方圆百里的地界早已经成了一片焦土,也早已成了生灵的禁区,无人可以轻易涉足。

    而每当那庞大而耀眼的闪电落下时,在空中闪耀的光芒映衬中,总能在天穹之上看到一座华丽而冰冷的仙宫,一闪而过。

    那里龙飞凤舞,仙子曼妙,拥有着整个凡俗大地加起来都比不过一毫的的恢弘和璀璨。

    可每每从这个角度看上去,只能让人觉得那里可望而不可及,明明就好像是近在咫尺,但似乎像是相隔了无数的世界,于眼下的一切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而且,那里的繁华又是那么的冰冷,毫无人味......

    像极了着看似绚烂过世间一切烟火的雷霆,却是带着万分的危险,让人触之必死。

    那里是一个不属于这个昏暗世界凡俗生灵的地界,然而这个世界的昏暗却又是尽数拜它所赐,说起来只觉荒谬无比。

    至高仙庭!

    便是这个世界最高上的地方,俯瞰人间、蔑视一切。

    而近些年来,在那些神灵戏谑眼中相对应的地方,便是这个世界当中最黑暗、最残酷的地方。

    五指山。

    盖因为,这里镇压了一个妖,一个当年豪言踏碎凌霄,却被佛祖轻易镇压的妖。

    画面当中,昏暗的世界里,好像出现了一缕光照亮了眼前,让他们在隐隐绰绰中看到那山下似乎压着一个人。

    虽然黑暗世界的光芒无法照进这里,但却有人在此地自发光明。

    不过眼神相对一瞬,那双依旧明亮如火焰一般的眼睛,却是让此时正在看着的无数仙神一眼就认出此人的身份。

    “这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顿时,有人下意识的惊呼。

    竟然是他!

    之前李桐说书在讲这孙悟空的时候,结尾方方说道他冲上九天欲要踏碎凌霄,便是戛然而止,后面的内容就是断掉了。

    当时就让这些听众们很是焦急,心生埋怨。

    而今十多年过去了,本来已经对听到后面的故事不抱希望了,那知道现在竟然又有机会得知在那大圣独身上九天之后的故事。

    当初大家纷纷都在猜测,他后来的结果究竟如何,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争论四起,却也始终是得不到一个统一的结果,毕竟这个孙悟空始终是李桐口中万界内里最为强大的一个,亦也是大家最为关切一个。

    但是,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

    那个口中说着要踏碎凌霄的大圣,此时赫然被镇压在了五指山下!

    难倒他失败了?

    连这个世界无数魂灵中孕育而出的一道不屈战魂都失败了?难道这个匡扶正义、消灭伪善神灵之路就这么难?

    一想到李桐方才讲过的故事里,那个被佛门同化,失了本心的猴子,无数听众们便是一阵黯然。

    难道说,便连这个大圣,也终究难逃被渡化的命运,最终会变成似那般伪善神灵一样的人物吗!

    屠龙者终成恶龙?

    尽管心中有些低沉的想法,但此时大多数仙神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因为他们从画面当中大圣的双眼当中,依旧看到了光。

    看到了一如无数年前,那势要燃世间黑暗,将光明再度洒落人间的坚持。

    大圣,还没有屈服!

    但当此时看到他就这样被镇压在五指山下,心中难免还是一阵酸楚,唏嘘不已。

    不过众神仙也没有因为为他之前的失败而对他失望,亦或是生出其它情绪,而是依旧如同往常一般的认可他!

    方方大胜归来,和众多师兄弟们再度来到摘星楼的赵公明更是直接是竖起大拇指,言语里毫不掩饰的流露出对于换面当中那道身影的钦佩与赞许:

    “独身一人逆行伐天,将生死置之度外,这条路可以说是千难万阻、九死一生也不为过。”

    “虽然这个世界天道昏暗,将权柄尽数交于伪善的神灵手中,任由其放牧下界众生,但只要人活着不死,亦不曾屈服,那便还有希望,还有重头再来的机会!”

    众人颔首,觉得赵公明总算是说了一句颇有道理的话。

    人死了就一切成空,只要不死那就注定还有翻盘的机会。

    亲手将阐教数位门人送上封圣榜的琼霞此时一身煞气凝重,眉间缠绕几缕凶厉神色,狠狠道:

    “连怀揣着拯救世间生灵想法的孙悟空都能失败,那个世界简直就是从根子都里烂掉了,再无挽救的必要。”

    “唯有将一切抹除,再开新天方能让众生逃离这般悲惨命运,否则......”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众仙神显然明白了其言语中未尽的寒意。

    但也没有贸然附和,杀尽那方异域的仙神,那又要该背负何等的因果?

    在他们看来,可以支持和鼓励那孙悟空做这一切,但若让他们亲自上手,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不然的话,为何孔宣到了那方异域当中,不直接大开杀戒,将那神灵屠戮一空,是他实力不够?

    非也,纵然那方世界当中有类似圣人一般的存在,但以孔宣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而言,想跑绝对是无人可以阻拦。

    之所以要汇聚天下群妖不亲自出手,还不是初来乍到之下,怕沾染因果怨念,坏了日后修行。

    这些啊,他们心里门清的很。

    大妖白泽往后退了退,离琼霄远了些,这才冷静的说道:

    “此事本就是难于上青天的,早在先前我就不看好,结果果然如此。”

    “以一人之力面对天上众多神灵,大圣虽然强大,但却还没到那般无敌的程度,不过试问在座诸位,谁又有这般明知不敌却又甘愿赴死的勇气?”

    “大圣只要拼尽全力去做了,就没人会指责他,亦不会去埋怨他。”

    众仙神纷纷点头。

    孙悟空其本身也只是一个下界生灵罢了,以一人之力面对统治整个世界的神灵,那无异于是以卵击石,螳臂当车。

    但是他去做了,明知道会遭遇无比悲惨的后果,还是义无反顾的去做了。

    这样的人,谁又有资格去指责他?

    再说了,那方世界当中,神灵高举九天上上,享受众生供奉,其每一个都是可以享用无尽的资源来提升自己。

    而大圣呢,他几乎什么都没有。

    开局石头蹦出来,修为全靠拼。

    因此他最终落败的下场,但凡是去仔细分析一番的话,也就并不算是什么意外了。

    比起身死魂灭、饮恨当场的结果,现在只是被镇压下来,受些苦楚,倒也就不算是什么了。

    还是那句话,只要人活着便有一切的可能。

    而现在,洪荒众多大神通者的到来,不就是不可能中的可能吗!

    “只是不知道这率先发现大圣被被镇压地点的,到底是谁呢?”

    有人疑惑,轻声自语:

    “他没有去寻突破的契机,也没有找那些神灵的晦气,反而是特意来到了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众人一听,也是纷纷有些好奇。

    是啊,刚才在进入这方异域世界之前,众人看着面上平淡,但实则内心里早就是激动不已。

    有暴力者,恨不得刚一进入这个世界便去将那伪神庭给推翻了,免得它顶着个神庭的名号,却是在残害世间生灵,无所用不极。

    没错,说的就是大天尊和帝辛这两个。

    但是却有人像是未卜先知一般,直接来到了这里?

    那就有些意思,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来者应该是谁呢?有抱着怎样的目的呢?

    众多仙神面露思索,心中思绪不断,并且兴致勃勃的开始讨论起来。

    他们虽然去不了那方世界当中,但并不妨碍他们坐着这里指点江山。

    看着眼下一群神清激动的仙神们争论的你来我往,高台之上只觉万分清闲的李桐脸上挂起了一丝笑容。

    晃动折扇,示意身后的狐狸精上来添茶倒水,他则是心中一片喜悦。

    无它,那只有他能见的到的地方,人气值如同奔涌的潮水一般,飞速上涨不见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