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47、从今往后,吾非圣人

    无边荒凉的茫茫焦土之上,通天教主一人禹禹独行。

    一路走来所见所闻之事,却是让他不禁对这个异域世界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早在之前,他虽然知晓这个所谓的黑神话世界很是残酷,但却是万万没想到内里亿万生灵竟然能惨烈到如此地步。

    千言万语说的再过绘声绘色,却终究敌不过眼下亲眼所见。

    在这方世界当中,无论是何等种族,都在那些神灵打压之下根本看不到丝毫的希望,人族的人皇成为了神灵的狗腿子,妖族的妖王龟缩在洞府之中不敢露面。

    千万年来的惨痛中,好不容易降生出了一个拥有改天换地志向的孙悟空,然而竟无一人敢和他一同踏破九天云外。

    而就是这样不断忍受,不敢反抗的样子,方才使得那些神灵的肆意越演越烈。

    肆意操控云雨降水,将恶咒释放在丰沃的土地之中,让其寸草不生。

    为了彰显自己的伟岸与强大,这些神灵竟然只在这些生灵最为绝望乃至于濒临死亡之时,方才予以恩赐,赐予可怜的东西,让他们吊住一口气。

    以此,来收割最为丰厚的信仰。

    毫无疑问,他们根本就不把世间生灵的性命放在眼中,他们所在意的只有这些生灵所产生的信仰。

    至于,他们是否能够好好的活着,幸福的活着,这些都不在他们的考虑范畴之当中。

    这般做法,简直就是灭绝人性、天地不容!

    一时间,通天教主的心头竟然是生出了对这方世界神灵难以言说的厌恶之情。

    而随着他情绪转变,从不离身的诛戮陷绝四仙剑,顿时便是跟着生出了反应,虽未显露实体,但在无形之中,已然是有锋芒渐露。

    四股比那天空之上血色红云中所含的冤魂不甘意志还要恐怖上无数倍的剑意冲天而起,搅动云天,击破风雷。

    若是有人经过此地,便可见在教主所经过的地方。

    高天之上,血色云雾消弭,雷光驱散,重新显露出不知多少年未出现在世人面前的蓝天。

    这般毫不掩饰的行为,赫然会惊动那些在九霄云外冰冷注视凡俗人间的神灵,并尝试将异常祛除,一切复原。

    然而,这样的结果,却是教主想要看到的。

    他虽然对这方世界的生灵的悲惨遭遇有些同情,对于造成一切的罪魁祸首们很是厌恶,但不要忘了他终究还是一位高高在上、不履凡尘的圣人。

    即便一时间凡心顿起,但也不会因为此事而特意去寻找那些仙神,将他们一一消灭了,为了此界的无数惨死的生灵复仇。

    毕竟又不像是在洪荒大地之上,救苦救难会有天道功德洒下。

    打白工这种事情,即便是身为圣人的教主是不怎么愿意去做的。

    既然如此,在他本人懒得杀上九天寻那些神灵晦气的情况下,搞出些动静将他们一一吸引下来,便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了。

    让其匍匐于身后,虽他一同见见这人间苦难,然后再予以他们魂飞魄散之恩赐。

    或许,这也是他此行的一大乐趣?

    不过在此之前,教主还需做一件事情,一件于他而言很是重要的事情。

    这便要说到,他为何非要在结束了和阐教之争后,就第一时间向李桐讨要这么一个前往此地的名额缘由。

    盖是因为,在此番面对到道祖鸿钧时,那种在其面前好若被掌控一切,升不起反抗之心的无力感,深深刺激到了教主。

    他分外明白,即便鸿钧身为他们的老师,或许在追求大道的路途上比他先走了一步,强上很多。

    但也不至于让他在屡屡面对其的时候,竟是心中生不出一丁点与其反抗的心思与念头,身为圣人何至于此?

    原先他不明白,以为是老师修为高绝,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存在。

    但在接触到李桐,以及他明里暗里的提点之后,幡然醒悟!

    盖是因为,鸿钧身合天道啊!

    身为天道圣人的他们,道果寄托于天道之上,这样一来岂不就是说,身为天道一部分的鸿钧,亦可以轻易掌控他们的道果,明悟他们的道与理?

    他们一生的修行,岂不是都在补足天道,成为天道的一部分,为他人做了嫁衣。

    如此情况,在面对掌握了他们一切的鸿钧道祖时,又怎能不升起眼前之人不可抵抗的心思?

    天道的洗脑,已然在无形之中深入到他们高悬在天的道果之中。

    长久以往下去,他们这些天道圣人赫然都会变成天道最为忠诚的拥护者,甚至于成为他的傀儡!

    一想到失去自我思想,渐渐被天道同化的下场,饶是如同教主一般大胆的人,也不禁打个冷颤,心中一片冰冷。

    先前言说反天,或许还有几分在气头上,但当着鸿钧面说天道不公,那却是他心头最真实不过的想法。

    早在那一刻,李桐曾和他所说的事,便是在他心中有了一个定论。

    那便是,他通天要自斩一刀,舍了这天道圣人的道果不要,重走道途!

    而此般做法,在洪荒之中那赫然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天道、示威鸿钧,在之前便做下了一连串逆反天道事情的教主,深思熟虑之下觉得还是不要太过嚣张的好。

    免得到时鸿钧亲至,还得让李桐给他擦屁股。

    现在到了这异域当中可就是不一样了,相隔茫茫混沌无数世界,他在这里做什么,洪荒天道还能管的着不曾?

    他通天就不信了。

    到时回了洪荒当中,早已是生米煮成熟饭。

    怎滴,你还能把我舍弃不要的东西强赛给我不曾?

    打着这样主意的教主只觉心头一阵畅快,久久困于原地的剑道境界竟然在此时松动,隐隐有个更上一层楼的模样。

    “哈哈哈!”

    见如此之状,教主顿时放声大笑:

    “值此时日,双喜临门,快哉、快哉!”

    旋即,便也不知是不是知道在洪荒当中,有无数人通过摘星楼中的画面在看着眼前一切,特意的为他们而说:

    “今日之后,我通天便自斩一刀,抛弃这圣人果位,从此往后再不做这天道圣人!”

    纵然身处异域,但当这般言语从教主口中说出之后,顿时引得风云变色、雷电交加,仿若天哭地恸。

    好似这方的天地亦也有感,在为一位圣人的消失而落泪。

    这般动静,不禁让挥剑斩断和那寄托而出道果冥冥中最后一丝联系的教主,神情一动。

    这方黑暗世界,竟也还有天道意识?

    ......

    洪荒,摘星楼。

    教主此话一出,顿时间便是让三界震动,无数大神通者截皆是满脸惊骇与不可思议,眼中流转难以置信的神色,死死的盯着画面当中的人影。

    此时此刻,尚在摘星楼中的无数大神通着尽数倒吸一口冷气,他们耳朵没有坏吧,他们听到了什么?

    通天教主,竟然要自斩一刀,抛弃天道圣人之位!

    没搞错吧,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通天教主那可是几乎就是六位圣人当中最为可怕的一个存在,其一身实力,足以傲视除却太上之外的五位圣人。

    更不要说,他还是截教的教主。

    而今截教更是在量劫的教统之争中大获全胜,正要迎来飞速发展,那便更是离不开他这位圣人的庇护。

    若是没了他这位圣人,那这一种截教弟子岂不都是坐蜡了?

    自家老师得罪了元始天尊,又和西方二圣交恶,那往后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一想到这里,无数仙神就是一万个想不通眼前的教主究竟是受了什么刺激,方才怒而说出这般离谱至极、荒谬至极的话语!

    还是说,他受到了什么蛊惑?

    一时间,他们纷纷将眼神投向端坐在高台上,好像没什么事情的李桐。

    要知道,这可是圣人之位啊!

    他们这些准圣强者梦寐以求,但却追求一生又求而不得的东西,眼下教主说放弃就放弃了?

    而且,让他们难以想象与理解的是,自斩一刀的代价,那可是无比沉重与难以接受的啊!

    教主放着好好的圣人不当,为何铁了心的要抛弃天道圣人的果位,为此还特意前往那异域之中,断绝了和洪荒天道的联系。

    而什么叫做自斩一刀?

    大罗金仙自斩一刀,斩去的乃是自己的大罗道果,以及大罗时期修行的一切神通,都将从神魂之中分割而出。

    好若凡俗的凌迟酷刑一般,小刀子一刀刀的割在你的神魂之上,这般痛楚简直就非是常人可以忍受之罪。

    大罗金仙便是如此了,足以想象到圣人若是自斩一刀的话,那其中所蕴含的巨大的代价,怕是更为让人难以想象!

    再加上通天教主的实力,那可是六位圣人里拔尖的存在。

    而实力越强,那一刀斩下去,所要承受的代价便越是重。

    看着画面中说完此句话,脸上明显露出几分苦楚,但不知为何却又显得分外轻松的通天教主,一众仙神们不禁想到:

    如此代价,通天教主真的能承受的住吗?

    七层楼中,想要一观异域玄奇,尚未离去的后土娘娘与接引道人,没想到异域风采还没来的及见到多少,反而先吃了一大惊。

    自斩一刀,抛弃圣位!

    这般话语,即便是他二人听了,都不禁浑身一怔,顿生无边惊诧。

    要知道圣人的位置是有限的啊,偌大的洪荒当中尤且仅有六人。

    而他们六人又不知付出了多少努力外加多大的运气,方才在那茫茫多的大神通者中脱颖而出,证道成圣。

    其中苦难艰辛,简直就难以用言语道明。

    而现在,通天说不做就不做了,说抛下就抛下了?

    如此果断的决定,赫然让把将成为圣人作为一生荣耀的接引道人给搞不会了。

    明明前一刻大家都还在同一个位置上,畅想着未来光景,虽然见不到什么前路吧,但混着混着也就习惯了。

    但突然,就有人撂下担子说不和你们一起混日子了,我要另谋出路,这如何能不让其余混日子的人感到万分诧异与惊奇。

    如何能不让他们带着奇异的目光看着此人,心想他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咱就是说,这圣人之位什么时候都不值钱到被人弃之如履了?

    接引看看身边虽有几分圣人实力,但却没有圣人之位的后土,张张嘴想要问些什么,但终觉还是没有说出口。

    不过,他却是在冥冥中有那么一种感觉,眼下这通天看似突如其来的决定,恐怕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早有预谋。

    说不得,便是于眼前的说书人有关。

    只是这又是为了什么,他一时间难以想清楚,只好强行按捺住心头的惊诧,静观其变。

    同时间,接引亦是想要看看,一位天道圣人脱离了天道的掌控,天道又会有何应,而那位天道的代言人,他们的敬爱的老师,又会何动作?

    这一切,却是如同迷雾一般,环绕在他的心中。

    让其恨不得在下一瞬便阳光大作,把云雾驱散,让真相显露于前。

    他身旁的后土抿着嘴不发一言,但亦也难掩眼中流转不断的惊骇神色,以及一丝丝暗中潜藏的期待。

    “女娲,你会不会也像是通天教主一般......”

    随着时间流逝,在众人视线里的教主非但没有因为斩去圣人道果而变得孱弱,反而就像是放下了身上的重担一般,莫名轻松起来。

    浩大而威严的气势渐渐消弭,随之而起的却是一股越发坚定而强烈的剑意涌动。

    恍若成型,搅动风云。

    直叫默默注视着的一众仙神看傻了神情,呆滞当场。

    而此刻洪荒的天地竟像是亦有所感一般,天穹之上忽的紫气东来三万里,霞光璀璨,直铺满天穹。

    紫气形成的光晕遥遥延伸至视线极处,伴随着一阵阵悲恸的风声,缓缓消失不见。

    就好似是这天地,在为一位圣人的离去而送别一般。

    混沌,紫霄宫。

    方方归来的道祖鸿钧,一路思索那股强大而浩瀚的意志究竟是个什么境界的神魔方才可能拥有。

    屁股还未在蒲团上坐热,就是眉头一皱,脸生错愕。

    “通天,陨落了?”

    一个离谱至极点的想法出现在心头,不过很快就被推翻:

    “不,是他的圣人道果消散了!”

    鸿钧失了淡定,满面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