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5、妖帝大墓,不可言说的存在

    妖帝!

    这两个字在洪荒大地久远之前代表了什么?

    代表了在洪荒大地巫妖时期,天柱不周山上远古妖族天庭的统治者!

    统领万妖,威震洪荒大地的两位存在!

    但却在那一时的辉煌过后,妖族没落,古老的天庭破败。而今的天庭方才立起,方才有了现在高坐九重天阙上那位大天尊的存在。

    为了保全祂的面子,也为何防止那位先天神圣在人们的流传中从旧日里爬出来,这一段过往便被埋葬在历史之中。

    不可说、不可提!

    不然,必会引来雷霆轰动,万雷击之。

    天道无情、亦无想,自然不会分辨出此妖帝,非是彼妖帝。

    “李先生,这是在说什么?”

    “我的老天爷,这两个字,不是那位的禁忌吗?为何李先生便这样不加忌讳的将其坦然说出。”

    “这下完了,外界天雷滚滚,这是要降下雷霆,来责罚李先生方才说出的那禁忌二字了吗?”

    无数的听客脸上闪过掩饰不住的慌乱。

    凡俗不知内情的是害怕外便的天雷滚滚,而那些知道些许传言的散仙、妖鬼之流,则是惊骇于李桐的大胆。

    外界乌云翻卷,天色如墨,内里银龙飞舞,轰鸣不断。

    如此情形,犹如下一刻,天上便要降下雷霆,将传出禁忌之言的客栈轰灭。

    已经有许多的听客此刻心神激荡,升起惧怕之意,不断往后退缩这,想要离开这客栈,以免被不知何时落下的天雷所波及。

    同时间,他们心中也是感受到了万分后悔之意。

    早知如此,就改暂缓一日,明天再来听书的。

    无数人懊恼的直拍大腿,纵然他们分外好奇接下来的故事到底会如何发展,但是相比于现在所遇到的情况而言,小命还是比听书要重要的多。

    但打死他们也想不到,李桐竟然在下半场一开口便说出了被列为禁忌的二字!

    嫦娥此时目光闪烁,看着李桐感受到了些许的难以置信。

    切身体验过巫妖大战的她,自然能比所有人更能明白这二字身后所代表的含义,也明白那位大天尊恳求道祖将其列为禁忌,镌刻在天道运行机理中的心情。

    越是明白此二字分量之重,她便对于李桐的胆色越感佩服。

    究竟是有什么底气,支撑着他面不改色的说出这般话语?

    而台后三妖,此刻看着李桐的眼神,也由之前的略微的不甘与惧怕,转变成难掩的惊骇于钦佩。

    这禁忌二字,竟然是被李桐轻而易举的说出口。

    要知晓即使是在她们妖族口口相传的历史之中,在描述到远古前的辉煌时,这二字都是模糊而过,仿佛冥冥中有一种力量将其遮掩。

    不落于文字,不述之于口。

    妖帝!

    代表这她们妖族曾今的辉煌,曾今的无上存在。

    他更是准圣后期,执掌先天灵宝的大能!堪称是圣人之下,最为强横的存在!

    人群之中,玉鼎真人面色微变,似是想起了过往不怎么愉快的旧事。

    而龙吉公主则是在惊讶过后,变得满脸兴奋!

    她出生时,那段过往岁月早已被掩盖,只有只言片语出现在古老的典籍之中。

    诺大的天庭里更是无一人敢于叙说古老天庭的故事,她就是对其充满了好奇,也无曾得知。

    现在惊闻李桐竟然叙说这二字,心中难免生出万分的欣喜来。

    即便此妖帝非彼妖帝,但其能将这禁忌的存在安然讲述出来,那也就意味着其必然知晓之前的过往,亦能将其讲述出来。

    那么,这便意味着,她日后可以让李桐专门为其讲述!

    想到这,龙吉公主眯缝起眼睛,盯着李桐露出狐狸一般的笑容。

    ......

    越过九天银河,无边混沌海内里。

    八景宫中。

    盘坐于太极道图之上,参悟大道运转之机理的太上,此时幽幽睁开双眼,仿佛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

    继而,目光穿透无穷无尽的混沌海,似是落在那灌江口、杨家村的客栈上。

    “这两位存在,不是在那昊天师弟的苦苦哀求下,被老师列为不可言说之物了吗,怎还会有人提起、说出?”

    “怪事,怪事!”

    太上圣人不禁感觉到了些许的疑惑,但圣人无为,却是不会因为这点小事便起念。

    轻道一声,便又合眸神游而去。

    ......

    东海金鳌岛,碧游宫内。

    盘膝而坐,正在为门下弟子讲道的通天圣人,忽的面色一变,继而展颜一笑。

    轻声道:“变数、变数!”

    下手端坐在最前列的多宝道人见自家老师无缘无语的停下讲道,兀自言语,感觉有些奇异。

    便有些好奇的起身问道:“老师为何骤停,那变数指的又是?”

    “哈哈哈!”

    通天圣人大笑一声,指着自己,继而又指多宝,再指下方列仙,道:“非我,非你,亦非尔等。”

    “却是,不可说,不可说!”

    多宝道人一头雾水的坐下,不知自家老师言说何物。

    但圣人所思所想,又岂是他们可以轻易猜测的?

    如此言行,必有其必然所在。

    迷惑间,就又听通天叙说道:“好了,此次讲道已毕,尔等归去之后,自要约束门下,长于洞府之中安坐,静诵黄庭。”

    “切不可外出惹是生非,不然劫难临头,便是老师我,也护之不得。”

    “谨遵圣人法旨!”

    下首弟子长声恭敬言说,再抬头时,高台法座之上,那里还见得那般人影。

    ......

    灵山净土,功德池旁。

    “师兄,有人言说禁忌,似是再提当年巫妖旧事。”

    准提圣人睁开双眼,缓缓叙说道。

    “那又如何?灵山广大,我此时却只想让其佛陀、菩萨漫天,不复这般空旷之景。”

    脸色依旧是那般微黄的接引圣人盘坐在莲台之上,听着自家师弟的叙说,开口言说。

    其中之意,似有斥责。

    但接下来的话语,却是让其一震:“师兄,这人应是和当初言说那大雷音之人,是为同一个。”

    “哦!”

    接引面色陡然一变,问道:“诸地珈蓝,可曾有所发现?”

    “未曾。”

    准提摇头。

    “哎,可惜你我师兄弟二人被诸圣忌惮,不得轻易下了灵山,不然......”

    接引面露遗憾,但转而就变得坚毅起来。

    为了西方教的兴盛,他二人在所不惜。

    两圣不断言语交流着,却未曾注意到,接引身下十二品功德金莲微微一震,一颗莲子落下。

    穿过功德池地,坠落灵山。

    摇身一变,化作一位身做月白僧衣,容貌淡然素雅的女尼。

    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青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