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44、诸圣纷至来

    听闻李桐这么一语,纵然此时间所有仙神都是对于他手中的那副画卷,以及其内里所流露出来的摄人气机分外的感兴趣。

    但是,事关那前往异域名额之事,更是涉及到自家日后的道途。

    他们顿时间便是按捺下心中无比的奇异,转而将心思落于此处,有实力一争的便是跃跃欲试当要率先出声,拿下一个名额。

    而没那个实力的,也是屏住呼吸,不敢在此时多言,静静的在一旁看热闹。

    早已是等待良久,终于等到现在李桐真正谈及名额之事的鲲鹏、冥河老祖,相互对视一眼,略一点头。

    当即,便是由鲲鹏起身道:

    “此番前往异域之名额,我和冥河道友欲取两席,不知诸位有何意见?”

    阴翳的面容上,一双分外锐利的眸子一一划过在场诸多仙神,眼神冰冷中蕴含着不加掩饰的警告意味。

    显然,若是有人此时跳出来公然言说反对他们二人的话语的话,定然会遭这二人记恨。

    一想道当初那魂飞魄散的红云道人,有心分说几句的看热闹群众打了个寒颤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这般事情,还是让别人的出头的好。

    大多数人犯不着因为一个本就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东西,得罪了此二人。

    盖因为,那冥河老祖杀人不沾因果的元屠、阿鼻双剑,可不是闹着玩的。

    有事,它真斩啊!

    “哼!”

    镇元子的化身瞥一眼二人,倒是没对他们多说什么,只是道:

    “这般名额,自是以实力分配最为公正。”

    众仙神听闻不禁点头,有信心争上一争的顿时就是摩拳擦掌,虎视眈眈的看着可能的对手。

    一个前往异域的机会,于他们而言可谓是无上的造化,有可能让他们这些被困在准圣的人更上一步,证得混元无极道果!

    这个时候,强夺名额便如同阻人道途,没有人会退让半步!

    忽然,一个雄厚震撼带着无上威严的声音传来:

    “就是不知,贫道可否要上一个位置!”

    众人一愣,随机心中一震。

    这个声音,他们却是太熟悉不过了,就在放在他们还兴致冲冲的在看他的热闹。

    但,怎滴不过几刻的时间,这人就来了摘星楼里了?

    方方大胜了元始天尊,难倒不先回一趟那碧游宫中安排诸事?

    通天教主,你有点过分了啊!

    对于教主的急速到来,直叫众神仙惊讶无比。

    明明他以及截教方才在一场关乎无数生灵命运的争斗中取胜,更是从道祖鸿钧的惩戒中逃过一劫。

    难倒这个时候不应该自归洞府,整理收获,修养生息吗?

    怎滴堂堂一个圣人,还要和他们这些准圣抢夺机缘啊!

    众仙神此时也都是心头十分的无奈与郁闷,自然是明白这个位置绝对会被通天教主锁定一个,毫无悬念。

    毕竟他可是携大败元始天尊的威势直接到来这摘星楼中,此番一战,更是奠定了他在道祖之下第一人的地位!

    连他都亲自来讨要,这说书人如何能不给其一个面子。

    更何况,以先前的情况来看,这说书人和通天教主的关系本来就是非同一般。

    不过,这也正是说明了这个前往异域的机会是有多么的珍贵,珍贵到即便是圣人,都亲自前来讨要。

    不少准圣大能此时间心中都有些打鼓。

    本来以为因为两界的缘故,会牵扯到通天教主、原始天尊乃至于西方二圣四位圣人的心力,让他们无暇顾及此时。

    但谁能想到,这量劫就和儿戏一般,说结束就结束了。

    这一下子便让四个圣人都腾出了手来,眼下通天教主来了,那三位还会远吗?

    想到这般情况,这些志在名额的仙神顿时便是苦着脸,一言不发。

    不过隐隐中,他们还是有些期冀的,或许通天教主只是个例!

    因为李桐本身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从头到尾所讲述的人物故事中都是掺杂了大量逆天行为的私货。

    是违逆天道,不敬天庭的言论,对于洪荒天道而言,李桐绝对算的上是离经叛道、满口荒唐的异端存在。

    若不是因为他有着客栈庇护,轻易不外出,即便外出也身边也有着强大人物护持,而且天道也一时间搞不清楚他底牌的缘故。

    怕不是,老早就被那一道道雷霆给劈死了。

    他能活到现在,不是因为天道的仁慈,而是因为天道完全拿他没什么办法!

    而天道圣人则是直接代表天道,可谓是天道在洪荒的代言人、代行者。

    原本他们完完全全的境界叫做混元无极大罗金仙,是超越了准圣的存在,是证得己道万劫不磨的存在。

    但是现在诸位的圣人所证并不是完整的混元无极大罗金仙之道,而是在得到了天道认可下,用天道之力取巧得到的一种修为境界。

    超越准圣,却又弱于凭借真材实料证道的人。

    这也就是他们为何会远弱于鸿钧,却又在洪荒中可以横行的缘故。

    只是因为,鸿钧即为天道。

    他不会允许洪荒之中出现威胁到自己的存在,故而断绝了在洪荒中自主证道的路途。

    因此,当大罗金仙斩去三尸,就差半步可以证道的时候,他们就会发现前路已断,而想要再续前路,唯有一个办法。

    那便是,鸿蒙紫气。

    然而,一旦接受了鸿蒙紫气,以此证道成圣,那便意味着必须将混元道果寄托于天道之上。

    从此往后,再享受天道之力的同时,亦要受到天道限制。

    修为几乎无法再进一步,此生止步于不伦不类的天道圣人之境,永无再证混元无极金仙之机。

    除非,你能恨得下心,斩掉那一个混元道果......

    不然的话,一切都是泡影。

    所以说,圣人看起来地位无比高大,实力亦是强横无比,但实际上他们只是天道的打手!

    而作为这么一个存在,圣人们如何能公然出现在李桐的摘星楼中,听他讲述逆反天道的故事,讨要前往异域的名额?

    这不是在变相的支持他,纵容他吗!

    岂不是在证明你也要反天吗?

    不过通天教主也就罢了,这位的想法本来就不怎么正常,早在先前便是在无数面前说出了天道不公,他欲反天的言论。

    想必心中早已经是有了计较,他们不好分说。

    但那些圣人们,可就不一定抹的下面子,情愿背负这么一个名声,也要来讨要上一个前往异域的名额了。

    如此的话,让通天教主拿走一个名额倒也没什么。

    剩下九个,他们这些准圣巅峰的人来分,倒也还够。

    ......

    因为通天教主的到来,这些仙神们说不紧张那时假的。

    鲲鹏顿时低调了下来,他刚才敢出头是因为山中无大王,现在圣人在场他如何敢太过放肆,只好暂且忍耐下来,伺机再动。

    而大天尊,亦是如此想法,同样选择了低调。

    毕竟圣人之下皆蝼蚁,祂昊天虽然贵为三界大天尊,但在圣人眼中也没什么不同之处。

    今天就看李桐究竟是如何想的,会不会对圣人做出些限制,不然的话包括祂在内的诸多大神通者,恐怕都是没什么希望。

    比如所,通天教主要是拿下了一个自己的名额还不够,还要想着为自家截教门人争取上几个名额。

    余下九个全要了,或者说要上七八个!

    这般情况之下,要是李桐不做干预的话,除了圣人之流谁还敢说个不是?

    倘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这事可就倒霉了。

    所以大天尊此刻心中有些焦急,飞快的思量着如何才能争取到一个名额,祂也不贪心只要一个名额就好,能够保证祂一人前往的名额。

    毕竟如此机缘,万一错过了下一次还不一定是什么时候呢!

    要是这说书人说他因为这次洞开两界通道消耗过大,以后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那错过的话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此刻,镇元子也是心中纠结。

    到底要不要顶着圣人争取这个名额呢?

    万一,通天教主要强行取下剩余的九个名额分配给截教中人,我要不要站出来反对?

    多年的闲云野鹤一般的隐修生涯,已经是让他对于争夺机缘一事没了那么重的心思,唯一想做的不过是救回自家的红云老友罢了。

    而光以目前得到的那一丝红云残魂来说,还远远不够。

    它只能为他提供一线希望,更多的最好还是由一位圣人出手,亦或是他亲自证道。

    前者太难,圣人不愿和他结下这般因果。

    后者更难,难到他现在只在李桐身上看到那么一点点的希望。

    可以如今的事态而言,又该怎样争取到这搁万载难逢的机会呢......

    镇元子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

    其它圣人看到通天教主的出现也很是意外,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元始天尊。

    匆匆归返玉虚宫中,却没寻到燃灯踪迹的他,此时勉强平静下波动的心境,再度将视线投向摘星楼中。

    看到教主竟然没有按照鸿钧的吩咐老老实实的回碧游宫,便是不由皱眉,继而面生冷笑。

    通天这个家伙,越发狂妄,对于天道越发的不恭敬了!

    竟然公然交好一个逆反天道的人,而且身为天道圣人竟然还要前往异域?

    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在元始天尊看来,当初老师就应该把他带回紫霄宫中关上千万年,让其好好反省一番。

    好叫他明了,在洪荒之中天道才是最大的道理。

    不过,现在也不晚!

    冷眼旁观教主以及那不知死活的说书人一举一动,元始天尊默默等待着他们最终的归宿。

    在他看来,身为天道一部分的鸿钧,必然不可能坐视这屡屡逆反天道的说书人长久存在下去,现在纵容,只过不是为了日后的收割罢了。

    现在他跳的多欢快,日后便有多惨。

    凡俗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是,他元始天尊现在是棋差一招暂时输了,但时日还长,且行且看!

    摘星楼中。

    看着有些跃跃欲试的女娲,后土有些不解。

    她不解为何鸿钧就因为一道莫名的气机轻易的放过了通天,也有些不解为何鸿钧坐视几位天道圣人来这里和一个逆天的年轻人为伍。

    而没有任何反应,任由事态发展。

    这般平静的态度,可不是身合天道的鸿钧该有的啊!

    一时间,后土便是有些迷茫了。

    究竟是这说书人的底牌太过恐怖,将道祖鸿钧都震慑住了一时摸不清他的底细,只好坐视教主以及女娲与其来往。

    还是说,老谋深算的鸿钧,再下一盘更大的棋?

    这一切,无人能和她说个清楚。

    不过眼下,这说书人在洪荒中的地位越显不凡,这倒是真。

    尤其是,在此番异域事件安然度过之后,想来更会到达顶峰。

    但这一切又和她没什么关系,不能亲身前往异域之中,只能在这里看着属实是让她万分无奈。

    而就在后土娘娘多有感叹的时候,外界空中缓缓出现了一道虚影,一股缥缈而出尘的气机于刹那间降临。

    只见黑白双鱼在空中衍化为一个好若包容世间万物玄机的太极,随后一个若隐若现的虚影出现在前。

    众仙神集体震惊,分外惊诧的转头向外望去。

    太上!

    可谓是六位圣人当中,最为神秘的一位,他竟然也来了?

    仙神们心中不可思议的情绪流转,一时间难以想象这前往异域真的有这么大的诱惑力,竟然让一位接一位的圣人纷纷赶来。

    只见,太上缓缓开口:

    “李桐小友,贫道也想要一个位置,不知可否?”

    便在这时,一直隐在摘星楼七层的女娲也是忽然发声道:

    “我倒是也想要一个名额,前去见一见那个世界的补天神人,李小友不知给不给我这个面子?”

    又一个圣人跳了出来。

    众人已经有些应接不暇,同时心头更是惨叫哀嚎!

    圣人,你们当真不怕天道,不怕道祖鸿钧的啊!

    然而下一刻,又是一道身音传来:

    “那方异域与我西方有缘,此行我二人怕是非要走上一遭了。”

    众人麻木的转头,远处天穹,西方二圣赫然显露出身形,满脸义不容辞的神色,让他们心中一阵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