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43、终论异域名额

    寂静天宇之上,不过短短刹那时间,群仙俱散,只余下两人。

    教主心头虽生诧异,但在转头望一眼那朝歌城方向之后,也就顿时明白了是何人相助。

    同时间,对于此番道祖鸿钧可谓是偏袒至极的言语,也是在隐隐中有了些新的猜测,或许其顺应所谓的天道大势只是一方面。

    但更多的,怕不是在借着这个机会,来试探一番李桐有没有足以应对他自己的手段。

    若有,那一切便要再做商榷。

    而若无的话,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目光深深看一眼鸿钧离去的方向,教主于刹那光阴间思索许多,考量许多。

    却也不得不承认,这番着实是要承李桐的情,若非是他的话,此时恐怕自己已然是到了那紫霄宫中,不知将有着几多岁月的拘禁时间在等着他。

    虽然来说早在他决心和元始天尊一争,保下自家截教门徒之时,他便预料了在失败后可能会遇到的后果。

    限制自由于他而言,显然是其中最为轻的一种。

    但是对于他的门人,却是伤害最大的一种。

    而今能保全自家的自由以及门人生路,全仰赖于李桐,却是不可不记于心中。

    这般略一思量,教主便且先收拾好心情,上前对女帝说道:

    “多谢道友此番援手,通天日后必有所报!”

    看着他一脸认真模样,女帝倒是淡然的摆摆手:

    “倒也无需谢我,我此番也不过应李桐之邀而来罢了,况且来说,有我无我于道友而言,实则都是一样。”

    “便是再多两位圣人,想来对你亦是造不成什么麻烦。”

    在女帝看来,通天教主倒是这个洪荒世界当中的异类,或许是由于其长年参悟剑道的缘故,故而于斗战一道上,强出其余人不止一筹。

    外加他那四把分外凶厉的剑器,便是再加上那两个与元始天尊三人一起,怕也破不了其的剑阵,再多挣扎也不过都是徒劳罢了。

    若非在此洪荒界中所谓天道限制下,让其道途几乎难以再近一步的话。

    换到她原本所在的世界之中,如此人物定然早就是突破仙帝的束缚,在祭道一途上走的颇远了。

    可惜,世间没有什么如果,但也不是没有改正的机会,只是以通天教主目前的情况而言,转道所付出的代价要大上一些罢了。

    想到李桐许给洪荒仙神那是个前往异域的名额,女帝便是不由心头一动,想到了些什么。

    但旋即便是淡然一笑,自家却是想的太多了些,旁人的路如何走轮不到她来插手其中,她所要做的便是紧记自己来此界中所为何事罢了。

    念及方才出现的那道神秘气机,女帝对于李桐的兴趣又多了几分。

    他啊,总是趁她离开的时候,时不时的便弄出些大动静,让人为之侧目。

    却也,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便深深的怀疑,这来历分外神秘的说书人,究竟还有那些玄奇与未知,等待着他们探知!

    继而两人也不再多言,架起遁光远去此处。

    女帝往摘星楼,而教主则是于其同行,并没有着急回返碧游宫中。

    而在他们的身影消失不见几个呼吸之后,一道身影方才从虚空中浮现,凝视着二人消失的方向,矗立良久。

    却正是连鸿钧出现都未曾现身当场的太上,只见其神情莫名,失了往常清净无为之态。

    轻声自语:

    “这世上,当真有超越我等圣人,匹敌老师的存在!此人,便是那所谓的祭道之上?”

    继而一顿,又自言道:

    “看来,此番异域之行,我却是要走上一遭,说不得便能寻到一丝脉络,也让我更有底气脱了这......束缚。”

    言罢,便是身形一转,倏忽间消失不见。

    终于是和帝辛以及其所执掌的商朝了解了最后一番因果,驾着遁光往摘星楼中而去的孔宣,忽的神色一变。

    神魂之中,一阵极其悠然的男子声音,兀自响起。

    “却是稀奇,如此世界之中竟也能寻到走上于我一般道路的同道,想来也是我那好友之功了。”

    “不过此番我是无了降临之机,但既然你我有缘相遇,便予你一番机缘,若能参悟,当让你少走一些弯路。”

    言语落罢,便像其来时一般,毫无生息的消失不见。

    唯余下一团包裹着无数信息的莹莹光芒,悬浮在孔宣神魂之中。

    让其在一阵阵骇然中,不生惊喜反起无尽大恐怖。

    ......

    摘星楼里,早在道祖鸿钧说出不强求通天教主的言语时。

    李桐缓缓展开卷轴的手忽然一停顿,面生奇异神色,颇有些怪异的注视着画面当中那老道的双眼。

    “倒是奇了!”

    他如此念叨一句,然后便是飞快的将已然拉开大半的卷轴飞快的合上,继而塞回到自家的袖子里。

    管这老道是怎么想的,于他而言则是能省就省。

    既然鸿钧说了不会强行将通天带走,那自然也就没有了出手的必要,如此你好我好方才能更好的造就和谐洪荒嘛。

    整日打来打去的何其无聊,倒不如大家一同摒弃前嫌来他这摘星楼里听书,岂不妙哉!

    懒得去揣摩这般人老成精,整天算计来算计而的大人物想法,李桐见通天无事便是放心下来,继而神清转动,思索着是继续再讲上一段,赚些人气值。

    还是直接开始让他们定下名额,前往那异域当中。

    “也罢,与其再多言上一段食之无味的故事,钓他们胃口惹人埋怨,倒不如直接定下名额,看他们在异域当中又有何表现。”

    “如此一来,既省了我来讲述,又能赚取到人气值,何乐而不为。”

    片刻间,李桐就有了定论。

    看着下方纷纷转头四顾眼神迷茫的众仙,带着对于道祖鸿钧气势汹汹而来一副要惩戒通天教主的神色但却又轻轻放下样子的疑惑神情。

    他也懒和这些人分说,若是一尊登临彼岸级别的人物和鸿钧在这洪荒天地间对峙起来会造成多么大的影响。

    只要他们心中留下一个鸿钧退却的原因,是因为说书人的缘故便是足以。

    越神秘,便越可能让他们信服。

    轻笑一下,李桐高举的手掌落下。

    “啪!”

    惊堂木响。

    “休息够了,接下来我们便说前往异域之事。”

    “就是不知,你们当中谁去谁留,可曾有个定论?”

    李桐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一众仙神,将他们的心神瞬间吸引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