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40、阵破,阐教第一批上榜名单

    “这声音?”

    听到这玄鸟鸣啼之声,原本闭目等待“重生”的孔宣骤然睁开双眼,略带几分惊诧与怪异的看着那个骤然出现的身影。

    明白色人道气运以及浓烈的武道气势围绕中,一道身着玄鸟冕服颇具威严的人缓缓现身。

    只见那方才还给孔宣带来性命之忧的念珠,此时间赫然被那玄鸟啄下,几个颤抖间飞回了接引手中。

    “人间帝皇,帝辛?”

    缓缓诵念出来人的名字后,接引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

    他却是没有想到,这人竟也敢如此?

    难倒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正面交恶一个圣人,这岂是正常人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有心直接将其一掌噼死了事,但转念一想此人是为应劫之人,虽然眼前看来这番量劫虎头蛇尾的,也快要结束。

    但其终究还是没有见了分晓,若是此时忍不住将其打杀了,说不得便要在这最后关头沾染上因果劫数。

    却是,极其不智。

    强忍着出手的冲动,接引目光略一犹豫,便是忽视二人,再度向那万仙阵奔去。

    此时恐怕已然是被那通天教主察觉,最好的决定便是立即退去,但一想那截教数万门徒便在眼前,何其诱人!

    不做一番尝试,他接引着实是心有不甘!

    更何况,虽然不知道内里发生了什么,明明只是两道传讯,却偏生的只有一道有反应。

    但看万仙阵此时动摇之态,显然那人已然是触及了这大阵的根源,只消他在外稍作援手,破阵之机便在眼前。

    到了那时......

    接引深深吸了一口气,十二品金莲全力催动,内里法则衍化,甚至于还掏出了紧巴巴的功德之力护持在身。

    勐然间,投向了那大阵中。

    而在此时此刻,特意放接引过去,像是戏耍一般玩弄着准提的女帝,眼神注视着空无一处的天空,像是视线足以穿透虚空一般。

    深深的瞥了一眼,继而收回目光,脸上带着几分意味深长的笑容,再度看向正在苦苦抵御荒塔侵蚀的准提。

    神色一动间,却是不由轻叹一声,心中思绪顿生:

    这圣人,想要做成荒奴,却不是易事啊!

    听闻这二人极善度化洗脑之事,倒是可以有机会探知一二,明辨其中内里之后,再用在他们身上也是件极其好的事情。

    整日摘星楼中无趣,寻些事来消磨时光,倒也不失为一个乐子。

    不过,这些却是日后的事情了,现在还是拿他不得。

    扫一眼有些狼狈的准提,女帝悄悄放松了压制。

    另一边,孔宣稍有些莫名和奇异的看着眼前出现之人。

    纵然他化身为商朝一地总兵,但实际上见这帝辛的次数也是不多,交流更几乎是没有。

    一来是当时孔宣瞧不上此人,觉得其不过一凡俗庸碌帝王罢了,我虽借道修行,但不过就是日后给你些好处了断因果就是,却无那个交流的必要。

    而近些时日虽常处于同一军营之中,但也因为他沉迷修行,不理外事,故而帝辛的多次召见也只是遣了一个化身前往。

    此时,方才算是两人在承受了李桐所带来的改变之后,第一次直面。

    但谁又能想到,会是个这般场景?

    “却也有趣。”

    孔宣收回先前的轻视,神色里多了几分意外。

    这帝辛,赫然也是同他一般的人仙武道修者,而且修持竟然也是不低!

    然而最为让人奇异的一点,却是这人显然不是同他一般道武同修走的是直指彼岸大道,而是单一的只修人仙武道一途。

    但在其中,却又是夹杂着人道气运,这就变得有些莫名起来。

    其中一些玄奇之处,便连孔宣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却是有些奇异。”

    他心中顿生一点诧异神色,继而便又想到:

    “或许,这是先生予他的法子,毕竟以一区区凡人之躯短短十余年便修持到而今这般地步,怕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如此念头在心中盘旋一阵,孔宣也不问他此时为何不在下方享受胜利,而是参与到他们这般人的争斗之中。

    毕竟,这凡俗帝王和先生有些关系,亦或者就是先生扶持起来的事情,在洪荒仙神之中已然是人尽皆知之事。

    故而,帮助和先生有些关系的自己,便也是寻常之事了。

    更不要说,这截教还是站在他帝辛商朝的这一边,别看此时间人间的纠纷已经有了定数。

    但若是天上的阐教取胜,他所谓的胜利也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可看而不可得,翻掌之间便会被人轻易推翻。

    孔宣只是和帝辛略一颔首,便转过身去,将视线投向那已然是有了崩溃迹象的万仙阵上。

    日后同在那摘星楼中或许会有交流的机会,现在显然还不是时候。

    孔宣不知晓那位明明有着恐怖实力,可以将西方二圣轻易拦下让他们无法干涉这般争斗的女帝,为何要故意放松,让那接引熘出来。

    那般人物的想法他无法去揣摩,现在他所期盼的却是希望眼前这万仙阵再坚固一些。

    起码来说,在通天教主与那元始天尊分出胜负之前,不要出了岔子便好。

    虽然在他看来,光是接引一人并不足以掀起什么乱子来,但少一事总比多一事要来的好。

    只是可惜,他自己现在没那个本事将他拦下来。

    “不过,就快了!”

    看着眼前剧烈涌动,似是爆炸前上演的前奏一般的云雾,孔宣轻握双拳,刹那间其周身人仙窍穴齐动。

    灵机汇聚,气势凝结。

    却是,他还是生了无论接引做了什么,他都要再度拦上一拦的心思。

    下一瞬,耳边无声,但眼前骤然间升起一朵极其巨大的蘑孤云,紧接着彷若九天雷域中的轰鸣声响传入耳中。

    “这是!”

    孔宣、帝辛不约而同的童孔紧缩,身上气机飞快的凝聚。

    视线之中,一个又一个手中执旗的人影于云烟消散当中显露出身形来。

    然而,便在下一刹那,一道绚烂至极的金色光影,以比来时还要快上数分的速度倒飞而出。

    紧接着,便是一道蕴含着诛灭一切的大恐怖剑意斜擦着那道金色光影额头飞过。

    天穹乍裂,露出无边无际的茫茫混沌之色。

    “接引道友,不在你那灵山践行宏愿,闯我这些徒儿的万仙阵做甚?”

    剑意弥散,不禁让孔宣都缩了缩脖子,心道一声诛仙剑果然不负其名。

    继而就见一道身影从虚空中迈步而出,其身后四剑漂浮起落、光影交错,正是那诛戮陷绝四仙剑。

    教主嘴角挂着一丝轻笑,带着几分玩味与不屑道:

    “道友若是有兴致,倒是不妨进我这诛仙剑阵一试,何必为难我这些不成器的徒儿呢!”

    “你说,是也不是?”

    一双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倒退至遥远之处的接引道人,言语虽轻,但其意甚重。

    “呼......”

    接引道人只来的及长处一口气,心道自己还算有几分警惕没有被眼前的好处冲昏头脑,有些提防的心思。

    这才躲过了这通天教主早有预谋挥来的一剑,不然的话今日怎么说也得挂些彩,不能全身而退。

    “真是个老阴※,平时我怎没看出来。”

    这样心念一句,接引收拾好神清,连忙道:

    “通天道友说笑了,天道有好生之德,我只是不愿见两教弟子互相厮杀,害了性命罢了。”

    而如此说着,他的神念却是在一刻不停的扫视四周,搜寻着元始天尊的存在。

    没道理说,主阵的通天教主出来了,那闯阵的元始天尊还被困在里面,即便是落败了,那也因当能见其人才是。

    总不能说,通天将其他打杀了吧?

    这,却是不可能的事情。

    “哦?”

    通天教主没有在意的他的小动作,也没有在意的他的回他,只是有些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句。

    旋即,便对着虚空某一处说道:

    “原始师兄,你我之间斗争已见分晓,为何还隐而不出?”

    “快快现出身来,终了了此事,我也好带着门下弟子回山,静诵黄庭。”

    随着教主一言落下,虚空某一处空间顿起波纹,继而在下一刻,面色阴沉的元始天尊手握盘古幡从中走出。

    只是瞧其状态,便能一眼看出两人之间的争斗,是谁落了下风。

    毫无疑问,自是心神受损,以及掌中法宝灵光不稳的元始天尊了。

    “通天!”

    他目光死死的看着通天教主,言语低沉中漏出一抹坚定不移的意味:

    “吾阐教上下,尽为跟行深厚之辈,封神榜上无名可签!”

    “这......”

    在教主出现之后,就知道没了自家什么事的孔宣以及帝辛,凑到了业已停手的女帝身后,聚到一起看热闹。

    此时间听闻元始天尊这么一句话,也是不由的神清一怔,顿感莫名。

    这人,是死鸭子嘴硬,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明明通天教主都是在斗法之中取胜了,却也不知道元始天尊他这个失败者,又有何脸面和资格梗着脖子,所出这番不要脸的话语来。

    帝辛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凑在一起接引、准提二人,心道怪不得他们之间互有来往,甚至共同谋划。

    原来啊,是在他们身上有着相同的相性啊!

    教主闻言好似也有那么一丝恼怒,自己念及旧情之下再三退让,得来的却是这般伤人言语。

    忍无可忍之下,终究是缓缓道出了一句话:

    “冥顽不灵之徒,终究是弃我兄弟情谊于不顾!”

    哗!

    大挥衣袖,教主脸色骤然间变得无比冰冷,言语中彷佛是夹杂了锐利的剑气一般,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那也休怪我无情!”

    “多宝。”

    他朝下方显露出来的截教弟子中唤了一声。

    “弟子在。”

    多宝瞥一眼此时仍和他对峙,没能拿下的燃灯道人以及南极仙翁,不无可惜的轻叹一声,连忙上前应道。

    “且送阐诸位,上封神榜!”

    一言落,四下静。

    多宝先是愣了一下,正欲劝说自家老师不要如此决绝,咱两家没必要走到如此地步。

    若真是将阐教弟子尽数都杀了,神魂送上那封神榜,这可就真是结下大梁子了,至此往后两教定然是水火不容,甚至于兵刃交加。

    但还未等他出口,便听一阵带着几分欢喜的清脆女声声音传来:

    “谨遵老师之言,斩!”

    “尔敢!”

    恐怖的圣人威压席卷,顿时向着下方截教群仙蔓延而来。

    然而不等原始天尊话音落地,那困于三霄九曲黄河阵中早已被消了胸中五气、顶上三花,恍若凡俗一般的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道德真君、太乙真人、灵宝太法师、惧留孙、黄龙真人。

    被那阵中黄沙一卷,先天灵宝混元金斗全力催动之下,登时间便是如同是经历了无数岁月的风化了一般,化作捧捧黄沙消散。

    残留的元神迷茫的在天穹盘旋,继而被一道清光卷在一起,投向了西方的西岐城中。

    内里,听着外界厮杀惨烈之声,紧紧抱着封神榜握着打神鞭的姜子牙,满脸无助与茫然,一时间竟不知该去向何处。

    正犹豫时,忽见眼前一阵清光闪耀,包裹着一道道神魂投入怀中封神榜中。

    嗯?

    他脸上顿时出现难以置信的惊诧神色,顿时揉了揉眼睛,几番急促呼吸中,终于是轻轻揭开那封神榜。

    然而,当头印入眼帘的一行字迹,便是让他眼前一黑,晕倒在原地。

    便见:

    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

    “通天,你怎敢如此,安敢如此!”

    元始天尊看着自家弟子身死当场,霎时间就是暴怒而起,浑身上下衣衫漂浮,须发狂舞。

    手指狠狠指着通天教主,神清失态,满是难以相信。

    “你待如何?”

    通天教主扫一眼阵中情形,冷冷说道:

    “既然你不愿意让他们去,他们自己也不愿意去,那我等只好来帮助他们一下,免得到时那封神榜上空空如也,如何面对老师?”

    “老师......你竟还敢提及老师。”

    元始天尊此刻已经是怒不可遏,下一刻他便是抛下了一切,悍然出手。

    三宝如意高悬,三色玄光凝聚成通天光柱,骤然向着通天教主背后的截教群仙轰去!

    这一击,却是势要以那数万人为他门中弟子陪葬。

    至于其中还有自家剩下的徒子徒孙,正在气头上的元始天尊一时间也管不了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