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39、注定兴盛?禁不住诱惑的二圣

    西岐城外,厮杀呼喊之声渐渐平歇,只余下一阵又一阵的战场硝烟弥漫在大地之上,展露着方才所发生的一切。

    显然,在失去了一众阐教弟子的助益之后,即便姜子牙战神再世可运筹帷幄,但却也难敌商朝兵峰之盛。

    不过是几个时辰的时间,便已然是溃败如斯。

    凡人们的争斗已然是有了结果,然而天上的仙神至今似乎还尚未分出个高下。

    一方小小山头上,着甲按剑而立的孔宣遥望天穹远处。

    此番助力这帝辛攻破西岐,已经算是将近些年来暗代总兵身份,借其王朝气运修行的因果抵消而去。

    此时间,却是到了应该还另一桩因果的时候了。

    只是这个,却非是那般好还的了啊!

    如此心头间一念闪过,微微向那商朝大军营寨之中颔首示意,孔宣便是不再遮掩身形,骤然间化作一道五彩虹光,扶摇而上。

    天穹远处。

    正和女帝对峙而立的二圣心头蠢蠢欲动,从那说书人所展露的画面里惊鸿一瞥,他们便已然是看到无数年后西方教必然大兴的结局。

    那这说明了什么?

    却也正不是意味着,天命便是站在他们这边,注定不可更改!

    既然这样的话,那还有什么好顾忌的,甩开膀子干就是了。

    即便此事过后,可能会尽数将这三清招惹到,但身为天道庇护、未来必兴的西方教教主,他们又能将其怎么样呢?

    那都这样了,为何不去尝试一番,在眼前的变局中争取到更多的利益,从而争取让西方教的兴盛早一日到来。

    如此思定,即便是向来老谋深算,分外沉定的接引道人也按捺不住心头火起,禁不住起了心思。

    圣人,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无欲无求了,相反他们只是抛弃了世俗简单的追求,转而将自己的欲望放在了更为远大的目标上。

    就比如说,事关西方二圣道途如何的西方一事上。

    亦或者说,修无为之道的太上,你当真是以为他不争万物、天塌不惊?

    不过都是表面的掩饰罢了。

    此时所展现出来的一切,都不过是因为洪荒中没有了值得他动心动念的存在,故而清静无为、太上无情。

    但是,倘若有一天出现了真真切切可以让圣人道途再向前一步的东西。

    你在看太上,是否还会清静无为?

    所以啊,圣人不是没有欲望,只是他们所追求的欲望太高极,一时间难以满足罢了。

    而心性修持较接引稍差一筹的准提,早在方才便已然是跃跃欲试,试图突破眼前女帝的阻碍,打破那万仙阵。

    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想法,只是想捞一笔就走便好。

    不追求质量如何,也不沾染那些截教中的中坚弟子,他们所求的便是只要能掳揍万余数中下层截教门人便好。

    也不为其他,主要就是为了填充西方教缺口甚大的人力。

    毕竟,西方贫瘠,可用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啊!

    而且,即便因为此事被那通天教主追究问责,他们也是有恃无恐,毕竟这些人也大多都是通天寻常所看不上的存在。

    纵然追究起,想来也不会强硬到底,那便是给了他们许多的斡旋空间。

    更何况来说,眼前之事过后,可并不意味通天教主的麻烦就少了,即便是元始天尊不同他纠缠下去清。

    那也会因为此番违背此番天道大势的缘故,定然要被鸿钧有所惩罚。

    这么一来,他二人岂不就是白赚这么些修为尚可的人口,还不用悉心栽培,只需要洗脑一番便可以派上用场。

    试问天下间,那里还有这样的好事。

    此时,接引、准提都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便是几乎不用呼吸吐纳的圣人,此时间竟然不自知的微微吸气起来。

    因为若是能做下这一票的话,就意味着他西方教有了足够的修士,终于可以走出迈向强盛的第一步了!

    这让时刻背负着天道宏愿,誓要将西方做大做强的二圣,如何能不激动,能不兴奋!

    如此好处再前,之前的一切考虑却也都做不得数了。

    而现在他们面前唯一的阻拦便是,同他们对峙良久的,女帝!

    “嗯?”

    一直似是在魂游天外,懒得和这二人大眼对小眼的女帝却彷若是在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他们二人身上的气机变化。

    口中轻叱一声,顿时便是回过神来。

    轻点着腰间似笑非笑青铜面具的食指骤然悬在半空,冷艳到不可说的眸光轻转,澹澹说道;

    “怎滴?却是终于想好了,要与我动手?”

    察觉着面前二人身上不断凝聚起来的气势,女帝如何能不知晓他们的心意转变,如此一问间,心头也是生了警惕。

    不过,却不至于到有什么退意与惧怕的心思。

    既然答应了李桐,接下了拦截这二位的任务,那她便是自持有以一人之力面对这二人的底气。

    叶天帝虽然强横,但却亦要知晓她狠人大帝也不差!

    更何况来说,在女帝眼中此方世界中仙人之流,大多是空有修为境界,然而斗战之能寥寥严重偏科的存在罢了。

    只会挥舞着一些不凡的器具,以及施展一些玄奇术法罢了。

    事关斗战、乃至于生死搏杀,不知差到了哪里去。

    女帝极其澹定的看着这二人,不慌不忙,丝毫不因其圣人身份所动。

    不过就是仙帝而已,曾几何时,却也不是没有屠过!

    “道友言重了!”

    面对她的质问,接引如此回应:

    “我师兄弟二人非是要与道友相争,只是想请道友行个方便,好让我等去那万仙阵里,毕竟......”

    “毕竟,那里有你们的有缘人?”

    却不等接引将言语说完,女帝将其打断,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是极,道友却是懂我,想来亦是于我西方有缘的。”

    接引也不恼,反而是笑眯眯的回道。

    见他二人这般你一言我一语和平交流的模样,一旁的准提却是有些忍不住了,不禁眉头一皱,颇有几分急切道:

    “师兄,看来这位道友是不会让你我二人通过了,我且在此将其拦下,你快快行事,莫要坏了我等大计!”

    接引闻言,看着面上挂着一丝轻笑的女帝,心头似有些忌惮,但在强烈的诱惑下还是没能忍住。

    双掌合十一道:

    “道友,吾便先行一步了。”

    说罢,便是一催身下十二品功德金莲,遁光拉起,便是在刹那间越过了女帝,直接朝那隐于云雾之中的万仙阵扑去。

    距离这截教摆下阵法已经有了不短的时间,内里怕是已经到了要分出个结果的时候了,此时若不抓紧些,过后就是不好再动手了。

    时不待我,自然是要越快越好。

    这般想着,本已经是做好了抵御女帝术法神通拦截的接引却是身前一阵空荡。

    让他分外诧异的是,女帝竟然丝毫没有阻拦的他的意思。

    “难道说,是师弟将其拦下来了?让她不能分神?”

    心头飞快的划过这么一个想法,但在下一瞬便被推翻:

    “师弟的实力我如何能不知,他纵然能拦下那女帝一时,却也不能将其心神完全拉走,全力应对他啊!”

    不过在下一刻,心头却是一阵喜悦传来。

    “不管此时生了何时,只消我施法与那燃灯里因外和破了这万仙阵,掳了人便走,谁能奈我何?”

    眼中精光闪烁,原本用于和在紧急时刻和那燃灯道人以及一位暗子沟通的宝物此时已然被用出,接引一脸喜色的扑到万仙阵旁。

    仙力鼓荡,一出手几乎就是凝聚了其八成实力的神通而下。

    瞧他这心思,显然是明了速战速决的重要性,丝毫不拖泥带水,直至目标而去。

    而此刻,竟也不知是和缘故,神通还未降临,那万仙阵便先是自家起了变化,仙雾涌动,似是内里有什么东西要脱困而出一般。

    接引看到这般变化不惊反喜,面上更添几分欣喜,心道:

    “此番,成了!”

    轰!

    沛然的金光凝聚成庞大的莲花压下,似乎是在触及到那万仙阵的一刹那间,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轰鸣。

    仙雾弥漫,一片氤氲。

    眼前视线几若是被遮掩,纵然是身为圣人的接引在一时间也难以穿过迷雾,看到背后的场景如何。

    然而,一击得手,他脸上的笑容竟然没有再度洋溢下去,而是被一丝丝的剥离,变得有些难堪。

    只听,在那尚未消散完全的雾气之中,传来一阵阵似是仙鸟一般的鸣叫声。

    其声高昂,其音清冽,却是不堕凡尘!

    片刻之后烟雾散去,想象中无数截教门人茫然出现在原地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反而只有道傲然身影高立于苍穹之下。

    接引童孔一缩,似是有些惊诧,又有些不可置信。

    “咳咳!”

    那人轻咳一声,抬手拂去嘴角渗出的血迹。

    “这便是圣人一击吗?到还真是带劲儿!”

    周身无数人仙窍穴显化,散发无量玄光,内里有如仙似妖一般的绚烂孔雀,投出一道道五色虹光。

    “孔宣!”

    接引几若是咬着牙一般狠狠的吐出这两个字来,面容冷厉,带着说不尽的阴寒。

    即便是上一番被叶天帝以一敌二将他两人打的慌不择路,遁入混沌中时,都不曾见其展露过这般神色。

    而现在,却是露出一片森然于孔宣面前。

    显然,他是真正的生气了。

    然而,纵然是在面对一位发怒的圣人,在那般如渊似涧一般的幽深的气势面前,孔宣也未露出几分怯色。

    轻轻一甩一拍,像是掸去无形的尘土。

    “是我,不知圣人待何?”

    便在如此简答的一行一语之中,却是将其天地第一孔雀,世间唯一妖仙的气度,展示的淋漓精致。

    他孔宣,即便是在之前面对圣人之时,亦不曾有丁点惧怕之情。

    更何况此时的他,相较于以前却早已是脱胎换骨,截然不同。

    如此时分,非但不怯,反倒是有几分跃跃欲试,想要验证一番自家进来修行的成果,看这武道与阳魂相合之路:

    究竟,是不是一条通天坦途!

    “呼......”

    接引圣人常常吐出一口气,宛若冰霜的眼眸中再看不到半点的慈悲,也不再言。

    不过是信手一点,青莲宝色旗摇动定住身形,降魔杵散发威严金光隔空打来,念珠飞舞当头罩下。

    这般几若是法宝尽出的情况,却是接引生了不和孔宣多做纠葛,而是要将其直接磨灭当场的决心。

    见到这般大阵仗,即便是对自家分外又信心的孔宣也不禁眉头一皱,觉得有些难办。

    不过却也真未见得就怕了他,要知武道修为到了他这般程度,只要不是身体在刹那间被溟灭,只要又一滴血尚存,便可做到滴血重生。

    其代价,不过是大了一些罢了。

    然而相比较于李桐对于他的传道授法之恩,却又显得微不足道了。

    当即心念一定,拳出无悔。

    “五色轮转,万物皆定!”

    一道恍若真实的孔雀巨大身影从其拳势之中探首飞出,尾羽开屏中,五色轮转却又好若混如一体的玄光骤然间向那接引道人刷去。

    青莲宝色旗率先被其挣脱,降魔杵上的沛然巨力和无上法力被混以武道意志的五色玄光艰难刷落。

    剩下的力量,却仅仅只是来到接引面前,激起十二品金莲的防护,荡起一丝涟漪。

    天道圣人于其他人相比,在洪荒世界之中还当着就是如同开了挂一般的存在,不是同一位格,却是难以伤其分毫。

    看到如此结果,孔宣却也不气馁,反而眼中神光愈甚。

    也懒得再管头顶落下的佛珠,只是在心头想到,此番“死去”也算是脱了藩篱,日后便随在先生身边,好生修行就是了。

    这武道、阳神法门果然玄妙无比,不过修持十数年岁月,便可让我在圣人手下略作反抗,倘若我真正走到那般彼岸的境地,又将如何?

    是不是,打死这接引,也不过是易如反掌!

    一时间,孔宣脑海里生的全都是对于未来的向往,却是将生死置之度外。

    反正金翅大鹏那里有他特意留存下来的几滴精血,死又死不了,有何惧之?

    而且通过此番,他也是认识到了圣人的手段。

    就也,不过如此罢了!

    而正当他安然的闭上眼睛,等待那佛珠将自己搅个粉碎之时,忽然的,又是一声似是仙鸟一般的清越鸣啼之声,响彻四周。

    “孔宣道友勿慌,吾来助你!”

    继而,玄鸟天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