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38、诸天源头,封神榜上有谁名

    被压在五指山下饱受五百年风霜雪雨的猴子得救了,然而代价却是失去了自由。

    佛陀赐下了金箍,传授了唐三藏紧箍咒,让他可以控制孙悟空,限制他的行为,就像是一个时时拘束人行动的枷锁。

    有些意外,但又在预料之中的是,孙悟空接受了。

    经历了五百年的镇压,没人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不过他们却是可以看到随着岁月流转中,孙悟空这个当初高举齐天大圣名号的大妖,在此时间他眼中的某种神采,早已经渐渐失去,不再洋溢。

    他身上往常那股子斗天战地的劲头已经看不到了,已经随着时间而消弭。

    纵然他还是从前那般不羁模样,手中握着的还是那根定海神针铁,依旧是二十年不到修成太乙金仙的天骄。

    但是,他似乎永远地失去了似是那位黑神话世界里大圣身上的不屈,变得归于凡俗、泯与众人。

    孙悟空成了一个凡俗和尚的徒弟,手里那根翻江倒海扫荡群仙的神针铁,而今挑上了厚重的行李,摩云拿月的手掌乖乖牵上了马匹的缰绳。

    就连曾经说出誓要与天同齐这般豪装言语的喉舌,此时间却也再说不出豪言壮志,只能唤一个凡人为师。

    时间过得很快,他们同样遇到了两个等待已久的人,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唐三藏的徒弟。

    没有让所有听众意外,这二人毫无疑问的就是天蓬元帅与那卷帘大将。

    恍若昨日重现,那个世界的场景再度流转于眼前无数人眼前一般。

    不过不一样的是,这二位也同样是没了先前那般的果敢,变得唯唯诺诺,甚至于是有些贪生怕死,好色爱财。

    就连寻常里遇到妖魔,都不敢主动上前战斗,只是一心躲避着。

    似乎,只想快快护持唐三藏安然到达西天,让他安然求取真经,如此方好结束一切。

    早在唐三藏出发之时,观音菩萨也就是慈航真人就早就和他说过,此去西天一共要经受九九八十一难。

    唐三藏虽然仅仅只是个凡人,却也没有畏惧,坦然上路。

    这,让众仙神不知是说他生来愚钝的好,还是说胆大包天毫不畏惧。

    最后,只能归咎于那幕后的西方二圣,安排的好啊!

    所谓九九八十一难,大多是些强大的妖魔鬼怪拦路。

    孙悟空的实力,自然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得以展露出来。

    然而让众仙神很是意外的是,孙悟空并没有像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一般,摧拉枯朽、横扫一切。

    相反地,其竟然屡屡的在这些他们看来不过小妖小怪的身上受挫,甚至于对他们毫无办法,奈何不得。

    这个当年连大天尊都吓得躲到了桌子下面的齐天大圣,在此时却是和很多妖魔战成了平手,甚至于有时候还落入下风。

    最终,他几乎每次都是前往天庭或是其它地方搬来救兵,方才能安然过关。

    这个时候,在观的仙神们似乎品出了些味道。

    被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整日吃铁胆,饮铜汁,让孙悟空原本无漏无垢的先天之体出现了裂隙,筋脉淤堵,气血滞涩。

    同时间,他还被那如来佛祖一道符隶镇压,日日佛音灌耳,试图将其洗脑。

    所以,孙悟空的实力早已经是大不如前了,他现在只是个普通的太乙金仙,再不复当年之景。

    而且,在这五百年的镇压时间里,孙悟空也并不是没有改变,他似乎变得圆滑了很多。

    君不见,一路西行而去,所谓的八十一难又有多少是那些仙神佛祖的坐骑下凡,作乱人间。

    而这些妖魔,却是在事后拍拍屁股就随自家的主人走了,留下一堆烂摊子在人间,丝毫惩罚都没有,孙悟空也没有惩戒他们的心思意愿。

    而那些毫无背景,以及后台的妖魔们,他们却是被他毫无手软的一棒子打成了齑粉。

    这,便是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了。

    如果说眼前的这一切,便是那幕后之人所要的,就是为了磨灭他心头的斗志与生来的桀骜性格。

    那毫无疑问,他们成功了。

    最终有惊无险的经历了九九百十一难过后,师徒四人外加一匹白龙马成功的来到灵山,取经成功。

    孙悟空因此功德圆满,被封为佛门中的斗战胜佛。

    其他人也是各有赏赐,皆大欢喜。

    从此往后。

    大圣的金甲以及凤翅紫金冠,变成了裹身的袈裟与佛帽。

    看破虚妄,照见真实的神童时常紧闭,再不看人间。

    曾经敢于天争锋的美猴王失了斗志,整日混混欲睡,口中叨念着谁也听不懂的经文。

    至于那跟金箍棒?

    嘿,你瞧它身上的灰尘,早已落的不能再落。

    画面阴沉,渐渐消弭。

    见到这般场景,客栈中无数的听众心里空落落的。

    这,就是故事的结局?

    那个不可一世的齐天大圣,敢于反抗一切的齐天大圣,到了最后就成了一个常伴于青灯古佛畔,形同朽木,生不如此的佛陀?

    这般结局,倒也真是让人失望。

    还有那所谓的佛,所谓的西方教,那种种谋划与手段,却是让人不齿。

    一时间,无数人难以回身,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在他们心中,孙悟空永远都是那个踏南天、碎凌霄,为了实现心中志愿哪怕粉身碎骨都浑然不怕的响当当人物。

    又岂是这个,禁不住一时苦难,便背弃了心中理想,抛弃斗志甘愿沉沦的存在?

    这个大圣,他们不认。

    他,只是佛门的斗战胜佛,而不再是齐天大圣。

    当然,在那随意一撇中就像是发现了新天地一般的西方二圣心头中却是无比的激动与兴奋。

    这说书人在他们眼前所展露的一切,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一条已经有人趟平,并且尝试过的通天大道。

    只要他们日后按图索骥照猫画虎的走上去,那就意味着他们二人必定可以将西方教做大做强、发扬光大!

    尽管这只是未来的一角,但也足以让他们二人兴奋。

    因为,他们做到了,在未来时光里他们让西方教大兴,甚至于压过了阐教与截教的风头,这是何等的荣耀。

    同时间,又是何等的不容易!

    二圣,想要哭了。

    摘星楼里,从头到尾观看了一切的后土,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愤闷,开口发问:

    “李先生,这就是孙悟空的结局吗?为什么会这样”

    李桐将手中杯盏放下,抬头和那一双莹莹目光对上,轻叹一声道:

    “倒也没有什么为什么,世界广大,终结是无奇不有。”

    “而且,无穷世界之中有无数朵相似的花,但无论它们如何类似,却也终究不会完全相同,也许在这个世界是这样的,但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之中,便又是其他样子。”

    “人生轨迹,并不恒定,一念之差,便可能导致两个人走向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后土似有所悟的颔首,不过还是下意识的追问:

    “可是,究竟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化产生呢?”

    闻言,李桐脸上浮现出颇为神秘的笑容,折扇轻摇,澹澹言语中却彷若像是蕴藏了无尽的玄机。

    “你们有没有想过,我既曾说诸天万界世界无穷,那这每一群纷乱混杂的相似世界当中,会不会有一个共同的源头?”

    嘶

    每一个极度相似的世界,都可能有一个共同的源头?

    骤然听闻此般言论,无数仙神全都一愣,紧接着心中顿起无数纷乱念头。

    在场的仙神,哪一个不是洪荒中有名有姓的存在,能修持到而今地步,悟性天分就没有一个是差的。

    李桐这么模模湖湖的一说,却不妨碍他们隐隐约约的琢磨到什么。

    源头?

    这个意思,莫不就是像那玄之又玄的神话大罗一般,本尊一个,但却又无数化身投影诸天!

    他们本以为像是这般存在就是有够玄奇,有够难以理解的了,但却万万没想到除了有这般的修行者外,世界竟然也是同样。

    那如果真的是这般的话,他们此时所处的洪荒世界又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是作为源头,分化无数相似世界。

    还是说,只是那作为亘古源头世界,在无数时间线上一个小小不起眼的存在。

    那他们自己,又是以一种怎样的方式存在

    想到这里,不少道心不怎么坚定的修士们,眼神迷离,眼看就要道心破碎怀疑人生了。

    甚至于,连自己存在的意义都要去否定了。

    世界上任何人都会下意识的人物自己才是世界的中心,自己才是最出色的,怎么可能接受自家仅仅只是他人一道如不足道的分身这种事情。

    早在李桐分说神话大罗投影诸天之时,他们这些人还不怎么在乎,毕竟那般存在又岂是他们高攀的起的?

    便是再过自负,他们也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家绝不可能是那所谓神话大罗的投影分身。

    甚至于,他们还隐隐中带着一种看乐子的心态,来去瞧那些名头广大的大神通者,甚至于不怀恶意的去揣测那些圣人的想法。

    然而到了现在,知晓自家洪荒世界都可能是一个投影了,那内里的生灵又岂能真实?

    这一下子,却是吃瓜吃到自己头上,坐不住了。

    原本有些乐天派的天蓬元帅,再接连看了两个自己的故事后,还觉得改换面貌体味一段新鲜人生也是不错。

    但在此时,却是幡然醒悟过来,苦笑着说道:

    “难倒说,我苦苦修炼一生,竟然只是作为别人的影子存在吗?”

    “若是如此的话,那我们这些人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辛苦修行又是为了什么?”

    冥河老祖也是有些发愣,他之前并不在意李桐的言论,认为自家是独一无二的怎么可能会是别人的投影,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但现在,听闻他们这个洪荒都可能是一个从根源处分化出来的世界后,有些不澹定了。

    一想到自家手下那万千生杀夺于皆在其一念之间的血身子化身,他便是不禁眉头皱起。

    他若当真是那源头存在的化身,若是某一日见了他,岂不是以就如同那血神子一般,身家性命被别人握于手中。

    “不,我不能接受!”

    即便是死,冥河老祖也不能接受性命被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当即便是神念飞快运转,思付着对策。

    “有了!”

    他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

    “异域,我一定要争取到此番前往异域的名额,唯有如此方才有可能让我更进一步,也唯有修为不断地涨进,直到可以匹敌那般神话大罗的程度。”

    “如此,方才不会有此之忧!”

    一念定下,冥河老祖的眼神骤然热切起来,像是燃起的熊熊血色火焰一般,冷冷地扫视着周遭仙神,直叫他们心头一寒。

    大天尊此时此刻也是有些心神动摇了。

    难道说,她之所以会事事不顺心,是因为他只是别人的一个化身、一道投影的缘故?

    如此,不完整的她方才不具备执掌三界之权柄?

    但也不应该啊!

    倘若真是这样的话,那道祖鸿钧也不该会有这样的成就,如何能以身合道!

    “对,一定不是这样!”

    大天尊紧紧握拳,将纷乱念头从心中驱散,继而再度坚定起来。

    “纵然我是他人化身又如何,我相信终有一日我亦能成就至高,到那时看谁真谁假,还说不定呢!”

    她心中冷笑,扫视四周,视线最终落于李桐身上。

    能有这般雄心壮志,却是他看出了这天地变数一般的说书人,并不仅限于此。

    不然的话,何必将这般事情,倘然的公之于众。

    岂不是在引起纷乱,让仙心不定?

    这人,必是在暗中另有所图,而她说不得便能在其中赚取好处,强大自身。

    就好比,眼下将要到来的异域之行!

    八景宫。

    太上的身影从虚空之中缓缓显现而出,露出了本尊模样。

    他似是若有所思的缓缓点头:

    “真亦假,假亦真,虚幻相生,却是自有命数而随”

    太上参悟大道,对于所谓的源头之说却是并不放在心上,纵然知晓又能如何?

    担忧、慌乱,乃至于自暴自弃,都不过是无用的思绪,与其去思索这些,倒不如放空一切,好生的体悟大道。

    修为到了,谁为源头、谁为化身,这不是一辨就明的事情?

    没有将这般引起震动的言语放在心头,从魂游天外中转醒过来的太上,此番主要目的却不是因为李桐的言语,而是

    “量劫终究还是成为一场闹剧,也到了该终结之时了。”

    “只是这封神榜上名”

    太上沉默良久,终于还是起身离去。

    背影消弭中,一道悠悠声响传来:

    “终究,还是要老师来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