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37、快去西天请如来佛祖!

    “这不是我,此人绝对不是我!”

    见到画面里的大天尊竟然是丝毫不顾忌威严形象的钻到了桌子下面,坐在摘星楼里的大天尊愣住了。

    “岂有此理。”

    继而,便是在万分羞耻中升起无边的怒火。

    这怎么可能?这绝对是污蔑!

    想祂大天尊纵然在面对那说书人唤出来的荒天帝时,重压之下都不曾皱起一点眉头,更没有后退半步。

    怎么可能在未来时分,会被一个小小的猴妖吓到失了神,做出躲藏到桌面下的难堪举动。

    自己是堂堂准圣巅峰的大神通者,又有天道气运眷顾在身,外加诸般灵宝护体,实力不说在洪荒中可以横着走。

    在圣人之下的存在里,也没有几个人能说一定可以打得过祂的。

    然而,这般强势的祂,还会怕一个尚未证得自家大罗道果的妖猴?

    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贻笑大方了。

    若说这未来的孙悟空能在自己手中挣扎上两下,或许还很有可能,但是要说他能把自己吓到如此程度,那大天尊绝对不相信。

    即便是那个踏碎凌霄颠覆一切的孙大圣来了,最多就是不敌,也断然不会如此。

    还说什么把自家吓得钻到桌子底下,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大天尊气极,盯着四周仙神们投来的戏谑目光,但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总不能,暴起向李桐发难吧?

    那可是连准提、接引乃至于元始天尊三位圣人都在他手中吃瘪的人物,更别说自家还在其手下屡屡受挫。

    若不是十万火急的关头,大天尊根本就不想和这说书人起一点纠葛。

    可祂自己又实在是气不过、放不下,生了一肚子的火!

    此时此刻,大天尊已经是在怀疑李桐所讲述故事的真实性,以及他是不是因为先前之事记恨在心,特意在今天用这么个方式再向他复仇。

    然而祂怀疑,其他乐于看热闹的仙神却是丝毫不怀疑啊。

    这个时候,众多仙神都是神清古怪,面容抽搐,显然是在强忍笑意。

    堂堂三界大天尊,竟然能被吓到缩在桌子下面,传出去简直就是要让人笑掉大牙!

    不行了,这幅画面中的场景实在是太滑稽了,一定要记录下来,永久流传。

    你瞧,那大天尊的狼狈模样,头上的冠冕都掉了,犹不自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虽然大家在心中也是隐隐的觉得这件事情蹊跷的很,可能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因为除却大天尊的实力人人心里有数外,那在开始时分暗中谋划着什么的西方二圣,只是在传授完孙悟空修行之法后便再无出现了。

    就好像,他们的任务完成了一般,以后孙悟空的事情和他们一点干系都没有,他们也不丝毫不关心的样子。

    但只要用脑子想想,这可能吗?

    更不要说,这故事里上上下下的事情中,皆是透露着一种分外古怪的味道。

    就好像......好像,是被人安排了一般!

    无数仙神在看热闹的同时,心中念头也是不断的飞转,思索着一些内情。

    毕竟此时和往常不一样,这不是那些异域的玄奇故事,李桐所讲述的正是他们洪荒世界的未来一角。

    这如何能让他们不认真仔细起来,小心琢磨一番,万一从中寻到什么线索脉络的话,日后真到了这时岂不是占据了先机。

    至于说画面中所表现出来的东西是真是假,尽管他们心头略有疑惑,但却是没有质疑。

    因为,他们相信李桐,相信他不会说谎。

    李先生虽然在说书上喜欢搞些小动作,喜欢卡点、喜欢搞噱头、喜欢断章,可谓吊足了他们这些听众的胃口,让他们欲罢不能。

    但是他这人有一点好,那就是从来都不说假话。

    所以尽管眼前这画面有多荒谬与不可思议,然而在他们的认知中,这一切的真实性却是不容置疑。

    只是大家需要顾及着某位存在,强忍着笑意不发出生来。

    大天尊此刻的脸都涨红了,头顶隐隐中都像是飘起的烟气,自然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触他的霉头。

    不过嘛,也就是那些平日里胆大妄为,丝毫不把祂这个三界大天尊放在眼里的截教仙门不在,不然的话他们定然是会丝毫不在意的笑出声来的。

    然而这么一说的话,却又要想到他们见得自家日后在大天尊手下当差,想来也不会有多开心。

    那见到大天尊吃瘪,那定然是会笑的更加欢欣的。

    鲲鹏嘴角带笑,一张阴翳的脸也多了几分生气,不过他却是比旁人多了几分不同寻常的想法。

    试问,被人看到了的未来,还算是未来吗?

    就算它是,那未来还会一成不变,按部就班的走下去?

    此时见得这未来场景的人不在少数,试问又是何般伟力方才能将他们知晓未来所带来的后果消弭,让未来走在既定的道路上。

    这般伟力,即便是那久久不曾显露踪迹的道祖鸿钧,怕也难以做到吧。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既然是洪荒的未来,那画面里为何会不见这说书人的身影呢?

    要知道这李桐可是当今洪荒中名声最响亮的一个人物啊!

    而且以他的玄奇,以及层出不穷的异域知识,鲲鹏并不认为他会在短短光阴里面消踪匿迹,被世人所遗忘。

    那么问题来了,这所谓洪荒未来的画面里,为何唯独没有这说书人的身影,甚至连名字都无人提起。

    鲲鹏眼中划过一道精光,他觉得自己已经触摸到这件事情的真相。

    那便是说书人李桐所讲述的未来,很有可能就是没有他出现的洪荒世界未来。

    如此的话,一切便也解释的通了!

    “啪!”

    鲲鹏不由为自己这番推测拍手叫好,同时间心底对于李桐的忌惮更深了几分。

    试问,一个可以乱入世界,打乱命运既定轨迹,而且还能推测出以往世界未来走向的人,是有多么恐怖。

    起码来说,让鲲鹏自己来他是万万做不到的。

    别说做,就连想都不敢想,他这辈子生出最离谱的念头,就是和那东皇、帝俊二人争一争妖皇之位。

    结果被无情镇压,断了念想。

    “嗯?”

    冥河见他这般一脸惊奇中还带着几分畅快的神色,生出些许疑惑来:

    “道友,你这是?”

    “哦,无事无事。”

    鲲鹏连忙变化神色,变会原来那般模样,关于这画面中的事情自家猜到了,放在心中便好,却是没那个必要四处张扬。

    尤其,在这个争夺前往异域名额的关键时刻。

    若是一不小心惹到了李桐,被排除在外那岂不是飞来之祸,要知道他们二人和这说书人的关系可算不上是友好。

    在那混沌钟出世一事中,他和李桐可是处于竞争对手的关系。

    此时能毫不在意的让他进来听书,并且参于到分配名额之事上,倒是李桐大度了。

    这般一想,鲲鹏便道:

    “你瞧,那画面又有变化了。”

    冥河深深看了他一眼,将视线收回。

    画面中,孙悟空闯入了凌霄宝殿,以一身通天彻地的斗战本领将凌霄宝殿内的仙神打了个七零八落。

    无有一人,是他的一合之敌。

    盖因为,他之前在大闹天宫时偷吃了无数蟠桃与仙丹,这些本来驳杂的仙气在那炼丹炉里,通通的被那六丁神火给炼化的和他自己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此时他的肉身就好像是一块石墨在高温高压下,被锤炼成了无比坚硬的钻石一般。

    钢筋铁骨,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周围的仙神们手段尽处,但是种种神通和法宝落在孙悟空的身上都留不下丝毫的痕迹,最多溅起一点火星来,又很快的溟灭。

    托塔天王放出手中黄金玲珑塔,以为这一下绝对可以将其镇压在其中。

    因为这宝贝是极品后天灵宝,更是仿照太上手中的先天灵宝天地玄黄玲珑塔所炼。

    对于这个当初一手镇压了哪吒,改变了自己命运的宝贝,托塔天王十分的自信。

    然而还没等他笑着向大天尊请功,忽然间就是一阵让人牙酸的身音从那变化的无比硕大的玲珑塔上传来。

    下一刻,孙悟空竟然直接将那玲珑塔从里面撑碎,大笑走了出来。

    正当所有人都对这猖狂无比的猴妖束手无策的时候,只听一声毫无气度的大喊:

    “快去西天请如来佛祖!”

    接下来,让无数仙神目瞪口呆的画面出现了。

    堂堂天庭之主、三界大天尊,被一猴妖吓的失神也罢,自家天庭的祸端自家解决不了,竟然请来了西方教的人物来解决。

    简直就是离了个大谱!

    最终,西方的如来佛祖,也就是佛门世尊降临,以一手掌中佛国之法,轻易的将孙悟空擒下,并且将之镇压在五指山下。

    “好家伙,真的是你啊,多宝道人!”

    有人指着那满头包金灿灿的人影,满是不可思议的说道。

    直到此时,他们也无法接受多宝道人叛逃到西方教这件事,实在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看到这里,众仙神心头却是渐渐升起了一丝了然。

    原来那西方二圣的布置,是落在了此处啊!

    接下来,是不是就要进行他们口中所谓的西行了?

    画面里,孙悟空每日吃的是铁胆,饮的是铜汁。

    这样做,也不知是为了惩罚他,还是在刻意的报复,亦或是在消磨他桀骜不屈的心性,就像是熬鹰一般......

    这样的时间一晃就是五百年。

    五百年沧桑巨变,不便的却是他被镇压在五指山下一日复一日的生活。

    终于有一天,大家看到了一个似曾相熟的身影,是个和尚名叫唐三藏,东土大唐的第一高僧,为了众生自愿前往西天灵山,求取大乘佛法真经。

    “好家伙!”

    众仙神一下子就明白了这西方二圣的险恶用心,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明面上流露的是我西方教十分看重这猴子,要狠狠磨砺他一番好让他成为门中栋梁,但实际上做的却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勾当。

    这取经回了东土大唐,岂不是说他们严防死守了无数年的防线被突破了?

    那西方教从此就在东土开花,教义广传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西方教所图甚大,竟然要挖我等根基!”

    “是极,此事事关重大,我等定要重视起来,切不可不以为意。”

    “重视?怎么重视,即便这西方教孱弱,但又岂是我等小门小派可以阻拦的存在?要看啊,还得看那两家的存在。”

    说着,有人下巴点了点西方,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那就是,我们的带头大哥正在内讧呢,没工夫操心这事。

    想要重视起来,严防死守这西方教传入我等中土,还得等这两位大哥打完架,和他们商谈。

    毕竟,无论是阐教还是截教,他们才是执牛耳而者。

    至于人教,唉,不说也罢。

    众仙神意兴阑珊,即便知晓了这西方教野心勃勃又能如何,涉及到圣人乃至于教统之争,那就不是他们能操心的事。

    他们能做的啊,只有在某一天这双方打起来的时候,摇旗呐喊,以助声威。

    唉,不谈了不谈了,还是继续听李先生说书。

    听众们将视线放在那神似三葬的和尚身上,暗暗称奇:这诸天万界果然是神奇无比,相似的两个人却是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唐三藏没有认识一位秀姑娘,所以便没有了葬天葬地的三葬故事。

    有的,只是一个虔诚的和尚,轮回九世不息的一颗虔诚取经之心罢了。

    至于前八世如何?

    不说了,脑袋被人穿成了串,挂在妖怪脑袋上呢。

    哦,看来无论那一个世界西方教都差不多是个一般模样,都是一群满口谎言的伪善者罢了。

    众仙神咂摸着嘴,心头对于西方教又多了几分恶感。

    应观音菩萨也就是当年慈航道人的指点,唐三藏寻到了五指山,揭去了如来佛祖的符箓,将孙悟空从山下救了出来。

    从此,孙悟空拜唐三藏为师,自愿护持他一路往西天而去。

    看着画面里观音菩萨的面容,感知她变来变去,但难以掩盖本源的气机,众人乐了。

    “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是他啊!”

    “没错,谁能想到慈航道人竟然叛了阐教,投身西方教中,还改头换面,做了......”

    “啧啧啧,不可言、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