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35、猴子玩脱,大天尊破防了

    画面中,那孙悟空果然就是很快的知晓自己被戏耍了,顿时就是怒不可遏。

    他悍然打伤了看守自己的上级仙官,顺便去那王母娘娘的蟠桃园里走了一遭,然后直接回返了花果山中。

    这弼马温,爱谁谁,他孙悟空显然是不愿意做了。

    这般消息传到天庭,大天尊雷霆震怒!

    一道法旨传下,点齐十万天兵天将,便是将那人间花果山给团团围住。

    众人一见,眼生惊疑。

    看着样子,这猴子显然是玩脱了啊!

    虽然说他天资非凡,修行速度一日千里,但以眼下的修为如何能敌得过那方天庭里的无数仙神?

    恐怕都不用所谓的正神出马,几个小小的星神下界,便能将他给轻松拿下了。

    众仙神心绪稍起波动,纷纷为孙悟空一时冲动的选择而生出了些许忧虑。

    不过,更多的还是为他打抱不平。

    虽然此时碍于现在的大天尊也在场,大家有些话语不好说出口,免得落了某个小心眼子人的面皮。

    但在他们心中,却是不约而同的出现一个想法。

    那便是,这大天尊是不是又些太欺负猴了?

    孙悟空是何许人也,在另一个世界之中,他是亿万生灵的救世主,是打破黑暗苍天的唯一人选,是洪荒三界的偶像级人物,是无数凡俗、仙神心中敬佩的目标。

    而这样名头响亮的人物,你让他在那天庭里当一个养马的马夫?

    这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虽然在原本的时间上,并没有李桐的出现,自然他们也不会知晓有关孙悟空的事情,未来的大天尊也不会把孙悟空看的多重要。

    但是按照实力来说,你要招安怎么也得给一个差不多的位置吧,不说四极六御之类,一个小小星君总能配的上把。

    这大天尊的小心思,此时大家可算是看明白了。

    祂啊,却是打心底里,就瞧不上妖族的强者。

    或者来说,是在以他们所不知晓的手段收编了大部分截教强者之后,祂天尊就有些飘了,再也不是以前求贤若渴的祂了。

    一个小小的太乙金仙,如何能入得了祂老人家的眼中。

    还有那个太白金星,原来看这老小子还不错,但现在怎么瞧都不是个好东西的样子。

    实力不怎么样,但损人不利己的鬼点子却是一个又一个的往外冒。

    不提起他还好,一提起来便有些一路跟随过来的老听众想起来,当年第一个露头为难李先生的,就也是此人吧!

    还当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不过呢,众听众此时心中还有些小小的窃喜。

    因为大家想要看到的是孙悟空纵横天地的潇洒不羁模样,而非是他在那天庭里老老实实当官的样子。

    这个结局,倒是满足了大部分人的愿望。

    可是大天尊此时的心中也是有些说不出的憋屈。

    别以为身边的这些人不说话,祂就察觉不到他们隐隐中流露出来的鄙视意味。

    这些,祂却是全都看在眼里的。

    还有你天蓬元帅你小子,也敢在暗中鄙视本帝,日后定要寻个由头把你如同那说书人所言一般贬下凡间,投身为猪。

    好叫你涨涨记性!

    这般思绪一闪而过,继而祂便在心中无奈说道:

    “那孙悟空被轻视了,和我有什么干系?”

    好家伙,祂却是和未来的自己分割的清清楚楚的。

    荣耀威势我们可以一起共享,但坏事以及锅可得未来的大天尊一人去背。

    未来与现在,那得划分清楚了。

    所以啊,这事和咱无关。

    大天尊想明白了这茬,端杯饮茶继续看向画面之中。

    只见那孙悟空回到花果山之后,越想就越是来气,生来便是顺利惯了何曾受过这般的委屈!

    况且来说他虽是猴,但也在红尘之中摸爬滚打过,略懂人情世故,所谓猴精猴精的说的便是他。

    此时间,哪里还能不知道天庭此举是何用意。

    这分明就是看中了他的实力与未来,担心他在凡间生了祸端,但又不想重用,所以就随便给了个官职,放在天庭上安抚顺带监管。

    但偏偏的,孙悟空心头里就有那么一股劲,一股逆反的劲儿。

    “好你个太白金星,枉我对你信任有加,你却如此蒙骗于我!”

    “好你个玉帝老儿,枉我还对你颇有感激,你却如此羞辱于我!”

    “既然如此那我何需用你来封,我要和你平起平坐,是为齐天!”

    于是,孙悟空直接就在花果山竖起一杆大旗,上面金钩铁画的写着四个大字:

    齐天大圣!

    然而...

    “咔嚓...轰隆!”

    就在旗子立起的那一刻,天空顿时变了颜色,乌云密布中电闪雷鸣,一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瞬间升起。

    就好似,整个世界的视线尽数都头来此处,集中在了花果山上。

    漫山的猴子猴孙以及慕名投奔而来的小妖们全都在这般威势下瑟瑟发抖,敢怒不敢言。

    然而孙悟空却是丝毫不惧,身着甲胄岿然不动,手持如意精箍棒,一脸傲气的望着天穹中的异像。

    这番模样,倒是让画面外的听众们砸砸嘴,这般模样的孙悟空方才有了那黑神话世界里大圣的几分风采。

    不过显而易见的就是,这个大圣还远没有强大到可以踏碎凌霄的地步。

    “何方宵小,藏头露尾的,还不快快给你孙爷爷我出来!”

    孙悟空满脸桀骜的大声呼啸,嘲讽的声音传遍苍穹。

    回应他的,则是漫天黑云中一阵阵慷慨激昂的战鼓和天马嘶鸣之声,以及一道像是九天传下的怒喝。

    “大胆妖猴!”

    “你胆敢蔑视天威,自封齐天大圣这般亵渎名号,罪不容诛!”

    恍若雷霆般轰鸣声音震天动地,回荡在整个花果山上空。

    直到此刻,云层方才散开,露出明晃晃一片天庭大军,银盔银甲,浩荡不绝。

    当是,十万天兵!

    摘星楼中,有人感叹。

    “啧啧!”

    “十万天兵,好大的威势啊。”

    “我记得,当初在那灌江口客栈里,来了多少天兵?好像也是十万,还有十几位星君吧,最后不也照样灰溜溜的走了。”

    “诶,不能这么说,先生是先生,孙悟空是孙悟空,如何能放在一起比较呢。”

    有人一脸正色,打断身旁那人嬉笑言语。

    直叫将这般话语完全收入耳中的大天尊面色一沉,很是不悦。

    这些仙神,过不去了是吧,当真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都给我等着,等我日后收编了截教群仙,定要将你们这些刁神一一按照天条给镇压了。

    恨恨的扫一眼此时说话的冥河老祖,大天尊将祂记在心中。

    至于画面中的情形,和当初祂派兵围剿李桐之时,能一样吗?

    这孙悟空虽然说有几分本事,靠着先天之体以及诸般斗战术法,说不定可以发挥出下位大罗仙的站立。

    但是,未来的天庭可不是现在的天庭啊!

    况且来说,即便是现在的天庭,真把大天尊惹急了,这也是猴子也是招惹不起的的存在。

    大天尊本身就是一个准圣巅峰的强者,外加一个同样是准圣存在的王母娘娘,这两人随便按下一根指头,不得把他给镇压了。

    更不要说,那画面当中让众多大神通者都感觉强的离谱的天庭了。

    可谓说是,强者如云,大能汇聚。

    若是碰到类如三霄、赵公明一类的人物,孙悟空定然是逃不了好的。

    之前那大天尊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将这猴头抓捕归案,说不得还有着什么暗中的思量,但眼下齐天大圣的名号一处,可不就是激怒了祂。

    天庭的威严不容触犯,更何况还是眼下这个异常强大的天庭!

    若真的是让孙悟空安然无恙的度过了此劫,那岂不是让整个天庭都颜面无存,更是会让整个洪荒的妖族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所以说,这个头开不得。

    孙悟空这猴头,必须得严惩不贷。

    此刻,坐在摘星楼里的大天尊心中更是得意了。

    一想到或许自家日后也可以指挥如此多的仙神,意气风发的模样,心头便是一阵畅快。

    而且这样也好,可以借以雷霆之势镇压这在诸天万界中都很有名气的孙悟空之事,让此时的三界仙神们好好看看未来天庭的强势模样。

    好让他们知晓,日后和天庭作对是要不得的,唯有交好以及归顺,方才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而冥河老祖以及妖师鲲鹏则是啧啧称奇,满脸的不可思议。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堂堂的截教群仙,放着安稳日子不过,偏偏要去那天庭上当神是个什么意思。

    而且,看他们的样子,还当的挺来劲?

    对于这三界大天尊的号令,也是分外的满足。

    这就让他们两人有些想不通了,难道说这其中还有他们想不到的好处?

    不然的话,那些截教仙人凭什么要帮这大天尊。

    难道说,今日那阐、截之战还有变数不曾?

    他两人忽的对视一眼,心头不约而同的划过一个名字,眼中惊诧一闪而过。

    同时间低头饮茶,默默不语。

    遥远之处。

    身处于诛仙剑阵之中,看着在无边剑气攻伐之下已然是渐渐不止败相渐生的元始天尊,通天教主负手而立,竟然抽出空子看了一眼摘星楼此中的场景。

    然而,这一眼却是让他神色大震。

    金灵、赵公明、三霄......

    这些人,怎会成全部都成了天庭中的成员。

    难道说他这举教而起的一战,看似占尽上风,但最后终究还是逃不过一个落败的下场吗?

    “天意、天意.....”

    教主无声的轻念如此二字,尽管他只是负手而立,但周身的杀气却已然是近乎于实质化。

    周边的空间已经被他的气机撕裂,显露出一抹又一抹黑暗的混沌空间,而在这混沌空间里的乱流都被教主的气机所磨灭,似乎在他身边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存在一般。

    这,方才是面对绝望之时,教主真正实力的一丝显露啊!

    其实早在量劫还未开始之时,教主耗费大心力窥探时间与命运之时,就已经是依稀看到了李桐画面中的场景。

    从前他知道这是天道命数,不可更改。

    否则就是和天道作对,和道祖鸿钧作对。

    但现在从李桐哪里知晓了更多,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的他,却是悍然起身,不愿做天道支配之下的奴隶。

    然而,即便这样,还是不成吗!

    未来,终究还是会走上既定的轨迹,他截教弟子注定要上那失去自由的封神榜,被那天庭奴役?

    人生最悲惨不过的事情不是遭遇苦难,而是你明明已经预见了苦难,但却在堂皇大势之下无力挣扎,只能一步一步亲自的走进去。

    凡人尚且不甘,想要挣扎,更何况是一个强大到可以改天换地的圣人呢!

    “哼!”

    教主冷哼一声,面带万分坚毅。

    “即便如此,我心亦不改,不战至最后一刻,谁可断言乾坤已定!”

    “但既然如此,我这一身混元道果,过后怕是再要不得了......”

    “不过,谁能说这又不是一个机会呢。”

    教主收回窥探的目光,将视线落在了剑阵中的元始天尊身上,眸光微暗,剑落手中。

    战至此时,却也是该见一个分晓了。

    诛仙剑阵之外,和女帝对峙的西方二圣突然面露怪异神色,三分欢喜三分迷茫,还有四分则是有些不可置信。

    毫无疑问的是,他们也是看到了未来天庭当中,那一票子原本属于截教的弟子,赫然在列。

    “师兄,怎么说?”

    准提看向女帝的眼神,忽然跃跃欲试起来。

    之前不想动手,只是因为阐教没有胜算,他们二人就算胜了女帝也没什么收获。

    但现在不一样了啊。

    在未来的画面里,截教群仙都天庭有名了,那不就是意味着今日通天教主败了吗,教主败了那于他们而言可就是有利可图了。

    “不急,还是等一切见了分晓再说。”

    比起准提来说,接引还是要沉稳几分的。

    以说书人往常所表现出来对于截教的亲近关系来,很难判定他在如此关键的时候放出如此不利于通天教主的消息来,是有何用意。

    更何况,他说这是洪荒的未来那就一定是真的未来?

    被人知晓了的未来,就已然是有了变数,不一定会成真了啊!

    将内心躁动的准提拦下俩,二圣再度和女帝形成对峙的场面。

    “打又不打,退又不退,忒是烦人!”

    女帝瞥着二人一眼,心头有了几分不耐烦。

    而在下方商朝军营之中,亦有两道气机蠢蠢欲动。

    ......

    摘星楼里。

    “不可能,这不可能!”

    忽地,大天尊突然站起身来,不敢置信的指着画面中的场景近乎失态般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