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29、群仙阵列,西岐城下见分晓

    或许对凡俗生灵而言,十日光阴的等待还有那么一些长久。

    但是,在那些寿命长远的仙神看来,亦不过是弹指一瞬间罢了,区区十日时光尚且来不及让他们于一二好友详细相商,只能粗略的做些谋划,以求成事。

    不过在无数仙神四处奔走,试图集众人之力图谋一个李桐口中前往异域世界的名额之时,在那洪荒大地一隅,却是升起了别样的变故。

    西岐城下,不过数十里外,地面上无数营帐密布,可见队队着甲军士在其内来回巡视,戒律森严。

    而在天穹之上,则又是一番宏大场面。

    截教群仙尽出,于西岐城外摆下万仙大阵,这般架势看来是誓要在短时间内,便要了解了同阐教之间的争锋。

    毕其功于一役,以此定下那封神榜上之名,快速的终结此番量劫。

    便见,常人难见的云头之上,通天教主身后诛戮陷绝四仙剑齐立,隐隐之中相互交织,似成阵势。

    而在他身后,则是一面朦朦胧胧的仙光雾气笼罩,看不清丝毫内里光景。

    却是以截教多宝道人、金光圣母、无当圣母、龟灵圣母这四位亲传弟子为首,外加随侍七仙,以及三霄、赵公明一众外出创业的外门弟子,众人合力所布下的万仙阵。

    其势之强,绝非寻常人能破。

    此时和群仙以及通天教主对峙的,毫无疑问就是元始天尊外加燃灯道人、南极仙翁以及其坐下十二真传弟子,乃至于再传门人。

    只是,此时间他们的脸色却都是不大好看。

    无论如何,他们都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截教中人竟然如此不讲武德,没有像他们设想中的一样一个个前来和他们对阵。

    反倒是,在这大劫方方开启没有多少时间,便这样举全教之力一拥而上。

    这,属实是让阐教众人有些傻眼了。

    虽然他们闭起门来交谈之时,言语多有看不起这收徒百无禁忌,便连种种湿卵化生之辈也毫无顾忌收入门中的截教。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有那个实力可以真的瞧不起截教了啊!

    要知,光是明面上的实力,截教便是丝毫不会逊色于他们阐教多少。

    而在高端战力上,那恐怕就是犹有胜之了。

    不说可能是在圣人之中仅仅会面对太上时有些顾忌的通天教主,便说其门下四大真传弟子,个个都是身登大罗的存在。

    尤其是那多宝道人,别看其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但其一身实力着实是深不可测。

    若是在老师无暇顾及他们的时候,试问阐教之中,又有谁是他们的敌手?

    燃灯道人以及南极仙翁或可以各自挡下一个,但剩下的呢?

    他们这十二个师兄弟里,可没有几分能抵挡大罗强人的存在啊!

    更不消说,除却他们四人外,那三霄以及赵公明都不是好惹的存在,这要是真的打起来,吃亏的定然是他们这一方。

    就这,还没有考虑到平日里和截教关系颇近的说书人,以及下面那个看起来便也是个不好惹的凡俗帝王帝辛。

    也不知他是怎么修行的,短短数十年,就已然是有了一身可以媲美他们的实力。

    这直叫十二仙心中恼火。

    这般想着,他们的脸色便是越发凝重起来。

    同时间,亦是有人心中开始埋怨起来说书人。

    暗道他什么时候公布出那可以通往异域的通道都好,但偏偏的要赶在这个时候?

    这不是让那截教有了理由将最终的战事提前,好与他们做过一场吗。

    要知道,他们阐教的策略可是钝刀子噶肉,先要一点一点的消磨掉截教实力,将其主要战力先行打杀掉。

    将两方的实力拉到一个不对等的情况之下,然后再做最终较量的。

    现在好了,由于那说书人李桐的参与,直接导致了他们谋划的破产,将最终大决战提前到了现在。

    不过,他们这十二人也并非是和他们的老师元始天尊上下一条心的,明里暗里却是不知分成了几方小团体。

    除却是元始天尊死忠的太乙、广成子、赤精子之流,还有隐隐以燃灯为首想要叛逃到西方的普贤、慈航、文殊三人组。

    在他们之外,最早和李桐有过接触对其抱有很大善意的玉鼎真人,就是隐隐的对阐教近来的举动很是不满意了。

    连带着和他关系错的黄龙真人,也是这么个看法。

    他们二人啊,却是有心避退一番,不愿和截教群仙硬碰硬。

    便在此时,对视良久却一直未发一言的两位圣人,突然开口交流。

    “通天师弟,你当真要做到如此地步吗?”

    元始天尊面带不愉,冷冷问道。

    “呵呵。”

    教主闻言只是轻笑一下,同时间反问:

    “师兄,你我能到了眼下这般地步,不是全因当初你之逼迫缘故?”

    “怎的,今日还要来怪罪我不曾!”

    “我...逼迫?”

    元始天尊眉头一挑,神色又冷了几分,指着他身后群仙似有讥讽:

    “你瞧你那截教门人,皆是湿卵化生、披毛带羽之辈,他们不上那封神榜,难倒要我门下福德身后、跟脚出众之人去上?”

    如此一言,却又是老生常谈的话语,。

    教主往日里早已听多了元始天尊这般的诡辩,也早已经认清了自家这个师兄的为人。

    反正在他眼中,他门下的弟子就是要比世间所有人高贵一分,而截教门人生来就是入不了他的眼,如此方才会说出那般无耻的言论。

    心知两人之间矛盾已经是道争,教主此时也是懒得再多费口舌,便是衣袖一甩,霸气道:

    “你空口白牙便想让我截教门人上榜,却不知口说无凭,不如手下见真招。”

    “而今我万仙阵便是摆在眼前,你若能破,截教群仙便是上那封神榜上走上一遭又能如何。”

    “如此,你可敢应下?”

    教主侧过身去,看着元始天尊越发阴晴不定的脸庞,摆手相邀。

    而教主那仿若是最后通牒一般的话语,犹在天穹之上回荡,久久不散。

    可敢应下?

    敢应下?

    ......

    “哼!”

    元始天尊骤然冷哼一声,毫不示弱的注视着教主似是嘲笑的眼神,颇有几分怒意的道了一声:

    “众弟子,随我入阵!”

    说罢,便是身卷祥云,刹那间走入那云光弥漫中消失不见。

    身后,面色各异的阐教门人只好跟上,一一入了那万仙阵中。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在他们看来,即便两教相争中,但看在彼此老师的面子上,此番因当是不会有性命之忧。

    最多,也不过就是破阵失败,丢些面子就是。

    反正近些时日来,他们阐教丢的面子已经是够多的了,不差这一星半点。

    至于没能破阵,之后那封神榜谁去上?

    在他们看来,最后大抵还是要落到截教门人身上的。

    无它,唯其人多尔。

    教主看着元始天尊入阵,轻笑一下,也是随机步入阵中。

    他有万分的把握,只要今日没有其余之人出手干涉,那这阐教今天败定了!

    即便有,他亦是不怕。

    若无强援,他通天教主又岂会如此鲁莽的坐下如此决定?

    ......

    摘星楼内,一大早。

    李桐惬意的伸展着懒腰,身上不禁意间流转出来的气势,却是让经过他身边的狐狸精不由一颤,满目流转崇拜的星光。

    “先生,他的实力又恢复了!”

    “而且这一次,竟然到了让我都心惊胆颤的地步。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先生实力恢复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了。”

    她心中这般想着,呆愣在了原地。

    这般怪异模样,不由的让李桐侧目扫了一眼,心有奇异。

    不过在转瞬间,他就是回味过来,想来是方方从时光屋里出来的他,还没有完全收拢好炼化仙王道果的威势。

    在系统神秘力量掩饰下,还是侧漏出了几分让着狐狸精给察觉到,这才有了这番表现。

    有心嘲讽她一句少见多怪,但李桐内心里也有几分得意洋洋,炼化了这俞陀道果,虽然不见得能完全有的他的战力。

    但境界摆在那里,待日后再抽空将诸般神通好好修持一番,不见得会弱到哪去。

    至此,他自身方才算是在这实力至上洪荒中拥有了一点点的武力。

    但修行之路漫漫,日后还需努力啊。

    心底将方才生出来的一点骄纵拍灭,李桐轻咳了一声将面前的狐狸精唤回神来,继而问道:

    “你特意来此,可是有什么事寻我?”

    “啊...哦!”

    狐狸精顿时一颤,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家在先生面前表露了什么不堪姿态,赶忙转移话题道:

    “先生,是女帝大人寻您有事,所以特地遣我来瞧瞧您出关了没有”

    之前李桐再抽取完奖励,略作修习之后,便同所有人说这十天时间里自家要闭关修行,无事不得打扰。

    而今日又将要说书,知晓他必定会来出关,故而她方才会在此等候着。

    这么一想,李桐便知道女帝寻自己估摸着不是什么大事,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不紧不慢。

    旋即应了一声,他便是在狐狸精万分感叹以及小有崇拜的眼神中,转身去往院中寻女帝。

    方从廊桥转弯处走出,李桐便见到女帝惬意的坐在那小亭之中,身边则是嫦娥。

    不过这堂堂的月宫仙子,也不知道是被女帝灌了什么迷魂汤,拼着被大天尊发现惩戒的风险,也不想着回她那月宫去。

    反而是日日候在女帝身边,端茶倒水,简直像极了她的随身侍女。

    这般模样,不由的是让李桐感慨一声:

    这般好事,她也想要啊!

    但可惜,身边只有几个妖艳的女妖精,一点都不养眼。

    向前走了片刻,留心到女帝是注意到了自家的存在,李桐便收起那点打趣的心思,快步向前,落座之后就是直言问道:

    “不知大帝遣人寻我,是有何事?”

    “于我而言,倒也不是什么要紧之事。”

    女帝摆弄着手上的那盏十二品净世白莲所化的灯盏,头也不抬,只是手指轻轻向远望天阙点去,淡淡道:

    “却是那边打起来了,我想着多少与你有些干系,便知会上你一声。”

    “打起来了?”

    “哪边打起来了?”

    李桐愣了一下,一头雾水,一时间没能搞清楚她所指何方。

    但下意识的顺着女帝手指所指方向看去,便在分外惊讶中,见到一阵阵仙道争锋的云烟,印入他一双重瞳之中。

    心中略一揣摩,当即就是想到了她所指何人。

    在当今洪荒之中,有能力、有胆量组织其如此大规模械斗的存在,无外乎就是那两个圣人以及其门下道统了。

    当即就是不可思议的说道:

    “截教和阐教,他们打起来了!”

    就见女帝微微颔首,淡淡道:

    “是,而且还有一方摆下了大阵,瞧其威势便连我都要退避三舍。”

    李桐一听,顿时又是一愣。

    他万万想不到,封神之战这才哪到哪啊,截教和阐教的最后一战就提前开启了?

    教主竟然是如此生猛,连万仙阵都摆下来了,这摆明了就是要和元始天尊一战定胜负,不愿意在拖拉下去了!

    “不会是,因为我说的那前方异域名额之事,方才会造成两家提前决战吧。”

    心头惊讶的同时,却是不禁意间升起这么一个念头。

    但此时再想这些却是有些晚了,当今之际作为教主的盟友以及合作伙伴,他当然是要保证教主在此番争斗中胜利。

    即便不能胜,那也不能败啊!

    不然的话,教主一败那岂不是截教门人上封神榜的上封神榜,去西方当坐骑的当坐骑。

    从今往后,这来听他说书的仙神不就是少了好大一部分?

    那可都是给他贡献人气值的生力军啊,万万不能失去了。

    这般想着,李桐摸摸衣袖里前次抽奖所得的一道降临卷轴,再看看女帝,斟酌一番还是决定先不动用此物。

    当即便是商量着说道:

    “大帝,你看能否代我去走上一遭?”

    “嗯?”

    女帝抬头,一双美眸注视向他。

    李桐连忙解释:

    “不用你插手到他们的争斗之中,只要保证他们二教之间的争斗不被他人干涉就好,主要是想请你看住了那西方二圣。”

    “如果太上前来的话,你可以不做理会。”

    “哦,如此倒是可以。”

    女帝点点头,似乎没什么意见。

    正当李桐松了一口气,觉得此番不用出血的时候,忽然见到已然转身准备离去的女帝幽幽说道:

    “我这莲花你帮我寻个地方种下去,记住要用上好的灵材浇灌才行。”

    李桐看着被她留下来的莲花灯分外无语,它都是堂堂先天灵宝了,要个鬼灵材浇灌,就是放在个寸早不生的地方,都能活的好好的。

    但他知晓恐怕是女帝知道了自己在前番抽奖中得到了一些灵材,方才会如此说。

    心道一声:“你是狗鼻子,这也能闻到,”却也只好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