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28、暂做停歇,洪荒千万年未有之变局

    “十日?”

    众人闻言错愕,继而心头就是一喜。

    或许在往日里听到李桐骤然延长说书的间隔时间的话,他们还会有些不情愿的样子。

    但是以眼下这个情况来说,那可真是太好不过了啊!

    原本以为只有一晚上的时间,来让他们众人决出个高下,定出个所以然来,谁能想到这又凭空多了十日的周转时间。

    这样一来的话,事情就也变得不是那么着急,不过同样的,就变得有些扑朔迷离起来。

    因为有些人他的修为可能比洪荒顶流那一撮稍弱上那么一些,但是架不住人家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啊!

    欠下他因果的大神通者不再少数,若是一时便要分出这个名额还好,他来不及四处走动,八方斡旋。

    然而现在多出了这些时间,不就是给了他们这类仙神一丝机会吗?

    “先生大善,这般恩情我等紧记于心!”

    这般恭维一句,见李桐的身影已然消失在高台之上,无数仙神便是急匆匆的驾云离去。

    十个可以前往异域世界的名额,一个可以接触到异域法则,乃至于突破当前修为的可能,这如何能让人不心急。

    可以十分肯定的说,就算是那足以波及到无数生灵的量劫,在眼下之事面前,都已经是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毕竟,量劫再过凶险,只要不主动涉入其中,还能波及到他们这些已然是证道大罗的存在?

    更何况而言,此番量劫明眼人一瞧便能看出,这是几位圣人门下的道统之争,他们吃饱了撑的才会去插上一手,自找不痛快。

    有那个时间,游说一二好友,合力夺取下这么一个前往异域的名额来,岂不快哉!

    在此几乎是洪荒世界千万年未曾有过之变局面前,无数仙神心神激愤中,早就将那阐、截二教之争抛在了脑后,不再关注。

    于他们而言,此时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名额、名额,还有名额!

    为了争取到一个名额,他们几乎可以付出一切。

    ......

    帝辛将一众忧心忡忡、有心劝诫的大臣甩在身后,龙行虎步步入大殿之中。

    独站高台上,转身间猛然挥舞衣袖,充满霸道威势的说道:

    “传本王命令,宣告三军即刻拔营,肃清我大商境内,保证乡野再无一野神淫祀,山林不存不受管制的仙道宗门。”

    “另外,本王要御驾亲征,前往西岐,一战平定天下。”

    “啊!”

    将言语收入耳中,寻常里依靠帝辛宠信丝毫不敢违背他任何命令的尤浑骤然浑身一抖,额头豆大汗珠垂落,面露难色。

    吞吞吐吐道:

    “大王,您乃万金之躯何必轻涉陷地,西岐城下有闻太师亲自坐镇,想必不日便有大胜的消息传回。”

    “呵。”

    帝辛闻言,面露一丝不屑。

    “到了此时,你还天真的以为我商朝与那西岐之争,仅仅是我等人族之间的争斗吗?”

    “呵呵,可笑至极。”

    像是想到了让他万分愤怒的事情一般,帝辛手掌握拳一挥,堂皇的帝道气势顿时弥漫而出,压的尤浑身躯不由一弯。

    继而,他缓缓转过身去,双手背负,昂首看向大殿上空。

    眼神像是透过了那遮掩视线的屋顶,看到了那仅仅是因为所谓的封神之事,便肆意插手人族王朝更替的仙神们。

    他们洋洋得意的将那黑神话世界的仙神称作伪神,却不知晓,他们的所作所为在无数人族的眼中,又于那伪神何异?

    “你道没有那些仙神背后的支持,那小小西岐如何抵挡我商朝大军数月之九?”

    “本王此去,便是要让那些看不起人族,觉得人族可以被他们肆意在手中揉捏的仙神们,明白一个道理。”

    “人族,自吾开始,不一样了啊!”

    听着帝辛无比愤怒,但在却又洋溢着难以言说自信的言语,尤浑再不敢劝说。

    只好俯下身去,万分恭敬的道上一声:

    “是。”

    继而,飞快退出大殿,安排诸般事宜。

    却没听到,在他离去之后,帝辛似是幽幽自问的一声:

    “以相助截教大败阐教之功,我能否从先生那里取得一个前往异域的名额吗?”

    是的,不但是那些仙神们想要前往属于黑神话的世界之中,便是帝辛他亦有这个想法。

    但与他们不同的是,他去不为了修为上的突破,为的却是那个世界的凡俗。

    甚至于,更大胆一些,他还想要那个世界庞大的山川土地,驱山赶陆以他目前的实力自然可以轻易做到。

    而唯一需要考虑的一点,则是李桐的想法意见。

    帝辛缓缓在空无一人的大殿中踱步,心中思绪万千。

    ......

    无边冥土,浩荡血海翻涌。

    自从夺取那混沌钟失败之后,冥河老祖便是再度宅在老家之中不曾外出,亦也不曾闹出什么大动静来。

    但在今日,忽的就从那血海之中传来一阵阵肆意至极的大笑声。

    “好...好啊!”

    “安然通往异域的通道,亲身到达黑神话世界的名额,如此盛事中又怎能少了老祖我的身影?”

    “这个名额,老祖我要定了!”

    一阵狂笑声后,血海中传来似是恶魔一般的低语,引得那些徘徊在血海四周无意识的游魂,纷纷远离而去。

    就好似,这里有着什么恐怖至极的东西将要出世一般。

    片刻之后,便见一道血色身影如同长虹一般从那污浊血海中贯出,于刹那间就是消失在黑蒙蒙的冥土之中。

    只是,似乎冥河的这番离去,并没有带上自家的十二品业火红莲,而是将其留在的血海深处,就也不知,又是有何深意。

    黄泉源头,轮回殿中。

    身后六道轮回盘兀自转动不停,后土回味着李桐那一番引得洪荒无数仙神震动的话语,心头只觉一阵阵遗憾。

    “身往异域,这是多么令人心生神往的一件事,只是可惜了......”

    她摇摇头,不无可惜的轻叹。

    即便因为那来自于大帝传世界的一式六道轮回拳的缘故,让她在参悟轮回之道上有了不小的进展。

    可以化出一道分身,暂时的替她镇守轮回之处,使得真身有了暂时的空闲,能够离开冥土去往洪荒大地之中。

    但这也仅仅只是暂时,非是永久。

    就更别说,离开洪荒世界前往异域中了,她的身份以及职责注定了在完全炼化轮回之前,做不到离开洪荒世界这般大胆的举动。

    要是因为一时莽撞,真身离去的话,光凭她这一具化身可镇压不下六道轮回盘的异动,以及那些对其意图不轨的贼人。

    所以啊,后土现在也就只能是看个热闹了。

    即便以她的身份实力来说,只要她想就一定可以成为那十个人其中之一。

    然而有些事情,终究是任性不得的。

    黄泉浩荡中,只见一页扁舟轻晃,其上一蓑衣斗笠的人影,正撑着小船,驶向岸边。

    那里,有数不清的游魂游荡,苦苦等待着一个轮回的机会。

    他们看不见、听不着,在那那斗笠遮掩下,化身黄泉摆渡人的地藏正在喃喃自语:

    “可以前往一方异域世界当中吗?”

    “这是我西方教的机会啊,只要能前往其中,那无量量的生灵,岂不都是潜在的信徒?”

    “就也不知两位尊者,又是如何考虑的了,还望他们莫要因为眼前的一点小利,而耽搁了.......”

    继而,他似是想到了什么,面色阴沉下去,幽幽一叹:

    “唉,这些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现在,不过就是一黄泉摆渡人罢了,想那么多做甚。”

    .......

    金鳌岛,碧游宫。

    以赵公明为首的一众截教群仙来不及通告,就是急匆匆的涌进碧游宫中,要去直面通天教主。

    无消多说,自然是因为那前往异域的名额之事。

    他心中那个急啊,如此大事他们截教怎么可能不参与到其中,而白白被其他的人得了好处。

    难道说就因为他们此时在和那阐教对峙、争斗不曾?

    他要恳求老师,发动群仙之力,提前和那阐教做过一场,定下这究竟是那些人来上那封神榜,免得耽搁了前往异域的大事。

    在他看来,若是阐教之中的诸多师兄们在那异域中有了突破,岂不比在洪荒中和那阐教做无用的争斗来的有用。

    这般想着,赵公明的脚步又是快了几分。

    一马当先的冲进碧游宫最深处,抬眸就看到了那个端坐在高台之上,手抚长剑的身影。

    “老师!前往那......”

    正这么唤了一声,要将事情说出来,好让通天教主定夺的时候。

    便听,一阵淡淡身音传来,将他话语打断。

    “尔等所说,我俱以知晓。”

    紧接着,便见教主身影轰然从那高台上站起,似是随意的将手中诛仙剑一抛,隐于空中,衣袖一挥分外寻常道:

    “且传我法令,召集诸位弟子,摆万仙阵于那西岐前,十日之后与阐教一战见分晓!”

    “是,遵老师之命!”

    赵公明强压下心头激动,分外喜悦的应声,然后转身离去。

    他已然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般好消息,告知诸位师兄弟,此战定要将那阐教的嚣张气焰大下去,方可一报之前无数岁月里的怨气。

    在他离去之后,教主微微转头看向西方。

    “原始师兄,我已落子了,就也不知你又会怎样回应呢?”

    ......

    摘星楼。

    随着说书落幕仙神远去,凡俗听众们也是心满意足的从楼中渐渐走出。

    几个时辰前还人满为患分外喧闹的摘星楼,在此时间陡然又变得安静起来,偌大的楼阁中只余下几个女妖精的切切私语。

    “诶,你们说先生说的是真的吗,他真的可以打开两界通道,让我们洪荒中仙神前往那什么黑神话的世界中。”

    雉鸡精一脸八卦神色,用法力操控着无数抹布飞舞,同时小声的问道。

    “呵呵,先生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狐狸精一脸崇拜,继而又带着几分警告意味道:

    “比起这个,我觉得你倒是应该想想那十个名额到底会花落谁家,方才更切合实际一些。”

    “哎呀,人家就是随口一说吗,绝对没有质疑先生的意思。”

    “最好没有。”

    听着她们两个的对话,琵琶精蓦然不语,只是心中暗暗想着,那十个名额里究竟会有些谁呢?

    其他人猜测不到,但最起码来说,圣人必定能占据一席之位吧?

    此时正在后院宽敞凉亭里乘凉的李桐,并不知道他的一番话语在洪荒中引起了多大的躁动,无数仙神又为之东奔西跑,付出了多少代价。

    不过即便知晓,他也并不会在意。

    因为,早在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就已经是知晓这是必然会产生的结果,又有什么好让人意外的呢?

    比起好奇外界仙神们的动静,倒不如看着自家此时庞大的人气值,来的更为赏心悦目一些。

    淡淡的饮了一口悟道茶水,李桐满意的收回目光。

    就今天这么短短一场说书的功夫,他就豪卷千万人气值,再加前番节省下来的,此时足足又一千两百万之多。

    这个数量,却是足以达成自家先前的展望,并且坚定不移的在向一个小目标上努力。

    不过虽说今天一天赚的够多,但是日后的花费也很多,若是他在前番的抽取中没有得到那个黑神话世界十人游奖励的话,光是打开两界通道便要花费他不知多少的人气值。

    一趟下来,怕是没有什么赚头。

    这也是他为什么早就可以让人前往他所言说的世界中,却迟迟没有公之于众的缘故。

    因为去这么一趟是简单,但是收获与付出不成正比啊。

    “日后再展开这样的活动,我怕是还得想点别的法子,来找回亏空的人气值了。”

    这般思索着,李桐顺手便是一发金色十连下去。

    以他目前的财力来说,不过区区一百万人气值而已,洒洒水啦,就算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也罢,全当是垫刀了。

    他李桐,李老板,现在豪气的很。

    顿时间,眼前一阵金光闪烁而起。

    在他有些诧异的目光中,一个奖励浮现。

    「俞陀道果(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