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25、前往其它世界的通道,打通了!

    听着李桐有些着急说出的言语,看着他好似迫不及待要讲述完,立马送客的样子,众人顿时就是一阵无语。

    关于这个三葬,他们还想知道更多啊!

    这样不上不下的卡在上面,实在是让人太过难受了些。

    分外沉浸于其中,只想看着那些破坏祂天庭名声的恶神是如何一个个死去的大天尊,此刻差点被生生憋出一口老血来。

    故事正到了紧要的时候,可以说三葬马上就要大发神威,以那神鬼莫测的黑棺葬掉天地一切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李桐说没有了,结束了?

    这不是在纯纯的吊人胃口吗!

    大天尊目光向着李桐凝视而去,似是想要让他改变主意,但在下一刻就分外无奈的收回目光,变得冷静起来。

    此时间,他和这说书人的关系就已经是够微妙的了,勉强维持在一个双方不撕破脸皮的样子。

    为了日后着想,还是莫要因为这么小小一件事,又恶了此人。

    更何况,他今日来的本意也并不是听书不是吗。

    而今颇有几分沉溺其中,却是失了本心。

    想到这里,大天尊不由的在心中悠悠一叹,暗道这李桐果然是有些玄奇手段。

    这仅仅是用来说书的神通便让祂这个三借大天尊都在不知不觉中沉醉其中,几乎是有些不可自拔。

    那,其余那些修为远远比不上他的仙神,乃至于凡俗人呢?

    怪不得能在出现的短短时间内,就在洪荒中闯下偌大的名头。

    管中窥豹下,一直未曾有过正面出手战绩的说书人,恐怕内里不知还隐藏着多少骇人手段呢!

    大天尊不禁打了个颤儿,这般可以和圣人谈笑风生的人物,实在不是他可以得罪的起的,日后啊还是千万不要再恶了他的才是。

    似大天尊一样少见清醒的人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像那些老牌的大罗强者,此时也都纷纷从那般故事的戛然而止的别扭中回转过来。

    不争不吵,静静等待着他口中所言说的,今日说书的第三个部分。

    甚至于,心中隐隐还有那么几分小期待。

    女娲娘娘倒是没有这番的顾虑,对于故事这样的结尾亦也没表现出什么异样的神色来,只是在心中却是稍有暖意。

    故事里,那个天真无暇的秀姑娘她很喜欢,但是却毫无意义的葬身在了那些伪善佛陀手中。

    那时她心有怒火,甚至于生出亲自斩了那佛陀的想法,但可惜却是因为两界相隔,只能想想罢了,不免心中有些烦闷。

    然而在故事的最终那三葬做到了,他将满天神佛都葬在了那口棺材之中。

    无论其本意是什么,是仍旧记得秀姑娘执意为了她报仇,还是仅仅当做催化那心头恨意的一个种子,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些她看着很不顺眼的神佛们都死了,这就好了。

    连带着,对于这个她从头到尾就不怎么喜欢的小和尚,亦也多了几分好感。

    而此时和众仙神坐于同一楼层中的女帝,却是轻轻握着手中杯盏,眼中虽偶有精光划过,但显然已是魂游天外去了。

    她此时,所想着的不是着故事的结尾最终如何了,而是那三葬背后黑棺中弥漫出来的黑暗气机,让她一时间难以揣摩。

    虽然可以确定那东西和自己世界中的黑暗源头之物没有关系,但其内里深处掩藏着的依旧是一种世间极致的恶!

    若那三葬在最后没有什么好节制的手段,放任其肆意下去的话,最后恐怕......

    女帝脸上浮现出略有凝重的沉思神清,指尖轻叩着桌面。

    但片刻之后,她就恢复了往日神色淡然的模样。

    一方不知道存在于混沌何处的世界,又何必用她来担忧呢?

    现在的她脸自家的事都尚且处理不完,哪里来的闲工夫去多管闲事。

    更何况来说,即便她想插上一手,但也没有去往那方世界的门路不是,一切还不得看李桐的说法。

    这般想着,女帝忽然心头一动。

    微微抬头,看着当空中静静坐着的那个身影,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猜测。

    碧游宫中,通天教主看着眼前画面,嘴角浮现一丝笑容,带着几分戏弄说道:

    “这个李小友,每次都是这般,搞的我都想去揍上他一顿,好让他能老老实实的讲完,不要搞这些小花招。”

    旋即摇摇头,似有兴奋和感叹的说道:

    “不过这回我总算是见识到了天地被埋葬的画面,实在是痛快!”

    天道将人看做不值一提蝼蚁,坐视那些仙神放牧人间,却不知蝼蚁亦有一怒,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

    何况这个世界虽然有太多逆来顺受,甚至乐于屈服的懦夫,但也从不缺少敢于向命运反抗的绝强者。

    眼下这三葬,不就是让这天道以及满天的神佛吞下了自己酿造的苦果。

    岂不是,快哉人心!

    教主拍手失笑,心中暗暗想着应当以此人为榜样,于天道以及其走狗的博弈中绝不能有软弱的心。

    不然一个不甚,就是个身死魂灭的下场。

    即便他贵为圣人,那也一样。

    和渐渐的贯彻了与天道大势抗争到底的教主不同,元始天尊在这个故事中看到的却全是忤逆与大不道!

    即便天道有错,但作为天道生养下的凡俗,你亦也不能做下如此骇人听闻之事!

    就好若母错,子欲杀其忽?

    他面色阴沉,声音压的极低,但却如同滚滚雷霆在玉虚宫中响彻起来:

    “大逆不道!”

    “即便天道不公,但身为下界凡俗也不能如此逆行伐天,成何体统?”

    他这般说着,似是在贯彻心中的道与理。

    但在他的脑海之中,已然是在有两个小人开始打架。

    一方面三清正统、天道鸿钧弟子身份外加阐教理念,让其对于天道恭崇无比,见不得旁人做出逆天之心。

    但另外一方面,这三葬的就是遭遇,实话实说着实是真的惨,而造成这一切的神佛也却是不是什么好动西,那如此类推下来在他们身后纵容他们如此行事的天道。

    当然,也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这样一来,元始天尊便是生了些思索。

    但他又是何等人物,偌大洪荒之中唯六证道成圣的人物之一,心智是何其坚定,自然不会因为如此之事,就乱了自己一向的坚持。

    他现在所想的,却是这说书人每次说书,内里人物故事中似乎逆天而行已经成了常态化的事情。

    一开始,洪荒仙神们也只是听个乐子,并不会冒着天大的因果纠缠到其中。

    可长久以往下去,渐渐被那李桐洗脑之下,这些仙神们竟然隐隐的有习以为常的态势。

    这于他而言,可就非是一件好事了。

    他们渐渐的连锚定世间万物运转规律的天道都不放在眼中,脑海里想着的全都是若要遭受了不公,一定不能逆来顺受,而是要去反抗。

    这样一来的话,天道在他们眼中都不算个什么事了,那只不过是执掌天道一部分权柄的圣人。

    在他们眼中,又是什么样子呢?

    对于向来无比看重自己圣人威严的元始天尊来说,这是一件分外紧要的事情。

    所以他此时脸色阴沉的原因,却是担心后面再这样下去,将来会出现不止李桐一个这种对天道毫无敬意,对圣人亦是不见恭敬的存在。

    就比如说,他那好师弟,通天!

    或许,他不应该再这么放纵那个小子,应该要强硬一些,去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了。

    其实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让道祖亲自出面,但让他奇怪的是,面对洪荒中屡屡的异变,道祖鸿钧竟然反常的没有一丁点动静。

    真是,万分的让人奇怪......

    八景宫里,太上淡然的看着凡俗朝歌城的方向。

    “大道无情,有舍方能有得!”

    在太上看来,有没有看到最重的结局,已经是不重要了,因为那位三葬道友已然是证道了。

    无论愿不愿意,他已经是找到了心中的通天大道。

    尽管这一条路的代价,可能就是当那天地、神佛被黑棺吞噬之时,也就是他心中最后一缕情丝失去的时候。

    他也,不得不去走。

    失去了秀姑娘,失去了三个徒弟,得到了道,是亏是赚外人又那里能说的清呢。

    太上收回目光,合上眼眸神游天外而去。

    摘星楼里,藏头掩面的西方二圣此时小有兴奋:

    “竟然没了,这个李桐说书总是说一半,不将完整的故事告知我等。”

    “是啊,虽然看不惯那些神佛下作的举措,但不得不说这个计划堪称完美,若你我能学来改进一番,定能让我西方教大兴。”

    “谁说不是呢,但那五彩石......”

    “唉!”

    接引、准提二圣心头齐齐叹了一声,不约而同的看向截教群仙之处,可惜的是今日七叶未曾前来。

    不然的话,这两个不要面皮的存在,恐怕还真的会做出些以大欺小的事情来。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李桐竟然早已在搞丢了一颗五彩石的情况下,补上了另外一颗丝毫不差于那五彩石的石头。

    此时正代替者它,在那花果山上享受着日月灵机,虽然不知晓日后能不能从里面蹦出来一个孙猴子就是了。

    但这般,李桐可是不欠他二人因果,不怕他们后来找上门来。

    不然的话,以他的性子即便再怎么惋惜大圣因他而消失,又怎会自掏腰包补上空子。

    不过这些日后的事情先不提,此刻的众人心里门清,知道李桐说了不讲那就肯定一个字也不会多从嘴里往出蹦。

    他们也不着急听下一部分内容,吵闹呼喊着问道:

    “李先生,那齐天大圣孙悟空最后怎么样了,难道说他真的就是战死了不曾?”

    “是啊是啊,这个问题还请先生一定要回答我等,不然的话,我这以后肯定就是彻夜难眠了,大圣那么坚毅不屈的人,他怎么就......”

    李桐听着他们的吵闹声微微皱了下眉头,但也没有再做拒绝,而是飞快说道:

    “大家放心,我这两次言说的虽然都是黑神话,但是显然两者不属于同一个世界,严格来讲你们所熟知的齐天大圣所在世界,应该是叫做黑神话:悟空传。”

    “大圣,自然也是不会死去的。”

    众多听客听了这番描述,终于是放下了担忧很久的心来。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说嘛,大圣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死去,他铜皮铁骨便是天雷都不能伤其分毫,谁能将其枭首了?”

    “害,原来是白担心一场,这下算是放心了,晚上能睡个好觉。”

    “就是说,一代齐天大圣,他所要做的事情,定然不会失败的。”

    而在此刻,心思最为敏锐的白泽却是诧异问道:

    “李先生,照你的意思是说,还有很多世界中都有着大圣,乃至于这位三葬的存在不曾?”

    看着他有些惊疑的面通,李桐轻笑着点了点头:

    “这是自然,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乾坤,每个人在诸天万界之中都有着无数朵相似的花,虽然极其类似,但却不尽相同。”

    “而且,并非只有成就了神话大罗之后才会有万界的化身存在,而是先有了一个人在无数世界的不同显化,方才后有人成就神话大罗,收束归一再度化身千万。”

    不经意间,李桐又向他们透露出一个比较关键的隐秘。

    场上仙神听罢,脸上露出些沉吟神色。

    他们冥冥中有种感觉,这李桐好像是话里有话啊!

    但无论他们怎么思索,却也都不能参透其中的隐秘,只好牢牢的记在心底,总有会用到的一天。

    “那敢问先生,我等可有可能前往这些世界之中?”

    有仙神面露无限向往,分外憧憬的说道:“要是能出去的话,看看另外一片天地,见识别样的强者,那又该是何等幸运之事!”

    听着他的话语,众多仙神纷纷点头,这个人说的正也是他们想要说的。

    如果李桐说可以的话,为了追求能够修行更进一步的可能,便是砸锅卖铁他们也要求着李桐给一个前往其余世界的机会。

    但不过也就是想想罢了,若是李桐能有如此伟力的话,他又岂会坐在这里给大家说书?

    有这个本事,干点什么不好。

    心中没什么期望的等待着意料之中的不可能的回道,然而一道声音彻底让他们惊愕当场,大惊失色。

    “巧了!”

    李桐合拢折扇轻轻敲打着掌心,笑着说道:

    “我方才要说的第三个部分,那便是......”

    “前往那黑神话世界的通道,打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