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24、三葬结局,说书的第三个部分

    “葬天,葬地,葬神佛!”

    嘶...

    这般话语方一落入众人耳中,便是惊起一阵滔天骇浪。

    金翅大鹏鸟大睁着眼睛看着画面中的三葬,犹又不可置信的惊叹道:

    “所谓的三葬,竟然是这么个意思!简直就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葬天葬地葬神佛...这又是何等宏大之愿景?”

    即便是生性高傲如他一般的人,此时间也是禁不住流转出几分惊叹神色,对于三葬所言心生佩服。

    继而,似有了然,喃喃道:

    “难道说,他早就有了心中的坚定向前的大道,不然的话又怎会生出眼下这般场景?”

    众人颔首,表示认同。

    若非如此的话,他又怎能表露出让这漫天神佛都惊俱不以的威势,让他们纷纷万分惧怕的看着他。

    彷佛,三葬方才是人间妖魔一般!

    白泽脸上生出认同之色,点头道:

    “是啊,三葬心中所坚持的大道,比那什么魔道、杀戮之道,还要恐怖无数辈。”

    “眼下这般势要是吞噬天穹,改换新天的气势,简直就是就是让人无法相信。”

    “而更为让人惊叹的是,这般将要终结一切、改天换日的道蕴藏在三葬心中无数年,那方世界的神佛乃至于天道都不曾发现,由此可见三葬隐藏之深,绝非常人!”

    洪荒妖族是被天道抛弃的种族,他本是上个年间那一个纪元的霸主,但后来都因为量劫降临被削去了气数,至此没落下来。

    从横压世间一切的雄武,到苟延残喘于角落的哀鸣。

    你若是说他们心中没有怨气是不可能的,不过是不敢发泄出来而已。

    毕竟,在洪荒之中出了李桐还有谁敢直言对天道的不满?

    所以此时,白泽也是只能隐隐中借着言说三葬的故事,表达着自己心头的怨气与愤满。

    不过,他或许能对三葬的处境感同身受,可白泽在怎么痛恨天道的无情,也不会生出那般难以想象的念头,催生出那般绝灭一切的道。

    葬天、葬地、葬神佛!

    这般言语、这般心气,简直就是宛若邪魔。

    更何况天道无所不知,无所不在,要想似那三葬一般瞒天过海谈何容易?

    若是在寻常里表露出一点要毁天灭地反洪荒的迹象,怕是顷刻间就要沦落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所以白泽方才会心中唏嘘,究竟是怎样的恨意,又是怎样的机缘巧合,方才能孕育出这么一颗反天反地,绝灭一切的道心!

    这实在是,难以想象。

    灌江口,客栈。

    握着自家丈夫杨天佑已然变得年老沧桑的手掌,看着那台上投影而出的画面,瑶姬一时间竟然是生出了些别的体悟。

    众人都看到了他八世苦难,悲惨死去。

    却似乎都是不约而同的忽略了另外一件事情,那便是:

    “或许,三葬从来都不曾忘记秀姑娘啊!”

    “她的死去,方才是压倒了三葬心中无望坚持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见识到了所谓佛陀的真正面目,放下了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

    “从他将秀姑娘深藏心底,走出那间小庙时,或许他就已经决定了,要让天和地,还有那伪善的神佛来为他陪葬。”

    瑶姬目光幽幽,望着画面中的场景,低声喃呢。

    不知不觉中,两人握着的手掌更加紧了几分。

    心头万分感激且庆幸的道了一句:

    “幸好,我遇到了先生!”

    若她当初在遭遇天庭大军之时,没有李桐出面阻拦,瑶姬都无法想象除了她自己之外,她的家人会有怎样的下场。

    而她,在得知了他们的下场之后,又会怎样。

    疯癫,亦或是入魔?

    谁又能知晓呢,在遇到李桐之后一切便已然被改变。

    客栈中有人颇为赞同的说道:

    “我觉得你说的对,那三葬可以为灾民而死,为救村民而死,为了父母而死,前八世之中,为了践行佛经中的道理,他可以义无反顾的付出一切。”

    “然而,唯独这一世,佛陀夺走的不是他的性命,而是他视若珍宝的秀姑娘性命。”

    “这,便触碰到了三葬的底线,让他彻彻底底的明悟,知晓了之前所有的忍耐与坚持都不过是虚妄,这世间只要有神佛的存在,就不可能会有乐土。”

    众人也都是恍然大悟。

    是啊,这样一来方才能解释的通了。

    为什么三葬这一世和前八世,有着如此大的区别了,因为这次死的不是他,而是他心爱的人啊!

    我自己可以为了证明那所谓佛理的虚妄而献身无数次,但那些神佛不应该将单纯的,毫不知晓内情的秀姑娘牵连其中。

    成为那佛门虚伪教义的牺牲品!

    所以,她是被三葬而牵连。

    秀姑娘,成了三葬一生无法走出的心魔,也是他觉醒成眼下模样的根本原因。

    一切想来,不过都是那些伪善神佛的自作自受罢了。

    想到这里,无数人心头出现几分好笑,出现几分讥讽,竟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证这些神佛最终殒命于三葬之手。

    想要看到,这个黑暗的世道,最终被终结于更黑暗的力量之中!

    朝歌城,摘星楼。

    帝辛心头翻涌着无穷的怒意,强忍着沉声道:

    “那方世界之中,凡人以诚侍神,但神灵却视之如无物,肆意操弄,将他们的性命玩弄于股掌之间,毫不在意。”

    “仅仅是为了磨灭一个小小沙弥对于所谓佛理的质疑,就不惜牺牲无数生灵,陪伴他们来完成这一场游戏。”

    “这样的神佛又与邪魔何异?就应该被扫灭!”

    众多仙神看向了帝辛,被其身上此刻爆发出来的一股堂皇而雄壮的气势所摄。

    那是堂堂正正的人道雄风,是作为一代人主对于肆意残害人族生灵之无道神佛的愤怒,是他们之前无数会元里从不曾在人族身上见到的东西。

    但在此刻,他们心中有了明悟。

    这般,便是那武道人仙法门了。

    同时间心中一个念头横生:

    “或许,这异域之道修行到极致......并非是我等想的那般小道,而是大有可为之路。”

    看着帝辛强横的模样,一时间众多仙神脑海中念头横生。

    横曳于众生之上的六个天道圣人,乃至于那位道祖鸿钧,已然是完完全全的阻断了他们向上修行的道路。

    众多大神通者,但凡还有那么一点向道之心的人,都在无时不刻想着如何绕过鸿蒙紫气的限制,证道成圣。

    而眼下看来,似乎便是有了另一条道路。

    不过,却也不能太过着急,且看看再说。

    那天地间第一只孔雀,孔宣不就是修的此道?

    若他能成,自是好说。

    且不提见到帝辛流露出来的威势,从而生出了些联想的众多仙神。

    此时正处于冥土深处,六道轮回殿中的后土,她对着三葬却是有着深切的同情与理解。

    早在那黑色古棺升起的刹那,他就察觉到了三藏心中所藏匿的道是什么。

    不过是伴随着他亲手将黄土掩埋在秀姑娘身上时,心中所升起的一字:葬,罢了。

    但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字,却是在其无尽的心念加持下,衍化出了无数的可能,成为了现在他的道,葬道!

    那是源于他心中极度不甘与怨恨,加之结合地道逆反之力而成的恐怖存在。

    因为神佛伪善,天道不公,所以他便要埋葬苍穹,让整个世界伴随着神佛一同沉去!

    难怪他能成为李桐口中值得被讲述出来的人物,原来竟然是完成了如此的壮举。

    众人心中大动,终于是明白了这个一直都是平平无奇,直到现在方才展露玄奇的三葬,是为何入了李桐的眼中了。

    李桐口中的逆天者不少,但这些和三葬的葬天可都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逆天而行之人本是受到了天道的压迫,想要奋起反抗,去争取一个好的待遇,终其结局恐怕不会对天道造成多大的伤害。

    而这葬天之人,便是分外恐怖了!

    他不求妥协,亦无他想,只是一心一意的想要让天来陪葬!

    这,当真不愧是为三葬本色!

    众人被三葬恐怖又难以想象的举动震撼的额无以言表,众皆默然。

    再一回想起来过往时日里,李桐曾今叙说的过的种种玄奇人物,和他们这些存在一比较,自己在洪荒中的经历就是在是太过无趣且平澹了些。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在那诸天万界之中竟然还有这么多让人惊诧不已、荡气回肠的精彩故事。

    而且,最重要的还是,这还有极大的可能只是那无穷世界中的极其微小的一部分,因为李桐曾经说过诸天广大,强者无数。

    而这些强者虽然在他们听起来已然是强大无比,但在他们之上还有更加玄奇的神话大罗存在。

    一时间,众人纷纷对于外面的世界产生了无穷的向往。

    但是,这李桐到底是从哪里知晓,又收集到的这般故事呢?

    为什么他连天外异界的强大人物故事都知晓的一清二楚,而且一个世界的人物也就罢了,他们可以解释为这位神秘无比的李先生是从那方世界所来。

    而现在让众人难以想象的就是,至今为止李桐所讲述的故事里涉及到的世界已经不止一个了啊!

    难道说,他竟然还能随意的畅游于诸天万界中不曾?

    无数的仙神脑海里蹦出这么一个想法,继而又疑惑的摇摇头,不敢相信。

    无论如何想,李桐在他们心中的印象都变的越发神秘,越发不可揣摩起来,他身后所隐藏的秘密,恐怕难以想象......

    到了此时,故事依旧还在继续。

    众人收回思绪,再度看向画面之中,光影轮转。

    李桐澹然开口:

    “那一日,黑色巨棺贯穿了三十三重天阙!”

    洪荒众多仙神抬头,依稀间好似是看到了那个只留下一个越发鲜红葬字的棺头,在那昏暗的天穹上,越发宏大。

    就连日月都被他镇压,万物运转的法则陷入了停滞之中,天穹晃动,似要崩裂。

    那些强大无比的仙神们,全都惨叫着、挣扎着,但都无济于事。

    在完全打开的黑棺面前,他们都连丝毫的抵抗都做不到,就被轻易的吸入了棺材之中,就像是掉落到了传说之中归墟。

    见不到丝毫动静,听不见一点声音。

    天摇地动,似是世界在悲鸣。

    天道的力量竟然都丝毫奈何不了那黑棺诡异的黑暗吞噬之力,无数的法则和天罚之力在他面前毫无威胁之力,在方一出现的瞬间,便被溟灭消失。

    这个世界的一切,似乎都在走向尽头,陷入深渊。

    诸天神佛粉饰下的天平盛世,被一把扯下了虚伪的遮羞布,露出内里建造在无数白骨血肉上虚妄的繁华。

    继而,被那黑棺吞噬。

    ......

    刹那,画面消失不见,一切归于平静。

    还不等被那般灭世场景吸引而无法自拔的人回过神来,他们的思绪就已然回归到现实之中。

    而在他们眼前出现的,赫然就是似笑非笑,澹澹注视着他们的李桐。

    看着这个他们所无比熟悉的人,此时间无数人心中骤然生出了一种分外不祥的预感...

    “呃,敢问!”

    “李先生,接下来呢?”

    “下面?”

    李桐浅笑着说了一句让众人无比抓狂的话语:

    “下面没了啊!”

    “啪!”

    惊堂木响起。

    ......

    果然。

    可恶啊!

    又没了!

    这万恶的断章狗,说书从来就不说全了。

    当初说齐天大圣孙悟空的时候讲到一人独去南天就没了,现在三葬眼看就要完成他葬天、葬地、葬神佛的大愿了,竟然又没了!

    此刻,即便大家不敢对李桐怎么样,但也都是一脸咬牙切齿的表情。

    实在是每次都经历这种箭在弦上了,都瞄准好准备发射了,却硬生生被叫停的过程,让人万分难受,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痛苦。

    如果世间能有一种痛楚来形容他们此时的心情的话,那只有三葬的九世轮回方能一比了。

    看到眼下无数的观众尽数是漏出这般抓耳挠撒的神色,便连那些仙神也是这般,李桐心中失笑。

    扫一眼自家今日赚取到的人气值,满意的笑笑,继而也不准备理睬他们的牢骚,自顾的说道:

    “好了,今日说书的第二个部分我讲完了。”

    “接下来,就是第三个部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