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22、九世证佛?不过是你的痴心妄想

    摘星楼里,高台之上。

    李桐静坐旁观众生百态,眼见他们将情绪都散发的差不多了,这才一晃手中折扇轻轻开口讲述,却是再度接续上了先前的故事。

    三藏闭着眼睛,似是不忍看到眼前这无比悲壮的一幕。

    然而,在他心中一道道冷厉的声音在接连不断的响起,乱了心绪。

    “该醒来了,你还要欺骗自己到什么时候?”

    “这世上,从来都不曾有过太平盛世!”

    此刻,昏暗的世界之中,无数角落里无时不刻都在上演着让人难以直视的悲剧。

    便连那号称是极乐净土的西方世界,此时亦是白骨堆山,不见佛陀。

    所有反抗神佛人族所在的角落里,现在都出现了灾祸、劫难,无数人流离失所,在难言的混乱中失去自己的生命。

    荒野之中,遍地尽是腐尸。

    便在这时,黑暗的天穹上一阵金光闪烁。

    一阵威严的梵音响彻在三藏此时所在的地界,将那无数生灵的哀鸣尽数压倒。

    佛光笼罩,祥云飘来,神圣的梵音浩荡中,地涌金莲,看似妙不可言。

    只不过就是一片异像笼罩的人影,太过模糊让人看不清楚,但也足以让三藏知晓来者是谁。

    是佛陀!

    “三藏,你该上路去取经了!”

    佛陀一开口,便是声若惊雷,闻之让人心生惶惶。

    然而在这一刻,三藏他笑了,笑的猖狂,笑的肆意。

    直让摘星楼内的无数听众一愣,心起诧异,不明白在如此时刻,他怎会不急反笑?

    难道说,是在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之后心中已经绝望,此时是在破罐子破摔了!

    可却也不应该啊,能让李桐亲口讲述而出的人物,其会是那般简单就屈服于命运的存在?

    更何况一路听来直到此时,他们都还没有看到一点关于这三藏变三葬的苗头啊。

    难道说,就在现在?

    就在他们心中万分惊疑之时,三藏却是终于在这一刻,睁开了眼睛。

    刹那间,和他目光对视而上的洪荒三界仙神,都是不由为之一震,心神大动。

    那是一双怎样神奇的眼睛啊!

    仿若是看破世间一切虚假与污浊的清明中,亦是饱含着仿佛是要冻结一切、颠覆一切的冰冷。

    虽没有齐天大圣眼中那种熊熊燃烧的不屈斗志,亦没有仙秦始皇睥睨天下,横扫世间一切不服的威严霸道。

    但在看到那个眼神的一瞬间,诸天神佛都好似是看到世界的终结,万物的终点。

    那是一切的尽头,死寂一片!

    他这,究竟是出了什么变故,才能催生出如此巨大的变化?

    无数听众心头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三藏身上传来的变化。

    没有金光灿烂,没有祥云托举,没有佛音禅唱,亦没有地涌金莲,他身上没有生出任何的异像。

    但从他睁开眼眸的那一瞬间,眼前的这片天就不在是从前的那片天,而他也就不在是从前的他。

    三藏在无数人紧紧注视的目光中,向前迈了一步。

    当脚步落下之时,亦是他开口说话之时:

    “其实我早就知晓了一切,从头到尾,你们都在骗我!”

    他又迈步出一步,同时在他的身上那种怪异到极点、死寂到非常的力量开始全面的觉醒。

    在他脚步落到满目疮痍的大地上那一刹那,在他身后,竟然是无风自燃起了一片漆黑透明,仿佛不该存于人世间的火焰。

    无火种、无柴薪,亦没有人去刻意点燃。

    黑色的火焰就好像理所因当该在此时出现一般,恰到好处的燃起。

    在刹那之间,熊熊烈焰升空,弥漫天穹。

    将他身后整个天幕都完全覆盖,而在当中,竟然是出现了一张张扭曲到极点,哀嚎到极致的面孔。

    狰狞的跳跃着、挥舞着身上的火焰,似要燃尽世间。

    然而,让众人奇异的是,那火焰竟然能不伤三藏躯体分毫,任由其在那黑火弥漫中像是闲庭信步一般向前走去。

    一步落,一言出:

    “我活第一世时,割肉抛骨,以救生灵,得以正心!”

    随着三藏的亚努,黑色火焰弥漫的天幕上,投影出一副不断流动的画面。

    灵山脚下,白骨遍地,灾民哀嚎,野兽秃鹫乃至于人,正在分食一个年轻和尚的肉体,这是他第一世所经历画面。

    然而在他死后,秃鹫化佛,野兽盘躯,便连那些干枯的人,亦是双手合十面生佛光,竟似也成了阿罗汉。

    这一刻,黑火涌动!

    随之,三藏又向前迈了一步,待脚掌落下时,再度说道:

    “我活第二世时,以身饲妖,为全他人性命,得以正行!”

    天幕上,如水的画面流转,相应的显露出下一副画面。

    三藏走出庙门,在妖魔撕咬中,只见血肉纷飞。

    但随后,妖魔褪去狰狞抹掉鲜血,妖气做佛光,托扶从那庙门中走出的一个个金色人影,伴着夜幕而去。

    黑火,再度蔓延。

    三藏再度迈出了一步。

    ......

    就这样一步一言,三藏一共走了九步。

    当他第九步落下的时候,三藏安稳的站在地上,身后早已是烈火焚天,染破了苍穹。

    “这一世,拜你们所赐,我得证无上正等正觉!”

    画面里,佛陀座下的恶虎裹挟着妖风,冲入山下的村落里,残忍的将秀姑娘杀害!

    这一刻,无数仙神沉默了。

    他们心中有彻骨般的冰凉,被眼前这一幕幕世间最恶的景象,一点点夺去了心中为数不多的温暖。

    是,他们是仙神,见惯了人世轮转,凡俗悲苦,早就是练就了一颗铁石心肠。

    但这却也是有底线的啊!

    轰!

    像是被引爆了一般,无数听众心头燃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无名怒火。

    原本以为这三藏九世悲苦,前八世每一世都遭惨死,是因为天道的厌恶,故而强加在他身上的命运。

    谁又能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那些佛陀做的?

    每一世的悲剧不是意外,而是他走入了佛陀精心布置的陷阱之中,摆脱不能。

    这可真是,好一个道貌岸然啊!

    众仙神此时真真切切的是见识到了李桐口中这个世界的黑暗,怪不得他在讲述之前将这个世界称之为黑神话。

    眼下看来当真是没有一点点的夸大。

    往日里脾气淡然到极点,轻易不会动怒的云霄,此时竟然是一拍桌子,温润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厉色道:

    “好一个渡化众生,好一个普照四方!”

    “这就是那些口口生生说要救苦救难的佛吗,我今日可当真是见识到了!”

    “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这种手段简直就是被世人所不齿,这样的存在就应该被世人所讨伐,让其不能存活于这个世界之上!”

    见往日里最温和的大姐都发了脾气,碧霄更是义愤填膺的站起身来,大叫着应和道:

    “大姐说的对,可惜就是我等不能去那黑神话的世界当中,不然的话我定要将九曲黄河阵堵在那什么劳子灵山门口。”

    “好让他们知道,被人安排是怎样感觉。”

    鲲鹏此时亦是有感而发:

    “这所谓佛陀的心眼却是太过小了些,便因为那三藏前世金蝉的几声质问,落了他的面子,说出了事实,就用这样让世人不耻的手段去暗害于他。”

    “杀人不过头点地而已,何必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害他一世还不够,还要害其九世?”

    “简直就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就像他,当初那红云老好人害他丢了紫霄宫中的位置,错失鸿蒙紫气。

    自家也不是大度非常,只让其魂飞魄散而已,都没有用如此下作的手段,一连害他九世。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

    不过就是说了些大实话而已,就把人家整成了这个样子,简直就是不符合其慈悲为怀的佛陀人设。

    “唉,这世道,人心不古啊!”

    鲲鹏摇摇头,不做表态。

    而那三界大天尊,此时竟然也是面色不愉,带着几分厌恶说道:

    “如此恶举,如何能是仙神做出来的?”

    “简直就是不配为仙神,想来这些人也是入了邪魔外道之中,妄居神位,他们不配!”

    天蓬元帅也顾不上自家的顶头领导刚发完言,眼中露出凶光,恶狠狠的道:

    “这群德不配位的伪神,他奶奶的,竟然将那个世界的爷爷我迫害到如此程度,翠兰啊翠兰......”

    “哼,迟早有一天,你们会有报应的!”

    他看到故事中名字像极了自己的存在竟然落了个如此悲惨的下场,外加心头那股冥冥中的意动勾连,怎能怒不可遏。

    但更多地,还是看着那个孤独的在山巅兀自哭泣的少女,而心生可惜。

    女娲娘娘则是阴沉着脸,亦没有几分好心情。

    手中杯盏摇晃不断,眼中却是流露出几分不善的凶光。

    若是眼下李桐说他有能去往那黑神话世界的方法,她定然要第一个过去先将这肆意玩弄人族子民生命的佛陀,抽筋拔骨。

    将他的神魂打入到畜生身上,让其饱受轮回之苦,永世不得超生。

    在她之前看到三藏在那方怪异的世界里轮回时,心中就有了点奇异的感觉,觉得此事可能并不简单。

    随着故事的讲述,越来越多的线索透露在她的面前,赫然间让其醒悟。

    同时,更有无名业火涌上心头。

    果然!

    在那方没有轮回的世界怎可能容许三藏一个普通人族一世又一世的轮回,只是因为他前身金蝉的天生神通可以保护其九世不死。

    那些可恶的佛陀借着这一点,利用一次又一次的死亡来磨灭三藏心中的人性以及对于佛理的质疑,扼杀他的灵性,让其被庸俗的佛法洗脑。

    最终,成为和他们一般,冷血、残忍、恶毒且没有丝毫人性的神佛!

    如此行径,简直就是让人发指,不可原谅。

    安静参悟大道,只是分出一缕念头关注所书的太上,再一次的皱起眉头,平静的眼眸中升起几分不悦。

    虽说大道无情,但一个尚走在路上的寻道者,便用这般高傲的姿态,像是施舍一般将自己的道强加给别人,让其不得不接受。

    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有违天合,违逆了大道运行。

    这样强加而得到的人,又于那傀儡何异?

    “这方世界的路,走偏了!”

    太上摇头,心中有了定论。

    通天教主手握诛仙剑,心中的杀意已经是按捺不住。

    生性便是有些嫉恶如仇的他,怎能见得有人用处如此下作的手段,而且还是强压在一阶凡俗身上?

    那什么劳子佛陀,简直就是该千刀万剐,如此方能解他心头之恨。

    只可惜,眼前所见一切,于他们而言也只能是所见了,如果没有天大的意外,怕是永远都没有去晚那方世界的机会。

    就更别说,将这佛陀给踩脚下,问问他何来的恶毒心思。

    “唉,徒之奈何!”

    教主颇有些发泄的举剑朝天轰然挥下,剑气弥漫天穹,散而不乱,不伤生灵分毫。

    但那般诛灭一切的剑意,却是丝毫没有掩饰的散发开来,直叫一众留守截教弟子心中惶惶,暗道谁又惹了自家掌教大老爷。

    听书的众多听客此时已然全是怒火中烧,恨不得将那佛陀给碎尸万段,方能一舒胸中的积瘀之气。

    但无论他们此时怎么生气,却也是奈何不了眼前画面中的人物。

    只好在言语发泄了一阵子过后,带着几分催促的意思纷纷将眼神投向悬空高台上的李桐。

    “啧,好茶水。”

    李桐嘀咕一句,不等下方唠叨声起,接续着方才断了的地方再度讲述。

    三藏:

    “我知道啊,我什么都知道!”

    他的大睁的双眼竟然在此时淌下了两行血泪,继而一双越发清明而死寂的眼眸看向了自己的几个徒弟。

    猪八戒浑身伤痕累累,血液流干,没了生机。

    三藏在也听不到他自吹自己是掌管三十万水军的天蓬元帅,自说遥远的高老庄里还有一个姑娘在等着他拜堂成亲。

    孙悟空死无全尸,只剩下了没头的身躯站在地上,即便死了也不愿意倒下,但却再也看不到他那眼中流转的不屈昂扬斗志。

    沙悟净油灯枯尽,用月牙铲杵在地上,穿着粗气,平静的注视着自家的师父。

    三藏双手合十,冷冷诵念:

    “阿弥陀佛.......”

    “但是,终究还是没能如你的愿,贫僧不愿成佛!”

    瞬间,在他身后,一口漆黑古棺浮现。

    棺头上,白字招摇,书写一字。

    曰: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