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17、金蝉问佛,西方宏愿尽虚妄

    此葬非彼藏!

    李桐的话语一出,顿时让众仙为之一滞。

    这,又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片刻之后,他们就反应过来,方才应是他们听错了,此番李桐要讲述的人名为三葬,而非是三藏。

    一时间,摘星楼里安静下来,众多听客看着高台上的说书人,心里思量着这区区一字之差中,所带来的深意。

    葬!

    这般戾气以及凶机之盛的字,一般人可不会把它放在名字之中啊。

    天蓬元帅方才心中不经意的闪过一丝的奇异感觉,有点像之前听到齐天大圣孙悟空名字时的怪异触动。

    直让他心头泛疑,面露惊奇的看着李桐。

    不过这也是片刻之间的事情,他本身对于三葬这个名字倒是没有什么太多的看法。

    毕竟无论怎么说,其是西方教之人也好,亦或是其余什么道人也罢,都是异域的存在,和他干系不大。

    此时听来,也是因为李桐的讲述,让他凑个热闹罢了。

    并不会让他太过深入,带入现实之中,

    但不知怎滴,身体上不知名的感觉总是让天蓬元帅背后一寒,有些惊俱之意升起。

    大天尊也在皱着眉头思索。

    葬不葬的和他干系不大,不过祂却是最见不得和西方有关的人成为李桐口中的大神通者。

    纵然那人是异域世界的存在,但不喜就是不喜,没有什么理由。

    那些性情乖戾的妖族成员,自然就是更不能认可了。

    从隐居之地闻名而来的白泽妖王心中,和他们一般同为妖族的齐天大圣,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属于西方教的师傅?

    虽然他心目中妖皇只有帝俊与东皇太一,但从李桐口中得知孙悟空的存在之后,他亦是对其心生敬佩。

    反正都是妖族的,虽然并非一界存在,但依旧是让妖族的威名响彻诸天。

    但可能和西方教拉上关系的人,凭什么做他们妖族强者的老师!

    此时李桐出言,倒是让他们心中舒缓很多。

    不管这三葬如何,不和那把他们当做坐骑的西方教有关系就成。

    众位听众心中各有所思,继而纷纷将目光投向李桐。

    等待着他的解释。

    李桐开口:

    “早在三葬还不叫三葬的时候,他还是灵山中的一个小沙弥。”

    众人乍听此言,尽是皱眉不已。

    果然,想了半天这人还是于那西方教脱不开干系。

    唉!

    众人心中叹息:“希望这个西方没有洪荒中的西方教那么无耻吧!”

    他们忍耐下想要不吐不快的心思,继续听了下去。

    但,隐藏起面容的接引、准提二圣,却是在冥冥之中心里升起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接下来的剧情走向,恐怕不会如他们的愿。

    李桐没有理睬他们的神色变化,继续说道:

    “金蝉打小便生活在灵山之中虔诚拜佛,但不同于其他的僧人,他的心中有很多的疑问,一日见佛于前......”

    “我问佛啊,你说你证得无上菩提之时,所居住的地方,具有无量不可想的功德与庄严,没有狱、饿鬼、禽兽、蜎飞蠕动之类,三道众生不复堕恶,但为何灵山之下饿殍遍地?”

    “我问佛啊,你说你作佛时,十方世界所有一切众生,往生到你的极乐国土时,都具足永远不变不坏的身体,但为何西方大地白骨成山,血肉做河?”

    ......

    “你说你做佛时,愿自己的光明不可限量,普照十方一切佛刹,光明绝对超胜一切佛光,胜过日月的光明千万亿倍,但为何灵山的光芒从不曾普照西方大地分毫?”

    “我问佛啊,你说你做佛时,你的寿命无量,灵山亿万生灵寿命也和你同样的无量。”

    “可......为何灵山脚下叩首之人,每日都不曾断绝的在倒下?”

    年幼的金蝉足足向佛陀提出了四十八问,真心实意的等待着佛陀解答。

    可是,却只是引来了一片冷静至极点的沉默。

    佛无言,故不可答。

    众多仙神听闻这般疑问,似是想到了什么,然后皆是愣住了。

    思来想去,他们怎么说就是这么熟悉呢!

    李桐口中金蝉所提的问题,不就是当年西方二圣为了成道,向天道发下的大宏愿吗。

    遥想上古之时,西方教二圣见到女娲以造人功德成圣自是羡艳不已,但却是无法模仿。

    后来又见三清接连以立教之法证道生成,于是效仿他们建立了西方教。

    可能他们自己觉得大家同为鸿钧的弟子,都学到了斩三尸之法,都得到了鸿蒙紫气,那三清能做到的,他们自然也能。

    不过他们没想预想到的是,虽然大家走的都是同一条路子成圣,但内在条件却是完全不同的啊!

    太上创立人教,虽然他只有一个弟子,但却是以人教的名义,传下了金丹大道,让芸芸众生可以修行。

    故而获得海量的人族气运加持,所以他成圣了。

    而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走的就是另外一条路子,他们教统不是孤家寡人一个,有着无数赫赫有名的弟子气运勾连,所以方才顺利证道成圣。

    那西方又有什么呢?

    光凭那贫瘠的西方大地,别说气运了,便连凡人弟子他西方教都不好诓骗,更何况还要由他们两个人来分。

    所以在接引、准提效仿三清证道路子上,出了差错。

    还好这两人心思敏捷,向天道做了保证,发下了四十八道大宏愿。

    简单来说,就是他们两个用四十八页的未来蓝图,诓骗了天道谋求了一个天道圣人的职位。

    并且保证,在坐上这个位置之后,一定把地方建设好,做大做强。

    这个事,在当时也是成为了洪荒中的一阵笑谈。

    但谁能想到的是,那方名为黑神话的世界里,竟然也有和这个四十八道大宏愿类似的东西。

    只不过不是从佛陀口中说出,而是从那小沙弥口中道来,竟然还似灵魂拷问一般,直接将这金身大佛给问的哑口无言了。

    你说,这又是什么事?

    在座的凡俗听众可能品不出其中的味道,但那些仙神们可不傻啊!

    他们略一琢磨,就是恍然大悟了,这说明那方世界的佛根本就是在胡诌啊!

    这说的天花乱坠的四十八大大宏愿只是他们用来诓骗天道的东西,用过之后就弃之脑后,根本就没有将之实现的意思。

    这方世界的西方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骗子啊!

    紧接着,这些仙神们就不由的思绪发散开来,联想到西方灵山中的那两个圣人,当初情急之下发下的那些大宏愿,怕不是也在诓骗天道吧!

    不然的话,那些宏愿里夸张的言语,如何能实现?

    这般想着,对于西方那二位的鄙弃就更是多了几分。

    不过像是这般想,无数仙神心中还是不由的佩服这两个人,竟然连天道都能骗,他们当初要是也有这个本事,也不至于无数会元过去了,还是一个大罗,不上不下的。

    不提这些仙神们发散的思绪,听着李桐缓缓叙说的接引、准提二人,神色渐渐变得不好看起来,隐隐笑意没有消失,只是僵硬的挂在脸上。

    于此同时,他们在隐隐之中似乎感觉自家身上一凉,像是失去了什么......

    台上,李桐继续。

    “这一日,佛陀讲经,坐下菩萨尽是认真听讲,但身为佛陀弟子的金蝉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个瞌睡!”

    众人一愣,旋即释然。

    这还用说吗,这些口称自己是佛的伪劣存在,连他们自己发出的宏愿都不能解释的清楚,并且实施下去。

    那现在再去听他们口中所谓的真经又有什么用处呢?

    不过是更添几分迷茫罢了。

    “但,若是明目张胆这样做的话,金蝉怕是要被那佛陀针对了。”

    “是极,那方世界的仙神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这金蝉怕是没什么好下场了。”

    ......

    因为洪荒中西方二圣的缘故,众仙神们本来就对西方教没有好感,此时听闻那异域中西方教所做恶事,便是厌恶起来。

    而现在看着眼前流转的换面,体味着金蝉的故事,却是渐渐的对这个小沙弥升起了一点别样的看法。

    他,同别的僧人不一样!

    是一个很有想法,很有意思的人,故而他们也不希望这小子很快的就死去。

    所以众人此刻也通通都是带入了其中,仿佛在这一刻自己就是那佛前众多僧侣中的一员,在听那佛陀讲述一些没用的废话。

    不想听,却无可奈何。

    看着那别具一格的金蝉,自是升起几分喜欢来。

    于此同时,李桐语气一转。

    “然后.....”

    他似是叹息的一下,低沉的说道:

    “然后他就被轮回转世了,佛陀认为他身上的问题太多了,根本不足以达到他的预期。”

    “于是,便让他去轮回,去凡间磨练他的佛性,直到他明悟真正对于佛的虔诚,也就是他成佛之时了。”

    听到这,众人竟然是缓缓颔首,似有几分同意的样子。

    虽然对于这所谓的佛将金蝉强行轮回的手段有些不耻,但不得不说这个方法很常见。

    便是他们门下弟子,根骨不够、道心不坚之辈也是比比皆是,只能通过这种一世又一世的轮回,来磨砺道心,明悟真我。

    但同时,也是有些疑惑。

    他们坐下弟子轮回历劫之时,无论如何都已经是有修为打底,最少也是元神成就。

    如此方能在一次次轮回中,真灵不昧寻回自我。

    如此方能在一世一世的磨砺中,铸就出一颗万分坚韧的问道之心。

    可这金蝉还是个小小沙弥,都没有开始修行,根本就本有任何的修为在身,更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元神!

    没有元神,意味着他就无法回忆其前尘往事,无法知晓为了什么而轮回。

    也就意味着,每一世轮回都是重新开始,都是在做无用功!

    就算前一世有了再多的感悟和收获,但也不能积累到下一世中,这样做,图了个什么?

    一时间,众多仙神眼睛微眯,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劲。

    至于内里究竟隐藏了什么,他们此时也无法猜测,恐怕只有将金蝉打入轮回中的佛陀以及说书的李桐方能知晓。

    但在他们的感觉中,这所谓的轮回恐怕不是为了让磨砺金蝉,更像是要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轮回,来洗练掉什么东西一般。

    洗练掉什么?

    难道说,对佛的质疑?

    伴随着他们的疑问,李他能够继续讲述着。

    众人的思绪和眼前的画面,逐渐的带入到金蝉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当中。

    第一世。

    金蝉命中注定就是佛门中人,转世也不能逃脱这样的命运。

    这一世他依旧是一个小和尚,出生之后就被家人弃养于寺庙门口,被僧人收养,打小就是个和尚。

    上一世的记忆不复存在,只是依旧按照同样的轨迹发展,他同样拥有一颗不同寻常的佛心。

    十八岁那年,他向师傅直言:

    “我要学的你教不了我。”

    “此去灵山,问佛!”

    于是,他走上了西行前往灵山的道路。

    一路所见尽是衰败,尸骨成山,灾民遍地,他们连逃避灾难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在路边缓缓倒下,惨不忍睹。

    金蝉呆愣住了,这于佛经中灵山脚下尽是乐土的描述并不一样。

    愈是靠近灵山,情况便越是恶劣。

    甚至于,出现了易子相食的悲惨场景,和经文之中灵山的想比,完全就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

    天上的秃鹫呼啸,传来嘎嘎叫声。

    远处灵山神光普照,仿若高高在上的天神居所,不落人间。

    金蝉心中迷茫,一路所见与心中所学产生了巨大的冲突。

    便在这时,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异像,灵山的万丈佛光中有大佛显化,传来宏大佛音。

    “金蝉,你既为佛门弟子,当效仿佛陀,割肉抛血,以救凡俗。”

    现实与心中理念产生冲突的金蝉脸色苍白,但当他听到这般的言语时,心中仿佛是响起了一道声音:

    “是啊,即为佛门弟子,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割下自身血肉,抛向苍天,喂食秃鹫,只为救下那不远处的灾民。

    最终,荒芜的平原上只剩下了一具干净洁白的骨架。

    无人知道,他叫金蝉,此行去往灵山,是为问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