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12、众仙云集,将要终结的封神之战

    是夜,朝歌城门大开。

    接二连三的精骑呼啸而出,胸揣密令飞速前往诸地。

    同时间,城外军营之处火光滔天,烟尘飞溅简直就要遮掩整个夜幕。

    隆隆声响传来,仿若是地震一般。

    事实却是大军开拔,将要毕其功于一役,歼灭叛乱的诸侯国度,将整个人族疆域彻底的纳入商的统治之中。

    同时,建立一个不同于以往的大一统帝国。

    军营内,点将台上。

    闻太师手按腰间金鞭,目光如炬,凝实前方万万里山河。

    脑海中翻涌着帝辛叙说的雄心大志,心头不由升起一股激烈状怀之情。

    大丈夫,当如是也!

    大旗挥舞,一阵虎吼之声从看似老迈的身躯上爆发而出:

    “出发,兵出西岐!”

    ......

    翌日,城中又是繁华一片。

    没有几人知晓,在昨晚的夜色中,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但却有更多的人得知了那位十数年前惊鸿一现的说书人再度出现,并且要在今日重新开始讲书。

    这可是一个劲爆的消息啊!

    于是乎,许多凑热闹的人便是起个大早纷纷往客栈之中涌动而来。

    摘星楼内。

    李桐从忘我的修行境界退出,缓缓转醒过来。

    略一瞥窗外天色尚早,但屋外嗡嗡吵闹之声却是轰乱的响起,不绝于耳。

    最近似乎是因为诸多圣人以及大神通者在大罗天悍然出手争斗的缘故,凡俗之中出现了一些杂乱的波动不停的在虚空中震荡。

    还好他修行的是打磨体内秘境一道,而不是像洪荒仙人一般感悟天地自然。

    不然的话,早就被打扰的走火入魔了。

    “外面是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吵闹?”

    李桐尚还有些迷糊,下意识的便走出屋子,向经过的狐狸精一问。

    却见她妖冶的面容上闪过一丝笑意,带着几分奇异的看着他,道:

    “先生可是忘了?”

    “昨日你不是说要在今日说书吗,这不,一大早都来等着喽。”

    李桐恍然,点了点头。

    自是心道一声昨日修行的太过入神,竟然把这事给抛到了脑后。

    大罗天一行,他虽然是如愿的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但在见识过诸位圣人乃至于叶天帝的实力之后。

    却是再一次的升起了提升自家实力的紧迫感。

    昨日和那些听众分说过后,便是回了摘星楼里动用此番得到的庞大人气值,开始了又一轮的抽奖。

    奖励可圈可点,有足以让人惊喜之物。

    但最为让他满意的,还是他这有些不靠谱的说书人系统所新开启的功能,时光屋。

    顾名思义,便是可以消耗人气值,来调整这时光屋与洪荒世界的时间比例,从而达到洪荒一日时光屋数年的效果。

    这项功能,对于急迫提升自家实力的李桐而言,无疑于是一道天大的福音。

    一直以来,制约他修为提升的东西是什么?

    是功法吗?

    吞天魔功做为女帝赖以崛起的法诀,如何能差!

    是修行环境吗?

    洪荒之中仙气四溢,李桐手中的天材地宝无数,足以支撑他修行所需!

    这些所有修行中人眼中阻碍修为长进的东西,通通都不是李桐的阻碍,反而在他们看来几若是最不值钱的时间。

    却正是,此时李桐所最需要的东西啊!

    想要通过抽奖获得好处,那便不能少了人气值,而人气值的赚取便需要他每日来说书。

    这样一来,留给他修行用的时间便是少之又少。

    这也是为什么他手握这般多资源的情况下,修为进度依旧不能满足他期望的原因所在。

    但眼下这个时光屋的出现,毫无疑问的弥补上了这个缺点,可以让他在兼顾说书的同时,利用时间流速的不同,快速的提升修为!

    昨夜初步体验之下,李桐很是满意。

    虽然调节到一比十的地步,仅仅是度过一晚就花费了他一百万的人气值,但人气值没了可以再赚,时间无价。

    更何况,大罗天一事,他赚的的人气值远超他的想象,足足有八百万之多。

    便是昨晚一时没管住手抽取奖励花费了两百万,那也还有六百万的剩余。

    这些,足以支撑他一段时间的修行了。

    “呼!”

    惬意的伸个懒腰,感受着身体之中流淌着的无比驯服的力量,李桐自是一万个心满意足。

    此时,他的实力赫然已经是越过了大帝的门槛,甚至于超过了寻常四、五世大帝,将要接近红尘仙。

    思绪从修行中回到现实,李桐对狐狸精道:

    “还好有你提醒,不然我怕是要修行过头了。”

    她捂嘴轻笑:

    “先生太过客气了,这是我等应该做的事,而且我也是很想知晓有关那诸天万界强者的故事,以及您上次未曾来的及言说的事。”

    李桐轻笑,点了点她,没在多言。

    放这小狐狸在凡俗待了十年,却是对他的畏惧减了不少,现在都敢在他面前开玩笑了。

    不过说起当初提起那事,也不是随口说说,能对洪荒中诸多大佬言说的事情,自然是因为自己心中有数。

    不提他可以消耗人气值强行打开他所讲述过的世界与洪荒之间的通道,便是昨日的抽奖也是给了他一个意料之外的惊喜。

    那便是,通往那个黑神话世界的名额。

    该说不说,这倒是有命中注定的意思在其中了。

    李桐此刻心中若有所思,一双神异渐渐内敛的重瞳中神采再度绽放,光晕轮转。

    一旁的狐狸精歪着头,颇为好奇的打量着李桐,猜测着他在想什么竟然想的这么入迷。

    而李桐此刻已经是顺利的在脑海中想好了,如何能将利益最大化的方式了。

    眼下还不着急将名额放出,但可以前往的消息却是没必要隐藏着了。

    如此想着,李桐回过神来,瞪了一下面前的狐狸精,便是起身往楼下而去。

    ......

    朝歌城,摘星楼。

    这个原来根本就不会被三界仙神放在眼中的小小凡人城市,如今已然是隐隐有着成为三界焦点的迹象。

    无数的大神通者纷纷将目光投向此地,甚至于亲身而来。

    倘若是有人以精妙的望气术看去,一定可以看到这方地界上一大一小两股气运冲霄,绝对是不压于有那般顶级先天灵宝镇压气运的上古大教。

    或许让人难以置信,但细细想来也就理所因当了。

    毕竟来这里听书的人,除却那些凡俗中人,哪一个不三界中鼎鼎大名的仙神。

    换句不好听的话说,如此规模阵容下,已然是有了当年鸿钧道人在紫霄宫中讲道的盛景。

    称呼这里一声小紫霄宫,怕也是并不过分!

    不少慕名而来仙神刚到这里,感受到这冲霄的气运之力,心中毫无疑问的都是惊叹不已。

    好家伙,这真的是一个凡俗说书之地?

    确定不是哪为准圣以上大神通者的道场所在?

    还有那庞大气运边上缠绕着的小小玄鸟是什么意思,商朝气运所化,报上大腿了?

    但是当他们转念一想到这件客栈的主人是李桐,当今洪荒三界中最为神秘且玄奇的存在时,大家心中也就分外从心的接受了。

    除了羡慕一下这凡俗帝王近水楼台先得月,似乎有一步登天的苗头外,也没什么好说的。

    毕竟任何事情,只要遇到李桐之后,再不可思议都能变成可能。

    再加上他携着夺取混沌钟之威,以及压迫元始天尊之势重归而来再度说书,众人对于他的敬佩便是更多了几分。

    不要在说书人面前耍横,这简直已经成了三界仙神的共识!

    同时间,这摘星楼在李桐归来的第二天,俨然就是成为了这洪荒世界中最为盛大的仙道交流会。

    因为谁都知道,这里大佬云集,但凡是你能想到的人物,都有可能在这里看到。

    即便是你想不到的,那些隐世巨擘你也能遇到。

    放在从前的洪荒世界之中,这些可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毕竟仙踪难求,说的就是这些大佬们。

    他们有人酷爱闭关,不问世事,比如某只躲藏在水府里的大鸟。

    又有些人躲避在自家开辟的洞天福地,乃至于小世界中,偏居一隅,根本不管外界如何。

    但这一切,因为李桐的出现,被改变了。

    据说,现在整个洪荒世界的大佬们已经全部都不在闭关了,也尽数将目光向这个屡屡做出惊人之事的说书人身上投来。

    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人们关注着、研究着。

    李桐,俨然是成为了洪荒世界中的风云人物。

    风头之盛,竟然是一时间超过了由阐、截二教掀起的量劫,不得不说这就是他的魔力所在。

    摘星楼内,说书尚未开始。

    但大门早已打开,一波又一波的听众不断的往里涌入,按照提前划分好的楼层,各寻位置落座下来。

    偶有胆子大的凡俗想要上去二楼,窥探一番仙人们的模样,但却被楼层中的禁制毫不犹豫的给推了回来。

    只能尴尬的摸着鼻子,颓然的走回原本的座位上,引来四周一片嘲弄。

    要知,仙不与人居!

    眼下能和这么多神仙一般的人物同在一处听先生说书,便是得天之大幸了,这小子竟然还妄想一见仙容?

    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有此下场也是先生心善,不然......

    无数凡人好奇的二楼,以及二层楼之上。

    那些传说中的仙神三五好友相聚而坐,在说书还未开始的时候,兴致勃勃的讨论着剧情,亦或着言说一些最近的八卦,或是洪荒中的新鲜事。

    毕竟之前大家为了躲避量劫,都是各自在洞府之中静诵黄庭,不愿惹来灾劫,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机会交流。

    近来借着李桐说书的机会,他们反而是适应了这种三三两两,隔三差五就聚在一起听书、说事的模式。

    就像是凡人一般,每逢闲暇之时,就总要三五凑一起,聊天吹牛一般。

    仙人也是人,他们却也是需要这般放松一下的。

    天蓬元帅近来很是倒霉,虽然那混沌钟出世属实是和他没有半毛钱的干系,但谁让是在他所管辖的银河中出世的呢。

    而且,当天他还正巧在休息当中,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异常。

    事后大天尊虽然没有明面上怪罪于他,但显然也是冷落了许多,很多事都不再带着他。

    这让天蓬元帅分外伤心,此时也懒得和那些势利眼的仙神们坐在一处,反而是和金翅大鹏鸟一众妖王坐到了一起。

    瞅一眼那边四周空荡荡,众人像是躲避瘟神一般躲着的燃灯道人,天蓬元帅捂着嘴小声道:

    “各位,不是说李先生昨日方才大闹了那昆仑山,甚至那位圣人出面都没阻拦下他带走瑶姬公主,按道理来说两方应该是结怨了才是,他怎还敢来此。”

    “嘿,瞧你这话说的,还不让人家来听书了。”

    从老君身边偷跑下来的青牛所化而成的牛魔王瓮声瓮气说道:

    “更何况,那也不是什么大仇不是?”

    “啧,啧啧。”

    天蓬元帅砸吧着嘴,神色怪异。

    谁人不知晓那位圣人最好面皮,被李桐这么一闹,可不就是落了这位的面子了吗。

    圣人不喜,阐教下面的人向自家老师示好,远离李桐还来不及呢,怎么还有人凑上来?

    还是,阐教的副教主!

    “有问题,不简单。”

    天蓬元帅不傻,单从燃灯独自一人前来就品出了些味道,或许这燃灯道人生了别样的心思。

    但这,就不是他能够说得了。

    继而话题一转,道:

    “说起阐教,各位可知那西岐与商朝之间的争斗如何了?”

    “来时我可是见无数凡俗军队从朝歌出,行进在山川之中,直往那西岐而去,怕是来者不善啊!”

    “嘘,慎言!”

    一旁的青毛狮子赶紧打断他这般发言,带着几分怒气道:

    “你我无心牵扯到这般浑水之中,就莫要轻言量劫之事,两方打生打死与我等又有何干。”

    “哈哈,是极、是极。”

    天蓬元帅不是尴尬的笑了一声,低声回应。

    但在心里面,却已然是对阐教所支持的西岐生出了莫大的不看好。

    尽管方才只是惊鸿一瞥,但那几若要冲天的气血狼烟却是狠狠的将他震慑住。

    这般军队,你能说他是凡俗存在?

    怕是天庭天兵,都没有这般威势啊!

    此番量劫,来的汹涌,恐怕结束的也是快速。

    正这般胡乱的想着,忽听一阵通告声传来。

    “昊天上帝到!”

    天蓬元帅一惊,完了,摸鱼又被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