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11、带走瑶姬,重归朝歌言说书

    “瑶姬在此,你且带走就是。”

    元始天尊神色淡漠的说道,同时间一道人影已经是缓缓出现在了玉虚宫门前。

    瑶姬本被囚于那桃山之地,不见天日。

    可便是在突然之间,一道宏大而不可抗拒的力量将她卷起,再睁眼时就已然是到了这里。

    抬头望去,竟然是在这昆仑山玉虚宫中。

    看着身边的阐教群仙,感受着头顶那分明是属于圣人的骇人气势,瑶姬顿时心中一紧,不知道将她带来此处是何意思。

    神色上难免出现了一些慌乱。

    这些人,要拿自己来做什么?

    就在她心生惶恐,不敢胡乱打量天穹之时,元始天尊看着下方那个微末身影,分外冷漠的说道:

    “好叫你知晓,我阐教可未曾苛待这瑶姬,只是全其母子团圆之念罢了。”

    “既然你咄咄逼人,想要将其带走,那我也只能成全于你,只是事后她那亲子寻上门去,你可莫要埋怨我等阐教。”

    此话一出,瑶姬脸面上顿时出现了几分难以置信的神色。

    随之,慌忙抬头,就在那广阔天穹上,看到了和元始天尊对峙而立的李桐一行人。

    而在此时,见她瘫坐于地抬头仰望,李桐亦是微微垂眸,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直叫瑶姬内心惊诧的同时,升起一波又一波的不可思议。

    李桐竟然能和元始天尊平起平坐?

    而且,看元始天尊一脸冷漠对其没有几分好脸色,但显然是拿他没什么办法的样子。

    再加上从其口中说出的言语,虽说没有向李桐服软,但毫无疑问在气势上就是落了不止一筹。

    君不见,那李桐在听闻元始天尊说话之后,什么回答都没有,只是淡淡笑着,面对一切。

    如此这般,岂不就是高下立见?

    这......

    瑶姬一时之间心惊无比,看向李桐的眼神,也是在刹那之间生出了诸多变化。

    本就因为这番阐教插手天庭家事的问题上,让她一时间失了冷静,暗道在圣人镇压之下,恐怕一辈子都得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山体之中。

    但那里能想到,事情竟然是出现了眼下的转机!

    瑶姬心中的惊奇与欣喜,自是一时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而听完了元始天尊最后尝试掩饰面皮的言语,李桐也是懒得再去理会他。

    这些圣人啊,高高在上日久,早就忘记了如何以一个平等的姿态,来面对他人。

    和他,现在却是多说无益。

    毕竟自己眼下虽然是让他退了一步,但终究还是借了女帝的势,而不是自家切切实实把元始天尊镇压,让他不敢言语。

    心绪之中,自然是还是有许多不服,亦也没将他李桐放在同一个层次地位上去的。

    对此,李桐无意辩驳,且走且看就是。

    轻笑一笑,随之开口对着瑶姬道:

    “此前因为一些事情缠身,倒是一时忽略了尚在凡俗之中你的安全。”

    “但我既然当初答应于你,要庇护你百年周全,那就不会失言,此后便是随我一同离去,与你那夫君杨天佑重聚吧。”

    “便居住在那客栈之中,正好也可以为我打理一番,我倒要看看日后还有谁敢上门来。”

    说着,李桐视线缓缓从阐教众仙身上逐一而过,警告意味不言而喻。

    尤其是当这般恍若实质的视线落到燃灯道人的身上时,直叫他心里发颤,暗暗叫苦。

    明明是元始天尊下令之事,他只是个跑腿之人罢了,但现在怎是大部分的后果都要由他来承受?

    脑海中那股冤屈的情绪来回翻涌,愈演愈烈,终于在某一瞬间喷涌而出。

    在心头里,凝聚成一段话。

    这阐教,不待也罢!

    且不言他,和那些听闻了李桐言语之后感到心有余悸的阐教众仙。

    只是此话一出,瑶姬心中顿生万千感激之情,简直就是难以用言语来描述而出。

    当即,就是二话不说的挣扎着起身,眼眶含泪对着李桐便是一拜,哽咽说道:

    “先生大恩,瑶姬恐难报答!”

    李桐见状毫不在意的抬手,一道法力涌出将瑶姬托起,接着缓缓说道:

    “此番前来救你,只是因为先前于你有约,外加你为我照料客栈,亦有功劳可言,倒也不必多谢。”

    “我李桐若连自己人都不能看护周全,何谈日后在这偌大洪荒中立足。”

    “无需多礼,且随我离开便是了。”

    说完这话,李桐便是对元始天尊微微一拱手,掉转云头,准备离开这昆仑山中。

    看到他的动作,下方阐教群仙也是在心头暗暗松了一口气,放心下不少。

    还好自家老师没有犯牛脾气,直接将那瑶姬交了出来,若不是这般的话,他们简直都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要是那女帝和自家老师再起站端,他们作为弟子帮还是不帮?

    帮的话,两个圣人存在之间的战斗,他们如何插的上手,只怕是还没到近处,便被二人神通碰撞间的余波给掀飞了。

    那不帮,他们这些阐教门人岂不就是成了欺师灭祖之辈!

    做观自家老师挨打,而无一人出手相助,这要是流传了出去,那还让他们怎么在洪荒中厮混。

    还好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让他们那一颗提着的心顿时放了下去。

    而一直冷眼看着李桐动作的元始天尊,此时亦是冷哼一声,轻甩衣袖间消失不见。

    此时不走,难倒还要目送他远去不曾?

    李桐并未在意元始天尊的离去,左右他此行的目的已然是尽数达到,也就不好再去拨撩他脆弱的心弦。

    免得一个不甚,他抛下女帝不管,直接将矛头对准自己。

    那,可就是不好了。

    毕竟他不能保证,女帝时时刻刻都能护他周全。

    做人啊,还是要懂得见好就收。

    云头飘忽,下方的瑶姬扫一眼那些道貌岸然的仙人,毫不犹豫的起身跟上了李桐的步伐。

    杨戬与杨婵她现在没有办法,也没有理由去恳求李桐将他们一同带走。

    但总有一日,她会劝说自家的两个孩儿离开这个无情无义的师门。

    当初让他们拜入阐教门下,属实是她一生中做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

    ......

    朝歌城,摘星楼内。

    李桐缓缓步入了客栈之中,而此时楼外赫然存在着不少探头探脑向内打量的听客。

    他们啊,却都是等不及了想要听李桐说书之人。

    前段时间他曾和这些人言说会在几日之后抽空说书,但没想到这么一去就又是十多天过去了,依旧是没见到他的人影。

    便是再心态放平的听众,也是有些着急了。

    故而方才会守在这摘星楼门口,时不时的打量着里面的动静,看李桐是否归来。

    同时间,他没也是对于李桐的去向万分的好奇、

    在等待的无聊功夫里,已经是在坊间有人传出,这李先生此时又去了天庭,向那三界大天尊讨要杨大郎的母亲去了。

    如此传言,倒也是说的有鼻子有眼,引起了一番骚动。

    “那个......”

    有等待不急的听众,强按捺下心中的害怕,颇为扭捏的走到门前,小心翼翼的朝晒太阳的黑皇打听消息。

    “这位妖王,敢问李先生何时方能归来?”

    黑皇闭着的眼睛打开一条缝隙,轻瞥了一眼这个凑上来的凡俗人。

    心中不屑一撇,就这?

    空口白牙的也敢上来和我黑皇问话?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谁问都答的老实人了吗!

    正欲唾这个没点礼数的人一口唾沫,转个脸过去,忽然就是嗅到一阵阵香味。

    “嘶!八珍鸡啊!”

    “上道!”

    黑皇顿时精神起来,便听那人恭敬道:

    “这是小人一点心意,还望妖王莫要嫌弃。”

    说着,将一盘朝歌城里最出名酒楼的招牌菜,缓缓端上。

    黑皇见状先是掰了个鸡腿笑纳,继而满脸严肃道:

    “你难倒是在考验我黑皇?”

    “你以为,我禁受不住这般考验?”

    听到这话,那人不惊反喜,大手一招,顿时身后走出一队人来,个个手中端着的尽是黑皇往日里最爱吃的东西。

    黑皇见状面色顿时一变,随之淡淡笑道:

    “我黑皇是断然不会出卖我的好友的,出去了不要说是我告诉你李小子已经回来了。”

    “知道没有!”

    说着,他抱起整只鸡便是狠狠一口咬上去。

    瞧瞧围观的众多听客见他这般模样,也是顿时无语。

    李先生摊上你这么个好友,那还真是倒了大霉了。

    不过,顺利的得到了李桐回来的消息,却是让他们欣喜不已。

    就是,谁知道他接下来会不会说书啊!

    难道说,再请这贪吃的黑皇去搓上几顿,让他在李先生面前吹吹风?

    正这样想着,忽的听到一道声音传来,犹如天籁入耳,将众人的眼神顿时吸引过去。

    吱呀!

    摘星楼大门洞开,李桐的身影从中缓缓走出。

    看着诸多听客,他眼中闪过些许笑意,随之便是开口道:

    “看样子诸位这段时间都是等的有些迫不及待了,与大家一样,我亦是非常想再度为大家说说书的。”

    “不过嘛,今日已过半,现在开始也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话音落下,屏气听着李桐说话,大气都不敢出的众多围观听众们,眼中顿时爆发出惊人的神采来。

    同时间,心中一个想法几若呼之欲出。

    “便从明日开始吧,明日我再度为大家讲述诸天之妙,异域玄奇!”

    一言落,四下俱静,然后便是几若响彻整个朝歌城的欢呼之声,久久回荡,消散不能。

    “好,好啊!”

    “李先生终于又要说书了,我明日一定早些来。”

    “还走什么走啊,我今天就不走了,等明天开门第一个进。”

    “终于又说书了,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嘛,呜呜呜......还好我没放弃。”

    ......

    此番为了争夺那混沌钟前往大罗天上,一来二去李桐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时间上的流逝。

    但是对于这些普通听客而言,已然是十载光阴略过,他们全都苍老了十余岁了啊!

    而且,也已经是十多年眉头听过李桐说书,讲那玄奇的异域故事了。

    不少曾经看其来还壮硕的中老年人,此时已然是完全成了老者,拄着拐杖白发苍苍的聚在摘星楼旁。

    此时骤然听到李桐明日复讲的消息,更是喜悦的不知成了什么个样子,尽数奔走相告,仿佛像是过节一般。

    而或许是因为洪荒世界中仙气充裕,即便是不通修行之法的凡俗,在这般环境下也是多有收益。

    许多看起来苍老的人,其实并没有那么虚弱,依旧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

    看着兴奋的众多听客,李桐亦是生出满意的笑容,他很庆幸能够拥有这么一群不离不弃的听众,能够静静的等待着他归来。

    不过,他们属实也是太过热情了一些,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正要反身回了楼中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个承诺,便是转头道:

    “对了,上一场讲述时,我不是曾言在那场说书完了之后,再于大家分说一个事情嘛,因为出了些小意外失了言。”

    “明日,我便将其补上,还望各位多多支持就是。”

    说罢,李桐也不搭理门口的黑皇,反身走入摘星楼里,一下子将大门紧紧闭住。

    留下看着面前一盘盘美食,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的黑皇,以及因为李桐留下的话语而陷入沉思中的一大片听众。

    当年先生要和他们分说的事情是什么来着?

    谁记性好,给我说说!

    ......

    宫殿幽深似海,没有几人知晓帝辛竟然在不声不响的在深宫之中,建造了如此高大的一个祭台。

    名为鹿台,上有玄鸟展翅,降下福源泽被苍生。

    冥冥中已经感知到自身所承载气运的帝辛,寻常里最喜欢待的地方便是这鹿台之上,玄鸟之下。

    今日,其正如往常一般,在此习练武道。

    背后万千人族存亡皆系于一人之身而凝聚出来的气运玄鸟,几若实质,

    随着帝辛的一举一动,缓缓舒展,振翅昂首,好似有鸣啼传出,声震寰宇。

    便在这时,有人匆匆而至,慌忙中带着几分喜色大声呼喊到:

    “大王,李先生回来了。”

    “并且传于诸人,言说明日将再度说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