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09、势压阐教,太公一回昆仑山

    话说那西伯侯姬昌逃离朝歌后,请出渭水畔隐居垂钓的姜尚姜太公,拜为相父辅左西岐。

    尔后其病逝去,传位其子姬发,命姜尚辅左左右。

    此时间,商朝亦是派遣大将张桂芳清扫天下反叛诸侯,兵峰直指西岐。

    而这张桂芳也非是寻常人等,其乃是奇人异士,身具左道旁门之功,虽修不成大道,但一身实力在这凡俗之中却是不可轻视。

    张桂芳兵发西岐,在距城五里之外安营扎寨,第一日先不着急进攻,静观其变。

    而这般声势,自然是惊动了尚在西岐城中的姜尚。

    多方打听之下,终于是知晓了这张桂芳的玄奇之处。

    原来啊,此人掌兵之能也就寥寥,但身具幻术伤人之法。

    与其对敌之人,若被其通报姓名,并且你答应下来了,登时间你就会落马被擒。

    姜尚得知消息,赶忙告知众将领。

    但到第二日对阵之时,文王殿下姬叔乾昨日听了姜尚言语,心中不服,请命打头阵,却连对面大将身影都未见,便被一小将风林斩于马下。

    姜尚无奈退兵,待再过一日后,张桂芳大摆军阵,叫阵于前。

    一连互相嘲弄之后,张桂芳率先发难欲要轻取姜尚项上人头,却被西岐大将拦下,一曰南宫、一曰周纪。

    “周纪不下马,更待何时?”

    “南宫不下马,更待何时?”

    一连两呵,登时间二将身体就是不由控制的掉落马匹,被一拥而上的商朝士兵擒下。

    见此情景,姜尚慌忙撤兵,高挂免战牌。

    便在此时,且说那乾元山金光洞中太乙真人,强按下心中诸般不顺,坐碧游床、运元神,巡视人间。

    眼见得姜尚大败,便是唤来童儿道:

    “金霞童儿,请你师兄来!”

    童儿领命去往桃园,见面生百般不耐的哪吒,忍住心中惶恐恭敬说道:

    “师兄!师父有请。”

    因为贸然修行异域法门,没有按照太乙真人安排走上既定道路的缘故,以及在太乙真人无故呵斥以及种种行为中。

    哪吒和其的关系,已然是降到了冰点。

    勉强维持着眼下的师徒关系,还是因为他老爹在得知他尚未身死且又想叛出师门之后,向燃灯道人请了一手玲珑宝塔,将他束缚住。

    不然的话,哪吒早就离了这拘束人的地,四处玩耍去了。

    此时听闻太乙真人想要见他,正要不耐的摆摆手说不见,转念一想此番或许又是个机会,能够离开这逼仄的洞天之中。

    起身随金霞童子离去,见到太乙真人,也不跪只是敷衍的一拜。

    太乙真人眉头纠结,心中怒意横生,但却不敢发作。

    盖因此子是其几番谋划来作为自家在这番天地量劫中,用来挡劫的存在,若是此时因为一时纠葛将其逐出师门。

    那试问,在如此关键时刻寻谁来替他挡劫?

    眉眼一耷拉,也懒得看这个逆徒,只是口中冷冷交代道:

    “吾知你之心意,此地非是久待之地,且速速下山去寻你那师叔姜子牙。”

    “如今三十六路兵马齐伐西岐,你且前去解了西岐之围,辅左明君,以应上天之星象。”

    “切......”

    哪吒撇撇嘴,自那日和孔宣一番交流,再见太乙真人对于李桐所做的一番事情之后,他却是对于这老道的话丁点也不相信了。

    不过嘛,此时只要寻个由头下山就是,哪管他说的是什么,自且不理睬就是。

    更何况来说,这西岐他又不是没去过,往日里三番五次的救火,也算熟悉,虽不喜那里地界,但却有一人可以做他玩伴。

    这般想着,哪吒眼睛转转,便是应了下来。

    上了风火轮,便是撒了欢一般出了洞天之中。

    只余下身后一道呵斥之声:

    “莫要耽搁,且快快前往西岐!”

    哪吒只当他是耳旁风,过之则无。

    咱现在都出来了,还会听你安排?

    刮骨剃肉的事情,做一次就够了,可没必要再来第二次。

    至于西岐,去是肯定要去的,但在此之前,且先随意逛逛,这把不过分吧!

    再说那姜尚,拿那张桂芳是毫无办法可言,而他又指挥不动隐居在山中的那位师侄,日日高挂免战牌也不是办法。

    情急之下,便是驾云一路往昆仑而去。

    自是,搬救兵去了。

    ......

    昆仑山,玉虚宫。

    燃灯道人以及南极仙翁看着高立于天穹之上,威势横压昆仑上的那几道人影,面上流转出几分不自然来。

    当初那事是元始天尊在混沌中败退之后,一气之下发布的指令,他拿着命令去做的。

    当时以势压人,见大天尊那副左右为难但又不得不答应的样子很是舒畅,将那瑶姬关押在桃山的时候也很痛快。

    但当时有多舒畅、痛快,现在便是有多压抑与惊慌。

    他却是万万都没想到,这说书人竟然归来的如此之快,不是说和太上论道没有个百数年,都出不了八景宫的吗?

    圣人,你对于你大兄的了解不清楚,就不要乱说啊!

    现在这李桐竟然真的为了一个小小的瑶姬找上门来,又该如何是好?

    燃灯道人左等右等,都不见元始天尊出现,感知着天穹上那愈发不耐的气势,便知晓若是再等下去的话,倒霉的一定是自家了。

    便是匆忙迎了上去,脸上带笑,欲要让其先往在那玉虚宫中稍待片刻。

    却见,那说书人李桐很是不耐的挥了挥手,冷声道:“免了!”

    “两位道友,想来也该知晓,我这一次前来的目的是什么吧?”

    云头横空,直接视万仙祖庭于无物,横压在玉虚宫头顶,李桐澹漠的说出此行的目的。

    直叫身后原本是带路的太白金星摸了把头上的冷汗,身形又是往后缩了缩,尽量让自己是处于一个丝毫不引人注目的地方。

    没办法啊,这说书人有那个实力和背景可以做到如此程度,直接打一位圣人的脸。

    但他太乙真人呢,一没实力,二没背景,参活到如此两个大人物的争斗中,怕是会在事后成为某一方的出气筒啊!

    一想到可能会被暴打的下场,他赶忙眼观鼻鼻观心做出一副和我无关的神清,不招惹人注意。

    听闻着李桐言语,燃灯道人以及南极仙翁也是神清一变,心中升起几分怒意,即便是你也不能如此在圣人门庭前,大放厥词吧。

    但一想这位说书人几度出手,唤出来的他所谓异域好友,就是浑身上下打了个哆嗦。

    他,还真有这个资格。

    别说只是像现在一般堵在门口要人了,便是做的再过分一点,他们也只能受着。

    不提那个一人大的西方二圣仓皇逃窜的叶天帝,不久前导致元始天尊从混沌中归来之后就一直闭关不出的始作俑者。

    此时间,就好生生的站在他们眼前呢。

    也正因如此,他们方才丝毫不敢摆出一点身为阐教门人的傲气,好声好气的想要将这几位请到玉虚宫中好生商谈。

    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落了两方颜面。

    可现在看来,似乎人家是带着怒意而来,轻易不好平息啊!

    “这瑶姬在说书人心中,就是如此重要?”

    不由的,燃灯道人以及南极仙翁心中皆是出现这么一个想法,惊疑不定。

    于此同时,察觉到昆仑异变的诸多阐教门人,亦是纷纷赶来。

    但看到天穹上横曳的人影,以及好声好气的副教主时,便是不敢言语,只是尽数将目光方在其身上,好生打量着。

    阐教十二仙,有人曾见过李桐真面目,但也有人直到此时方才是第一次相见。

    细观而去,虽然此人看上去容姿不俗,不过在他们眼中也就是那般,修道人眼里没有美丑那般庸俗的鉴别。

    反而是其一身分外出尘以及难以言说的神秘气机,让他们不敢轻视。

    并且他们还万分清楚的几分,李桐前段时间所作出的每一件事情,全都是历历在目。

    这个骤然出现的年轻人,不但三番两次的挑衅天道,甚至于在天道降下的怒火中也是毫发无伤,得罪圣人更是家常便饭,并且让数位圣人对其都是束手无策。

    这样的存在,初次得见之人,实在是万分的好奇,这李桐究竟是个什么跟脚?

    难倒,还真就真如那些仙神所猜测的一般,他是来自于异域时空,来自于他第一个讲述的那方星空之下?

    会是这般简单吗?

    众仙心头疑惑更神奇,难以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桉。

    更不会有人为了这个,便是冲上去触现在看起来便是分外生气的李桐眉头。

    那就不是为了满足好奇了,而是自寻苦果。

    听着李桐的话语,燃灯道人面上阴晴不定,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一旁的南极仙翁赶忙做起老好人来,带着笑容同李桐分说道:

    “李先生,我自然是知晓你的来意的。”

    “可是!”

    他话头一转,带着几分无奈道:

    “可那瑶姬乃是大天尊的妹妹,亦是我阐教三代弟子杨戬的母亲,这个关系您是认的吧?”

    “不错。”

    李桐颔首认同。

    这些世人皆知的东西,他自然不会去扭转,虽然在他看来大天尊这个兄长做的极其不称职,有他没他都大差不差。

    但别人自家里的事情,他也不好言说太多。

    南极仙翁听到李桐同意他的说法,顿时就是大笑了起来,道:

    “先生你看,既然是这般,那大天尊思念自家妹妹将其接回天庭岂不是应有之理?”

    “而在那之后,又因我教三代弟子杨戬之故,将其接到昆仑山中让其母子相聚,共享天伦之乐,这事您也总不能阻碍吧。”

    他这般试探的说着,却是只见在李桐澹漠的神色中,嘴角勾勒起一抹讥笑。

    “瑶姬若是自愿要同自家亲人相聚,那我自然没有理由多加阻拦。”

    “但若这般事情非是她本愿的话,那你等把曾今夸下海口要庇护她百年的我,又该如何?”

    李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澹澹一言:

    “那般的话,岂不是要让我失信与人,成了这洪荒中的笑柄!”

    “如此,方才能合了你们的心意?”

    随着他的言语,身旁一直坐观山水天色的女帝,亦是将目光收回缓缓放在他的身上,直叫南极仙翁一时间竟也是感觉到了坐立不安,心绪难定。

    在此时此刻中,他彷佛就是在面对着一尊在混沌中肆虐的神魔一般,内心之中充满惶恐与不安,不由的将视线垂下,不敢直视。

    心中暗道:“这女帝的修为真真恐怖,便是我面对圣人之时,亦也未曾有如今的感觉啊!”

    只听他似带慌张的说道:“先生言重了,瑶姬来此自然是你情我愿之事,我堂堂阐教又怎会逼迫他人行不愿之举。”

    “哦?”

    李桐闻言也不表示什么,只是看着他的神清,缓缓说道:

    “既然如此,那不妨将瑶姬请出一问就是了,她若是自愿待在昆仑那我也无话可说,立即扭头走人就是。”

    “但,若非是她自愿之举,那可就莫要怪我了啊!”

    说着,李桐脸上露出浅浅笑容。

    交谈间,就彷若是在同一二好友叙旧,闲话趣事。

    但无论是南极仙翁也好,还是燃灯道人,乃至于下方阐教仙人也罢,他们丝毫也感受不到这般表面上的温情。

    与之相反的,则是一阵阵寒意在四周空间中弥漫,直叫他们心头冰冷。

    只觉,今日之事怕是难以善了了。

    “可如今瑶姬此时尚不在昆仑山中,正在那玉泉山同其子女相聚,先生若是若是想见瑶姬的话,不妨等上片刻,让我等传讯带其归来此处。”

    一直不敢插话的燃灯道人,此时小心翼翼的说上一句,抬头间打量着李桐神色。

    这个时候,他可是不敢带着李桐去看瑶姬。

    盖因为,是他们觉得最为出色的三代弟子杨戬与这李桐纠葛甚重,而且还得其好处,为了制衡于他方才从天庭手中将瑶姬要来。

    如此一来的话,自然就不是像他言语中所说一样是将瑶姬请来与子女团聚的。

    此时,那瑶姬正被囚于桃山之中,虽不见得会受了苦,但不得自由总是真。

    李桐听着燃灯道人的话语,微微摇头,面露不耐。

    显然这些人到了现在抱着的还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态度,而是在拖延着时间,而拖延时间又是为了什么,便也就不言而喻了。

    自然是,为了等那位真正能做主的人出现,不过李桐却是不想再等下去了。

    元始天尊躲着不出来?

    好说,待女帝将他的徒子徒孙尽数镇压的时候,自然会出来的。

    他的眼神开始变得凌厉起来,同时间察觉到李桐变化的女帝亦是一动,暗道一声墨迹半天终于要动手了。

    气势展露,威压一天。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在昆仑山中响起。

    “弟子姜尚,求见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