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08、摆驾昆仑,黑皇欲收人宠

    大罗天所在,李桐一马当先站在云头之上,赶路的同时也在欣赏着洪荒大好河山。

    今日一去,下次想要再从客栈里出来,可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哦,毕竟似是女帝这般人物总不能将她绑在自家身边,做一保镖不是。

    这样的话,即便她不曾说,李桐也是有几分拉不下脸来的。

    “还得是要好好修行啊!”

    李桐心头暗道一句,收起了一些散漫的心思。

    眼前的局势看下来似乎是处于一种怪异的对峙状态,亦是属于暴风雨前的宁静。

    若是不趁着这个时候提升实力,等接下来阐教、截教乱战的时候,可就没有那个功夫与精力了。

    再加上若是那几位谋划未成,说不得便会急的跳脚,他们奈何不了教主以及女娲娘娘,恐怕便是要拿他来撒气了。

    即便身边有诸多强者护持,但百密尚有一疏,万一便被这些圣人给抓到机会了呢。

    所以啊,李桐是不会给他们钻这个空子的。

    定要趁这这段时间,好生修行,届时要让这些圣人之流,刮目相看!

    女帝随在李桐身边,神清依旧是那般清冷模样,眸光轻扫间不知再想些什么。

    而陆压道人则是要站的靠后一些,不过与女帝不同的是,他的神色里却是流转过一丝怀念与怅惘。

    这里,却是他当年成长的地方。

    触景生情之下,难免生几多思绪。

    好在此时前方那二人各有心思,没有在意他这般姿态,不过想来即便是注意到了怕也是不以为意。

    南天门。

    正在此处值守的巨灵神正懒洋洋的打着哈气,暗道这一天天守门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眼睛眯缝中,余光骤然瞥见一行三人。

    顿时间,瞌睡也不打了,立马精神万分,甚至于还有几分惊骇。

    说书人李桐的鼎鼎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别说是他就连那些普通的天兵,随便拉出来一个,那也是会死死的记得这货的容颜如何。

    “错不了!”

    不过余光一撇间,巨灵神立马就是心头大震,察觉到了来人是谁。

    心头暗道一声:“不躲在你那客栈中炼化那东皇钟,来天庭干什么啊?”

    像是这般想,但借他十个胆子都不敢这般去说。

    你看着李桐一副柔柔弱弱,修为也不高,似乎是一副很好欺负的样子。

    实际上呢?

    这名不见惊传,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小子,却是成为了近来洪荒世界中最不能招惹的存在,没有之一!

    是,他修为不高,但他不知结交了多少修为决定的好友,背后隐藏着多少修为恐怖的大能。

    君不见,当初剑退大天尊的荒天帝,现在以一人之力打的西方二圣匆忙逃跑的叶天帝,都是此人好友,都能为其站台。

    哦,还有此时站在其身边的那位女帝。

    虽然未曾看见她和元始天尊在混沌中的斗战过程,但能够避退一位圣人的存在,又岂是巨灵神能够轻视的。

    当即,便是背后手掌疯狂比划,让身边的天兵速速去凌霄殿报信。

    而他自己则是拿出十成十的热情,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

    可就在这时,让人万分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换做往常,便是成就大罗的大神通者来了,也要给大天尊一个面子,降下云头亲自从那南天门中穿过,以示尊敬。

    但现在,李桐那漂浮甚缓的云头,竟然是直接视南天门的禁制于无物,更是丝毫没有给大天尊面子。

    那云头毫不犹豫,片刻也未停的就从南天门上飞过。

    立于其上的李桐,更是连眸光都不曾垂落,看都没看那些看守仙神一眼,直接将他们视作了无物。

    其身边的女帝、陆压道人亦是这般作态,更没有人开口劝说他。

    女帝是不在乎,而陆压道人显然就是多少有点个人恩怨在其中了。

    不过李桐也不在意,他此行前来是要人的,又不是来找那大天尊喝酒的,自要表现的强势一点。

    不然的话,又如何吸引来洪荒众多大神通着的目光,达到他想要的目的呢?

    云头不停,目标明确直接向着那凌霄宝殿而去。

    “苏先生!苏先生且留步啊!”

    便在这时,只见一名身高丈许,神采魁梧的仙神在下面一路追赶,一路呼喊。

    李桐闻言这才看了此人一眼,顿时间心中便是有数,知晓了此人是谁,如此明显的样貌特征,不是那巨灵神又能是谁。

    略一思索,他顿了下来。

    “小仙巨灵神,见过李先生,见过两位大仙。”

    巨灵神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却是没想到李桐竟然真的停下来了。

    本想着做做样子,过后大天尊知晓了也不会多加责怪于他,现在却是坐蜡了。

    他心头焦急万分,但在李桐以及其余两人的目光注视之下,却是不敢拖沓,他生怕自己惹得对方不爽了,被一巴掌给镇压了。

    按捺下心头惶恐思绪,颇有些战战兢兢问道:

    “敢问李先生,不知此番前来天庭,所为何事?”

    看着这外貌勇猛的巨灵神,毕恭毕敬的小声问话,李桐不由的心头失笑,暗道修为地位当真是个好东西。

    但面上那副一看就是来寻事的冷冽面容也未有任何变化,拿捏着语气,淡淡说道:

    “到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来找这洪荒公认的三界大天尊,向他要个人罢了。”

    话音方落,巨灵神便是不由一楞,眼珠子滴溜溜的转起来。

    若说这说书人能和天庭起纠葛的地方,也就是那触犯了天条律法的瑶姬了,但这瑶姬不是被他庇护下来,一直在那凡俗客栈里?

    近些时日,也不曾听说大天尊派遣天兵天将,将其捉拿回来啊?

    斟酌几许,闹着被镇压的风险,巨灵神小心翼翼说道:

    “李先生,瑶姬娘娘未曾归来天庭啊,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哦?”

    李桐神色微动,轻道一声。

    继而暗暗颔首,这事啊,果然是如他所想一般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在自家展露如此实力之后大天尊如何会轻易的来招惹他呢?

    这已经不是不智,而是愚蠢了。

    仔细想想,便也能知晓这事背后的主谋究竟是谁了,无外乎有圣人坐镇的那两家。

    至于究竟是谁,却是简单的很。

    如今都到了天庭门口,来都来了,自然是一问便知。

    未再和巨灵神多做解释,似他这般小仙小神即便知晓些情况,但也不会知道内情,堂堂李先生自不会难为于他。

    云头再动,这次则是将一切碾压于脚下,飞速的向凌霄宝殿而去。

    看着远去的云头,巨灵神不由的为大天尊捏了把汗。

    继而转过身来,将汗水蒸发,鼓起胸膛的劲儿对着看热闹的天兵大喊道:

    “看什么看,都给我好好的守门!”

    “我且去禀告大天尊此番之事,去去就回。”

    ......

    朝歌城,摘星楼。

    杨蛟在一片吵闹声中惊醒,下意识的伸了个懒腰,却骤然发觉自家身上的困乏与疲倦在此刻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觉舒畅万分。

    他已经忘记了,自家有多少时日未曾睡过这么安稳的一觉了。

    自从数年前,林北一步跋山涉水穿越不知多少险境,经历多少危险来到这朝歌城中,千方打听寻到他,并且告知瑶姬被人抓走之事至今,他都不曾有一日安歇。

    纵然他心中知晓带走瑶姬的是哪方势力,但他势小力微,如何能从天庭手中将自家母亲救出?

    只能废寝忘食修习武艺,同时等待着李桐的归来,期望他可以再帮杨家一次。

    好在,李桐并没有让他失望,一听他说便是当即答应下来。

    “也不知先生此时到了哪里,见没见到母亲。”

    心头这般忧虑划过,纵然他万分相信李桐,但身为人子这般干看母亲被人抓走,却使不上丁点力气的感觉着实让人难受万分。

    “呼......”

    他长出一口气,稳定了下心神,向外走去。

    越往外去,吵闹说话声就是越大。

    越过一重门,走入摘星楼后面的院落中,便看到段德、黑皇以及先生那两位妖娆万分的侍女正围坐一起,嬉闹中不知在玩耍什么。

    近了一瞧,却见一块块上好碧玉雕琢成的四方块堆叠在各自身前,继而他们又不住的摸起又打出。

    “麻将?”

    杨蛟心头划过往日里的一些画面,却是曾经李桐为了打发那三位女妖精,从而说给她们的一种消磨时间的玩耍之物。

    现在看来,她们已然是制成了实物。

    微微摇头,杨蛟对于这般玩耍之事没有多大兴趣,正要和这几位打个招呼,然后就回到城外军营之中,修习武艺。

    便见那似人一般坐在椅子上的黑皇头也不抬的说道:

    “小子,听说你母亲被人抓走了?”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无力、很没用!”

    杨蛟面上羞愧之意流转,苦笑道:

    “您说的不错,杨蛟却是深恨自己实力地位,不能闯上天庭救下母亲。”

    “但......”

    话语积蓄在胸膛,几经起伏,却又被杨蛟咽下。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更加让人觉得自己没用罢了,若是现在有孔宣师傅那般实力,他早就一人闯上天庭去了。

    说来到底,还是实力不够,方遭此劫!

    “啧啧。”

    黑皇砸嘴,眼中精光流露不知再想着什么坏心思,然后带着几分不容拒绝的说道:

    “行了,看在你小子还算有几分孝心,外加天赋不错的份上,本皇就勉为其难的将你收下,做我座下一人宠吧!”

    “本皇日后,少说也能把你培养成古之大帝一般的人物,就像那叶天帝一般,一拳一个圣人。”

    这般言语落下,直叫去意颇重的杨蛟打消了念头,满脸惊骇中带着万分不可思议的看着黑皇的背影,兀自喃喃道:

    “叶......叶天帝!”

    “怎么,你小子不信?”

    黑皇翻身过来,一张狗脸狰狞,呲着一嘴白牙,恶狠狠说道:

    “你小子还别不信,想当年就是那叶天帝亦是本皇坐下一人宠,不过尔尔罢了。”

    他不屑的摆摆手,带着几分淡淡的忧伤的转过头。

    独留杨蛟一人大张着嘴,合不拢。

    眼神注视着那道往常看起来万分寻常的背影,此时竟然是充满了沧桑与神秘,让人不由陷入其中。

    继而,一阵吵闹传入耳中。

    “告非,无良道士你是不是玩不起啊,是不是玩不起!”

    “本皇手里两个小鸟,你还能碰?”

    “无良天尊,黑皇你看错了。”

    “呸,本皇能看错,来来来,小狐狸你给本皇看看。”

    杨蛟再抬头,便是对上狐狸精一双万分嫌弃的眸子。

    ......

    “留步,留步,李先生留步啊!”

    飞云飘忽,一瞬便是略过脚下玉宇琼楼无数。

    仙风吹拂,衣炔飘飘中李桐正难得体味着当仙是个什么滋味,便听身后传来一阵喘气忽急的呼喊之声。

    回头望去,便见一老倌摇动着手中拂尘,颇有几分狼狈的在他云头后面追赶,上气不接下气的呼喊着。

    见此情况,李桐不由轻笑一下,停下了遁法。

    既然着老倌装出这么一副模样,到要给他几分面子,且听听他又要如何解释。

    “误会,都是误会啊!”

    太白金星间李桐停下,顿时一喜,然后又快了几步,大声呼喊。

    “哦!”

    李桐轻瞅了他一眼,道:

    “瑶姬不是被你们天庭抓走的吗,何来的误会?”

    “先生有所不知啊,大天尊......大天尊也是逼不得已方才答应了那燃灯道人,但我可以保证瑶姬仙子绝对不是天庭派兵抓走的。”

    太白金星终于站到了李桐面前,不敢直视女帝容颜,垂眸带着几分讨好说道:

    “此言天地为证,绝非虚妄。”

    听着他这般保证,李桐顿时就是心生了然,暗道一声果然如此。

    他就是说嘛,这大天尊怎么可能在决定不理瑶姬之事了过后,又来招惹他,这不是纯纯的有点脑子不正常吗。

    现在答案便是揭晓了,果然是阐教亦或者说元始天尊在后面作祟。

    既然如此,李桐也懒得再去和大天尊打照面,省的让他难堪。

    于是,手指一点太白金星,不怒而威道:

    “你且来带路,我们去和那元始天尊讨个说法。”

    “啊这......”

    太白金星呆滞在原地,眼神幽怨的看着李桐,直想道:

    “李先生,那您换个人带路成不成?”

    “我看那巨灵神就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