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07、昊天上帝,这事真的和朕无关

    “玉帝老儿!”

    李桐神清骤然一肃,轻挑眉眼,冷哼一声,暗道一句:

    “却也是个不安分的。”

    当时他离开灌江口客栈,瑶姬与杨天佑夫妻两人不愿离开故地,亦也不愿同他一般牵扯到诸多大人物争斗的旋涡之中,故而和他言说留在了那里。

    享受庇护的同时,也是替李桐做一些打理那方客栈的活计。

    可以说,瑶姬相当于是他这分店的掌柜,也是在为他赚取着人气值的。

    再加上当初自己拿了人家的好处,至少也应该庇护他们百年安然,直到那杨天佑故去之后再言其它。

    但现在到好,不过是应邀出门一趟的功夫,自家指名点姓要保下来的人便被抓走了?

    这,让他的颜面往哪里去放!

    顿时间,李桐心中就是升起了一阵阵不爽之意。

    而在其身后的女帝轻瞥了一眼显露异常的李桐,面上不变,心中却是滴咕一句,这小子却也是个能招惹麻烦的。

    别看他往常里一天天就坐在着客栈里说书什么事也不干,但身上的麻烦事一件赶着一件的来。

    这不,方方摆脱了一件麻烦事,还未回来坐稳当了,另外的麻烦便又上门了。

    让杨蛟将一番前因后果讲述完全,然后李桐就打发他去休息,并且叮嘱他不要太过担忧。

    现在他回来了,自然一切都交由他来解决。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摘星楼内里的听众们也不乏察言观色的好手,知晓李桐是有了要事需要去处理。

    而似他这般神仙之流人物遇到的麻烦事,他们这些凡俗自然帮不上忙,也就更不好意思再留下来添麻烦。

    故而不等李桐下令驱客,他们就很是主动的纷纷离去。

    只是口中言说着,若是先生再度说书之时,还望莫忘记告诉大家,好让他们前来捧场。

    李桐自然是笑着回应,并告诉他们再待上几日自家便会在此说书,让他们在家好生等待着就是。

    这话也是让这些听众心满意足,他们上杆子的凑到李桐跟前来,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能够再度听到李桐的说书吗!

    十余年前,他端坐高台之上,口中言说玄奇故事的一幕,众人都彷佛还是历历在目。

    那等让人身临其境,好若置身于故事场景之中的奇妙神通,简直就是世间无二、只此一家。

    在李桐离去的这些年头里,他们又不是没有过瘾头犯了,去寻找别的可能替代李桐的说书人。来一解心头瘙痒。

    但那些货色,别说是暂代李桐了,就连给李桐提鞋的都不配。

    他们那说的是什么啊,简直就是不堪入耳,听来就是在浪费时间,污秽自家的耳朵。

    也正因为如此,这些听过李桐说书的人方才会心心念着他,想要在有生之年再听李桐说上一次书,一次就好。

    毕竟,李桐可是一声不响的整整离开了十多年啊!

    凡人一生,又有几个十年?

    他这一去,可能就是一个人的青春。

    ......

    李桐目送着最后一个听众离开摘星楼,但当摘星楼大门轰然合拢的时候,他的神色陡然变得冷厉了几分,面生不善。

    看着李桐不加掩饰的脸面变化,女帝不用多想便明白了他此时的想法。

    虽然她到来时李桐已然是将瑶姬庇护在客栈之中,没多了解事情经过。

    但身处此地这么些时间里,却也是在暗暗探听中知晓了李桐和此界那个所谓的三界共主之间,有那么些不对付。

    而本来对这个好运占据了自家父辈大好基业的大天尊就看不上眼的陆压道人,亦是在一旁冷声说道:

    “天庭倒真是想法独特,那日诸位大能都要将大罗天都打破了也不见有人出面阻止,我还以为这位大天尊有什么深意,却没想到竟然是在想着谋划这般。”

    “一声不响的,暗地里派人将那瑶姬给抓了回去?此事与他,又有何益。”

    李桐俯身坐下,抿一口杯中茶水,神色忽然收敛起来又恢复成往常模样,只是语气里带着几分玩味道:

    “却也不应该才是,自那次被荒天帝敲打之后,即便这位大天尊心中再有不服,想来也是明白我非是他能够轻易招惹的存在了。”

    “既然当时不曾强硬要将瑶姬带走,现在又何必在背后施小手段,让人看不起,这般却是没有道理的!”

    缓缓摇头,李桐似有所想。

    听着这话,女帝眼中精芒一闪,也是从中体味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意味。

    能做到三界大天尊这般位置上的人,即便眼下看来修为是低了下,但你不能小瞧他斡旋诸方的手段。

    此时洪荒世界之中,李桐赫然就是异军突起,成为了一大不好招惹的势力。

    大天尊没道理在之前都服软了的情况下,再度去主动招惹李桐。

    此举,实属不智啊!

    但眼下无论怎么想,大天尊将派人将瑶姬带走都已经是事实无疑,纠结这些也没什么大用。

    “当!”

    李桐也懒得再去多想她到底是何意思,又是受了何人指派,将手中杯盏往桌上一放,便是轰然起身,朗然道:

    “走,且随我去天庭要人!”

    “瑶姬曾以一物做礼相求,我亦是答应了将他们庇护下来,眼下竟然又出了这般状况,我自要为他们讨回公道。”

    “若是什么都不做,岂不是让世间有道之人嗤笑,我李桐是那背信弃义之人?”

    “如此,我的脸面又要往哪里放。”

    这般大义凛然一道,李桐便从衣袖中取出一物,放于女帝手中。

    带着几分笑意说道:“此行,又要麻烦大帝你一趟了。”

    “呵!”

    女帝似笑非笑的扫他一眼,翻掌将此物收下,没做拒绝。

    虽然看不出眼前这来头神秘的小子究竟是何想法啊,但其本意显然不是为了这瑶姬出头,而是另有深意。

    但,那些重要吗?

    既来此洪荒中,那想要完成她心中的期许,少不了要依靠李桐的帮助。

    此时帮他,自然也是在帮自己,更别说还有好处可以拿。

    这瓶出自于就连她都要万分重视的太上手中丹丸,自然没又那么简单,不过眼前李桐修为还是太过浅薄无力消化,自己便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等待日后他修为上来了,再另做补偿就是,她狠人大帝其是那般重视外物之人。

    其实,女帝猜测的也不错。

    李桐方回这摘星楼里屁股都没坐热,便要赶着为瑶姬去讨一个说法的原由,似他所言那般是有,但不大。

    一则是为杨蛟所感,二来是因为瑶姬为他主持一方客栈亦有功劳,不能放之不理。

    但最最重要的还是,接下来他休息几日便又要说书了,但现在他不声不响的从八景宫中归来,洪荒众多仙神没几个人知道啊!

    而且他们此时大多都关注阐教与截教在暗中的对抗,自然没人会时刻关注他这摘星楼,注意他何时归来。

    李桐也不能自吹自擂的,传音洪荒说我李先生又说书了,你们快来听啊。

    那样,却是太过于丢面了。

    而眼下瑶姬出事,他心中一合计,这不是正好又有了个由头,让他在洪荒众多仙神面前露个面,告知他们自家回来了,又要开始说书了。

    如此一举数得,方才是他不想多等,便要同大天尊讨个说法的原由所在。

    确定了此行的目的,也琢磨好了该以怎样的姿态面对那大天尊,李桐正要迈步,带着女帝与新收小弟陆压道人一同离去的时候。

    忽的眉头一皱,转身看去。

    便见段德、黑皇这一人一狗的动作一滞,神色颇为尴尬的看着自己。

    于是乎,他带着几分嫌弃道:“你们跟来做什么?”

    “两只菜鸡,到时候若是起了争锋还要分出心神来看护,忒是麻烦,留在楼中好好看家就是。”

    听闻此言,女帝神色怪异的看了他一眼,没有揭穿他的真面目。

    而黑皇看着李桐趾高气昂的身音,简直就是气得发抖,呜咽着想要扑上去咬他一口,直被段德懒腰保住,好生规劝。

    “好狗儿、好狗儿,他攀上了女帝咱惹不起,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了啊!”

    同时间,心中也是在狠狠鄙弃着李桐,咱三个大哥不说二哥,谁比谁能强到哪去啊?

    都是菜鸡,何必互相伤害呢!

    但还没等他一舒胸中郁闷,便只觉臂膀一痛,继而跳脚大叫:

    “你这死狗,简直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嗷呜!”

    “你是狗,你全家都是狗,本皇今天非得咬死你!”

    .......

    于此同时,大罗天、凌霄殿。

    太白星君急匆匆的从外走进来,向着满面愁容的大天尊禀告:

    “大天尊,那位......怕是已经从混沌返回,归往凡间了。”

    “那事,恐怕已经瞒不住了啊!”

    一听此言,本就愁容满面的大天尊更是郁闷了几分,很是无奈道:

    “即便是他现在正往吾这大罗天来赶,又有何办法呢?”

    “天庭往日里白白养你们这帮仙神,一道关键时刻就全都缩起来,一个顶事的都没,这般事还要让吾亲自来抗,要你等何用!”

    “大天尊息怒。”

    太白金星面上苦意更甚,他也是有苦说不出。

    本来那东皇太一的至宝千万年来隐藏在银河之中,就足够让人头痛的了。

    好在是,虽然引来了洪荒无数仙神争夺,甚至于圣人都是大打出手,但他们还算有所克制没有将大罗天乃至洪荒世界给打坏喽。

    最后那东皇钟被那说书人收入囊中的时候,天庭上下包括大天尊在内都是齐齐松了一口气,只觉着宝物落在他手中也是不错。

    起码而言,你李桐得了从天庭地盘出世的宝物,那和天庭的关系也能缓和几分,不至于那么争锋相对。

    但谁能想到,祸不单行福无双至啊!

    就在这说书人被太上邀请去那八景宫还没几天,那燃灯道人便是带着元始天尊的口谕来了。

    说是为其阐教三代弟子杨戬考虑,希望大天尊能够让其生母瑶姬去昆仑山小住一段时日,全了他思母之情。

    你说,这不是扯澹吗!

    世间谁人不知,那犯下天条和凡俗私通的瑶姬被那说书人庇护,为了此事大天尊还和这人生了好大的纠葛。

    后来因为那说书人实力强大,大天尊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了过去。

    只等着百年过后,那杨天佑身死,在做追究瑶姬之事。

    现在你不去同那说书人讨要瑶姬,和我天庭来讨要是个什么道理?

    这不是,看天庭好欺负嘛!

    这般道理,天庭上上下下每一个人看的明白,但即便贵如大天尊都是万分纠结,一时难以做下决定。

    应下了,便是彻底和那说书人交恶。

    而若拒绝,那就是拒绝元始天尊,和一位圣人交恶。

    这两方,无论哪一个都是现在势弱的天庭得罪不起的。

    但没办法,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总要选一个不是。

    那时说书人远在八景宫中,不在洪荒,大天尊只好捏着鼻子答应下来,但他也机智的没有亲自派兵将瑶姬抓回来,而是让那阐教中人自己想办法。

    这般做的好处就是等那说书人找上门来时,还有回旋的余地。

    他要真是趁那说书人不在的时候,派遣天兵天将把瑶姬抓回来交给阐教,那可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唉......”

    大天尊幽幽长叹一声,抬起头来注视着太白金星,满是无奈道:

    “事到如今,你说该怎么办?”

    “要不。”

    太白金星满脸纠结,但还是一咬牙下了决定:

    “便让臣走上一遭,和那李桐讲清楚了,此事非是大天尊您之本意,而是那阐教逼迫,不得以而为之!”

    “去吧、去吧!”

    大天尊摆摆手,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太白金星领命,片刻也不耽搁的就是往南天门而去。

    前些日子那叶天帝痛打西方二圣的场面还历历在目,想起来便是让他身上一寒。

    天庭,可是没有圣人,也禁不住叶天帝的铁拳。

    望着太白金星离去的身影,大天尊颇有几分颓然的靠在椅背,似是喃喃自语道:

    “李桐啊李桐,朕说此事真的和朕无关,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