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03、太上宴客,人世争锋有起落

    不提诸多仙神心黑算计、法力高绝,终究还是让那帝辛一不小心着了道,胡做了些吩咐。

    但那一只不过是刹那间的心念流转,顺势而成,自然也未必能多遂了幕后谋算的那些仙神之意。

    起码而言,公子伯邑考却是得了吩咐、领下差事,乖乖的修编祭曲去了。

    逃得一命安全,就也就不知日后是福是祸。

    而那领了命的费仲,自是欢欣而去。

    轻言诓骗了伯邑考的随从,又领王命带诏,前去麦里。

    一番试探,那姬昌虽精数算,但如何能辨数方谋算,显然是被蒙骗于股掌之中,信了自家推算出来的结果。

    心中惶惶,且是无比悲痛。

    自觉伯邑考逝去,为己顾虑强忍下伤切,面露坦然神色感谢大王之恩。

    费仲见此情况,心中暗生奚落轻视之情。

    人人都说姬昌知晓先天神数,通晓吉凶,而今被我一试却是浑然不知,那所谓的阴阳吉凶之说,皆是妄言!

    继而,回返朝歌,将所见一一叙说而上。

    外加此时东南伯四百诸侯俱反,惹得帝辛颇为烦心,有心以姬昌为表率,慑服天下反王,所以便是大手一挥,将其赦免。

    姬昌一路归朝歌,帝辛不计先前之过,反而大有分赏,并且以繁华大宴招待,让其沐浴更衣游街三日,以表恩裳。

    一时间,朝歌城里,前拥后遮,五色幡摇。

    百姓争看西伯驾,万民称呼圣贤来,正当是:霭霭香烟声满道,重重瑞气罩台阶。

    城中父老百姓,或是逗留之炼气士,俱数都来看着文王加官进爵,更上一层。

    姬昌在城中被万民称赞两日,难免心生恍忽,有些乐不思蜀,但最后一日突逢看操归来的武成王黄飞虎。

    一番寒暄,黄飞虎携姬昌归府,一番告戒言语顿时打醒姬昌,心中翘起尾巴顿时被按了下去。

    再也不想着什么在这朝歌城里当官做王,回返西岐,与亲人重逢,岂不更是快哉!

    更何况而言,帝辛与他有杀子之仇啊!

    幡然醒悟,似乎是知晓了自家使命的姬昌顿生离意,在黄飞虎掩饰之下,连夜逃出朝歌城,渡黄河,过潼关。

    费仲得知姬昌一日未归,惊慌中已然知晓其怕是逃了,赶忙上告帝辛,却见其微怒中似生一点嘲笑。

    “你曾言姬昌忠义,吾方才宽恕了他,如今坏事,自然是你的罪过!”

    如此一眼说罢,便不再言语。

    对已然有了更远大报复与理想的帝辛而言,现在已然是天下诸侯俱反,再多一个那也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只待闻仲将新军训练完成,便可如雷霆扫穴一般将其尽数打灭。

    西伯侯?

    呵,煌煌天军之下,亦不过是蝼蚁。

    本来见其还算恭顺,便想着过了这时日就让其父子相见,然后放他回西岐,好为天下做个表率,证明他帝辛已然不是先前那个滥杀无辜、残害忠良的大王了。

    却没想到,此人竟然也是个暗藏祸心之辈,还有那黄飞虎......

    “啧啧!”

    帝辛品了一下,只觉是意味深长,不可不算。

    堂下费仲额头冷汗直冒,见帝辛不在打理自己,略琢磨一下便是飞速告退,前去遣人追捕。

    而这,便也方才是拉开了这洪荒世界此番量劫的真正序幕。

    在天下动荡中,一直都未曾有所动作的西岐,亦是反了!

    同时间,颇为狼狈的从混沌中归来的西方二圣,来不及沉溺于未能得手东皇钟的哀痛中,便是抓紧时间将一切精力尽数投于此番谋算里。

    商与西岐之战,截教与阐教之争。

    一切的一切都已然是走向了正途,向着他们所期盼的那个样子越来越近。

    只希望,前往太上宫阙中做客的那几位,等到一切尘埃落尽之时,再归来也是不迟。

    ......

    混沌,八景宫。

    已然是待了有一段时间,且互有试探的聊了一些内容过后,太上只觉这说书人越发神秘起来。

    对于圣人,这人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也不敬畏的。

    正因是如此,太上看向李桐那面对一切问题时好似比自家还要澹然几分的面容,眼中便是禁不住的流转过一抹又一抹的奇异神色。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又或者是因为他如那镇元子大仙一般,不想仅仅是听了李桐所言说的异域修行道路,就和其结下因果。

    故而,太上缓缓从衣袖中取出一个洁白玉瓶,将其递给了李桐,出言解释道:

    “李小友,此为贫道闲来炼制的丹丸几颗,于我无用,但或许能帮你更为快速的恢复几分修为。”

    此一言,落入李桐心中,却只是稍稍的惊起了一丝波澜。

    不用多想,这是太上又在试探自己了。

    像是这般的事情,在这几日来的闲谈畅言中已然是发生了很多次。

    初始还要斟酌几分,小心因对,但现在他却是早已经习惯了这般说着说着就冷不丁试探一下的言语习惯,早就习以为常。

    面上浮现澹澹笑意,李桐只是看着台上,没有着急拒绝或是有所动作。

    就听,他又言道:

    “这几日,与小友一番交谈过后,对贫道却是大有助益,往日里一些想不通地方豁然开朗,便连前路也是清晰了几分。”

    “这些丹丸你便是收下吧,全当是贫道的一番心意,无消拒绝。”

    话音方落,李桐也是难得的在心中诧异几分,这三清之长、诸圣之首的太上,竟然还有眼下一面?

    居然主动释放善意,交好一人!

    若是让世间诸多仙神见了他这般模样,想来定是会惊掉大牙。

    便是一旁随侍自家师尊无数岁月,亦是如其一般清静无为的玄都大法师,此时都是禁不住侧目而去。

    似是有些难以接受太上竟然会如此看重一个说书人,亲自邀其来着八景宫论道不说,还将如此丹药送下。

    玄都大法师可是心中知晓,这瓶子里装着的非是那般普通的九转金丹啊!

    “不过嘛......”

    他心头几转,先前几日他们交流的内容自然也没有避讳于他,什么神话大罗之说,异域祭道乃至于祭道之上的境界。

    这些种种之说,却是让他那颗本来沉寂下去的向道之心,渐渐升起了波澜。

    “哈哈哈,师兄倒是难得大气一会。”

    教主看到那玉瓶中所放之物,眼中精光一闪大笑着说道。

    能让教主做出此般姿态的东西,显然非是凡物。

    便连从到了此处,就是甚少发言,只是澹然饮茶观景的女帝,此时间一时抬眸看去,似有意动。

    见此情景,李桐脸上便也浮现出一抹笑容,对着太上行了一礼,道:

    “既然如此,那便多谢太上了!”

    “善。”

    天上澹澹回音,显然并不在意这个东西。

    或者说,这个东西并没有李桐所言说出来的东西,更为让他在意。

    罢了此事,坐而论道的众人正要趁着机会难得,再起话头,可便在这时,一股自下界弥漫而起的气机,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惨烈而不失威严,怨恨中亦存慨然。

    太上神色不动,只是指尖微动欲做推算,但下一瞬就停了动作,眼下量劫正起天机混沌一片,便是他为太上,亦不能从中推演出什么来。

    只是视线轻轻下落间,就见到了人间百般。

    却正是,兵戈四起。

    不过下一刻,他的眸中忽然划过一丝意外,继而收回目光心有所想。

    方才他环视洪荒大地的时候,却是在不禁意间发现了一层隔绝凡俗与天界视线的屏障。

    并不强烈,且并不是难以破解之法,只是胜在隐秘和不引人注意了些。

    但有着此般神通的存在,就是在一定程度上隔绝了他们在第一时间探知洪荒大地上所生之事。

    若是真的在这期间,生了些什么事情的话,眼下的这几位怕不是当场就会认为是自己有意相邀,将他们拘束在这八景宫中。

    同时间,将他们驱离下界的争锋,好让元始以及西方二圣谋划。

    想到这里,太上的眉头微微皱起。

    在此番量劫之中,他虽然是微微倾向于元始天尊那一边,不过却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够接受其和西方二上同谋。

    以及,轻易插手到他们的争斗之中。

    眼下这般场景,如果他们真的趁机自家邀请这几位论道之时,做成了些什么事情。

    那这口黑锅,岂不是要由他太上来背?

    即便太上再怎么无为,却也不能坐视这种事情发生,尤其是在隐隐的意识到李桐作用之后,就更不可能了。

    于是乎,他似是毫不在意的说道:

    “量劫已起,人道争锋不断。”

    在后土有些疑惑的神色中,继续言说道:

    “这般论道之事就到此为止,诸位还是各归了道场之中吧!”

    话音落下,李桐以及几位圣人皆是一笑,显然是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也不欲多留。

    正欲告辞之时,就见太上大袖一挥将众人送出了八景宫中。

    “这......又是个如何?”

    段德和黑皇意犹未尽的啧啧嘴,摇头晃脑的沉醉在几位圣人讲道时的道韵之中,几若是有些不可自拔。

    此时骤然离开,就好像是突然从盆地上了高原,有些缺氧,捏着喉咙呜咽怪叫起来。

    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熏陶,这两个好运的家伙一身修为,也是有了不小的提升。

    段德现在已然是红尘仙绝顶,摸到了仙王的边,便是黑皇也是步入了大帝之境,实力大有长进。

    不过这两货一身修为却是掺杂了些洪荒中的仙法,早就变得不再纯粹,不能完全算是大帝法的修者,就也不知是好是坏。

    只是眼下来说的话,他们显然是无比开心的。

    听到这一人一狗的话,李桐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但眼下出门在外也不好教训他们,便是拍了拍黑皇狗头,让其莫要乱叫。

    自家没见识、没想法,就不要乱说话丢他的人了。

    教主与女娲相互对视一眼,再一扫洪荒大地,便也就大致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

    除了心中暗骂一句西方二圣不要面皮,就连元始天尊你也参活其中,试图蒙蔽我等外,到没什么留于表面的怒气。

    毕竟,都是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老妖怪了,又怎会轻易的就被人触怒?

    不过是他做得初一,我亦可做得十五罢了!

    有来有回,方能现仙人本色。

    大家心中有了底,就也不遮遮掩掩的,教主率先说道:

    “师兄生来便是这么个性子,小友倒也无需介怀。”

    李桐颔首,表示并不在意。

    实话说,对于太上能主动提点,他还是小有惊讶的,本以为这位是坚定不移的站在那位元始天尊一边的。

    现在看来嘛,倒也不尽其然,日后或许又拉拢的空间。

    心中如此一想,李桐就又听教主不急不缓道:

    “现在看来,应是凡俗事起,那两方开始迫不及待的推动人道争锋了。”

    “呵呵,动手倒是快!”

    教主冷嘲一声,显然是对他们这般行径有些不耻。

    “不过,且些让他们先走一步,又能如何?”

    教主冷然一笑,满是自信的说道:

    “有李小友相助,大势在我!”

    李桐看着教主傲立虚空,颇有些蔑视一切的气度,直想说:

    “教主,你膨胀了啊!”

    这时,身旁的后土皱起了眉头,颇有些担心道:

    “我们在八景宫中耽搁了几日时光,而凡俗不知过去了多少年月,怕是会生乱,还是莫要耽搁,快些回去吧。”

    闻言,李桐便知其是担忧在她不在之后,西方那二位又开始在冥土之中挖墙脚了。

    如此担心自是清理之中的事情,换做是他也放心不过是在不要脸皮的两个人,得好生监管着自家地盘。

    免得那天一个不注意,被人占据了一块都不知道。

    颇为同意的点点头,李桐转身看向女帝,洒然一笑。

    内里含义却是不言而喻了,已他李桐现在的修为,那又本事能够在这虚空混沌中和别人谈笑风生了。

    还不是全仰仗于女帝的照顾,方没有让他李先生丢了脸面。

    女帝澹澹扫了他一眼,毫无表情,但衣袖轻舞间,法力已然是将他包裹其中,便要各自离去归返自家道场之中。

    待安顿好了各家之事,再做接下来探讨的时候,天外虹光轰起。

    不速之客,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