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01、宝贝到手,太上相邀往太景

    画面凝滞,天外混沌中有一人傲然独立其中。

    威然若横压天穹,无物不拜的煌煌天帝,这般气度威严直叫大罗天中无数仙神敬服的同时,亦也后仰着身子,口中连连惊呼不断。

    西方二圣,洪荒天道圣人,就这么简单的败了?

    而且,还是被叶天帝在堂皇大势逼迫之下,直接跳入了那混沌裂缝之中,惶惶逃窜!

    不知怎滴,在惊讶于叶天帝一身实力无可匹敌的同时,他们心头亦是升起了一丝难以言说的畅快之感。

    往日里,只有这两个不要面皮的圣人说缘度化他人的分,哪里又有今日这般狼狈的场面呢!

    一时间,直叫无数身受西方教迫害的仙神心中畅快无比,只觉是出了口恶气。

    下界朝歌城,摘星楼里随着李桐离去,相应显化而出的巨大投影画面上,将大罗天上所发生的一切,尽数展露于无数听众面前。

    此时此刻,见得那叶天帝以一硬撼西方二人丝毫不落下风,甚至于还将这二人打退,顿时就是激起千层浪。

    刹那间的安静过后,随之响起的就彷若是要掀翻了屋顶的轰鸣。

    “这就是先生口中的叶天帝吗?”

    “恐怖如斯,恐怖如斯啊!”

    “这番,不用先生讲述,我等都知晓了叶天帝的强大,简直就是无可比拟。”

    “是极、是极,不过这下子见识到了叶天帝极强的实力,我就越发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人生经历,方才造就出了如此人物。”

    “我等洪荒世界之中,怎就没有一个呢!”

    “啧,你的意思是说洪荒诸圣皆不如那叶天帝?”

    “慎言!”

    ......

    尚在大罗天的李桐,自然不曾知晓因为他的一时兴起,将此间场面投影于世人面前,从而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亦不知晓此时的客栈之中,又是因为这叶天帝与洪荒诸圣孰强孰弱,生了激烈的争吵。

    凡俗间争论的面红耳赤,便是诸多仙神之流的人物亦是要维护自家的老师,言说那西方二圣往日里只会夸夸其谈并无多大本事。

    倘若是那叶天帝遇到自家老师,定然不会有眼下这般战绩。

    如此说法,自是又引来一片辩驳。

    这般,李桐却是统统不曾知晓的,即便知晓也会不以为意,反而是会看在那飞速增长的人气上,巴不得他们再吵得热烈一些。

    不过现在他也没有将心思放在这些上面,这时他的注意力已然是被那即将要落入其手中的宝物,吸引了过去。

    “二圣既退,在场诸圣亦也无心此物,那这东皇钟在下便取了!”

    李桐的嘴角扬起难以掩去的笑容,大踏步向前收取宝物之时,甚至于还未曾忘记出声提醒那些大神通者们一句。

    如此行径,简直就是恶劣到了极点。

    但那些大神通者听到他的话语之后,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就更别说什么,暴起伤人,将其挟持下来争取至宝的动作了。

    君不见,一女帝、一叶天帝,两个足以媲美圣人实力的存在,此时都是站于他的背后,注视着他不急不缓的前行。

    就更不要说,有如此两位实力无比强大之人驱使的李桐,又究竟是有着何等的实力?

    这般猜测萦绕于心头,直叫这些方才还蠢蠢欲动,直对这东皇钟贪婪万分的仙神心头一惊,打消了那般不切实际的念想。

    继而在种种难以言说的目光注视之中,只见那说书人不知晓用了什么玄奇手段,竟然直接是将那失去旧主未曾炼化的东皇钟直接给收取了。

    值此一观,列为仙神就更是心生惊疑不断,再难生争夺之心。

    至宝出世,即便是在一番争夺之后确定了归属,但想要将其炼化带走,乃至于收摄随心,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

    纵观洪荒上下无数年,除却了那些生来伴生的灵宝之流,那一件无主的先天灵宝的炼化能是如这说书人一般好若信手拈来,无比简单的?

    却是,一个也无啊!

    这般情形落入他们眼中,直叫他们以为这说书人是在堂皇的向他们展露自家的实力,以此来威慑众人。

    好让他们知晓,他李桐就如他们猜测一般,是一个异域而来的无上存在,实力深不可测。

    不然的话,那东皇钟怎能会被他在顷刻间炼化。

    如此没有烟火气息的收取至宝,顿时就是让场上无数大神通者眉头紧皱、心起骇然,更是不愿意在此久待。

    纷纷驾起长虹,飞速离去。

    那般速度简直就是比他们来时,还要快上几分。

    但他们那里又能知晓,李桐能够飞速的收取这东皇钟靠的全然不是自己,全是机缘巧合。

    一来,那前些时日炼化的金乌大帝一身道果,让他沾染了金乌一族的气息,得到了东皇钟的认可,未多反抗。

    二来,却是不得不说这系统送予他的空间极其好用,便是这先天至宝收取取来也是毫无压力。

    至于他们所猜测的什么已然是将这般宝贝炼化了,那于他而言还是遥遥无期之事。

    起码来说,在他的修为有大长进在前,不会有什么进展。

    毕竟,此物乃是先天至宝,而非是什么不入流的后天宝物,岂能被一个勉强算是洪荒仙人实力的修士,就那般轻易炼化了?

    李桐摇摇头,面上扯出了一抹苦笑。

    此番夺宝,竟然是抢回来一个暂时只能看不能用的家伙,搭出去一个祭道境界叶天帝的降临画卷。

    就也不知道,究竟是赚还是赔。

    但若是算上此行所收获的巨大人气值的话......

    “嘿嘿!”

    李桐低下头按捺不住脸上的笑意:“简直就是,大赚特赚啊!”

    看着李桐脸上的傻笑,黑皇与段德两个皆是流露出万分的羡慕神清,恨不得现在获得宝贝的人是他们,而非李桐。

    不过也就是想想了,在洪荒中掀起如此大事,现在还能囫囵的站在这里,就已然算是天大的幸事了。

    在他两个看不到的地方,冥河老祖收回眼神,心中算计又起。

    但这一次,他可没有在和人同享的心思了,尤其是那个办事万分不牢靠的长毛大鸟!

    要知,这洪荒世界遗宝,可远远不止东皇钟一件,昔年魔祖事败身死,其一身宝物......

    “啧啧!”

    冥河老祖砸吧了下嘴,顿时觉得今日没争抢到那东皇钟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起码而言在别人只知看热闹的同时。

    他却是不声不响的探听到了,使得东皇钟出世的关键人物。

    眉眼不动,暂时按压下心头的掳人的想法,视线流转中对上那和他没有几分好脸色的镇元子。

    笑脸相对却迎来满目寒霜,他也不恼颔首示意中,便是化为血色长河飘然离去。

    这么一颗莲子当然解决不了他们之间无数会元结下来的因果,将此物予他也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况且......

    此物若真是无恙的话,冥河又怎会不早早将其交出来,缓和他么镇元子之间的关系?

    该是因为,这玩意他长着长着,长歪了啊!

    他若在不走,被那镇元子发现了端倪再度纠缠下去,那可就不是能够轻易消弭的事情了。

    故而见此间事情落下帷幕,冥河老祖也是脚底抹油熘的飞快。

    至于那鲲鹏道人,更是早在阐教诸多底子灰熘熘的寻老师去了之后,见事不可强为早早离去。

    但不得不说这厮见势不对熘之大吉的本事是真的刻在了本能里,难怪可以历经巫妖之祸而分毫不伤,甚至于小日子还过的有滋有味。

    诸多准圣强者见到这一幕,心中也是早有明悟,这一战已成定局。

    洪荒三界内外,无数大神通者云集,但他们丁点好处都没得到。

    唯独那凡俗说书人,将这好处尽取,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此时有意东皇钟的三位圣人尽数被其好友打退,剩下的太上无意争夺,教主与女娲就更不消说了。

    不知何时,他们竟然是站到了说书人的一边。

    如此情况之下,他们这些圣人眼中的小鱼小虾又能掀起什么风浪呢?

    到还不如快快退去,免得横生变故,再凭空造了灾劫,那可就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了。

    这样的心思下,他们也是一个个的摇头晃脑的快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而随着那些准圣离开,展露出满脸喜色的李桐也是缓缓放下了心中最后一点担忧,知晓此事终了,再无变故了。

    其实说实话,若是那些准圣强者不管不顾,头铁硬要过来抢夺东皇钟的话,他还真有那么几分惧意。

    毕竟,此时他主要依仗的叶天帝,已然是处于降临的最后一段时间,马上就要回到其原本所在之处了。

    而单依伤势在身的女帝一人之力,怕是尚还有些不妥。

    至于教主与两位娘娘,可以相信但却是不能作为依仗。

    此间事了,诸多看热闹的仙神脚底抹油熘的飞快,便在李桐亦也准备离去,回返摘星楼中时,一道悠悠声音传来。

    “敢问李先生,可否愿往我那八景宫中一去,坐而论道?”

    出言者,赫然是那此时依旧不曾离去,高立于天穹之上的太上。

    这话一处,李桐顿时就是眉头一皱,心生一点奇异之感,颇觉莫名。

    不过自家的盟友在侧,女帝经过一番众人未曾得见的大战看上去也倒也无恙,他没有什么担心的。

    更何况来说,方才之时这位太上都为曾亲自下场参与到争夺之中。

    此时一切终了,又怎会再起念头。

    想来他特意挑选围观众人都离去的时候,对他做出如此邀请,是另有深意非是有关这东皇钟之事。

    脑海中思绪轮转,片刻间李桐就理清了想法。

    面对着这为三清之中最为让人难以揣摩的存在,沉默了片刻骤然一笑,轻声问道:

    “太上您乃是三清之长,诸圣之首,地位非凡。而我不过一小小凡俗说书人,以奇淫技巧之说兴于洪荒之中,如何能让您亲自相邀?”

    “况且来说,我修为不精,此番能得这东皇钟尽是仰赖诸般好友,恐怕对于您那太上忘情之道提供不了什么帮助。”

    “此言,太上还是收回吧!”

    开玩笑,一番大战过后自是要整理收获的时候,又何必冒着风险去别人家做客呢。

    要知道,即便是因为修为逐步提升对于系统加覆在客栈上的玄奇之力多了些掌控,可以让他再外也掩饰修为。

    但眼下来说,他也仅仅只是准帝的修为啊,不过方方摸到洪荒仙人的边。

    李桐并不认为以自家的本事,能和太上坐而论道,为了不漏出底细,还是莫要答应的好。

    他这般想着,却见太上神色虽然不动,但眼神中不经意的流转出一丝奇异神色,心中暗道这异域来者,竟是他也了解的如此之深?

    便是连其所修持之道,也能知晓!

    但转念间想来近些时日此子和通天、女娲几人走的颇近,更是隐隐中有些他所不知晓的谋算。

    若真如他所猜想一般,通天为了保全其门下弟子从而和此人联合一起的话,将在此般事情告知他的话也就是意料之中了。

    旋即,太上不置可否的缓缓摇头,带着几分笑意道:

    “小友此言差矣,虽说贫道所修无为与忘情之道,看起来与你毫无相干的地方,但论道之事,向来都是互补所长,不较高下的。”

    “更何况......”

    太上眼中露出几分深邃,颇有深意道:

    “更何况,贫道对小友那般神话大罗之说颇有兴趣,亦也有所赞同,同时间对于如何成就如此之道也有些许想法。”

    “暂且不说太过高远的神话大罗,那神话太乙,乃至于我猜测的神话天仙,却是可以为之。”

    说话间,其丝毫不避讳四下之人,直言而去。

    同时,一双流转无尽道与理的眸子,亦是和李桐对视不曾松开一刻。

    惊奇之情从李桐的心底骤然间升起,他却没想到只不是浅浅提了一嘴那神话大罗之道,太上便能有如此多的想法。

    “果真不愧是,三清之长,诸圣之首啊!”

    如此心道一声,已然是有几分意动。

    “哈哈,吾之长兄却是轻易不邀人论道,小友若无要事倒是不妨一去。”

    一旁教主肆意大笑一声,似是看出李桐心中犹豫,这般一说以安其心。

    女娲倒是没这般当面叙说,而是传音道:

    “小友安心便是,太上师兄向来澹然,不为外物所动。他此番邀你前去那八景宫断然不会是为了东皇钟,不然的话方才我和后土可是拦不下他。”

    “便如教主所言,不妨一去。”

    李桐并不担心这个,不过他所担心的此时同他们也不好分说。

    沉思片刻,便是缓缓颔首:

    “既为圣人想邀,若是在下一在拒绝,怕是负了圣人好意,那便同去就是。”

    “大善!”

    太上轻笑,随之轻轻一挥衣袖,天边金桥凝聚。

    尽头处,一座道宫在朦胧中显出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