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98、元始惊怒,叶天帝一人邀战二圣

    听闻太上虽显澹然,但却是蕴含深深告戒的一番言语。

    准提道人长吸一口气息,手中七妙宝树依旧紧握不动,目光深深凝视面前之人,心里已然是升起了无数纷杂的想法。

    其中,最为强烈的便是:

    这异域名为叶天帝的存在,其一身修为,简直就是恐怖无比。

    尤其是其肉身之坚固,竟然能够直接用其硬撼自家的先天灵宝,轻易抵挡而下不见丝毫损伤。

    这般足以让人为之侧目的肉体,不免的让准提乃至于场间诸多观望一切的大神通者心有所想,念及当初的巫族。

    可细细想来,当年巫族修身不修法,比之现在两者同修,且两者都分外强悍的叶天帝,就又有巨大的差距。

    此时间,在准提以及接引二圣眼中,叶天帝完全就是一个让他们二人寻找不到破绽和弱点的完美存在。

    其实力之强大,就算是历经无数劫难的圣人,也是难免为之侧目,心感震动,

    这叶天帝,属实是有些强大的过头了啊!

    手无寸铁,仅仅以一双铁拳先行强势打退准提道人,紧接着又轻易的抵挡下接引道人的攻势。

    其人,怎一个恐怖了得?

    听着太上隐隐饱含着警告的言语,叶天帝也是暂时停下了攻伐。

    因为他心中明了,此番李桐将其带来此方世界中,所为的只是夺取那东皇钟,而非是其它。

    若是因为一时争强好胜,打碎了这洪荒世界的话,那待他离去之后,李桐必然要引来诸多圣人的讨伐。

    将这般后果,尽数按到他的头上,让其负责任。

    眸中精光一闪而过,叶天帝看着神色澹然的台上,缓缓开口:

    “果然不愧是太上,一身实力当真是让人钦佩!”

    话音一落,其他人还未反应过来,便见太上眉头轻皱眼中划过一丝奇异神采。

    随之,略带几分好奇道:

    “听道友此言,可是知晓贫道?”

    闻言,叶天帝笑而不语。

    他可非是那北斗星域土生土长之人啊,早在九龙拉棺之前,他便是已然是查阅诸般道藏,知晓无数仙神隐秘。

    对于这般太上的传说事迹,自然是有所了解。

    无论是圣人出世紫气浩荡三千里,还是骑牛西出函谷关,都是为人津津乐道之事。

    更何况,在那北斗之中,亦不是没有类极太上一般的人物,留有痕迹啊!

    不说他,便是这洪荒中不要面皮的西方二人组,在他所在的那方世界亦是有点滴痕迹流存,其名曰:阿弥陀佛大帝。

    心中回想着这般似是而非的人物,相互映照之下,叶天帝却似冥冥中越发相信李桐那一番诸天投影的言论了。

    不然的话,相隔不知多少距离的两个世界中,为何会出现极其类似的一个人?

    如此想着,他也没有过多解释的意思。

    毕竟在他看来,虽然着两者的事迹有相似之处,但终究不是同为一个人,或许为两朵相似的花,又或者同为一个大人物的投影。

    但这些,却是于眼下的场面没有什么太多的干系,无消多言叙说。

    如此一笑罢,叶天帝身形中再度凝聚起一阵阵浩大的力量,随之开口:

    “洪荒诸圣,当真是难得的强者,便在我生平所见之中,亦也排的上前列。”

    “但!”

    叶天帝目光展露神光,毫不示弱的向站于他对面的诸圣一一对视而去,朗然道:

    “但我此番既然出现于此,那定然就要为我这好友夺下这东荒种,诸位若是有异,便也无消多言,手下见高低吧!”

    独属于祭道的气息扩散开来,恐怖的威势一时间朝着诸位圣人镇压而去。

    面对如此挑衅的动作,直让元始天尊眉头轻跳,心头火起,便连最为澹然的太上,此时间亦是心中升起一丝不愉。

    而通天教主同女娲娘娘自然不会在意这般未曾将自己笼罩在其中的气机,只是默默感受着,难免一阵惊讶。

    在女帝身上感知不深,但此时间叶天帝身上显露而出与圣人截然不同的道韵,却是让他们万分明了。

    这,就是祭道啊!

    “光一个祭道便是要强于我等圣人许多,而诸天万界之中,强者何其多也?”

    女娲娘娘掩下眼中一丝微不可查的向往神色,思及李桐曾讲述的神话大罗,想着那关于诸天万界强者的信息。

    心中某一道信念,在此时越发坚定了几分。

    而通天教主感受这叶天帝身上的气机,在奇异与探知中,更是升起了无穷的战意。

    论道诸天,试剑寰宇!

    这方才是他通天一生,所希望做的事情啊,而不是被束缚在一方天地中,久久不得自由。

    纵然这般天地再广阔,但它何曾能广阔过一位圣人的向道之心?

    但想要实现这般想法,却又是何其艰难,仅仅是依靠现在无所存进的圣人之道,如何能成!

    “祭道、祭道!”

    教主心头有了想法,并且坚如磐石,万物不可动摇。

    元始天尊感受着叶天帝身上这股几若是同时向他们四位圣人发出的邀战信号,神色中浮现出缕缕不善之意。

    圣人何其之位,何其之力?

    天道不灭则圣人不灭,天道不亡而圣人不亡。

    他承认眼前这叶天帝一身斗战实力无双,若无外力干扰恐怕是可以轻易镇压准提,乃至于除却三清在内的几位圣人。

    但那又能如何?

    他能灭杀的了圣人嘛?他不能!

    他可以对敌一位甚至于两位圣人,但他能以一人之力面对四位圣人吗?

    这个想法元始天尊没有说出来,但心中已然是有了答桉。

    现在让他心中莫名且疑惑的就是,眼前之人从哪儿来的底气,对他们如此威慑!

    只见元始天尊身披庆云,缓缓而出,神清冷澹中流转几分不善,以及些许的战意。

    看着叶天帝那不甚魁梧但却彷若横曳天地的身形,冷然道:

    “异域来者,你虽有几分实力,但若要凭此在洪荒世界中生乱,我等洪荒圣人,却是不能容你!”

    “生乱?”

    叶天帝轻笑一声,摇头缓道:

    “何来此言,我此行不过是应好友相邀,为其争夺一宝而已。”

    随之,他手指轻点向此时无人看顾的东皇钟,说道:

    “总不能说,无主之物不让人争夺吧,还是说,你们认为我没有那个资格?”

    此话一出,元始天尊顿时眉头一皱。

    没有资格?

    世间机缘宝物从来便是有缘者居之,何为缘?实力强大便有缘。

    可以轻易击退准提道人,甚至于在接引、准提二人联手之下都不落下风的叶天帝自然有争夺东皇钟的资格。

    若他都没有的话,又将方才还乱战不休的冥河等人往哪里去放。

    “倒无那般说法,宝物出世自是人人可以取之。”

    闻言,太上看着似笑非笑的叶天帝,这般说道:

    “不过老道我却是没有那般心思,道友若取此宝,还要让我这师弟以及那二位道友同意才是。”

    “但却是希望,道友劝说之时,可以收敛着些莫要将这洪荒给打坏了。”

    “如此,道友觉得可行?”

    太上悠悠几言,便是将这东皇钟的归属划分在了极小的范围之内。

    这番言论落于外边那些准圣之流,仍然对于东皇钟保佑非分之想人的心头,直叫他们敢怒不敢言。

    听闻这般言语,叶天帝面带同意的缓缓点头。

    太上无意这东皇钟早在他意料之中,而虽说除了几位圣人在内其他人从为被放在他的眼中。

    但若能因太上一言,让他们乖乖放弃争夺,也是件好事。

    他在洪荒中待不长久,下次到来之时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李桐却是没办离开的,少一事总比多一事的好。

    而且这样一来,明确了和他争夺宝物的目标,这对于接下来的事情而言,就是简单了许多。

    无外乎,让他们同意罢了。

    西方二圣不足为惧,倒是那元始天尊值得他警惕一些。

    一身气机勃发,正想着直接向他们三人邀战,同去那混沌之中分出个胜负,好定下东皇钟的归属时。

    便见,自从他出现之后,就负手而立一言不发的女帝,看着蠢蠢欲动似是迫不及待要和叶天帝一站的元始天尊,豁然开口道:

    “元始,你的对手却是我。”

    青铜仙剑微扬,几若化作实质的剑气吞吐中,丝毫不顾忌的指向他的面门!

    这般几乎就是指着鼻子羞辱的举动,原始天尊如何能忍,况且对于他这般极其要面子的人而言,这种场子不找回来的话,要让他日后如何示人!

    “哼!”

    当即,便是冷哼一声,面生不善。

    骤然一挥左臂,宽袍大袖舞动间发出猎猎风声,分外冰冷的声音传来:

    “便如你意,混沌一战!”

    说罢,盘古幡神光一动将其包裹其中,刹那间便是破开此天屏障身入混沌之中。

    女帝见状也不意外,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叶天帝以及李桐,给后者传来一个莫要担心的眼神,随之而去。

    李桐心中虽然觉得女帝拖着受伤之躯主动邀战元始天尊有些冒险,但亦也知晓,似女帝这般的人物,如何是会被自家劝阻的存在?

    即便有那么一天,那也想必是自家的实力超过了她,方才有那么一丝可能。

    现在,还是看叶天帝如何将那西方二圣放在在手下摩擦吧。

    见女帝为自家分去了一位敌人,叶天帝眼中落出一点遗憾神色,但下一刻他就将目光放在了西方二圣身上。

    随之,恐怖的气机刹那间就在他的身上凝聚,彷佛在下一刻他便是要悍然出手。

    而看到他再次展露出这般斗战姿态,接引、准提二人如何不懂,怎敢大意!

    不过虽说方才经历了一番大战,但作为天道圣人的他们,体内的力量却是不见丝毫的衰减,而是好若最为强盛之时一般。

    但身为异域来客的叶天帝,便没有天道的照顾了。

    在所难免的,身体中力量衰减了一些,没有达到他最为强盛的时候。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目前只是祭道境的缘故,若能达到那般祭道之上,那他也就拥有了可以匹敌天道的实力。

    那么,不管接引、准提二人再怎么依靠天道恢复,也不可能于叶天帝抗衡。

    因为到了那时,他就拥有了从根源处掐断他们于天道之间联系的手段,而没了天道之力源源不断的补充,圣人也不过就是强大一些的修行者罢了。

    受伤会痛,中拳依旧会死!

    不过可惜李桐所得到的降临卷轴,只是祭道境的叶天帝,而非祭道之上的叶天帝,故而这种轻易吊打西方二圣的想法也只能在脑袋里想想。

    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即便是现在的叶天帝,李桐对于他的实力也是深信不疑。

    若是元始天尊与太上联手,他可能奈何不了这二位。

    至于说西方那两个靠贷款成圣,现在还没还清账单的货色,显然非是叶天帝敌手。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此行的目的也不是真要把这二位怎么样了,需要的只是让他们知难而退,不在与他争夺这东皇钟的归属权。

    仅此而已,十分简单。

    深知李桐想法的叶天帝,此时也没了留手的打算,已经是有了全力出手在雷霆之间将这二人心中想法打灭的念头。

    只见,伴随着他从弱小时一路而行,直到至今的万物母气鼎显化而出。

    道韵流转,尽显不凡。

    光看其流露出的威势,便是丝毫不逊色于那七妙宝树之类的先天灵宝。

    叶天帝踏鼎而立,看着已然是心有准备知晓逃不了做过一番的接引、准提二人,澹然开口说道:

    “西方二圣,可敢于我去混沌一战?”

    言语平澹,但内里流露出的霸气,却是让在场无数大神通者为之一惊,倒吸一口冷气。

    此人,竟然狂妄至此?

    叶天帝是无比强大,方才能够打伤准提圣人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但,同时邀战两位圣人,这会不会太过狂妄了一点?

    纵然在大家的认知中,西方二圣的实力在圣人中只比女娲娘娘要强悍一些,但再怎么说,他们二位也都是圣人啊!

    同时邀战两位圣人,是不是有些不妥!

    一时间,无数人纷纷将目光投于叶天帝的身影上,眼含不解与疑惑。

    甚至于,在心中想,他是不是一时说错了话?

    不然的话,即便是对自家实力无比自信之人,也不会如此不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