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95、孔宣兄弟,终于出手的说书人

    “陆压,尔敢!”

    一声怒意至极的暴呵声,骤然响彻在天穹。

    庞然的鲲鹏身躯停滞,一双冰冷无情的淡绿色眸子死死的看向那身前一道渺小身影。

    与寻常那般秉承世界福源而生的先天神祇和那气运深厚的大神通者不同,鲲鹏一生无缘至宝!

    他能有眼下这么一身修为,靠的就是他自家这副好身躯。

    别人成就准圣,斩尸是用先天灵宝寄托,而他则是另辟蹊径。

    也就是说,他身上没有一件先天灵宝…

    所依靠的,乃是他的尖牙利爪,以及一身遨游宇内的羽毛为凭依,方才斩却掉的三尸。

    正应如此,靠着足以堪比先天灵宝的肉身,他方才能于那些准圣人物对敌。

    而这,便也是他从不化作人形,而是以本来样貌斗法的缘故。

    故而鲲鹏向来对于那些,不过是方方出世,便执掌种种厉害宝物的人,分外的羡慕乃至于嫉妒!

    遥想当年,东皇太一有东皇钟伴生,帝俊有河图洛书伴生。

    乃至于生于那世间至污至浊血海中的冥河老祖,都有着元屠、阿鼻,乃至于十二品业火红莲伴生。

    虽然质量上差了点,但胜在数量多啊!

    而他鲲鹏,简直就是天不亲地不爱,只能靠着另类无比的方法成道。

    但即便如此,他依旧是修到了准圣巅峰之境,其实力恐怖无比。

    如今被陆压道人不声不响的一式斩仙飞刀拦下,心中已是怒极!

    只见他双翼一振,无边风浪袭来,仿若是在这大罗天里掀起了万丈惊涛一般。

    无数大罗神仙乃至于初登准圣的仙神,都被着夹杂着极寒风暴的浪水逼退。

    面带几分骇然的往后退却,心中意想不到这许久不见的妖师鲲鹏,修为竟然精进至此。

    而这,就是妖师鲲鹏的威势!

    然而,让无数仙神奇异的是,那悍然出手袭向鲲鹏名不见经传的陆压道人神色不动,只是向着身前火红葫芦又一拜!

    白色毫光乍现,内里浮现一物,身长七寸有眉有眼,背负一双透明小翅。

    “请宝贝转身!”

    陆压道人心念神光无比虔诚的一拜,顿时间白光弥漫。

    他将葫芦一举,那白光就是向鲲鹏笼罩而去,至锐的刀光贯穿天穹。

    直叫鲲鹏眼神一凝,心中亦是升起一点危机之意。

    随之不过是弹指刹那的功夫,那斩仙飞刀就是在鲲鹏硕大的脖颈上一绕,归了葫芦中。

    滴!

    一颗神光璀璨的血珠从他脖颈上的血痕中低落而下,落于天河水中。

    若非鲲鹏的身躯坚硬至极,怕是这一刀就已然是将其枭首。

    但即便如此,也是足以证明了这般宝物的强横之处。

    一击未能造成更大的战果,陆压道人不由心中叹,但也知事不可为,当即就是身化长虹远遁而去。

    不过他并没有离去此间,而是游荡在在大罗天的边缘位置,时刻注意着最中心的战果。

    东皇钟他没有丁点机会争抢的到,但他必须要知晓最后是谁得到了这般宝物。

    这于他而言,分外重要。

    此时间,诸多准圣已然是战成了一团,六位圣人以及后土娘娘都是各有对手,一时间脱不开身。

    无数大罗金仙蠢蠢欲动,心头意动。

    难道说,这宝贝最终回会落到我们的手中?

    但也就是这般想想罢了,东皇钟何等至宝,即便他们现在乘着诸多强者争斗的机会侥幸带走。

    可以想象的是,接下来偌大的洪荒世界里,恐怕就是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了。

    正这么想着,一团惶惶火光,骤然间亮于无数人的眼前。

    只见那燃灯道人,手托灵鹫宫灯,大放光明。

    明明是代表着光明与希望的火焰,但此时间却是不住的传出一阵阵的寒意。

    直叫围观的众多仙神,不由的打了个哆嗦,连忙打消了心头里那点不切实际的想法。

    与此同时,随着燃灯的出手,阐教众仙也是各施手段,将一位位准圣拦截下来。

    “诸位道友,退去吧,此物非是你等能够染指的东西。”

    “哼!”

    冥河老祖不屑冷哼一声,他们不配,难道你们那些假仁假义的阐教中人就配不曾?

    此番谁能夺得至宝,现在言说还是为之尚早了些。

    心头如此念头闪过,冥河老祖登时间便是双剑齐出,以一人之力拦下阐教数位门人。

    但,那南极仙翁却是趁着众人都有对手的时机,率先一步向那东皇钟近处而去。

    看到此般情景,直叫鲲鹏与冥河二人神色一沉,暗道不妙。

    以南极仙翁的准圣的实力,若没有人去阻拦他,这东皇钟怕就真的是要落在阐教手中了。

    冥河老祖心有不甘,一剑劈开纠缠上来的黄龙真人,大声喊道:

    “镇元子,你若愿意助我拦下南极仙翁,我就将当年红云的一缕残魂交由给你!”

    此话一出,登时就是让掩着手高立云端坐看诸多仙神斗法的镇元子一惊,面露惊骇的看向冥河老祖。

    神色里,怀疑为重,但仍旧有那么几分期冀。

    昔年红云道人遭劫,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他不止一次想要为其凝聚残魂,但却都是无济于事。

    而眼下,这冥河竟然是言说他身上有红云的一缕残魂?

    此话,可能当真!

    如果是真的话,凭借这一缕残魂,以镇元子的手段绝对是能够轻易的让其再度复苏,归来洪荒。

    想到这里,镇元子神色中带着七分凝重、三分警惕的看着冥河老祖,缓缓言说道:

    “成千上万年来你都不曾流露此事一丝端倪,此时让我该如何信你!”

    闻言,冥河老祖这时候也顾不上身边和燃灯纠缠鲲鹏的奇异目光,连连解释道:

    “当年红云身死,神魂消散中却有一缕残魂投入了我这十二品业火红莲当中,化作一莲子,被我韵养至今。”

    说着,他身下那莲台中,竟是缓缓飘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火红莲子,内里一缕幽魂飘荡。

    感知那万分熟悉的气机,镇元子只觉是心头大震。

    看向冥河的眼神更是冷厉的几分,但此时间他赫然朝那南极仙翁稽首道:

    “道友,此番得罪了!”

    一言罢,一身气机鼓荡中,最为得意的神通袖里乾坤毫不犹豫的视线而来。

    竟然是将那南极仙翁的身形,从那东皇钟极近处,给拉了回来。

    南极仙翁感受着身上不带恶意,只是拘束的力量,心中低低叹息一声。

    昔年过往之事,盘踞于镇元子心头,几若已经是成了他的心魔,道阻!

    而今破开可能就在眼前,镇元子如何能够放过?

    眼下他若是强硬到底,势必会引来镇元子的敌视,到时打出了真火,倒霉的还不是他?

    神识微微扫视一眼,被那女帝拦下来的元始天尊。

    南极仙翁眼观鼻鼻观心,和那镇元子对峙而立,两人都是不在出手。

    “哈哈哈,道兄果然是个信人!”

    冥河老祖一见此般情景,当即就是知晓这是他想要夺取这东皇钟最为合适的时机。

    正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他当即就是毫不保留的将一身实力在刹那间爆发。

    双剑落,仿若衍化无边血海,直将那些烦人的阐教门人约束其中,一时间不可挣脱。

    而他自己,则是面露贪婪扭曲的笑容,向那无人触及的东皇钟,血遁而去。

    叮!

    莲子划空,落于镇元子手中。

    他眼中满眼欣喜与激动,再三确认无恙之后,方才无比郑重的将此物好生收下。

    继而,眉眼轻转,看向那似是已然至宝在握,无比得意的冥河。

    微微摇头,嘴角露出一抹讥笑。

    “哈哈哈!”

    天边一五彩虹光、一金光,联抉而来。

    人未至,肆意的笑声便已然传来。

    “冥河老祖,此般至宝岂是你可染指之物?”

    “现在速速罢手回返你那血海之中还来的及,若是执迷不悟的话,可就莫要怪我孔宣神通无情了!”

    一言落,五色虹光消散,一道身影赫然拦在了那冥河老祖之前。

    让他去势一滞,面带不甘与狰狞,大声吼道:

    “给老祖我滚开!”

    无量血河显化,直接朝着孔宣镇压而去。

    “呵呵!”

    却见孔宣面带轻笑,只是微微摇头,不见其招牌神通五色神光刷下。

    场间无数仙神只看到隐隐中有一法相在其身后浮现,身上洞开无数玄光窍穴,散发无有穷尽纯粹到极致的力量。

    他们听到,天地间别无一声,只有一头孔雀在昂首高鸣!

    其音清澈,其声浩荡!

    拳印轻捏,仿若孔雀开屏,摇落无数神光。

    便听,那孔宣如此说道:

    “我得李先生人仙武道,转修至今,终成一拳。”

    他目光凝视,表露出无穷的战意。

    “而今,便用你来一试!”

    这话一落,冥河老祖本就难看的脸色,陡然间就是更阴沉了几分。

    他承认,在斗法上他可能敌不过那圣人之下,无物不刷的五色神光。

    但眼下是什么,不过是他转修异域之道,参悟出来的一式不完整的法而已!

    就凭这个,也想阻拦下他冥河老祖毫无保留的爆发?

    他,却是不信的。

    同时间,心头好事将成却在最为关键时刻被人破坏的心情,越发恶劣了几分。

    这孔宣,实在是目中无人,眼中无神了些!

    他凭什么,将他们这些从那远古之时便一直存活至今的大神通者不放在眼中?

    凭他生来的天赋,还是方方得来的异域人仙武道?

    “哼,定要叫其知晓老祖我的厉害!”

    心头如此一道,颇有几分当年共工怒触不周山的气势,冥河身携血河,朝那看起来白白净净万分微小的一拳撞击而去。

    轰!

    下一刹那,血色的波纹翻卷,几若是震荡开了虚空。

    将一切声与光溟灭在混沌间隙之中,只留下围观众多仙神大长着嘴,无比惊骇的看着冥河老祖以一种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

    “啧,兄长,这冥河老祖倒是个天真的,他不知你这一拳怕是比一方世界还要重吗?”

    直到此时,那和孔宣一道而来的金色遁光方才到来,身形显化却是和鹰钩鼻傲然脸的金袍男子。

    “或许……”

    孔宣收回拳头,略一思索,带着几分钟玩味道:

    “他觉得,自家的骨头总是要更硬一些的!”

    听着这兄弟二人的谈话,一众围观仙神只觉心头惊异四起,骇然不断。

    而在天河河畔,趁着大神通者混战的关节,段德同黑皇则是悄悄的从下面摸了上来。

    百般不情愿的,站到了李桐的身后。

    没办法,这天河四周每一处都在斗法,剧烈的波动席卷四周。

    但唯独李桐所在的地方安静祥和一片,好若是他们在交手中特意避开了此处一般。

    偌大的天河,此时也唯有他这一小片地方是安全的,他们两个不来此处,又能去哪呢?

    好在,李桐并未在意他们二人的这般胆大包天的举措,只是淡淡扫了一眼便不再理睬。

    而此时,看着天穹之上的大战,黑皇眼中闪烁着无声的震撼。

    如此之多的绝世存在,以及数之不清的大神通者接连出手战成一团。

    这,方才让他们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大场面。

    “李小子,你看现在这些人都是纠葛在一起,反而是无人理睬那至宝。”

    黑皇眼中精光闪烁,看着天穹上的东皇钟直留口水:

    “我们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将那个宝贝给抢下来!”

    “没错,这个时候正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身边段德亦是满面红光,在鼓动着李桐。

    然而,他回过头来眼含笑意的看了这两货一眼,顿时就是让他们安静下来。

    带着几分玩味道:“你们莫不是以为,眼下出现的便是全部,没有在幕后观望的仙神了?”

    黑皇、段德神色一滞,目瞪口呆的看向他,简直不敢相信。

    “你们啊,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还是太过浅薄了。”

    顺手敲了下黑皇狗头,李桐笑说一句。

    不说其它,便是到了此时此刻,身为大罗天主人的天庭方面,可还是一人未出啊!

    大天尊、瑶池王母,乃至于数位拥有准圣修为的大帝。

    这一股力量,也是不容小觑。

    不过……

    李桐眸中神光流转,思索中倒也觉得此时是个机会,若是再等下也不是不行,但那般的话就是太过拖沓了些。

    还是,速战速决了好。

    于是乎,他便在身后一人一狗万分不解的目光中,轻启脚步,缓缓向那东皇钟而去。

    同一时间,他的动作立马就是落在有心人的眼中。

    顾不得诸多强者间的斗法,赶忙惊异的呼喊道:

    “那说书人动了,他也要来争夺东皇钟!”

    “哼,我早就想看看这个躲在暗处搅动风雨的家伙是个什么修为了,如今他主动走出那个玄奇的客栈,真是一个机会!”

    ……

    无数仙神心中思绪纷起,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对于李桐都是有些不怀好意的想法。

    明里暗里,无数的神通术法,乃至于驱使着灵宝向着李桐而来。

    一时间,那般动静,竟是要盖过了其他所有。

    眼观此般情况的的仙神目含深意,死死的盯着李桐一举一动。

    但就当那无数的攻击将要落到他身上之时,一道霸气无比的声音陡然从虚空中传出。

    “你们想要对他动手,问过我了没有?”

    话音落下,仿若帝者横空的威势侵袭三十三重天阙,无所不至。

    在整个大罗天不断的颤抖中,一个身缠无穷威势的男子,悄无声息的,站立于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