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93、六圣齐至,让段德自愧不如的准提

    只听镇元子一声怒呵,无量玄皇气从那庞然的地书上弥漫而出。

    妖师鲲鹏、冥河老祖,赫然尽数是在他这轰然砸落的一式神通所囊括的范畴之内。

    “镇元子,你可是莫要太过分了!”

    鲲鹏冷哼一声,神色流转里带着几分羡慕的看向高空处的地书。

    可怜他曾今贵为妖师,也算是洪荒中一尊出名的人物。

    但,让人难以置信的却是,无数会元下来,他身上就连一件可以拿的出手的宝物都没有。

    眼见这般生来便有非凡宝物伴生的幸运儿,他如何能不生羡慕嫉妒之情。

    心头几分恶意起,鲲鹏便要显化真身,给这个无数年来一直纠缠不休的镇元子一些痛楚尝尝。

    然而,比他反应更要快,动作更为迅速的则是冥河老祖。

    只见,早已是和他心意相连的元屠、阿鼻二剑瞬间出鞘高悬。

    剑气纵横间,何止千万里之遥?

    血色弥漫,竟然是直接将那彷若山岳一般的地书打的连连缩小,倒退回镇元子手中。

    此宝虽然不弱,但终究还是一件主防御的宝贝,寻常欺负一些无甚宝物护身的人还成。

    一旦遇上这般杀伐无双的元屠、阿鼻二剑,便是有些不敌。

    见此般情景,镇元子的脸色不由的变了变。

    若单只对付妖师鲲鹏,于他而言自然是不在话下。

    要是再加上一个冥河老祖,便是有些分外艰难了。

    不因其他,只因为这冥河老祖也是个身负大气运出世的人物。

    伴生至宝十二品业火红莲,外加元屠、阿鼻二剑,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零碎手段。

    这些加起来,足以让冥河一身实力不逊色于自家几分。

    更何况在以往无数年的碰撞中,镇元子早已是心中明白,自己想要拿下此人,恐怕不太可能!

    旋即,他冷冷看了一眼那边好若是知晓自己拿他们没办法的二人,心中无奈摇头。

    眼下,再于他们争斗不过是徒费力气罢了。

    与其白白浪费法力,还不如静观事态发展,等待时机。

    等到那东皇钟彻底出世,洪荒无数大能尽数到来的时候。

    鲲鹏、冥河二人定然不会甘心这般宝物落于他人手中,必然会来抢夺。

    到那时,就是他出手的时机了。

    眼中幽幽神色一转,镇元子权当没看到他二人一般,不再理睬。

    不过,显然间他这般想法是没能逃过鲲鹏与冥河二人的眼睛,轻易的被其看穿。

    眸光中升起几分不善与微词,心中暗道:

    “不过是杀了一个红云道人而已,与你非亲非故,如何值得纠缠我等这般之久?”

    “打也打过,骂也骂过,还是不愿轻放!”

    这镇元子三番两次的和他们起了争斗,就像是一块牛皮糖一般甩之不去。

    如此之久的年月过去了,都不见其有丝毫放下当年恩怨的意思。

    这,就让他们二人分外的不爽了。

    想那红云道人实力不足、德行不配,不足以占据下那般让人成道的鸿蒙紫气。

    他们试图从其手中夺取这一线成道机缘,有错吗?

    即便没有他冥河,也会有其他的的强者将主意打到红云的身上。

    究其一切,只是因为他的实力不够,不配拿那鸿蒙紫气罢了。

    而妖师鲲鹏心中就更是愤满了,想当年紫霄宫中讲道,若非是那老好人红云让出了位置,这才导致他一时拉不下脸来同样将位置让出。

    若非如此,现在岂又他西方二圣什么事?

    那从导致他丢失圣位的红云道人身上,将失去的东西拿回来,这合理吗?

    在鲲鹏看来,这分外合理。

    于是,他也就更加的不能理解镇元子苦苦纠缠着他不放的原由所在。

    此中有因又有果,可非是他鲲鹏率先引起的祸端啊!

    对于鲲鹏与冥河二人心中的想法,镇元子并不清楚。

    不过,即使是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无论他们如何分说,红云道人陨于他们二人手中是既定之事,不可辩驳。

    除非有当一日红云从混沌中归来,不然的话此般恩怨永远无法消弭。

    轻笑一下,他看到了此时尚在天河底部的女帝,眼中流转几分奇异神色。

    有心打个招呼,但没有贸然唐突。

    同时间,亦是注意到了远处的两位圣人,以及和圣人同列的李桐。

    神色转换,镇元子颇为客气的说道:

    “见过教主与娘娘,许多年月不见,二位修为又是有所精进啊。”

    或许是因为他为人不争不抢,也不吝啬的缘故,镇元子与洪荒诸多大神通者的关系,都还是尚且不错。

    同为紫霄宫客,三清是他的好友,女娲娘娘亦也时常和他论道。

    因此缘故,这两位圣人不见了方才的冷脸,带着几分笑意道:

    “镇元子道友客气了,我等哪里还有什么精进的余地,要我说你才是大有精进才是。”

    听闻这般言语,镇元子勉强露出几分无奈,摆摆手道:

    “哪里有什么精进,修为已至准圣巅峰,看似向上只有一步之遥,但这一步却是彷若天堑,难以逾越。”

    说罢,他苦笑一下摇摇头:“今日难得来凑个热闹,还是不说这般扫兴的事了。”

    眼神轻移间,落到了一旁李桐的身上,带着几分奇异道:

    “想来这位便是那说书人,李先生了吧,久闻其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寻常啊!”

    李桐见他点到自己,也是收回自家好奇打量的目光,同他笑呵呵的道:

    “大仙客气了,我还未曾谢过你遣人送来的人参果呢。”

    “哎!”

    镇元子满不在乎的说道:“不过些许外物罢了,先生若是喜欢,日后有空当去我那观中一叙,定少不了那人参果招待。”

    “那,在下便提前谢过大仙相邀了。”

    李桐点头,却是没有拒绝。

    笑话,一位洪荒中顶级的大神通者,抛来的善意为什么在要拒绝。

    如果说,说出这般话语的是那鲲鹏或是冥河他倒要怀疑一下,这两位是不是居心不良。

    但若是这位地仙之祖,镇元子大仙的话,那便是没了这般顾虑。

    君不见,纵然过去了无数会元之久的时间,他仍然不忘和红云道人之间的情谊。

    仍旧想着为其报仇,出气。

    若是这般人物都不可交的话,那些洪荒中便是无人可交了。

    更何况,若是能将他拉到教主与自家的这一边的话,岂不是一件美事?

    平白多出一位准圣巅峰的战力,那对于日后面对阐教以己西方教的发难,就是更多了几分底气。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若他是真心实意的相信李桐,那他那般绕过洪荒限制,通过斩三尸证道的法门就也可以分享于他。

    镇元子修持已够,所欠缺的不过是一条可以走的通的道路罢了。

    若是前路明朗,恐怕要不了多少时间,他亦是能成就那般功果。

    一时间,场面安静下来。

    而自从卷入了这般洪荒天地的量劫之后,就觉得自家不能坐以待毙的李桐,也是开始算计起来。

    没道理这世间一盘大棋,你准提、接引、元始天尊就下得。

    我李桐,就下不得了!

    心想着镇元子不凡的跟脚、实力,再看他那仙风道骨的模样,李桐心中隐隐出现一些恍忽。

    谁能想的到,眼下这个强势无比,一露面就压的鲲鹏、冥河恶人不敢多言的大仙。

    在日后时光里,竟然会被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猴子欺辱上门去。

    打倒那人参果树不说,还要被身为后辈的观音来施以援手。

    甚至于,做下了和那猴子结拜的荒唐事。

    纵然其中,怕是有无数人的算计存在,亦是多方妥协的结果。

    但后世所发生之事,想想便觉得让人无语。

    堂堂一个先天神祇,竟被折辱至此。

    不过既然此世他李桐到来了,这般事情恐怕就没有那般轻易的发生了。

    毕竟,对于西方那二位,他却也是喜欢不起来啊!

    比起什么西方教乃至于佛教大兴,他还是觉得龟缩在西方的西方教,方才是最好的西方教。

    正心里念叨着,天边一阵翻涌,无数异像显化中,四道身影遥遥而来。

    他们出现的一刹那,整个大罗天都在颤抖。

    彷若是禁不住这般恐怖的压力,将有倾覆之危。

    四位圣人彷佛是约定好了一般,以混沌中而来,齐齐降临大罗天。

    太清道德天尊,无情元始天尊。

    以及西方二圣,准提圣人和接引圣人。

    此时此刻,大罗天,天河上空。

    洪荒世界中六位天道圣人,齐齐而至,无一落下。

    与此同时,亦是有不少的准圣初期乃至于大罗金仙之境的仙神,站立在天河边际遥遥而望。

    看着场上那无比豪华的阵容,直叫他们咋舌不已。

    已然是心中隐隐生出了退却之意,宝物虽好,但却要走那个实力执掌才是。

    试问场间无数大罗仙乃至准圣的存在,又那一个可以无比自行的拍着胸脯说,能够在六位圣人的手下争夺到这般宝物?

    怕不是,异想天开了些…

    还是老老实实的战在远处,看看热闹便是了,不要想着参与其中。

    免得到了最后宝贝的毛都没得到,反而惹来无端的灾祸。

    毕竟,圣人之间的斗战,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至于说,眼下这般情况圣人们不起争斗就能确定下归属。

    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若是言语有用的话,那还要这一身修为干什么?

    出门在外,岂不是光靠一张嘴皮子就能打天下了!

    若真如此,西方二圣可就是真无敌了。

    无数仙神正悄然间又往后退了遥远的距离,处在一个绝对安全的位置上,看这一场洪荒万载难见的大热闹。

    就听,人尚未到前,就已然是声先来。

    “诸位道友,你们都知我西方贫瘠苦寒,难生灵物,我师兄弟二人一生穷苦。”

    “如今这东皇钟出世,我只觉它和我有缘,不知诸位道友可否全了我这般缘法?”

    显露身影的准提道人面生悲苦,用低沉苦难的言语叙说着世间最不要脸的话语。

    此宝和我有缘?

    “卧了个大槽,这人比无良道士还要不要脸!”

    躲在女帝身后的黑皇目瞪口呆的看着准提面不改色的说出这般话语,心头只觉一阵无语。

    “好家伙,贫道自愧不如!”

    段德也是神色一滞,竟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厚脸皮之人。

    眼下如此多的大能在场,他竟然也是能坦然的说出这番话。

    这,直叫段德心生佩服,直道是吾辈楷模!

    黑皇这般低语,自然是逃不过在场诸多至少也是大罗金仙之境的仙神耳朵。

    不过他们此时纵然是内心多么想笑,面上也是强忍着做出一副澹然模样。

    那狗有人护持,不怕一位圣人,他们可是轻易不敢招惹啊。

    尤其是,这位圣人中面善心黑,不要脸皮的存在。

    “说的好!”

    其余圣人顾忌威严,不露声色,但教主可是没有这般顾忌,他本就是个随性至极的人。

    更何况,黑皇此言更是说到了他的心槛上。

    便听他大笑着说道:“好狗儿,你说的却是不错,这人的面皮怕是厚到无边了。”

    一言落,他身旁的女娲亦也不再忍着,脸上升起一抹澹澹笑意。

    李桐更不消说,早在那黑皇翘尾巴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家伙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果不其然,没有让他失望。

    一语过后,教主收敛笑意,随之澹澹看向那即便遭遇此番事情,依旧不见羞愧或是尴尬的准提道人,缓缓道:

    “现在东皇钟出世,便表明它是无主之物。”

    “既为无主之物,那自然是各凭本事争夺了。”

    “你准提想要空口白舌的便夺得这宝物,是不是把自己的面子太当会了事,也把我等太不当回事!”

    “嗯?”

    教主眉头微皱,发出一丝轻问。

    刹那间,无形的威势涌现,填充整个大罗天内,无所不在。

    原本还因为黑皇一言颇有几分欢快的气氛,陡然凝滞起来,变得分外紧张。

    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弥漫,看着面上出现冷意的通天教主,场上无数仙神只觉他下一刻一言不合就拔剑出鞘也不让人意外。

    反而,会道上一声这才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