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91、圣人登场,被吓到的鲲鹏道人

    洪荒三界,众多的大神通者纷纷而动,目标明确直朝着大罗天而去。

    东皇钟出世,这般轰动整个世界的大事,绝对是自洪荒上一个量劫之后。

    天地间,生出的最为让人震撼的事情!

    没有之一。

    同样的,也有不在少数的大神通者从这般事情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

    先天至宝出世,再加上前番圣人之间几度出手。

    结合此番来的悄无声息的量劫,已然是让他们心神中暗暗警惕不已。

    只觉,这般动静恐怕是天道故意弄出来的,便是为了引起三界众人争锋。

    从而,作为量劫的开端,正式宣告这般波及到无量众生的劫难正式降临。

    不过即便尽数心中都是有了这般猜想,但这并不能阻碍他们前行的脚步。

    虽然到了最后,这东皇钟有很大概率还是要落在几位圣人手中。

    但,如若不争,怎知不行啊!

    即便是有一丝机会,谁不想将这先天至宝握于手中。

    有了他,不说可以当做一件寄托三尸的至宝,更是拥有万一件攻伐无双、威力无穷的武器。

    如此助益,任由谁能够不心动?

    而在此时此刻,天河不知深处。

    浩荡金光渐渐散却,那名为东皇宫,但此时已经是消散了一切神异的残破宫阙。

    便在这个时候,大门缓缓洞开。

    吱呀!

    一股不属于禁制力量,但同样汹涌的混沌之气从内里一片黑暗中四散而出。

    吓的黑皇、段德两个一个激灵,顿时放下了他们之间的小小纠葛。

    不约而同的,躲到了女帝的身后。

    便见,那消融一切的混沌之力,在女帝法则所化的花瓣前,纷纷退散。

    丝毫,不能侵入丁点距离。

    见此情景,段德这才松了口气。

    从女帝身后探出头来,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大帝,咱们进去看看?”

    听到段德的话语,女帝眉头稍抬,还没来的及做出回应,就听黑皇贼兮兮的说道:

    “大帝、大帝,里面一定有宝贝,您得了之后,对您一身实力定然是大有助益!”

    黑皇眼眶通红的看着那残破宫阙,若不是身边有女帝在,若不是那防护服的混沌气息太过恐怖。

    他早就一狗当先,冲进去搜刮宝物去了。

    正当一人一狗,纷纷鼓动女帝率先进入其中,先将那宝贝掌握在手中之时。

    天河之外,无边天穹上,突兀的传来一阵肆意大笑之声。

    “哈哈哈!”

    血云席卷,直叫苍天变色。

    冥河老祖脚踩十二品业火红莲,持元屠、阿鼻双剑,却是最先赶来。

    眼见四下无人,当即就是掩藏不住面上喜悦神色。

    模彷着那般西方教中人的姿态,似模似样的道了一句:

    “东皇钟出世,此宝合该与我冥河有缘!”

    一语落罢,只见天穹上血雾横生,无边煞气冲天而起。

    恍若凝成实质一般,简直就像是要在这大罗天内再造血海的模样。

    冥河老祖品了品,只觉这句话说出来后,自己心中胆气就更充足了几分。

    同时间,亦是觉得名正言顺起来。

    “怪不得地藏那老东西天天喊着这也和他有缘,那也和他有缘。”

    “嘿,这般感觉,倒还是真不错!”

    女帝看着天河外,脚踩十二品业火红莲,一身血色衣袍的冥河老祖,不由的眉头轻皱。

    按李桐的说法,这东皇钟是这洪荒世界中不可多得的先天至宝,分外强大且珍贵。

    试问,如此宝物都在她眼前了,如何能将其拱手相让?

    办法只有一个!

    那便是,谁伸手便将伸来的手打断。

    正当冥河老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片新天地的时候,又是一阵轰然声响传来。

    “哈哈哈!”

    “冥河,你倒是想的美,东皇钟乃是我妖族至宝,此时出世合该由我鲲鹏代为执掌!”

    好似夹风带雪的冷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随之而来的则是无边的狂风呼啸。

    恐怖的风暴从遥远处席卷而来,只不过是最远处的梢末便是掀起了天河波涛翻卷。

    内里的天河真水,更是被其卷起数千丈之高,然后又重重的砸落在水面上,响起无数轰鸣。

    这般天河真水,每一滴都重逾千均,可只是因为来者随手掀起的一阵风,便是起了这般巨浪。

    来人实力之恐怖,便是不言而喻了。

    下一个刹那,狂风越骤,几若化作利刃充斥整个天穹。

    一头遮天蔽日,在天河上投下庞然阴影的巨大鲲鹏,轰然而至。

    那鲲鹏并未在第一时间化作人形,而是双翅一拍,行成可怕的气流波动。

    像是要直接掀翻了这大罗天一般,朝着那冥河老祖面头而去。

    “哼!”

    见状,冥河老祖丝毫不动,面露鄙夷,冷哼一声。

    元屠出鞘,冲天而起,斩出一道血色剑气。

    其中锋芒,虽然较之教主的诛仙四剑稍差了一些,但亦也是洪荒绝顶。

    真放出手来,全力斩出这一剑,怕不是都能将这大罗天给一噼两半。

    然而,如此恐怖的一剑,在接触到那妖师鲲鹏掀起的风浪时,却是与其在悄无声息间消弭于无。

    两人都是自远古时分一路修持至今的大神通者,身登准圣巅峰。

    要是真打起来的话,怕是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故而此时,也只是互相试探罢了。

    “呵呵,鲲鹏道友!”

    冥河老祖带着几分不善的看向鲲鹏,讥笑道:

    “许久年月不见,你怎还是这般模样,没有一丁点长进?”

    语带讥讽,面露不屑。

    不过除却这些外,他看向鲲鹏的眼神里难免的带了几分郑重。

    鲲鹏不弱!

    能从巫妖之劫那般恐怖的量劫中全身而退,也代表他不傻,甚至是分外精明。

    他冥河自问一身准圣巅峰的实力不弱,外加一身宝物相助,但若是真和这家伙缠斗起来,一时半会儿也分不出个胜负来。

    而他一直都不曾忘却,自家此行的目的是什么,是那东皇钟啊!

    夺得这东皇钟,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而眼下鲲鹏竟然这般飞速到来,冥河想要直接将那东皇钟压服带回血海的想法算是破灭了。

    本来他想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那宝贝带走,回了血海中再做炼化之举。

    因为一旦能够顺利回返血海之中,不说十成,这东皇钟已经是有了七成的概率姓冥了。

    血海不枯,冥河不死。

    这却不是一件戏言,而是无数个曾和冥河有过争斗的大神通者亲身实践出来的真谛。

    但现在,他的打算显而易见的是破灭了。

    不说只慢自己一步而来的鲲鹏,便是那个出现在天河底端,让他分外心惊的存在,就足以让他在第一时间打消这个念头。

    只好在一旁伺机而动,看能不能寻个空子,捡捡漏。

    听到冥河老祖毫不掩饰的嘲笑话语,鲲鹏庞大的身形一个摇晃间,化作了一个面容阴翳的道人。

    “冥河道友,你不在那血海中好好操持你那阿修罗一族,研究如何方才能效彷女娲圣人以造人功德成圣?”

    “反而是来此觊觎我妖族圣物,是何道理啊?”

    鲲鹏乘着阴云,缓缓而至,话音一转带了几分强硬:

    “莫非,道友当真以为我妖族无人否?”

    “呵呵。”

    冥河老祖冷笑一声,懒得搭理他。

    你妖族有没有人,自己心里没点数?

    从巫妖之劫苟活下来的,也就大猫小猫两三只。

    还用的着他冥河来看轻?

    这天,早就变了,不是妖族当初统御的那方天了。

    在他面前说这般话,却是让冥河老祖心中发笑。

    回他一句:“东皇钟乃无主之宝,世间有缘者当得之。”

    “你鲲鹏,可莫要拿这些陈年旧事来与我分说。”

    冥河老祖摆摆手,表示不屑和他打口水仗。

    只是嘴上这般说道,他心中也是隐隐有着提防,元屠阿鼻二剑伺机而动。

    虽然他不愿意做无谓的争斗,但若鲲鹏继续再逼迫下去,他也不介意和其论道一番。

    不过鲲鹏显然心中也是分外的明了,自家和冥河起了争斗,非但对争夺宝物没有好处,反而还是给了他人机会。

    如此损己利人的事情,打算精明的他自然不会去做。

    冷笑一声,不在言说这般,反而是视线落于天河底部。

    “咦!”

    不过是刹那功夫,鲲鹏顿时间就是眸光一避,惊咦出声。

    “此人是谁?”

    他紧皱着眉头:“我不过些许时日不问世事,洪荒中便多出了此般修为绝顶的人物?”

    眼神避开下方,不做直视。

    女帝可不像是李桐,愿意被那般多的人随意窥探。

    想要无礼的窥探于她,自然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不过在鲲鹏的惊鸿一瞥中,他已然是瞧到了一些端倪。

    那分外神秘且素未谋面的女子,展露出来的实力赫然是同他一般的准圣巅峰。

    但在隐隐中,似乎还隐藏着更为恐怖的波动,让人难以直视。

    那红光满面的道士,修为低了些,但也有快要踏足金仙的气势。

    就连一只尚未化形的狗,都是拥有天仙与真仙之间的修为道行。

    虽然只是弹指一刹那的远观,不过鲲鹏在受到了一些神魂伤势的同时,看清了女帝一行人的大致修为。

    得到这般结果,就是不由让他眉头紧锁,心中生起一阵阵的惊疑。

    洪荒中,何时多出了这位不知名的强者?

    要知,现今洪荒中有名有姓的准圣强者,可都是从上古鸿钧讲道之时,便一直活跃至今的存在啊!

    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强者,突兀的出现在洪荒世界中。

    “难道说,她是一位孕育极久的先天神灵,在我闭关之后方才出世?”

    鲲鹏心头,不由的生出这般一个猜想。

    看着不愿意处满脸疑惑,分外惊疑的鲲鹏道人,冥河老祖只觉心中好笑。

    “让你这老小子一天天的闭关,现在好了吧,洪荒变天了!”

    “我什么都知道,但就是不告诉你,嘿!”

    冥河老祖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笑而不语。

    鲲鹏道人一见他这般表情,顿时就明白他知道些什么,但没有和他解释的意思,存心是想看自己的笑话。

    脸面上,出现了几许不愉。

    便在这时,大罗天上庆云翻卷,两道身影缓缓从远方走出。

    而看到那两人的一瞬间,不管是鲲鹏道人也罢,还是冥河老祖也好。

    此时间,神色骤然一变。

    冥河老祖虽有些不情不愿,但当即还是对这突兀出现的二人行了一礼。

    “冥河,见过通天、女娲二位圣人!”

    同时,心中更是大为震惊。

    那一拳逼退准提圣人的女帝出现在此处也就罢了,毕竟很有可能是她第一时间发现了东皇钟藏身所在。

    而除此之外,竟然连其他的圣人都惊动了吗!

    虽然往上了说,大家都是一同在紫霄宫中听讲的同道。

    但女娲与通天早就证道圣人之位,而他虽然通过东施效颦模彷女娲造人,创造了阿修罗一族获取了一些功德。

    但也只是将修为提升到准圣极巅,距离圣人只有一步之遥。

    然而,距离圣人境界愈发近。

    他就越感觉圣人之恐怖,低头行礼不是认输,是审情度势。

    不丢人!

    而鲲鹏也是赶忙收拾好自己万分疑惑的神情,对着二位圣人行了一礼。

    女娲娘娘早在当年尚未成圣时,便为妖族众人所尊敬,称为娲皇,于妖皇同属一个地位,这一拜倒是没什么不情愿。

    而通天教主,就更是如此了,作为圣人中有教无类的存在,对于妖族也是多有恩情。

    “鲲鹏,见过二位圣人!”

    他赶忙恭敬说道,对于这二位他想不尊敬都难。

    圣人之伟力,他们这些无限接近于圣人境界的准圣极巅存在,最为清楚不过。

    二位圣人颔首,未做言语。

    然而,让鲲鹏万分惊诧的事情发生了。

    在他二人行礼过后,竟然从二位圣人的身后,缓缓又走出一道身影。

    一个,身着青衫,分外年轻的男子!

    “此人是谁,竟然敢和圣人同列?”

    鲲鹏倒吸一口冷气,只觉心中惊诧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顾不上太多,赶忙定睛看去。

    这一看,顿时间又让他一愣。

    此人身上虽然有一种神秘无比的气息在流转,显得很是出奇。

    但,他明面上流露出来的修为,不过天仙啊!

    甚至于,连下面那条狗都不如。

    然而,就这样一个平日里他都不会多看一眼的蝼蚁一般存在,竟然可以同圣人同行?

    这让鲲鹏,万分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