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90、诸方云动,由东皇钟掀起的恐怖波涛

    北海,亿万里冰川下,妖师宫。

    庞大而幽静的宫阙里,独坐一中年男子,彷若万古恒寂。

    在其身上,看不出丁点属于生人的痕迹。

    但就在这一刹那间,他那不知紧闭上了多久的眼眸,竟是骤然睁开。

    眸生金光,洞彻宫阙。

    随之,带着莫名沧桑而狠厉的眼神,遥遥向天阙上方望去。

    顿时就是看到了那展露于世人面前的巨大铜钟虚影,眼中随之漏出几许意外神色。

    “东皇钟?”

    低沉的身音回荡在宫阙之中,久久不散。

    此人,便是昔年言妖族天庭的妖师鲲鹏,未曾折损在当年的巫妖之争当中。

    而是逃了出来,一直躲藏在这北海妖师宫里,不履人间。

    他亦是洪荒世界之中,圣人之下为数不多的几位准圣巅峰的存在。

    一身实力,可谓是恐怖至极。

    鲲鹏低沉的眼眸中精光闪烁,看着天穹上当至宝气机外露凝聚而成的铜钟虚影,心中骇然一片。

    “昔年我能寻找了无数地方的东皇钟,竟然就藏匿在大罗天?”

    他眉头皱起,脸上流露出一丝不甘于懊恼,道:

    “当年大罗天都快要被无数人翻遍,都未曾能寻到这宝贝踪迹,为何此时此刻会出现在大罗天中?”

    鲲鹏脸上阴晴不定,生性谨慎的他只觉其中有异!

    这或许,是一个局!

    一个为了钓他们这些藏匿起来的老家伙,专门设下的局。

    “好大的手笔!”

    他冷哼一声,自以为心中看破了一切,随之带着几分傲然道:

    “便是局又如何,东皇钟乃我妖族至宝,合该由我鲲鹏执掌。”

    “其他人,又有什么资格窥视这般宝物?”

    话音方方落下,鲲鹏就是冲天而起,身形化作遮天盖日的鲲鹏真身。

    刹那间,遁出北海之地。

    向那三十三重天阙,大罗天所在之地,疾驰而去。

    ……

    与此同时,万寿山,五庄观。

    本就在关注李桐说书,未曾陷入那般修行中的镇元子大仙。

    此时此刻间,眯缝着眼睛看向天穹上那巨大的铜钟虚影,骤然波澜。

    “东皇钟出世了啊!”

    他兀自感叹一句,心中升起些许的惊讶。

    想当年在那东皇太一陨落之后,多少仙神为了得到这般至宝明里暗里中起了多少的纠纷。

    然而让无数人惊诧的是,这般宝贝竟然就像是重来不存在一般,消失在了洪荒天地间。

    直叫无数人,白白做了辛苦功夫。

    可现在,这东皇钟竟然是出现在在了那大罗天里?

    这,便实在是让人有些意想不到的了啊!

    昔年那些人搜刮的时候,可是未曾放过大罗天,甚至是重点关注之地。

    “不过……”

    镇元子缓缓摇头,轻声道:“我无心这般宝物,亦不关切它最终归属于谁,但!”

    他忽然昂首,目露森然凉意:

    “但这般大事,我如何能不去凑个热闹,顺便的与那两位也是分外爱凑热闹的老朋友打个招呼。”

    “这般天地盛事,若是缺席,岂不可惜?”

    “你说呢,红云道友!”

    镇元子轰然起身,身形在刹那间显露的高大无比,彷若承载着无数山岳的大地一样厚重。

    身起虹光,飘散而去。

    只在那道观里留下一句话语:“童儿,看好家,老爷我去去就回。”

    ……

    无边冥土,血海深处。

    自从被那发生在自家门口的一场圣人间的斗战惊到,近来冥河老祖都是藏身于自家在血海里开辟的洞天中。

    参研异域法门,镇压血海里即将出世的那个凶人,少有外出。

    此时间,豁然看到投影洪荒天穹,无处不见的巨大铜钟虚影,心头一震,继而大喜!

    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几若按耐不住的喜悦,体内庞然的力量在刹那间就是汇聚起来。

    直叫整个血海为之沸腾,无数的阿修罗族惶恐中赶忙跪地行礼,属实是被他这般喜怒无情性子给搞怕了。

    冥河老祖此刻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些小事,眼神怔怔的看着天穹上的铜钟虚影,惊疑不定的自顾说道:

    “东皇钟为何会出现在大罗天?”

    “想当年,我可是伙同几位同道将那大罗天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搜寻到它的丁点痕迹啊!”

    “难道说,还有我等遗漏下的隐秘之地?”

    他眉头纠结。生出几分疑惑。

    但下一刻便是将这般情绪一甩而空,脸面上重新流转喜色,以及混杂在其中难以掩去的贪婪之意。

    “现如今这宝贝出世,再纠结过往已然是无用,倒不如想想如何能在虎口夺食,将它掌握在手中。”

    说罢,冥河老祖便是纵身一跃,遁出血海,朝着那大罗天所在之处飞速而去。

    留下一个年龄虽幼,但却足以见气日后祸国殃民模样的阿修罗女童,带着茫然呆在原地。

    不过片刻后,她便反应过来,知晓那让老祖都为之兴奋异常的东西,不是她能够奢求的。

    眼下,还是好生修行要紧,不然……

    片刻后,在她身后显现一阵阵血海翻涌,红莲花开的异像。

    金桥架设,直通彼岸。

    这女阿修罗所修之法,赫然是那异域传承。

    而她的天资显然不俗,短短时间内就已然步入了道宫秘境之中。

    ……

    东皇钟出世,不管是对于哪一位大神通者而言,都是一根难以拒绝的诱惑。

    无论何人,都抑制不住自己内心中将这般宝物据为己有的想法。

    或心安理得,或冠一以堂皇名头。

    西方,灵山近处。

    一苦修道人,忽的被天地间这般动静惊醒。

    随之,茫然的目光陡然间精神起来,带着万分难以置信以及无比惊讶的看向天穹。

    “那是……叔父的气机?他…难道还活着!”

    高兴了没片刻,这道人神色便是骤然一暗:

    “错了,非是叔父,而是他的法宝东皇钟!”

    这个容貌年轻且俊秀的道人,不是旁人,正是昔日妖族天庭时期,妖帝帝俊最小的儿子。

    也是从那大巫后裔手中侥幸逃的一条性命,最后和西方二圣做下约定,得其庇护最终弃本名而不用,化名为陆压道人的存在。

    而如今,一心修行的他,竟然是感觉到了消失无数会元,东皇太一伴生至宝的气机。

    这,如何能让他不惊讶。

    陆压道人神色无比郑重,口中喃喃道:

    “昔年叔父待我如亲子,这般宝物上或许有其转世再来之机!”

    “断不可让其落入旁人手中,便是我拼上一切,也要将其抢在手中。”

    如此一言,他的眼眶早以通红。

    脑海里,浮现出往日里最为年幼的他在父亲、叔父以及诸位兄长身前玩闹的场景。

    不由的,几若垂泪。

    “啊!”

    陆压道人仰天痛呼一声,抄起自家的得意宝贝,身化金虹,极驰而去。

    其速之快,简直就是让人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三足金乌,本就是在太阳星最深处,那最为炽烈的太阳真火中孕育而出的恐怖生灵。

    属于先天神灵位格,其跟脚在洪荒世界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便是秉承盘古元神所生的三清,在跟脚上怕也是比不过这先天而生的三足金乌。

    纵然陆压道人是其后裔,但血统纯正,未逊色多少。

    故而其金乌一族的化虹之术在他手中施展而来,简直就是恐怖到了极点。

    同为准圣境界的鲲鹏,二人只比速度的话,他也恐怕是只能在陆压道人屁股后面吃灰。

    鲲鹏那引以为傲的遁术,在金乌化虹术面前,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不过好在的是,这般神通唯有那身负金乌血脉的人方能休习。

    而在此时的洪荒世界中,原本鼎盛煊赫到一时的金乌一族,现在只剩下了陆压道人这么一根独苗。

    若他也是身陨,这金乌化虹术,就要成了此世绝唱,再无二人可会!

    灵山内里,感受着那饱含愤怒的一声,知晓了陆压道人离去的二圣相互对视一眼。

    各自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意动。

    如今,东皇钟出世。

    陆压道人作为妖族天庭最后的太子,想要得到这般至宝自然是应有之事。

    即便不说这个,这东皇钟也是他亲人的遗物,他自有收回来的权利。

    而除了陆压道人想得到外,他西方教亦是想沾染一番。

    二圣心里清楚,这般至宝足以引得圣人心动,让他们谋算一番。

    别看现在诸多准圣之流的人物跳的欢,而最终这宝贝大概率还是要落在一位圣人手中。

    至于是哪位,那就有各凭本事了。

    不过于他们西方教二人利好的消息,便是这身为金乌后裔的陆压道人。

    身为陪伴了东皇太一无数会元的宝物,里里外外恐怕都是被金乌气息沾染、炼化。

    纵然其主人早在远古之时就陨落,但看现在的样子,显然间对于其的影响还没有消散。

    既然如此,同为金乌的陆压道人在争夺上天然的就有了一些优势。

    再加上身后他们二人的助力的话……

    “此番可行!”

    接引、准提眼神一对,不约而同的颔首,一切尽在不言中。

    旋即,收拾起一身家当,飘散离去。

    ……

    八景宫。

    太上忽然睁开眼睛,看向外界的异像。

    东皇钟的气息已然穿透一切屏障,将其从悟道的状态中惊醒。

    轻轻抬手推算,澹然的神色里显露一丝诧异:

    “却没想到,当年无数人寻而不得的东皇钟,竟然藏匿于那天河水底。”

    “不过,这东皇钟也是件难得的宝物,若能得了,借之参悟上面的大道,或于我有些助益。”

    太上略一思索,觉得既然已经被惊动,倒不如外出而去凑上一番热闹。

    若能得到此物最好,若是不能,便向得到那人暂借上一番。

    想来,以他的声名,无论是谁得到这般宝物都会给他几分面子。

    昆仑山,玉虚宫。

    元始天尊此时亦也是心中意动,准备同样往哪大罗天中而去。

    圣人不争?

    那是因为没有出现足以让他们心动的宝物,拉不下来来和洪荒众生争抢。

    即便是这般,若是洪荒中有什么灵宝出世,诸位圣人也都会差遣下门人弟子将其收回。

    美名其曰,历练寻宝。

    而眼下出现了东皇钟这般先天至宝,你看圣人争还是不争?

    早在元始天尊还未成道时,横压洪荒一时的妖族天帝东皇太一的伴生灵宝,就是他无数年来心心念着的宝贝。

    以往的他瞧不上湿卵化生的妖族,但你让元始天尊当这二位妖帝的面,敢说这般话语吗?

    恐怕便是三清齐聚,也是互相道一声道友,不敢轻慢了对方。

    当年的东皇太一,比起他原始天尊可是强大了太多了。

    眼中神光幽幽,元始天尊暗道一声:

    “我已有盘古幡在身,若能得此物,感悟其上大道实力必然再涨一分!”

    “再加上同掌盘古幡与东皇钟两件先天至宝,便是通天师弟摆下诛仙剑阵我亦无惧!”

    “如此,在这番量劫中,我阐教定然是稳操胜券。”

    澹然一笑,原始天尊无比自信的起身而出。

    刹那间,大殿之中,已然没了他的身影。

    ……

    摘星楼,七层。

    “原是如此。”

    通天教主破含深意的看了一眼早就知晓这般情况的女娲,澹然说道:

    “师妹倒是消息灵通,这东皇钟消失无数会元,竟然是被你提前寻到了踪迹。”

    “通天师兄却是错怪我了。”

    女娲饮了一口悟道茶水,同样轻笑着说:

    “此番能意外寻到此物踪迹,可不是我的功劳,而是李小友从异界带来的那人,方才是关键。”

    “哦?”

    教主顿时诧异出声,竟没想到是这样个情况。

    本来他对玩意无甚兴趣,但眼下这般情况,说不得便是李桐的一番谋划。

    自然,不能坏了他的事。

    眼神一动间,和女娲相视一笑,起身传音:

    “李小友,东皇钟出世,不知你是否有兴趣前去凑个热闹?”

    正望着天外,心道那两个憨货怎么跑到了大罗天上,还寻到了这东皇钟的踪迹。

    耳边便是传来这么一问。

    神色一动,他早就想出去见一见这个世界了啊!

    身边有两位圣人护持,如此机会可是千载难寻。

    当即就是不在犹豫,起身抱拳向诸多听客道:

    “诸位,咱们这说书暂且停歇一阵,你们稍作休息,我去去便回。”

    在众目睽睽之下,李桐的身边出现一男一女两道身影。

    带着他,直上九霄云外!

    徒留内里一众听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