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88、堪比荒天帝的存在,挖宝二人组

    “叶天帝?”

    这般名字方一落入众人耳中,便是让他们不由的浑身一动。

    心中,起了波澜。

    无消多想,这般名字一听便是与那荒天帝一般无二的命名方式。

    显然间,此人因当就是那大帝传中的人物了。

    不过其姓叶?还是别号叶?

    一时间,众多听客在分外期待的同时,亦是开启隐隐的猜测起其身份来。

    看着众多听客脸上的好奇神色,李桐随之一笑道:

    “便是如同各位所想的一般,这位叶天帝便是那大帝传世界中的一位。”

    “其实力横压当世,震烁万古,同一时代无一有人可以与之争锋。”

    “当然,若是要同亘古久远时间而下的荒天帝比较起来的话,或是稍有有不足,但那也是因为修行年月太短所导致,而非其天资不行。”

    话音一落,顿时让那些方才还有着将信将疑的听众一下子激灵起来。

    这是,出现大弟传世界中的人物了?

    荒天帝!

    要知这位存在他们可是并不陌生,早在之前便自然是见过其恐怖的威势。

    他亲身显化在洪荒世界中,一人力敌大天尊以及燃灯道人。

    甚至于,在准提圣人的威势下,都是不甘示弱的狠人!

    而现在,他们又听到了什么?

    竟然从李桐口中说出有一名为叶天帝之人,竟然是只比那荒天帝逊色一点点。

    这,又是何其恐怖的存在!

    无数听众心中恍然,只觉那方世界何其之幸运也。

    如此天骄一般的人物,出了一个便罢,竟然还又第二个。

    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君不见洪荒世界之中,除了那些先天神灵之属,万万年以来又出现过几个以平凡之躯证道大罗的存在?

    太上唯一的弟子玄都大法师算一个,其它的呢?

    没有了,一个也无。

    然而,最为恐怖的是,他们并不知晓,李桐此时所言说的叶天帝状态。

    可并不是如同当时荒天帝一般只是时间长河里的一段投影啊,而是真正走上祭道之路的叶天帝啊!

    其修为,其实力。

    恐怕要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便是此洪荒中的圣人在他面前,一个两个恐怕也是不够看的。

    “你们说,这叶天帝便是如同你我所想的那个人?”

    有人神色玩味,和身旁同伴这般说道。

    却见那人带着几分狐疑连连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那叶黑才是什么修为,足以和荒天帝媲美的叶天帝又是什么修为?”

    “这两人,怎么可能是一个人。”

    “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或许是我想多了。”

    “毕竟,荒天帝其本身也不姓荒而是姓石,那叶天帝本人不姓叶,也是自然之是了。”

    “不错,便是这般道理。”

    不提摘星楼内,众多仙神凡俗纷纷耳语猜测。

    偌大的洪荒三界之中,此刻也是风云骤然。

    不同于之前那些他们从未知晓的诸天万界人物,此番言说的叶天帝可是和之前出现在洪荒世界的异域强者有些关联的啊!

    如此人物,怎么能让他们不重视起来,心生警惕的同时,亦想要从李桐口中多多探听到一些消息。

    昆仑山,玉虚宫。

    脸上一直都带着些许不屑与嘲弄看着李桐卖弄未知的元始天尊,此时听到他的话语,顿时变了颜色。

    “叶天帝?”

    “又是一个猖獗狂傲之辈吗,不过实力居然只是略输那荒天帝一筹,但也算是个强者了。”

    “但,尚还不够看。”

    如此一道,他的面色归于平静,细细看去仍能在其中察觉到一丝丝的傲然神色。

    彷佛是那种,即便对面再强大,但也仍然不会是我之对手的绝对自信。

    以及,从那股自信里透露而出的一缕缕蔑视意味。

    原始天尊会这般想,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

    那日荒天帝降临洪荒之时,他虽没有亲自前去探查,但也大致知晓了其实力是个什么样子。

    类比于洪荒世界中的准圣巅峰存在,而且因为其一身分外精湛的斗战技艺。

    恐怕洪荒中的准圣无一人是他低手,简直就可以说是圣人之下第一人。

    但那又能如何?

    不成圣人,终为蝼蚁。

    元始天尊脸上露出一抹冷笑:“狂妄小儿,终于是黔驴末技了,这般没有圣人战力的人物,竟也能被你拿出来分说?”

    “我便要看你接下来,如何去讲述。”

    八景宫内。

    太上此刻已经恢复了太上忘情的心境状态,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了修行之中。

    正试图以李桐所公布出来的经文以及那武道人仙之路,摸索出一条通往神话大罗的堂皇大道。

    他此刻已经不再关注摘星楼,也没有继续的听李桐说书。

    李桐之前所言说的话语为他打开了新的世界,也让重新认识了一番自己。

    以太上现如今的实力,在洪荒中道祖不出的情况下,也只有诛戮陷绝四仙剑齐出的教主放可压制一番。

    但仅仅如此,在他看来尚且不够。

    不知怎的,太上心中升起了一种紧迫感,在不断的催促着他提升实力。

    ……

    西方,八宝功德池旁。

    接引准提二圣方从亲自去往了黑神话的世界,将齐天大圣孙悟空成功度化为西方教护法的美梦中转醒。

    骤然听闻李桐一言,顿时间面面相觑。

    “一位可以和那荒天帝媲美的人物!”

    准提道人深深吸了口气,对着自家师兄道:

    “那荒天帝的实力,绝对不是像其那日所展现一般,必有隐藏之处。”

    “或许是因为那时的他并非是巅峰时期,又或者是因为穿越两界的原因所导致实力下降,总之,他绝对不简单!”

    “是啊,师弟你所言不差。”

    接引道人面色凝重,这般一回。

    他们可以轻易的不拿当日尝试度化那荒天帝的操作当回事,但显然那位荒天帝可是记在了心中啊。

    若非如此的话,当日那从异域而来的女帝又为何会同他们在冥土起了纠纷。

    不就因为是,她亦是出身于那方世界之中,甚至于还和那荒天帝有旧。

    得了托负,这才向他们施以颜色。

    他们二人并不认为那位荒天帝就会这样算了,或许眼下这位叶天帝,便又是一个麻烦所在。

    “唉,棋差一招啊!”

    接引感慨,面生悲苦。

    但他却是万万不会承认自己那般下作手段的错误,而是在心中懊恼,那时为何没有同准提一同出手,直接将那荒天帝度化了。

    如此的话,岂不是万事大吉了。

    现在言说这些已经太晚了,接引准提二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的垂眸看向八宝功德池水里投影出来的画面。

    知己知彼,方才好做出谋算。

    事在人为,为了西方教的兴盛,他二人自会竭尽全力。

    ……

    朝歌城,摘星楼。

    通天教主听完李桐的言语,顿时眼前一亮,心中亦是感觉到了些许的差异。

    “比那荒天帝稍微逊色一点的人物,都登临那般诸天万界强者之列了吗?”

    教主若有所思,暗暗想到:

    “那看来,当初其出现在洪荒时,恐怕并未展现出真正的实力啊!”

    “而且这样看来的话,他的真正实力恐怕还是要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圣人?甚至于超过圣人的存在!”

    越想,教主的眼神便越是明亮,内心里那股见猎心喜的战意简直就是要压抑不住。

    忽然间,一股冲天的剑意从其身体中涌动而出,搅动外界风云色变。

    “有朝一日,我定要和其论道一番,剑争高下!”

    身旁女娲好奇的瞅了一眼教主,却是不知道这好端端的他又抽什么疯。

    台上。

    李桐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顶楼位置,收回目光。

    也不知道教主因何而爆发出如此强烈的战意,不过他还是借用客栈的玄奇之力将其压制了下来。

    不然,若是任由那般圣人威势席卷整个摘星楼的话。

    那些凡俗,以及修为不到家的听众,恐怕登时间便是要被压倒在地昏迷过去。

    没个三五月的时光恢复,怕是都要整日昏昏迷迷的,成了傻子。

    若真如此,他这今天的书也就说不下去了。

    “教主啊教主,这里可不是你的碧游宫,能够让你随意施展。”

    心里颇有微词的吐槽一句,他便将此事转头放下。

    准备开始讲述巅峰时期叶天帝横压当世的无敌场面,以及有关于他的诸多趣事。

    虽然在成帝之前,乃至成帝之后,他都难改那般腹黑的性子。

    但在成为了天庭之主,号称叶天帝之后,他自也对的起这般名号,没有落了威名。

    毕竟是能够与荒天帝这般横断万古的至强者相提并论的存在,又怎么会是一个弱者?

    而强者的一生,总是会有一些特别精彩的经历,值得与众人分说。

    当!

    可就在这时,一声钟鸣幽幽响彻在洪荒三界之中,无人不听。

    随之而来的则是一阵阵彷若浪潮拍卷,接连不断的轰鸣之音。

    这是……

    无数人心头发懵,迷茫的看向天外。

    一时之间,不知道这洪荒天地间又是生了什么大事。

    “发生了什么?”

    有人疑惑的问向身边的人,却见那人也是满脸迷茫的摇头。

    你问我,我又去问谁?

    而那些初始带着疑惑不解的仙神们,在刹那间回过神来。

    “有宝物出世!”

    一言出,四下惊。

    ……

    时间稍微往回调拨一点,在李桐方方开始今日说书的时候。

    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小心翼翼的一路摸到了大罗天。

    此时天庭众仙,乃至于大天尊都被李桐说书的画面所吸引,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察觉到这二位的存在。

    还真就叫他们给一路通畅,几乎没有阻拦的给摸了上来。

    “喂,我说,无良道士你靠不靠谱,这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埋着宝贝的啊!”

    “嗝!”

    黑皇捂着嘴,将顺手拿来的仙肴吞入肚子里,又灌了口仙酒,打着饱嗝问向身边皱着眉头的胖道士。

    这一人一狗的组合,不是段德与黑皇两个,还能是谁。

    自打他们那天得知了李桐要前来朝歌城,甚至要常驻在那摘星楼里说书。

    他们两便是连夜收拾东西,离了朝歌城。

    顺着段德的指引,一路寻宝至此。

    “嘿,你还不相信道爷我!”

    段德怪叫一声,但动作不停,飞快的穿行在无数的琼楼玉宇中。

    片刻之后,他们便离开了此片宫阙,向着天外不断飞驰而去。

    “道爷我用寻找大墓的秘法,借助你那一根羽毛的气机牵引,已然是寻到了那宝贝所在的大致区域。”

    “咦,到了!”

    段德忽然停了下来,带着几分奇异说道:

    “我道为何在我的感知中,这宝贝是是在一无比阴寒之地,还以为是藏在这天庭的天牢里,却没想到竟然是藏在了这天河里面。”

    “没想到啊,没想到。”

    他这般说着,脸面上哪有几分意外神色,分明充斥的是一股股骄傲以及志得意满。

    黑皇最见不得他这般自夸模样,冷哼一声道:

    “告非,既然到地方了,还不赶快挖出来走人,你想被人发现堵在这天庭里。”

    “然后赌一手,李小子来不来救我们吗!”

    “呃,说的是。”

    段德顿时反应过来,他们的目的可是来挖宝贝的,可不是炫耀自己秘术的。

    现在,还是正事要紧。

    但他忙碌着,忽然眉头一皱,转身问道:

    “不对啊,你不是说这宝贝是一位大人物让你替她寻的吗,若是我们被抓了,她难道不会来救我们吗?”

    “傻啊你!”

    黑皇朝他翻了个白眼:

    “无良道士你是不是被那骑鸟的女人抓住后洗坏了脑子,这宝贝落了我的手里,还能放出去?”

    “笑话,到时候我往李小子客栈里面一藏,谁能奈我何!”

    黑皇摇着脑袋,满脸不屑的说着,直让段德皱眉。

    但旋即就是心一定,来都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黑皇,上!”

    段德出其不意的朝黑黄屁股上踢了一脚,将它踹到天河水里。

    见其无恙,便也是跳了下去,缓缓向水下方沉入。

    唯余上方一阵叫骂声:“你大爷的无良道士,本皇这次说什么都不会原谅你,你给我等着。”

    咆孝一阵,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