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85、华彩褪去,顽石亦可成大圣

    众多仙神一听,纷纷皱眉思索。

    原因为何?

    盖因在洪荒世界中,神灵是为天生成就,并且承诺了对于世间生灵的庇护。

    雷部众神掌握四时气候轮转,四海龙王依令行云布雨,城皇土地维护人间秩序,不使阴魂、鬼怪之流侵入阳间。

    仅此而已。

    当然,仙神们这般做是为了获取功德乃至气运,但无论如何,他们却也都不曾强迫凡俗生灵信仰他们。

    更别说,主动去求去信仰。

    与他们而言,在天庭山为仙也好、做神也罢,只是一份简单的职责。

    做到应做之时,对的其自己所获得的,便是足以。

    至于什么信仰?

    你爱信不信,他们达都是不太关心的。

    也正因如此,在失去了三皇五帝之后,人族殷商王朝方能延续六百余载。

    极其少有天灾人祸,百姓丰衣足食。

    于是乎,他们纷纷带着几分不解的看向李桐,不知他这一问的答桉究竟如何。

    折扇轻摇,李桐面色不动,只是带着几分似是压抑一般的愤怒情绪,道:

    “他们用战争、用瘟疫、用天灾!”

    “他们认为唯有让人族知晓痛苦、感受绝望,方能知晓神灵的强大,方能......心悦诚服的参拜神灵啊!”

    “才能做到,肆无忌惮的收割信仰!”

    李桐的话语,顿时让众多凡俗人心中一骇,不敢想象世界竟还有这种神灵?

    不,他们已然不能被称之为神,亦也不配。

    而众仙神心中,也是不由的一惊。

    便连平日里最为霸道酷烈的妖王,行事无所顾忌的散仙,此时此刻都从那般话语所描述的场景中,体味到一丝森然寒意。

    “让凡俗感受痛苦与绝望,才能让他们日后心悦诚服的对神灵献上信仰?”

    “这是何等狠毒的心思,方才能想出这般恶计来。”

    有人气急,禁不住大声敲桌。

    同具仙神之名,但他们现在只觉那方黑暗世界中的所谓神灵,不配带上这个称号。

    他们,没有这个资格。

    众人正是万分愤慨中,李桐沉声说:

    “世界运转有常,天灾不常有,但神灵长存于失,若想保持信仰永久,那唯一的办法,便是集众神之力,创造天灾!”

    嘶......

    话音未落,所有人便是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本以为他们所想的便是足够险恶了,但那里能想到事实比他们所想的还要残酷上数百辈。

    “这......简直太可怕了,这究竟是谁最先提出来的注意,完全就是溟灭人性,大逆不道之人啊!”

    “呵呵!”

    有人轻笑:“他们都是神灵了,自然没有人性。”

    “但我辈修士,可以轻取仇寇之性命,但不可对无辜之人出手,亦不能做出这般迷惑众生之举,骗取信仰,这般简直就是天怒人怨之举。”

    “肆意灭杀如此多的生灵,只是为了让他们心中感觉到恐惧与畏惧,好让他们别无它法只能信仰神灵,这般做法和魔道何异?”

    “错了,当年魔道之间是道争,即便那些魔头再为不堪,但也不会做这为世人不齿的下作之举。”

    仙神们顿时间俱是义愤填膺。

    即便他们亦也是洪荒中的神灵,更非是什么善男信女。

    但李桐所讲述世界里那般神灵所做之事,已然是触碰到了他们做神的底线,波及到了原则问题。

    故而,他们方才会纷纷出声表达各自的意见。

    不然的话,若是日后他们这些仙神为了追究谋求功德气运,有样学样,那该如何是好?

    自然是要趁着这个机会,便将这个念头彻底打消。

    若是真做出此般事情,自家道心不稳乃至于引来域外天魔降临事小,成为洪荒公敌方才是事情大条了。

    云霄听着他们言语,面上也是露出几分珍重,缓缓出声道:

    “说的不错,这已经都算不上是魔道了,而是披着仙神外皮的妖邪,乃至于域外天魔!”

    “这世界当中,最为可怕的不是魔,而是混乱的妖邪,以及被蛊惑堕落的仙神。”

    截教众仙纷纷点头,只觉云霄此言分外的有道理。

    这世上,虽说是黑白分明。

    但在黑白交界中,却是存在着一种灰,世间最为污秽下作的东西,便是尽数藏于此处。

    这时有躲藏在角落里的人,似是有感而发,悄然道:

    “我曾游历四海,见一被大国统治下的小国子民,和其何其相像也!”

    “大国统治小国民众,挫其气、窒其智、消其力、散其群、制其动,最终达到他们永远不能复起的效果。”

    “这般御民之道,和李先生所言说的仙神统治凡俗又有什么不同呢?”

    他缓缓摇头,继而带着几分感慨道:

    “不过都是让那些凡俗永远都生活在麻木之中,一生的希望唯有拜神,也只有拜神,再无其它。”

    “神灵高高在上,但有求于人族,所以他们不会灭亡人族,却能让凡俗众生彻底沦为众神手中任人宰割的羔羊。”

    话音落下,一片无言。

    摘星楼里,众仙神听罢过后,全都是似有所感,眼中思绪神光流转中,皆都不在说话。

    这是何等可怕的毒计,当真真是如同云霄仙子所言一样,那方像极了洪荒世界里的神灵,已经不能被称之为神。

    他们,只是披着神灵皮套的妖邪!

    “这么说来,方才那个补天之事,也是大有问题啊!”

    有人后知后觉,幡然间想到问题所在,匆忙间惊呼道:

    “她分明就是故意造成了天裂,使灾劫降落人间,抹杀了无数生灵,然后又假仁假义的补天,从而在存活下来的人族面前,营造一副救世主的模样,巩固信仰!”

    “然而那些凡人不曾知晓,用来补天的五彩石,却是他们无数同胞的血肉冤魂所化啊!”

    借着,他喃喃的发出了喝问心灵的一问:

    “用这般生灵血肉补起的天穹,真当是稳妥吗?”

    众神不由一滞,他们尚未考虑到这般事情。

    但那补天的前后,恐怕便是如同那人所言一般,皆都是算计了。

    有凡俗人后怕的拍着胸脯,心有余季的说道:

    “还好我们老祖宗当时面对这般天裂的时候,补天的是我们的女娲娘娘,洪荒中的仙神,亦没有那般邪恶之辈。”

    身边众人虽然都是分外认同的他的话语,但还是纷纷投来劝戒的目光,让他莫要乱说话。

    要知,这摘星楼里,今儿个来的仙神可是海了去了。

    无论哪一个,都不是他们这些只想凑热闹的普通人能够招惹的起的。

    一番激烈讨论过后,其中免不了对那些邪恶神灵的谴责之言,众人再度将目光聚集到李桐身上。

    有人问到:

    “李先生,接下来呢,您刚才所言说的内容好像和那齐天大圣孙悟空,没什么干系吧!”

    这话一出,他身边的众人便是纷纷面带无语的看向他。

    “这都看不出来吗?先生先前讲述的分明就是孕育出齐天大圣那块五彩石的由来,也是他的前世!”

    这般一点,那人方才后知后觉的醒悟过来。

    颇为尴尬的摸摸后脑勺,老老实实的坐在自家的位置上,不好意思再多问。

    李桐见状,只是澹澹一笑,继而便道:

    “便如你们所想,那枚从天穹裂缝中掉落下来的五彩神石,最后坠落在了一个名叫花果山的地方,”

    “高天之上,那用无数人族血肉与冤魂炼制而成的五彩石补上的天空,似是注视着渐渐平息灾劫大地,露出一丝欣慰与释然。”

    “但,事情并未就这般结束了啊!”

    李桐缓缓讲述着,再度将众人拉进那方世界之中。

    只见九霄云上,那原本碎裂出无数缝隙,不断弥漫着混沌罡风与天河水的天穹,此时已然被那五彩石补上。

    而在它身下,则是那乘着氤氲似血气一般红云的补天神灵。

    她冷冷看着遗落到大地上那一块石头,眼中尽是冰冷的嘲讽之意。

    丝毫没有一点作为神灵的高贵之感,而是满身的倨傲与得意,几若不可一世。

    神灵对着融入天穹中的五彩石冷笑:

    “看吧,这便是你等最后的希望,我满足了。”

    “不过,你说你们要反抗众神,就凭它?”

    “哈哈哈!”

    神灵放声大笑,回荡在这一望无际的天穹内里,彷若夜枭啼鸣,刺耳又让人心生厌恶。

    “呵呵,你们只配被神灵踩在脚下,在遭受不断的灾难洗礼中,对我等越发心悦诚服。”

    “无法反抗,也不能反抗,生生沉沦,永世不得翻身才是你等的宿命所在,这便是凡人。”

    “你们,什么都做不了!”

    而那已然是降落于大地之上的五彩石,内里数人族不甘冤魂催生出的一道誓要反天的战魂,在此时间发出万分悲怆的声音,悠悠回荡在天穹中:

    “神不贪?为何容不下一点对其不敬。神不恶?为何要将地上千万生灵的命运,握于手中?”

    “我所求不多,只是有朝一日将你们从天上打落而已。”

    “即便是有万千劫难、亿般险阻,我也坚信,人,一定且肯定是能胜天的。”

    此时的五彩石只是一块顽石,无手无脚,无口无耳,能发出这般声音,只是因为他燃烧了魂灵,只为向这神灵说出自己的信念。

    或许今朝过后,他便会陷入无尽岁月的沉眠之中。

    但终有一日,他会归来,从石头中孕育而出。

    到那时,便要将这满天神佛尽数打落凡尘。

    无数仙神如若亲临,耳中不断回想着这块石头的话语。

    心中感触万千,却是无言以对。

    因为,无论如何,他们都只是一个看客啊!

    纵然万般同情这方世界里人族的悲惨遭遇,但都是帮不到他们一丝一毫。

    一种无力感觉,渐渐在无数仙神心头升起,这是自他们成就神灵之后无数载岁月里,从没有过的感觉。

    便在这一刻,眼前光影变换,出现了一个傲立在临海山崖顶端的石头。

    那石头早没了耀眼的神采,平凡的就像是一块世间最为普通的顽石,瞧不出丁点的奇特。

    众人不禁幽幽一叹,那补天神灵何其心狠也?

    看似给了无数人族冤魂一个希望,让他们自愿化作材料补天,但在反手间却是抽去了这块五彩石的一切力量。

    让他变成了顽石,失了神韵。

    这般,却是将人族最后的希望也给破灭了啊!

    这般的寻常石头,即便沐浴万万年仙气,其内里又能孕育出什么出奇的人物呢?

    按照元始天尊的跟脚论来说,这般属实是下下乘了。

    朽木不可凋也,顽石自也难化啊。

    众仙神叹气,眼中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这是何等残酷的行为,没想到那补天神灵对一块石头都这么狠!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样的黑暗,方才能孕育出这般薄凉的神灵?

    高高在上的神明在九天之上逍遥快活,尽享世间一切繁华,而一且的因果业力都让下界肉体凡胎的凡人背负。

    如此多的灾难、霍乱......

    试问,神明究竟给凡俗生灵带来了什么?

    恐怕,有的只是无尽的痛苦,与难以言说的悲怆罢了。

    李桐不因他们的言语心情而动,只是自顾讲述。

    于是乎,众多听众眼前的画面继续转动。

    补天神灵不屑下凡,只是遥遥投来冰冷目光,落在那已然是失去了一切不凡的五彩石。

    语气分外寒冷中,带着几分讥笑道:

    “没有机会了,纵无数岁月流转,你注定被我放逐,永无归来之日!”

    神灵一言,言出法随。

    登时间,便是风云变色,雷电交击中轰鸣在那五彩石上,在他那本就斑驳的身躯添上了九个分明的孔洞。

    这般痛楚或许对于常人而言绝对难以忍受,但经历过世间最痛苦、最黑暗事情,又化作石头的五彩石而言,早就让他升不起丝毫的波澜。

    “你错了,我要谢谢你为我祛除了一切不实,得见本身!”

    “倘若那石未见日月,倘若那石不经风浪;

    世怎有我之名,神怎知我不驯;

    流彩百年,光逝如梭;

    独舟觅我之性,敢问神仙佛是何人赐我悟空;

    悟我小悲物喜之情,怜我族命数之多桀;

    常人思寿,我空想无度,入地改命;

    手无寸铁,奈何一介武夫,必驱犯我众生。”

    五彩石的话回荡在诸天之上,让那风云平息,雷霆消散。

    “呵呵。”

    一声轻道:“我等你!”

    “等你来将我打入尘埃之中,经受尔等所受之苦。”

    “只是......”

    有嗤嗤笑声:“可,莫要让我久等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