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84、残酷真相,欲得信仰必降灾祸

    神灵高高在上,讥笑间坐看人间。

    有人心生绝望,决定背弃古老的传统,不在盲目的向众神祭拜。

    而是一路不断的向高处逃窜,试图寻到一条生路。

    但最终似在半途,冤魂融入大地,不见轮回。

    悲哭之声悸动天地,  然而此片人间早已不见一个活人的踪影,众人听到的声音,只是他们不敢的冤魂发出生的最后咆哮。

    摘星楼里,无数听众尽是眉头皱起,面露不忍与同情神色。

    便是那些仙神之流,此时间亦有唏嘘。

    尽管他们亦是洪荒中高高在上的神灵,无数会元里见惯了生灵的生老病死,  并不会因其而扰乱一颗坚定道心。

    但,  现如今当他们设身处地见识到这般场景时,心头也是禁不住的被触动。

    随之升起的,则是一阵阵的动容与不忍。

    非是什么别样的心思,只是单纯的对于弱者的同情与怜悯。

    同时间,亦是升起对这方世界中那些残忍神灵的缕缕厌恶与不喜。

    你可以不喜欢人族,只把他们当做世间生灵寻常一物便好,但却又何必做下这般残忍手段?

    “竟敢如此残害生灵,这般神灵难倒不怕业力缠身,劫气纠缠!”

    有人紧皱眉头,似是分外不解他们这样的举动究竟有何益处。

    不过更多的,却是对于那方世界中,人族处境以及遭遇的同情。

    “真惨啊,人族竟然遭遇到了如此的劫难,  是在可怜。”

    “谁说不是呢,  虽然洪荒昔年也是天柱折,天裂大缝,  亦也是洪水倒灌导致生灵涂炭,但我等仙神却没有做出这般天怒人怨之举啊!”

    “是极、是极,就也不知后面会不会有人相救。”

    “顺手而为的事情罢了,却眼睁睁看着无数人死去,甚至还像是看戏一般出手阻拦,这些仙神好生可恶!”

    此时间,洪荒中人回转过来。

    他们啊,又是误会了李桐了,这般残忍的神灵故事,又怎会是如同女娲娘娘补天一般的大功德之事呢?

    显然,并非是如同他们所想一般,李桐为了讨好女娲娘娘,而是另有深意。

    有人不由心道一声:

    “果然不愧是先生,从不按照常理出牌啊!”

    他们对于接下的故事,更为期待了。

    期待着,这些命运悲惨的人族会不会得救,而那些残忍的神灵又会不会遭到劫难报应。

    正在这时,便听李桐继续讲述:

    “无数人族绝望,乃至于放弃了逃跑,站在原地麻木的等待死亡的降临。”

    “然而就在此时,一名威严的神祇熔炼了无穷的大地,化作神光璀璨的五色神石,只身一人前往补天。”

    “哦?”

    众人一听,  面生些许诧异。

    故事的发展,竟然还是如同洪荒中补天之事一般嘛。

    竟然也是出现了一个神人,熔炼五彩神石补天,就也不知这位神人,是不是也叫女娲了。

    众多大神通者们心生几分兴趣,面带几分奇异的看着面前渐生变化的光影。

    而那些凡俗人,听闻此言则是心中长舒一口气,升起几分激动。

    人族不灭,终于有善良的神人愿意出手补天了!

    您可快点的吧,多耽搁一刻钟,便会有无数人丧生在无穷的洪水之中。

    若是可以及时的补天成功,这一定是一件大功德的事情,定然会得到天道嘉奖。

    无数的听众此时此刻好若都是亲临现场一般,心起无限焦急。

    “最终,五彩石补上了天裂,洪水消弭,一切看似恢复了平静......”

    在李桐的讲述里,神人补天成功,人族残余的族人得以幸存下来。

    虽然人数少了十之七八,但好在是没有被灭族,尚留有一丝些微火种。

    帝辛因为紧握泛白的拳头渐渐松弛,脸上神色带着几分难看,嘴唇诺诺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因为他知晓,在这强大的世界里,弱小便是原罪。

    弱小,便只能依靠于他人眼色苟活,永远不能真正的站起来。

    即便是有三皇五帝这般人物的带领,无数会元过去洪荒人族都不曾真正的强盛起来,距离帝辛心中渴望的程度还差之甚远。

    “星空列舰,征战寰宇!”

    “似是仙秦一般的存在,才是吾等洪荒人族的梦想啊!”

    帝辛,如是想到。

    在李桐的讲述中,无数仙神也都看到了补天完成的画面。

    这個既在预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结果,让他们一时间有些哑然,不过片刻后,就有对生灵怨气极其敏感的道德真仙发现了不对。

    紧皱着眉头,回想着方才眼前流转的画面,以及现在那看似一切安好如常的天穹,疑惑道:

    “不对,方才那位神人用来补天的五彩石有问题!”

    此话一出,身边仙神顿起惊讶,纷纷看向他,等他一个解释。

    好在瞧出异样的不知他一个,那位鲲鹏后裔的大妖此时间也是朗然开口:

    “不错,五彩神石乃是先天之物,神圣无比,加之又是用来补天的圣物,汇集人道功德气运,更显祥瑞之气。”

    “怎会像是方才那物一般,个头不大,但内里的怨气和恨意都快要涌出来了!”

    “说的不错。”

    那道德真仙颇为意外的瞧了他一眼,道:

    “那石头好生怪异,观之便让人有些毛骨悚然,那般感觉就好像是、好像是见到了......”

    他眼神有些迷糊,似是陷入了深思之中。

    忽的大惊,万分骇然的说道:

    “就好像是让我看到了,上古年间妖族屠戮无数人族炼制而成的,屠巫剑!”

    “嘶!”

    众人在刹那间不禁倒抽一口冷气,看向眼前那方天幕的眼神,顿时间变了。

    画面故事里,补天终毕,似是无意又像有心中,有一块蕴含着无数人族怨念的五彩神石,随意的掉在了大地上。

    本就得了那位道德真仙提醒的无数听众,此时更是好生的观察眼前画面。

    那般仔细认真的样子,简直就是不曾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之处。

    忽然间,便有人惊呼起来:

    “你们快看,那位补天神人脸上的神情!”

    虽都为补天之事,但冥冥中察觉到这般故事可能并不简单之后,场上的众多仙神都是人精,自然不可能将这人再唤做女娲娘娘。

    不然的话,那就是诚心在给自己找不痛快了。

    众人闻声看去,顿时心头大震!

    只见,眼前画面中,那位浑身散发着无穷威势的补天神人,面露轻笑。

    但这般笑容却非是和善的笑意,而是轻笑中带着几分邪魅诡异。

    面对着身下无垠大地上无数惨死的人族生灵,没有一丝一毫的悲痛之意,反而隐隐中还流转出几分得意!

    这,却又是个何种道理?

    无数仙神惊疑中,又在心里齐齐哀叹一声。

    到了此时,他们又如何能够看不出那所谓用来补天的五彩神石,又是个什么东西。

    什么功德圆满的先天奇物?

    它们,分明就是无数愚昧拜神而身死之人所产生的香火愿力,以及数不清不愿屈服仙神的冤魂啊!

    凝结一体,方才熔炼成这般五彩神石。

    此时间,众人不禁头皮发麻!

    因为画面中的存在绝对不可能是洪荒中的女娲圣人,但看其威势,显然亦是一个绝强无比的存在。

    强大到她这般程度,竟然还会以屠戮凡俗为乐?

    这就难免的让洪荒众多先生分外不解,难以接受。

    是,洪荒中的众多仙神是高高在上,从不会理会凡俗的一切,对于凡人也从不关心。

    可也仅仅是限于仙凡之别,层次不同而无法交流沟通罢了,绝不会去似是这般一样残害凡人。

    仙人是因为悠长的生命,坐观无数生灭而变得冷血。

    但绝不会因为获得太长而脑袋变坏,要知在洪荒中随意屠杀凡俗可是沾染业力的。

    一旦业力加身,轻则修行缓慢域外天魔入侵,重则降下灾劫,需要度过方能安然。

    他们,决对不可能像是画面中那些仙神一般,放牧凡俗,甚至以屠杀为乐。

    更何况,仙神们都是要脸面的。

    寻常他们都是视人族如同蝼蚁,没有人会闲的无聊去虐杀路边蚂蚁的。

    就算是最为不要面皮的西方二位圣人,他们恨不得让世间所有凡俗都信仰他们西方教,好将他们诓骗道西方贫苦之地。

    又哪里会舍得,屠杀人族呢。

    若是人族遭祸,这二位定然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赚取一波功德的同时,还要收割一番好感。

    所以说,在洪荒仙神的眼中,只要不是脑子坏掉了,那就绝对不会有人和人族过不去。

    此刻,最是按捺不住心中问题的琼霄起身提问:

    “李先生,你说的这个补天到底是个怎么回事,那五彩石来头不正啊!”

    身旁碧霄连连颔首:

    “确实,那五彩石中蕴含的怨念于煞气极重,一瞧便知不是蕴含功德之宝。”

    便连最为稳重的云霄,此时亦是说话声援自家二位妹妹:

    “没错!”

    “虽然不知道其到底是个什么,但显然于我等在上古年间所见之物,完全不是同一个东西。”

    其实不然,纵然当年她亦亲眼所见女娲补天,但无数会元过去了即便她修为不俗也难以记清楚那五彩神石的切实感觉。

    此时说,不过是因为她方才见过实物而已。

    九叶掩去的袖子里,手掌握着那枚五彩石,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待它。

    就见,众多仙神此时也是纷纷点头。

    人人都觉得李桐此番所讲述的故事太过诡异了,想要从李桐口中得到一个答案。

    因为他们固然闭口不谈补天那人的身份为何,但却都是心知肚明,此人定然是和女娲娘娘有些牵连的。

    但真若是这般的话,岂不是说这个世界何洪荒亦是有些关系?

    即便能感觉的到,这不是他们所在的洪荒,但这才是最为让人费解和生出诡异的地方啊!

    先前听李桐讲述混沌广大,无奇不有,乃至于洪荒世界都不止他们这一处。

    当时只当是一个玩笑来听,但现在真个有个同样却又截然不同的洪荒世界摆在他们面前,就叫他们有些吃不消了。

    所以此时此刻,他们已然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从李桐口中得到一个答案。

    听着三霄一人一句的问话,悬空而坐颇有几分感觉的李桐撇撇嘴,心中笑言。

    “自然是要有所不同的,不然老生常谈,莫说我不愿意讲,那你们也是不愿意来听啊!”

    “若是没人捧场,心灵不起不动,我还怎么噶...赚人气值呢!”

    脸上浮现一抹笑容,略一感慨这些人的单纯。

    此时间女娲娘娘原本笑意吟吟的脸色,已然是变得无比阴沉,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强大的而冰冷的气机。

    好在第七层只有她与教主二位,没有别的仙神,不然必定要吓的他们诚惶诚恐。

    她赫然知晓,李桐所言说的那个世界不是洪荒世界。

    她置身于李桐所重现的场景中,看着眼前好若和洪荒万分相似的画面,这可以骗过别人,但却骗不过她在内的任何一位圣人。

    在这个世界中,她脚踩大地,大地却反馈不来一丝生机,满是如同冥土一般的枯寂。

    她坦然接受着太阳的照射,却感受不到分毫暖意,有的只是无尽的寒意,足以让人手脚冰凉。

    女娲知晓天穹往上便是无尽仙神,便是无情天道。

    但在其中察觉不到丝毫的秩序,亦也不能感知点滴的功德,有的只有无尽的混乱,与赤裸裸毫不掩饰的恶意。

    无论仙与人,还是仙与仙!

    这个世界似乎走向了极端,撕开了一切的束缚,将世间一切丑恶都尽数摆在台面上。

    毫不遮掩,也无需遮掩。

    神魔高高在上,垂眸人间!

    凡俗白骨堆山,血积成河,便连冤魂都无处安息。

    因为,这里没有六道轮回,也不需要六道轮回。

    凡人生前要被生灵剥削一切,就连死后的魂灵亦也不能免俗。

    “这是一个何等可怕而又残忍的世界啊!”

    女娲心起悚然寒意,无声低语。

    便在这时,李桐幽幽讲述:

    “神,因人而生,因众生参拜而高高在上,因众生的信仰而愈发强大。”

    “不过,你们可曾知晓,他们用什么来让凡人心悦诚服?”

    他问,面向一片似有思索的听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