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82、五彩神石,背锅的西方二圣

    身旁围拢商朝一众大臣,按约而至的帝辛面色威严中升起几分感慨。

    “说的好!”

    “天也好,神也罢,只要自身实力足够强大,所有人都会为之所颤抖,心生惧怕。”

    “到了那时,便在也没有人敢来压迫、欺凌乃至于在暗中施展见不得光的小手段,  伟力铁拳下,方才能孕育出绝对的公道!”

    经过李桐所言说的仙秦始皇事迹,帝辛本就不敢平凡的内心已然是开始觉醒。

    加上昨日的一番谈论,更是让他心生无限希望的同时,对这个苛责了人族无数会元的天道再无了好感。

    便是欠一生养之恩,但千百来年的苦楚,早已还尽。

    更况而言,商不礼天,  只尊女娲,  只敬玄鸟。

    “大王,慎言啊!”

    历经两朝变迁,商朝重臣比干面带肃穆,小声一言。

    见纣王前后数年变化,即便是一普通人心中都能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更况是为七巧玲珑心的比干。

    此时间,他早已是隐隐猜测出,当年帝辛在神庙之中亵渎女娲娘娘,恐怕非是其本意。

    加上此时帝辛之言,心中便更是肯定了。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女娲娘娘现在就在当场,纵然修习武道人仙之路,但也只是初涉,远不到看出有意遮掩身形而来的女娲娘娘身形。

    只是和他们一般,  同坐摘星楼第三层的一些小仙小神之流。

    听到他不过一凡俗国度的大王,竟然是如此推崇那齐天大圣的言论,  甚至出言不逊。

    再联想到他前些年头的种种昏聩举动,以及近来的转变,  心中便是各是若有所思起来。

    若是其中没有几分蹊跷的地方,他们却是不信的。

    但至于究竟为何,他们也不愿去深做探究,或者说不敢去探究。

    牵扯到圣人的存在,他们自然不敢搅和进去。

    七层楼上,李桐用来隔绝凡俗乃至寻常先生的布置自然拦不住有心探查的女娲娘娘,听闻这般言语她也禁不止皱起了眉头。

    早就知晓帝辛身在此处,虽然亦是明了当日所做之事大部分非是其本意。

    但,他若心中真是对自己虔诚一片,没有丝毫邪念,又怎会被轻易一勾,就失了神志?

    现在懒得追究他便是,却也不会对他漏出几分好脸面。

    只是对于他大放厥词还是心中稍有微词,无论如何人族都是其一手造出,自不愿其走上灭亡之道。

    有心提点他一番,转念一想间,她已经是和人族疏远已久,拉不下脸来。

    便是天塌下来,  左右还是有火云洞中那几位顶着,人族总归不会走到族灭那一步。

    且先看着吧,到了关键之时在出手尚也来的及。

    一旁通天教主听闻那齐天大圣这般言语,不禁拍手称赞:

    “说的好啊!”

    “天无常恒,命不可定,若是世间一切都要乖乖按着天道既定的命运而来,那还要我等生灵何用?”

    “来这世间走一遭,却不是为了做天道的傀儡!”

    “须知,我命由我不由天!”

    教主现在经过李桐诸般影响,早就是高举反抗命运的大旗,属实是洪荒世界中反天第一人,扛把子。

    此时听闻李桐代述而出的言语,只觉胸头一股意气横生。

    齐天大圣,却是他志同道合的战友!

    “只是可惜了,不能与之相见,把酒言欢。”

    教主不无可惜的幽幽一叹,这般心想。

    昆仑山,玉虚宫。

    从虚空中显现而出的元始天尊肃穆的脸上,嘴角勾出一抹讥讽的冷笑。

    “狂妄无知之辈!”

    “区区妖类,竟也敢妄言逆天而行?真道是人人都如那说书人一般,背后有玄奇力量庇护着?”

    “蔑视天道,身死魂灭便是其唯一的下场。”

    不屑冷哼。

    作为道祖鸿钧最为忠实的弟子,洪荒天道的拥趸之人。

    元始天尊为何会认为自己的跟脚高于一切,蔑视一切不是先天成就之生灵?

    不就是因为他自是乃是盘古大神元神所化,又是天道赋予权柄的圣人,是代天行事的高高在上者。

    对于这般动不动便口出狂言,要逆天而行,扰乱天道大势的狂狷之人,自然是心生恶感。

    同样的,对于露出了这个苗头的通天教主,他亦是心中渐渐升起别样的感觉来。

    无数会元的兄弟情谊,却是在分外冰冷的理智中缓缓消散。

    于教主的赞许和元始天尊的厌恶不同,太上则是一颗无情道心不动,以旁观者的心态坐观一切,稍生感慨。

    “想要做到这般言语中所言之事,那代价却是难以想象。”

    “可能竭尽全力斗战一生,回首发现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入目处尽是一双双冰冷讥笑中,像是看猴戏一般的眼神。”

    “唉......就也不知,这位是成了,还是未成?”

    太上清静无为,道心恒定。

    他内心中不乏对于天道的敬重,但这般冷静的人注定不可能对祂有坚定的崇拜。

    他希望看到世界按照既定的轨迹运行,又期望能看到一切束缚被打破,万物无所拘束生长的模样。

    这便是太上,永远站在中立一方的无情之道。

    西方,灵山。

    十二品造化金莲吞吐无穷仙气,化为功德池水的同时,不动声色的滋养着莲子。

    面带笑容的二圣,自然不会因为质疑他们向灵宝所下达的命令,故而一直到此都没注意到那颗特殊的莲子。

    “妙极!”

    接应道人轻道一声,面上的苦色被冲淡几分:

    “如此桀骜不驯之人,定然是生来便是缺少管教,合该为我所度化,入我西方中听闻大道妙音。”

    “不错、不错。”

    准提颔首:“观此妖之言,狂傲无边,不知敬重,若是能将其早早度化,自能免了天地间一番劫难,这却是大功德之事啊!”

    西方二圣此时早就将忘了和李桐那点不快,此时间满心想的都是,如果这孙悟空果真如他们猜想一般是为后世之妖。

    那他们可要早早谋划,若能将之度化了,绝对是一件有力西方发展的事情。

    但他们却是不知,自准提讨要那五彩神石失败之后,这一切变成了梦幻泡影。

    即便李桐本着试一试的心态有所补救,但后世再度孕育而出的,是不是那孙悟空可就不一定了啊!

    摘星楼。

    见众人讨论的差不多了,气氛也烘托到位了,李桐便是继续讲述:

    “曾经有一個人......”

    他神色一变,脸上忽的生笑,似是察觉到了自己的错误连忙改口:

    “哦、不,是从前有一个妖,在一灵山妙地,于日夜接受天地精华、万物灵气的五彩神石中,孕育而出。”

    “集天地精华、造化玄奇,一经出世便是让三界震动,无不惊奇。”

    “他虽为猿猴之形,但却是跟脚不凡,拥常猴不可有之智。”

    “他明万物有终,欲求长生。寻仙海外,学得惊人本领。”

    “他傲骨天生,结拜妖族兄弟,自号齐天大圣,纵然是天庭,纵然是三界至尊,若是辱他,他也敢奋起千钧棒,打碎凌霄!”

    “嘶......”

    无数听客身形后仰,口中倒抽冷气。

    这位,猴妖......不,齐天大圣可真是一个无比强大,且战意天生的存在啊!

    他仿佛就是为斗战而生,为世间不甘而降,一路斗战都是摧拉枯朽,无所阻挡。

    虽然没有那位大天魔王一般魔性滔天,亦没有仙秦始皇一般在星河中铸就其无上的基业。

    但孙悟空,就靠着一双铁拳,一根长棍,掀翻天地、打碎凌霄,这般豪气如何能不让场上所有听众热血沸腾。

    此时间,他们想起了一句话。

    从此以后一万年,

    你们都会记住我的名字,

    齐天大圣孙悟空!

    “齐天大圣、齐天大圣,好一个齐天大圣!”

    这般人物,却是值得他们在心中为其永远留下一个位置,永记起辉煌事迹。

    不过,相较于凌霄殿上一众恍若鹌鹑一般生怕大天尊气极,从而遭来无妄之灾的仙神们。

    大天尊此时间倒是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般生气,只是肃穆的面容上,带了几分微不可见的无奈,与郁闷。

    这世间,究竟是怎么了?

    怎么是个人都要去逆天,你逆就逆吧,天道和我天庭又有什么干系呢?

    为什么在那说书人口中,我与这天庭总是背景板呢!

    荒天帝一身战力高绝,祂技不如人,又因他之事迹大天尊心生敬佩,甘拜下风。

    仙秦始皇借道于天,倒霉的是后世天庭,而这齐天大圣,倒霉的却又不知是何时何处的天庭。

    这简直,是太过离谱了啊!

    “我这天庭,怎么就这么多灾多难呢。”

    大天尊久久无言,只觉在未来的日子里,自家这天庭威严,怕是每况愈下啊!

    难道说,这番封神过后,填补上了无数真神的天庭,在祂的带领下也不能镇压三界吗?

    “却也,不应该啊!”

    大天尊心中疑惑非常,却无人能为祂解答一番。

    此刻,女娲娘娘忽然反应过来,脸上带着几分惊奇,骤然开口道:

    “李先生,如你方才所言中,那齐天大圣是从一块五彩神石中孕育而生的?”

    啧......

    摘星楼上下,顿时一片安静。

    毕竟,开口说话的可是圣人啊!

    纵然不知晓其身份,但那般言语里不禁意间流转而出的威势,足以让他们心惊。

    更何况他们不知晓女娲娘娘,但却知晓通天教主此番却是在这摘星楼七楼中啊。

    而此时,这般声音毫无疑问的是从七楼传来,而能和圣人待在一起的存在,就也不言而喻了吧。

    圣人开口,他们都是无比惶恐,莫说是他们,便是那大天尊在此,也得乖乖闭上嘴,好生听着。

    众人闭口瞪眼的同时,却是联想到一件恐怖的事情。

    古有女娲娘娘熔炼五彩石补天,而今有齐天大圣从五彩石中孕育而生。

    不会真的似是他们猜想一般,这两个五彩石是同一种东西吧!

    凡俗们心有猜测,而那些大神通者们知晓的更多,心中就更是疑惑了。

    因为,他们皆是知晓,洪荒世界中亦有着五彩神石,当年女娲娘娘补天用的便是此物。

    但这玩意不是当年被消耗一空了吗,应当是没有剩余的吧。

    这么说来的话,那这齐天大圣孙悟空倒还真如李桐所言这般,非是洪荒中人了。

    得到这个线索,无数仙神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身处局外听齐天大圣的故事自然是极其爽快的,他们恨不得化身于他,挥舞金箍棒打碎一切。

    但若真的让他们站到那斗战一切不服的齐天大圣面前,和他斗法,那还是算了。

    便是仙神的躯壳,终究也还是比不过精铁炼成的棒子硬!

    但却是没有几人能瞧见,那截教众仙坐着的楼层里,被诸多师师兄、层层包围的九叶。

    此时间那如剑一般清冷的面容上,竟是难得漏出几许怪异之色,眼神恍惚中盯着手中握着的一块的五色流转的石头。

    “咳咳!”

    多宝道人一声咳嗽提醒,让她立马反应过来,赶忙将此物收起。

    在场虽都是截教众仙,但保不齐会有吃里扒外的二五仔在啊。

    就好比,某个探头探脑,神清不定的兔子精。

    但下一刻,女娲娘娘好似一阵自言自语的声音,直叫众人心头一紧,血气上涌!

    “原来还有这么一说,我道为何那准提圣人,偏生的将我阻拦在蜗皇宫外,讨要那剩余下的一块五彩神色。”

    幽幽一言落罢,再无声响。

    但可以瞧见,和教主对坐的女娲娘娘脸面上,露出一丝难以捉摸的笑容。

    她啊,特意如此说出来,就是为了给那西方二圣添堵。

    坏了涉及到日后无数年后的算计,或许眼下看不出成效。

    不过只要那两位心中不痛快了,她心中便是痛快的。

    至于其余的仙神怎么想?

    那于她女娲又有什么干系呢!

    包括摘星楼内的一众仙神,此时间脸上顿时是惊容交杂着几分苦色。

    “不是吧,这个孙悟空难倒真的会降生到洪荒?”

    要知,女娲娘娘说话只说了半截,她言准提和她讨要那五彩石,却未曾提及那物早就被她送给了九叶。

    至于那二位想要和教主讨要到这般东西。

    啧啧,以他们之间的关系,怕是想都不要想了。

    只是可惜了那齐天大圣,怕是在洪荒中永无出世之机了。

    这样一番想法在女娲脑海中流转而过,念及那仙秦始皇的故事,她便是猜测这位或许主身并不在洪荒中。

    这里,只是他的一道投影。

    就也不知,是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