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81、一朝得闻,齐天大圣孙悟空

    “孙悟空?”

    六道轮回盘下,后土一双美眸微凝。

    口中轻轻诵念着这般名字,她只觉这似是寻常凡俗一般的名目中,蕴含着一种莫名且难以分说的韵味。

    让人难以捉摸,却又心生期待。

    “这人,又是何方神圣呢?”

    幽幽冥河水光潋滟,波涛不兴中倒影出那近来风采愈盛的说书人身影。

    看着那坐于半空高台的李桐,  后土面上期待愈甚。

    只是片刻之后,眉头轻皱而起,低低喃呢:

    “何时,我才能亲身走出冥土,当面一听呢?”

    似是一问,继而带着万分的自信与肯定道:

    “快了,  快了!”

    身后六道轮回盘悠悠旋转不休,只见那至宝上一道庞然身影渐渐凝实。

    ......

    当这三个字从李桐口中落下时,摘星楼里所有听众顿时间便是升起无数的惊疑。

    早有耳闻,但初次听李桐亲口说书的听众,面上流转万分期待神清,皆是被他这一言吸引。

    迫不及待的想要知晓,如此一个名字下,又隐藏着怎样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

    不过除却他们这些凡俗外,一些心神敏感的仙神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天庭,凌霄宝殿。

    玉皇大帝只觉脖子一寒,身下玉辇竟然是无风自动,晃了三晃。

    手中昊天镜上画面飞快闪烁中,似是想要展露出什么,但终觉还是未能窥探到,恢复了平静。

    但这般异像,  足以让这位大天尊心神警惕,生了怀疑。

    “这孙悟空,  不是说书人口中的异域之辈吗?”

    大天尊微微挑眉,  心道一声:“怎滴现在又像是和我生了干系,  起了因果?”

    祂目光投下,看向台上样貌分外年轻的李桐,  目生疑惑。

    细细推算一番,却也得不到丝毫的线索可言,只能按耐下心中思绪,等待着分说。

    而天庭另一处,掌管十万银河水兵的天蓬元帅在听到这個名字时,忽然莫名的打了个哆嗦!

    耳边竟然像是域外天魔来扰一般,想起了一阵尖声惊语言,细细听去竟像是有人再呼唤着他。

    呆子、呆子?

    这种感觉,就好似是有人掐了他一下,无有天威警告那般声势浩大,亦不像是某位大能的威压横空。

    没有什么威胁可言,反而是让他察觉到了一丝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

    天蓬元帅不由的摸了摸头,皱起眉头,看着自家手中的术法展露的画面,心中嘀咕。

    “孙悟空?”

    “此人到底是谁,为何我听到他的名字竟会生出一种遇到天敌的感觉?当真是让人好生奇怪......”

    阐教十二金仙,慈航道人在听闻到此般名字时,亦是心头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是一种隐隐中的熟悉,但却又在其中带着疏离与忌惮的念头。

    弹指推算一番,  但却是得不到丝毫的线索可言。

    慈航道人皱了了眉头。

    只觉分外的不对劲,  自家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为什么在听闻到此的时候会有心血来潮之相?

    难倒在他所不知道的地方,竟然有和此人产生过交集?

    却也是不可能之事。

    眼露些许迷茫不解,但暗暗中有了一个想法。

    东海,报了丧子之仇的龙王老老实实的躲在龙宫里不敢外出,每日里只能听听说书来取乐。

    正当他兴冲冲的展开神通,观摩摘星楼李桐说书画面的时候,便是浑身上下忽的打了个冷颤。

    东海龙王心说奇怪,暗道不该!

    自那远古是龙凤大战之后,他便遵从老祖遗志让出洪荒大地,偏居四海不起祸端。

    即便是寻仇那也是挑一些软柿子来捏,从不曾招惹到强手。

    那今日这般心中悸动是个怎么回事?

    为何在听闻到此名之后,忽的生出惧怕之意?

    却是让龙,好生奇怪。

    万寿山,五庄观。

    前些时日看了一场好戏的镇元子,今日本正在闭目打坐,修持大道。

    忽的一下,睁开了眼眸。

    他身后的人参果树,竟然是无由来的晃动,这却是久远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要知人参果树乃是洪荒天地间十大天地灵根之一,是洪荒中最为珍奇的宝物,更是他斩三尸寄托的宝物之一。

    若无他心神动,其又怎能兀自摇晃?

    除非,是其隐藏在内里深处的先天灵光察觉到了危险,自身反应,向他示意。

    一捋长长胡须,镇元子似有有几分明了的说道:

    “看来这位孙悟空,怕也不单单只是诸天万界之人物,也许亦和我等洪荒世界有所干连!”

    探手向后轻拍树干,悄然道:

    “老朋友,无需担心,无论生了何事我都会护你周全。”

    一言落,万般平歇。

    除却这些洪荒中的大神通者心生异动外,身处各处道场的圣人们,此时此刻亦是对这个名字察觉到了一丝因果交缠。

    太上只觉元神微动,修持的大道法则内里出现了莫名的动静。

    作为几位圣人中道心打磨的最为纯粹的存在,他古井无波的面孔上流转出一丝诧异。

    “此人,竟然冥冥中和吾有所因果牵连?”

    但当太上想要细究其中的因果线索时,便是遇到了和之前一般无二的问题。

    那便是天机一片混沌,像是有磅礴无垠的力量镇压着一切种种。

    即便他身为天道圣人,也是万分难以拨动。

    其本身,只是初窥因果之道,借助天道之力方能行推算之事。

    真正掌握因果大道的,是天道,更是那位道祖鸿钧。

    不过就在他将这般名字记在心头之时,太上只觉自家那用来拴牛的圈儿,和寻常用来炼丹的炉子,兀自摇晃个不停。

    这般状况,让他细思苦想也搞不清原由所在......

    “呵!”

    元始天尊不屑的冷哼一声。

    “卖弄巧言,夸张唬人之辈罢了,我到要瞧瞧你这口中的孙悟空,又有何玄奇之处?”

    秉承着生来的本能,在听闻这一名字时,他便是能知晓拥有这般名字之辈,非人!

    “不过被毛戴角之辈罢了!”

    向来瞧不起妖族的元始天尊,嘴角勾勒出一丝嘲弄。

    虽然表现出这么一番神清,但他的眼睛却是一直盯着客栈,片刻也不曾离开。

    这说书人虽然万分惹人厌恶,但他却是不得不承认,这凡人有几分玄妙,值得他花费些功夫,投下目光。

    西方教。

    接引和准提二圣同时间眉头一皱,继而露出万分惊诧的喜色。

    两人眼神一对,皆是看出了对方神色中的惊喜之意。

    “悟空、悟空,此人之名,颇合我之妙理!”

    准提诧异说道,如果不是李桐言说此人为诸天中的人物,他都只以为此人是后世他的弟子了。

    接引道人亦是点了点头:

    “我也有这般感觉,似乎此人于我西方教有着大因果、大纠缠存在!”

    “但每每当我想要看清之时,偏偏就会被天道遮掩,瞧之不见。”

    “不过,我能肯定,此子绝对与我西方有缘!”

    这一次,接引所说的有缘可是不同于以往没关系硬要凑关系的那种有缘。

    而是他切实无比的察觉到了,此般名字和自家这西方教的因果纠缠。

    但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就只能听李桐继续分说了。

    接引、准提二人再度对视一眼,面露庆幸。

    幸好昨日未曾同那元始天尊一起,直接交恶于说书人。

    不然的话,今日怕是没这般好事了。

    两人脑补中,直以为这是李桐在向他们示好。

    ......

    摘星楼里,和诸多同门师弟、师妹同坐一道的多宝道人。

    此时只觉心头一阵异样思绪浮起,同时间他那手掌竟然是有几分痒痒,不自居的蜷缩又伸直。

    直叫他,道上一声好生奇怪。

    按道理来说,自家一直宅在截教内修行炼宝,几乎就没有外出过洪荒几次。

    却是不应该出现眼下这般因果牵连,心生异动的状况。

    更何况,那般对象还是一个只存在于那说书人口中,是不是真实存在还不一定的人身上。

    这般异状,直叫他心头疑惑莫名。

    带着几分探究与迷惑的神清,多宝道人看向当中高台上,那淡然看着四方反应的李桐。

    此时此刻,高台上的李桐已然是将众人的表情尽数收入眼底,明白气氛已经是烘托的差不多了,过犹不及。

    随后便是轻放下手中杯盏,缓缓开口道:

    “孙悟空,非人,实乃妖!”

    “他的一生便是一部永不屈服的战斗史,他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要听到天的痛苦,我要听到神的乞求,

    我要知道天会愤怒,但你知道天也会颤抖吗?

    苍穹动摇时,我放声大笑,

    挥开如意金箍棒,打它个天翻地覆。

    从此以后一万年,

    你们都会记住我的名字,

    齐天大圣孙悟空!”

    幽幽的话语仿佛凝聚了万古之前的沧桑,内里流转着战天斗地永不屈服的意志,直叫无数人心头一颤,暗暗震惊。

    这一刻,整个洪荒三界仙神,无不出现了头皮发麻的感觉!

    这句话让所有的仙神们都感受到了一种亘古的沧桑,像是一股扑面而来的萧瑟却又带着无穷的斗志,震撼人心!

    同时间,无数听众万分惊诧的同时,亦是禁不止倒吸数口冷气。

    因为,这毫无疑问又是一句禁忌之言啊!

    “齐天大圣、齐天大圣!”

    大天尊此时间已经波澜不惊了,只是在心头惊叹道:“好一个齐天大圣!”

    若真能于天平齐,那让他来坐着三界共主之位又能如何?

    齐天,多大的口气!

    但却是道出了大天尊心头最深处的渴望,祂啊,最最最想做的,亦是这般大逆不道之事!

    摘星楼里,寻常最为平稳难见其轻易发表言论的云霄仙子回味着这句气魄无穷的话语,喃喃自说:

    “天的痛苦...神的乞求...天翻地覆,这位齐天大圣誓要逆天而行啊!”

    “莫非是其与世皆敌,面临这般要和诸天神佛万类生灵为敌的场景时,方才说出这般言语?”

    “身为一个妖,竟能有这般气魄、这般雄心,却是让人震撼,不由心生几分钦佩,只是不知最后的结局如何了。”

    “毕竟这般欲要与天平齐的愿望,可谓说是痴心妄想,几若难以实现。”

    闻言,众多截教仙人纷纷颔首。

    他们之中大多是跟脚出身不好之辈,乃至于妖类亦是不少。

    此时间,天生的便是对着孙悟空有了不小的好感,纵然他所行之事有些超出他们的理解,但仍然愿意送上一份关切。

    而其余仙神间的气氛,便有些不一样了。

    虽然听多了李桐所将的故事,他们已经是对于那些异域强者动不动就要逆天而行有些见怪不怪了。

    但细细回想一番,李桐口中每一个这样做的人,都是有着其不得已而为之的理由所在。

    或是那方天道不公,欺压世人,故而奋起反抗,或是单纯的想要突破头顶上的一切压迫,成就无上的地位。

    就也不知,这位从李桐口中新鲜出炉的人物,其奋力反天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只见客栈之中,有一身散发深海玄寒之意的大妖笑道:

    “哈哈哈,好好好!”

    “让天颤抖,让神乞求!果真不愧是我身为我妖族的存在,纵然身隔无数世界,但我等心中亦是同样有一颗永不屈服的心!”

    那大妖骤然起身,紧握一拳,轰然道:

    “鲲鹏展翅三方里,扶摇直上青冥天!我等妖的羽翼,不可被天所遮拦,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

    轰隆!

    轰隆隆!

    摘星楼外,朝歌上空,雷霆乍响!

    直惊的这位鲲鹏血裔的大妖一惊,梗着脖子望向天外雷霆,但思索片刻还是诺诺坐下。

    只是嘴里嘟囔间,显然表明这非是其心中本愿。

    身世不凡的他,却是在回顾过往历史中,总结出一个道理。

    妖族的覆灭,气运断绝,其原由不是与巫族相争,而是得罪了天!

    是无量量劫,亦是天道在背后的推波助澜。

    所以听到这位素未谋面,但却有雄心壮志的异域之妖,他自是心中钦佩不已。

    他的言语虽然被外界的雷霆打压而下,但四周的妖族却是纷纷附和起来。

    “齐天大圣!好生霸道的名字,果然莪等妖族无论身在何处,都是身具大魄力之辈!”

    “不管他叫什么,反正李先生言说他是妖,那我便认他,世间妖族一家人!”

    “没错,便是如此!”

    这般纷乱四起,一旁的小白龙面带不屑,但对方人多势众,也不好轻易发表自家意见。

    但不消言说的是,即便是曾经洪荒的霸主龙族,而今也被磨灭了心气,甘愿在天道下俯首,成为了天庭走狗。

    天不可逆的想法在他们心中高于一切,不可动摇。

    毕竟,连曾经那般强大的龙祖都是陨落了,其他人有可能吗?

    小白龙自诩自家神清掩饰的不错,却没见到一旁大妖们看他的不屑眼神。

    曾经的龙族是好样的,但现在嘛......

    啧啧!

    只能让人唏嘘一下了,不足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