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80、三千仙来贺此间,教主欲斩圣人位

    “那是什么?”

    坐立于庞大平原之上,往日里万般辉煌的朝歌城。

    此时此刻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无论是街边行人也好,还是闹市商贩也罢。

    他们,都在抬头不禁意间看到了那自天边不加掩饰而来的庞然云气,以及身处其上数之不清的影影绰绰身形。

    恍惚中、迷蒙中、惊骇中,呆愣在原地,  不敢言语。

    甚至于,不敢妄动。

    就在这般仿若天地陷入一片禁止中,远方一道爽朗中带着无边豪气的声音,轰传时间。

    “吾截教通天,今携门下弟子三千,为说书人李桐,李先生贺!”

    一道传音,遍传三界诸境。

    直叫闻者心起惊骇中,紧皱起眉头,  思量不及通天圣人为何这般兴师动众,率领门下弟子为那说书人捧场子,是个何意。

    难道说,在他们所不知晓的地方,这二人达成了什么算计?

    一时间,无数大神通者心头思绪纷纷,兀自盘算不断。

    便是连那败兴而归心起不愉的元始天尊,冥冥中见得此番场景,亦是不由的眯缝起眼睛,内里神光吞吐,寒芒乍现。

    挥手间,便是传下符昭,将那燃灯唤来,  附耳详说种种。

    且不提诸方反应如何,  在教主起头之后,相随于他身后的三千弟子便是齐齐高呵道:

    “我等截教弟子,为李先生贺!”

    声若闷雷,  滚滚而至,  直惊的朝歌城中无数凡俗额头冷汗直冒,心头惶恐中,却是诧异万分的想到。

    这新开张的摘星楼,常驻于内里的说书人,到底是个如何来头?

    不过开业初时,便有这般多往日里根本就难得一见的仙神前来恭贺!

    难道说,之前的传言都是真的不曾?

    想到这里,本来就对这说书人生了很大兴趣的无数凡俗人,此间更是心头火气,眼冒精光。

    如若不是那头顶云头上,列为仙神还未曾下来,率先入内。

    他们生怕冲撞了这些仙神之流的人物,给自家带来天大的祸患,此时间早就一窝蜂似的冲进去。

    去瞧一瞧那近来传的万分玄乎的说书人,究竟是有何玄奇之处了。

    未让他们多等片刻,就在教主带着众多弟子到来摘星楼上空之时,一道洒然人影出现在那七层楼顶,  平台之上。

    只见他遥遥做礼,  轻声道:

    “教主客气,  此间不过是换個居所而已,  却又非是什么重大之事,何需如此隆重。”

    “诶!”

    “却非是我要这般,是我这门下诸多弟子听闻你之玄奇,纷纷要来捧场,不堪其扰下索性便是将他们一同到来。”

    通天道人面带笑意,从那奎牛上翻身而下,遥指身后三千门人弟子,笑道:

    “小友,却不会让我等就站在这里餐风饮露吧!”

    “哈哈哈。”

    李桐朗然一笑,便是道:“诸位同道,快快请进。”

    不提他面上笑容,便是心里此时间亦是笑开了花。

    他知晓教主此人言出必行,只消是答应了他人之事就不会轻易反悔,但却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给力。

    原本以为,他只是会在回碧游宫之后,随意的将他这搅动风雨的说书人之事,略略的和其下门人提上一番,让他们自行辨驳。

    怎能想到,他老人家竟然是将他们给尽数带来了。

    这,如何能让他李桐不暗暗欢喜。

    “教主,果真是妙人矣!”

    这般心道一声,便见教主率先落下云头,带着身边九叶便是第一个迈步入了这摘星楼里。

    身后,自是三千门人相随。

    这摘星楼本就建的极大,上下共分七层之多,但却非是那般传统楼楼之间以地板相隔,而是整栋楼中央便是由上自下观察。

    七层观台呈圆环中,包裹着那自四层楼伸出半空而建的一平台。

    此时间,平台上只一藤木椅,一小桌,桌上放一惊堂木。

    缓缓进入此间,自寻了位置坐下的众人,抬头一望便是大致猜测出头顶那高台,就是说书人说书的地方。

    但此时此刻,却是不见了说书人。

    那说书人,此时何在?

    自是在一般仙神也不能轻易上来的第七层中,和两位圣人略作寒暄。

    “你这地界,倒是修的不错。”

    女娲娘娘品着从悟道古茶书上薅下来茶叶泡成的灵茶,眼神一扫整个摘星楼,如此说道。

    “这......不过一凡俗建筑罢了,哪里比的上娘娘宫阙。”

    李桐淡然一笑,将她的试探言语打回。

    女娲问的哪里是这摘星楼啊,她明里暗里却是在打量着这里和那灌江口客栈里如出一辙的玄奇而又神秘的力量。

    对于这般,李桐自然心知肚明。

    但涉及到他身上最重要的隐秘之事,自然不会向她叙说。

    眼神不由的瞥了一眼女娲,看其眼神中流转的奇异神色,李桐便是心中微微吐槽:

    “却是个好八卦的,就不能和教主学学,你瞧人家就从不多问。”

    他却没想到,此时间通天教主看着他心中也是感觉到了微微的惊诧。

    不过是三日不见罢了,面前这李桐一身气势流转,已然是和三日之前不可同日而语。

    若说之前,李桐在他眼中虽身负玄奇,不可探究,但一身实力只不过属于微末凡俗之列,不如仙神之流。

    但现在,却已然是有了仙道气息流转,显然已经是步入洪荒仙神之流。

    如此修行速度,却是让他微微惊诧。

    “你的实力...”

    教主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这般问道。

    如果真是如他所想那般,那他日后的谋算便是又多了几分底气。

    听他一问,李桐倒也没什么好遮掩的,光明正大的说道:

    “有了些空余时间,便是勤加修习了一番,终于是恢复了少许实力。”

    此话一落,女娲娘娘于通天教主相互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凝重,以及果然如此的神色。

    恢复实力?

    何人方才会用到此般说法!

    自然是,那些曾经无比强大的存在,因为种种原由而一身道行消失,不得不从头再修。

    但于他们而言,寻常人眼中万分简单的修行之路,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一片坦途,毫无阻拦,走到尽头所需要的只是时间罢了。

    现在,教主二人就是心中万分肯定,这李桐便是一尊这般的人物。

    不然,一切都解释不通。

    见眼前二位神清,李桐心中将早就编撰好的故事,缓缓道出:

    “教主不是十分好奇,我为何能悄无声息的将异域强者降临洪荒,却从未引来天道注意吗!”

    话音一落,女娲娘娘于教主的眼神陡然一亮,心中出现了些许的诧异。

    这可谓是洪荒世界无人不想知晓的隐秘,难道说今日李桐愿意和他们分享了?

    并不可能,李桐自然不会将系统的秘密告知任何一个人,他只会编造出一个又一个的故事,让他们去猜想罢了。

    只见他神秘一笑,随之开口道:

    “不知在我讲述了诸天万界种种玄奇之后,现在两位可是有所猜测了吗?”

    女娲眼泛精光,似有所思的说道:

    “所以,你是燃尽了自己一身实力,方才横渡混沌,开辟出异域通往洪荒的通道吗?”

    李桐笑着颔首,心道:“这不,不用明说,便有人自动脑补出来了。”

    教主听着这番言语,心头亦是猜想不断,插言其中似是不禁意一问:

    “那,李小友你巅峰时,又是个何等修为......”

    看着二人略带好奇的询问目光,李桐却道:“这个,你们不妨猜一猜”

    神秘一笑,他自然不会真言告知于二人。

    那般,岂不是就一下子戳破了他在世人面前的一直营造出来的神秘印象。

    教主二人闻言不由的一滞,继而便是飞快回转过来,不在询问。

    李桐不愿意说自也是应有之理,他们没理由再去刨根问底。

    不过从其这短短几日间修为提升的速度而言,显然可见其原本修为不俗。

    或许,其巅峰之时,并不会弱于他们这般圣人。

    甚至于,有几分强过他们的可能。

    毕竟之前可从未听闻圣人能打通前往另一方世界的通道啊!

    虽然此间还有天道的种种束缚,但也足以瞧出李桐的不凡之处。

    “既然是这样,那等小友实力尽复,那我之谋划岂不是更多了几分胜算。”

    一时间,教主心中更是多了几分底气。

    此番话题暂时落幕,归于平静之中。

    三人各自饮茶不语,内心里却自是思量不断。

    李桐不着急在众人面前露面,名声已经在帝辛的示意下久传民间,在加上教主这么一番助力,他自然不担心听众多少的问题。

    但时间尚早,今日所言之事有些奇异,不妨多等上一会儿。

    此时间,教主思定了李桐恢复了修为定是一大助力之后,在度将念头放在自家身上。

    想到前些日子李桐特意送来的留影石,他便是心中犹豫不断,思考着那番言语中的可能性。

    异域的祭道、乃至于祭道之上,是他亲眼所见,真实不虚的一条道路。

    身为祭道的女帝,丝毫不逊色于他们这些天道圣人,甚至于教主觉得这位还是有所留手,不然会更加恐怖。

    但若真是的要效仿异域之人,成就这般祭道之境界的话。

    那自斩一道,抛却掉此时所拥有的天道圣人果位,那便是必然之事。

    到那时,他虽然会失去圣人之力,但却是再度拥有了自由,拥有了向上的可能。

    若非无路,谁有愿意会被天道一直束缚呢?

    纵然是道祖鸿钧,他身合天道也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方才如此,但他与天道之间,被限制的一方却是天道,而非是他。

    在洪荒世界,以及这片混沌宇宙之中。

    教主所能知晓,也仅知晓的唯一一位成就了圣人,还不受天道制衡的存在,便是那不靠外力单单以法则之力证道的杨眉老祖。

    而他的一身实力,依道祖寻常对他的忌惮来看,怕是十分不简单。

    就算到不了李桐口中所言的祭道之上,估计也是相当于走到了祭道尽头的存在。

    似扬眉老祖一般自由的人生,方才是教主所一直追求的啊!

    而非被困一处,永不能离。

    截教、截教,便是为了在这般天道威压之下,截取一线自由之机!

    “但我若是斩却圣人之位,必然会在第一时间被天道察觉,被其余圣人发现,这于之后谋划多有不利,还是要细细考虑一番。”

    教主微微吸气,心中盘旋着若是他暂时没了圣人实力之后的种种可能。

    斩掉圣人之位,失去的只是一时的强大,但换来的却是不再受到天道的束缚,以及拥有走向大道尽头的可能。

    代价虽然很大,但却并不是可以接受之事。

    通天教主,从来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按道理行事的存在。

    心中一阵思索,眼神一定中,便已然是有了想法。

    许久之后,悟道古茶树叶的道韵都将要消散完毕之时,教主骤然昂首。

    一双眸子神光璀璨,分外认真的看着李桐,缓缓道:

    “李小友,若是我斩却圣位,你是否有什么办法,让我在极短的时间内,重回圣道,拥有原先实力。”

    此话一出,身旁女娲娘娘顿时间便是万分诧异的看向教主。

    在那日听闻李桐之言后,她虽然分外意动,但在自家道场之中思量许久之后,还是未能做下这个决定。

    但眼下,这是个什么情况!

    这通天,怎么就不再多考虑一番,就要自斩圣位,将自己的打落到准圣的境界了?

    要知道现在可不是什么寻常的时候啊,此时洪荒量劫一来,阐教以及那西方教二圣针对截教的布置已然在无形中展开。

    若是在此时截教失去了唯一的圣人,那岂不就是注定仍人宰割了!

    带着数分难以理解的思绪,女娲神色怪异的看向教主。

    这时间,没有大战来临前,自断手脚的说法啊!

    便连此时的李桐都是颇为奇异的看着通天交租,带几分惊疑到:

    “教主,你可是想好了,真要斩却圣人之位,从走大道路?”

    “正有此意。”

    便听教主洒然一言,丝毫不见遮掩之意。

    眼中重瞳生光辉,李桐不禁暗道教主不愧是教主,这般魄力却非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正欲要多做分说一些,讲一讲自己心中的一些想法时。

    李桐神色往下方一瞅,便见到客栈之中上上下下,已然尽数都是人声一片。

    显然间,此时听众都已然是开始迫不及待起来。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无需再等待下去,而且此时人多眼杂亦也不是讲述的好时机。

    他便对教主歉意一笑,说道:

    “教主,此事不小,不若等我今日说书罢了,再做商谈?”

    通天教主亲亲颔首,分外洒然道:“自无不可。”

    即便此时教主心中已经是有了决断,但事关重大,自然不可能轻易付诸行动。

    不过是短短一日功夫而已,他却是等的及。

    听到教主毫不介意的一言,李桐便是其身和二位暂且道别,起身而去。

    脚步渐渐中,不过三五吸的时间,他的身影就消失在偌大的厅堂之中。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女娲娘娘心中念头闪烁,但未再度询问教主为何决定要自斩一刀的事情,反而转言带着几分奇异说道:

    “咦,为何今日不见那位女帝的身影?”

    “哦。”

    教主淡淡一言:“听闻李小友说,那位久不见人间繁华,外出而去了。”

    “原是这般,那这位女......道友倒也是有几分雅兴。”

    ......

    以第四层为界限,从此其,可以座落其中的便是身负修行之辈。

    楼层越往上者,修为便越是高。

    而往下,就都是一些凡俗听众了。

    此时间摘星楼里一片吵闹不断,但每一层的声音只能在此一层中传播,除非李桐放开限制之外,绝对是影响不到其余楼层之人。

    这般,也算是他研究出来的一个小手段罢了。

    就在无数听众等的有些心急,甚至是有些不耐烦时,他们便听一道朗然声响,盖过了一切杂乱之声。

    “诸位,久等了!”

    来了!

    无数人心头兀自一惊,纷纷迫不及待的或是探头、或是垂眸,向那站在当空悬浮木台上的青衫人影,神色闪动。

    “这就是那说书人?”

    “到也看的平平无奇,无甚出彩之处。”

    “呸,瞎了你的狗眼,能让那般多仙人来此为其道贺的人物,你敢说是平平无奇!”

    “依我看,这位说不得便是那位神仙化凡,来云游人间了。”

    “是极、是极,不过他是个什么身份我到是不太关心,只是对于他要说的故事,有那么一点好奇。”

    众人一阵沉默,眼中精光闪烁不断。

    仙缘啊!谁不羡慕呢。

    如果真的如同和之前流传一般,那这说书人便是天大的机缘所在。

    若是能得其看重,岂不是一步飞天!

    一时间,无数人心头火热的看向半空中那道身影。

    便见,他双手持扇抱拳,淡然一言:

    “我的身份想来大家也都知道了,那便是一位说书人,而我这说书人又说什么故事呢?”

    看这下方无数人纷纷闭口不言,张大耳朵仔细倾听的动作,李桐面生几分满意笑容,轻声一道:

    “我为说书人,言说诸天万界、千人百事,无奇不说、无惊不谈!”

    “啪!”

    惊堂木骤响,李桐一甩衣衫,洒然落座。

    “活不多说,便开始我们今日的说书。”

    “此番,暂且不言之前我所讲述的大帝传,且继续昨日之言,为你等讲述诸天万界之强者。”

    “第一位,其名孙悟空!”

    ......

    “开了,开了,门开了!”

    杨家村,往日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今日只剩下了一半。

    他们都是心怀不甘,留有一丝期许,觉得先生不会就这般轻易离去。

    这才继续守在这里,期盼着这所紧闭的大门,有洞开的那一刻。

    本来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心中已然绝望。

    但那里想到,便在他们将要离去之时,这客栈大门竟然是轰然洞开。

    而站在门口开门的那位,不正是村子里的自己人杨天佑,又是何人。

    他们怀揣着万分的期待,纷纷涌入客栈之中。

    就见,当中台上。

    一道青衫人影,侃侃而谈。